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三章 闽中祸事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三章 闽中祸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在南梁闽中的地区,这里还流传着一些古老而又神秘的习俗,有些习俗让人瞠目结舌,例如父亲死了儿子可以娶他的母亲们做老婆,还有些地方是家族传女不传男,男子都是走婚做上门女婿的,这些习俗大都是从春秋战国时期的楚国、越国沿袭下来的,加上闽中地区地处偏远常年与世隔绝,很少能接受外面正统的文化教育,所以到梁武帝萧衍时代还处于十分落后和蛮荒的。

    闽越地区在南梁萧衍时代自北向南一共有三个名义上听从中央实际上割据独立的政权闽北的钱氏家族,他们以永嘉郡永宁为治所,拥有四十万人民,军队数量在一万二道一万五之间闽中的王氏,他们以晋安郡侯官为治所,拥有三十万的人口,军队数量在一万人上下闽南的义安侯吴景,拥有近四五十万的人口,军队数量在两万之三万之间。

    这三个势力互相征伐多年战乱不断,但是由于实力有限又互相牵制导致谁也不能消灭谁,其中闽北和闽中都是古代越国的后裔,而义安侯吴景则是南梁册封的中土人。萧衍朝从来就没打算去占领这三个政权的地盘,因为过于蛮荒无法耕种粮食作物。所以就以怀柔和分化为手段,尽量笼络三个政权。

    但是南梁萧衍去世后,国都打乱,皇位都是轮番坐,特别是宇文泰入侵益州后,南梁更是四分五裂倒是都是格局政权。

    于是闽中的王氏家族率先脱离了南梁的管辖自成一派。紧接着义安侯吴景也自称为闽南王闹起独立,最后连闽北的钱氏家族也跟风学样的不服中央管辖。萧道全登基之后没多久想让高欢派兵去征讨这三个小国家,可是高欢忙着自己魏国和柔然的事情,连南梁的侯景跟萧铎都没时间去处理,他那里还有心思去管什么闽越地区的破事徒增军费,只要这三个国家不举兵杀到建康来,他们在闽越地区愿意干嘛就干嘛吧。

    高岳被任命为南梁柱国大将军,代替高欢治理三吴地区,高欢临走的时候就告诫过他不要去管闽越的破事,可是头脑简单的高岳还是中了萧道全的诡计。

    闽北的钱氏家族跟吴中的张氏家族是姻亲关系,或多或少的都跟萧道全的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想借助高岳的三万人帮他击败闽中的王氏家族。于是就把自己年仅十四岁的小女儿送到建康高岳那里,说是愿意跟高岳做亲家。

    高岳不太明白的钱邈当时的闽北王,近四十岁,孔武有力的意思,于是把高隆之喊来咨询他,高隆之看过钱邈的信函后对着信使问道“你们家郡主钱邈在南梁只不过是郡国公,而非自封的闽北王在哪里?”信使看了看他又看看高岳,高岳不高兴的说道“这是我们朝廷的御史大夫,也是我的族弟,关系非同一般,他的问话就等于是我在问你,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没有关系。”

    信使于是对着高隆之恭敬的行了个礼,然后说道“我们公主”“是郡主,在说错话就小心你的脑袋!”高隆之面无表情地提醒他道。信使脸色变得很难堪,但是也只能顺着他的意思说道“我们郡主已经在会稽城等待大将军的车马去迎接。”

    “你们郡国公到底是什么意思,明知道我们大将军的儿子才六岁,怎么可能娶一个大他八岁的女孩为妻?这明显不和常理的。”高隆之打心眼里看不起这些来自蛮荒之地的乡野之民,觉得他们都是未开化的野人,完全不懂什么是礼仪廉耻。

    信使继续说道“这个我们国公已经想到了,我们郡主不是嫁给大将军的儿子的,而是要嫁给大将军做妾。”连高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钱邈把自己的小女儿送来给他做老婆,才十四岁,连花骨朵都还没开呢吧,一想到这么嫩的鲜花要被自己辣手摧残,高岳心里抑制不住的激动,还没等高隆之继续问话,他就先问道“你们郡主长的怎么样?”

    信使老老实实的说道“我们郡主长的很美,是个很会台人欢心的女孩子。”高岳此时恨不得马上见到郡主对着她兽性大发一通。可是高隆之的问题让他顿时心里凉了一半,高隆之带着揶揄的口吻说道“你们郡公的意思是要让我们大将军喊他老丈人,对吗?”

    心思想了一下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是这样没错。”高岳脸都绿了,自己明明也三十岁了,却要喊一个才比自己大几岁的老大哥叫爸爸,这这不是丢人吗,这事要是让慕容绍宗和高敖曹这喜人知道还不得笑掉大牙,或许连李二虎这样的货色都会在背地里嘲笑他。想到这里他刚刚燃起来的淫欲瞬间被熄灭了。,剩下的全是郁闷。

    高隆之看着高岳没有往下继续问了。高岳想了想就对信使说道“你先到驿馆休息一下,我和御史大夫商议一下再给你答复。”目送信使离去后,高岳颇为郁闷的问高隆之“这事原本还以为是好事,现在想想老子挺吃亏的,你说我高岳是缺女人吗?只要我愿意整个秦淮河的女人都能被我挨个玩弄,甚至连皇宫里的娘娘,老子都干摸一两个回来放在军营里。这钱邈是不是想占便宜想疯了?”

    高隆之笑了笑没有答话,走到茶几前坐下,安稳的端起一杯清茶喝了一口才开口道“我倒觉得这事对你来说是件好事,虽然名份上你吃点亏,可是对以后的大局有利。只是这事还要先请示过大王,毕竟私下跟地方的势力结亲,这是大忌,如今像大哥这样好不容易混到封疆大吏,凡事更要小心应对,切不可大意。一以免日后落人口实。”

    高岳以前不太喜欢高隆之是因为这孩子不爱说话,而且跟自己没什么关系,没感情。现在不同了,他和自己都是高欢委任在南梁分管军政的两大支柱,而且他和自己还有一点血亲,高隆之的母亲算起来还是他的亲姨妈,所以现在他对高隆之的感觉是比亲人还亲,况且这高隆之说的也很有点道理,越是在高位的人越是要低调,做事要稳妥。

    “那依你之见这事我可接受?”高岳还是有点不放心,高隆之笑道“你占便宜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况且这钱氏在闽北也算一支力量,大王调走了大部分的军队主力,我们在南梁的统治就显得捉襟见肘,萧道全和我们不过是互相利用,跟我们貌合神离,根本不足信任。如果咱们能得到钱氏在南边的支持,一来不必担心有人偷袭我们后方,二来钱氏还能帮我们看家护院,替我们看住闽中和闽南。”

    高岳点点头,高隆之继续说道“如果钱氏肯主动跟我们合作,我们就可以空出手来解决侯景的问题,如今在南梁四分五裂势力里就数他最不可低估,大王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对逃到湘州一带的侯景鞭长莫及,我们现在留下替他看守三吴地区,更要把眼光放长远点。”

    高岳不禁赞叹道“难怪大王总说你脑子聪明做事机警,看来果然没错。可是我还担心一个事情。就是还在鄱阳湖一带就食的陈霸先,此人雄才大略心怀异志,既不肯归顺我方又和侯景、萧铎等势不两立。如果长此下去我怕此人会趁机做坐大,倒是恐怕就不好收拾。”

    高隆之笑着说道“对于这个人我也早有耳闻,据说他是前朝老将陈贤达的儿子,这个人的确不可小觑,虽然此刻他还没有力量起来,只怕万一被他抓到机会就会和陈贤达当初一样,给我们造成不小的麻烦,以我之计不如这样,你先答应跟闽北郡公钱邈的婚事,然后以皇帝萧道全的名义给陈霸先下道折子,让他带兵回来,如果他敢抗命,那时我们就优先解决他。”

    “可要是他万一答应了呢?”高岳问了一个连自己都觉得很蠢的问题。高隆之闻言笑了,说道“他要是真的带兵回建康,那就省的我们动用军队了,只需要建康府尹一道令牌,两个差役就能把他拿下。”高岳听了他的话不禁哈哈大笑道“这样一来整个三吴地区谁还敢跟我们作对?到时候就可以解决侯景的问题了。”高隆之笑着对他点点头。

    钱邈这次为什么要下这么大的本钱来跟高岳合作,原因有三个,第一他想吞并闽中和闽南的野心,可是要靠自己势力没有几代人的努力是做不到的,他等不了那么久。第二他担心自己的独立会招来其他势力的侵伐,所以先找个大腿抱着,这样就有底气对抗其他势力。第三他害怕被侯景或者陈霸先这样临近势力吞并掉,特别是陈霸先,他离自己可谓近在咫尺。南昌到温州的距离

    卧榻之侧有饿虎酣睡,这简直让他觉得心惊肉跳,所以次啊下狠心把美貌如花、亲生的小女儿嫁给高岳,他原本是想跟高欢有一腿的,可是后来跟人打听这高欢三妻四妾老婆多得很,而且这个高欢貌似不喜欢雏女,倒是高岳,年纪比高欢还小两岁,而且此刻位极人臣,在三吴地区有着巨大的权利和影响力。于是他就听从相国的意见,退而求其次个高岳眉来眼去。

    他的女儿是当月就被高岳从会稽接到了建康,为了筹备这次婚礼,高岳甚至不惜重金在建康城南建造了一座辉煌的大宅子,专门用来给她居住。还专门给她配备了管家仆从女佣老妈子看家护院大小佣人合计有近五百人,这是多大一笔支出。好在三吴地区之前的旱灾导致很多难民吃不饱,这佣人什么的都很好找,只要管吃管住,别说五百人了,就是五千、五万都好找。

    高欢也送来了贺礼,对于他和高隆之的计划,高欢很是支持,自己此刻无暇顾及南方,如果他们两人能帮自己分担一些压力,那他肯定是乐见其成的,随信他还给萧道全送来密函,要他时刻注意侯景和萧铎的动向,这两人随时会趁自己不在建康而攻打过来,提醒他只有高岳才能保住他的皇帝位子,要他好好配合高岳、高隆之的工作。算是对萧道全的一次隐形的威胁吧。

    萧道全原本就是个贪生怕死贪图享受的懦夫小人,他也知道萧铎恨不得早点弄死自己,他好上位,所以即便高岳再怎么不给他面子,他也要小心的伺候着配合着,不然没谁会帮他抵挡萧铎以及侯景。侯景此刻虽然在湘州砍死若无其事的很安分,其实也是伺机观察天下大势,像等待猎物的毒蛇一样安静隐秘的盘踞在南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