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六章 漠北行军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六章 漠北行军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解司春闻言也笑着说道“可汗,自古以来就没有听说过谁不需要盟友的,即便强大如匈奴单于那样的头领最终也因为没有盟友而被消灭从历史上彻底抹除。我们中原人有句话三个臭皮匠顶过诸葛亮。及时您现在如日中天辉煌如太阳一般耀眼,可是没有星星的撑托,如何显示出您的强大?高欢那样的对手不是郁久律可比的。您可千万不要小瞧他!”

    金帐可汗笑着语带讥讽的说道“也对,你们大丞相用了很多年都无法击败他。”他忽然话锋一转“可是我们突厥的强大也不是你们中原人能知晓的,只有到了战场上你们才会明白自己的脆弱。”帐篷内的部落酋长们纷纷哈哈大笑起来。

    金帐可汗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继续说道“这里原本是属于郁久律的大帐,如今却成了我的卧房,我相信终有一天你们汉族人的皇宫也会是我的。”那几个酋长听完大声喝彩起来。

    “也许可汗您是对的,可是这草原上一个接一个的霸主诞生,一个民族接替另外一个民族统治,几百年来没有休止过。而在长城南面的中原,我们汉人却千百年来始终统治着那片国土,没有任何民族可以替代我们。”解司春不亢不卑的回击道。

    “你!”金帐可汗猛的站起来想要发怒,就在大家都紧张的看着他会如何处死这个汉人,他却忽然哈哈大笑道“我的朋友,你说的对,在强大的对手也是需要盟友的,我可以答应和你们结盟。但是条件要重新开,而且是由我来开。”解司春起身恭敬的说道“如您所言,我等候您的盟书。”他对着金帐可汗深深一鞠躬然后转身退出来。

    来到帐篷外他才抓住边上的侍卫大口喘着粗气,刚才真的好险,差点就被杀掉了。不过好在自己有惊无险的得到了金帐可汗的承诺,虽然可能他会提出一些无礼的要求和条件,但是自己还是有信心说服他,如果不能说服他那就只有回去说服宇文泰接受盟约,毕竟己方才是有求于人的。

    另外一边高欢也正在部署对付金帐可汗的战略,没有了慕容恒,很多计划都要他亲自主持策划,并安排人去执行。这时他才明白原来以前作为军师的慕容恒替他做了多少工作。军队物资需要从全国各地汇集到晋阳,人马也在此集结,晋阳城里人满为患,所有的仓库都是满的,所有能住人的地方也是满的。

    由于迟迟不开战,酒馆和食肆里挤满了来自各地的军人,时常有治安事件发生,各部军人只见斗殴成了常事,这也让高欢十分头疼。于是他又颁布肃静令,下令有寻衅滋事的军人一旦被抓且证据确凿,就按照惑乱军心定论,五十军棍加上刺字发配边疆。但是这招明显还不够管用。于是他又下令各部军官施行连坐,手下军士犯事,队正也要一起被处罚,百夫长也因此连累被撤职。

    高欢的部队越聚越多,这次是全国,一共有接近四十万的大军陆续在此集合。在接到宇文泰按兵不动的消息后,他给洛阳的贺拔胜发去信函指示道“如果宇文泰前来进犯是需要跟他周旋拖延时日,尽量少的避免部队损耗,等待自己的大军从北方回来支援。

    事实上宇文泰这次表面上按兵不动,其实他早就也下达了军事,已经征调了有十五万的大军,只是目前他还在等待及时机,一旦知道高欢和金帐可汗在漠北接上火,他就会从潼关出来如猛虎出山一般横扫整个河南地,让那些东魏的胆小鬼们都知道他的厉害。

    高欢的大军于是开始开拔北上,他的部队有一多半还是步兵,剩下的是质量参差不齐的骑兵,但是好在他有精良的武器和装备,全国各地调集来的铁匠早在一个月前都已经在平城集结,粮草和被服已经提前准备好并运送至那里,为了这次对抗突厥的战斗,高欢可谓不遗余力,他心想既然柔然已经灭亡,自己只要努力一次如果能击败突厥人,那漠北将再无可以威胁他的蛮族存在。

    高欢依稀还是记得一些关于历史的细节,突厥是被后世的唐朝歼灭的,但现在此刻隋朝都还没出现,那个叫杨坚的男人也没有露面。所以他知道自己还有机会改变历史,这也是为什么他倾尽全力要消灭金帐可汗的原因。

    司马子如从燕州过来支援的时候跟高欢讲述了柔然的惨状,他的斥候探子是假装成奴隶混进漠北王庭才得知这些消息的。郁久律的宗室已经全部被俘虏,男子三岁以上的全部被杀掉了,女子能生育或者还能干活的都留下来。其中郁久律的子女和他三个弟弟的子女全部被斩杀在王庭,连同他们本人的头颅,全部被插在长矛上示众。

    其他柔然贵族的下场也很凄惨,运气好一点的还能投降归顺成为突厥贵族的奴隶,运气不好的那些都被砍头抄家灭族了。柔然的百姓境遇就更差了,男子基本都沦为突厥人的奴隶,女子大部分被分发给他们做小老婆或者给贵族当女仆。

    突厥人杀进来的时候放火烧火了很多帐篷,他们随意杀人,不分男女老幼。恣意的抢劫和强奸,整个柔然王庭犹如人间炼狱,到处是火光四起的残垣断壁,空气中弥漫着浓烈血腥气、烧焦味以及屎尿味。有人说人在死亡的时候是无法控制大小便的。

    到处是柔然女人的尖叫声和突厥人如同野兽般的笑声,探子亲眼目睹一个十六岁的柔然贵族少女被十几个突厥人拖进帐篷里**致死。一切的新生都源于死亡,当一个新的势力崛起所带来必然是将旧势力打倒、灭亡,突厥的崛起正是建立在柔然的消亡上。

    大部分柔然部落都被消灭了,也有少部分的柔然人或逃到六镇一带寻求保护,或往西进入甘肃、新疆与其他民族融合成新的部落氏族。

    高欢的军队是十天后达到平城的,此时突厥人的前锋已经到达六镇之地,柔玄和武川两镇甚至都遭到了袭击,武川镇兵奋勇反击让突厥人铩羽而归没有得逞。但是柔玄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整个镇落被夷为平地,所有的汉族人和少数民族百姓都被杀或者被俘,房屋被火烧掉,牛马被掳走。柔玄沦为一座遍布尸体的死城。

    高欢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紧握双拳,眼神里充满了愤怒,他的脑海里从来没有外邦和汉人的区分,因为他受到的教育没有这个概念,五十六个民族大团结,这是他一直以来的定向思维模式。可是他错了,这是在战火频仍的古代,还没有到达中华民族大融合的时候,突厥杀柔然是正当的,柔然杀汉人是正当,而汉人反击消灭他们也是正当的。

    可是当一切真实的展现在自己面前,他才觉得越来古代蛮荒部落的凶残和贪婪可以成倍的放大,那些史书上记载的不过他们犯下罪行的九牛一毛而已,像柔玄这样的事件估计很多都被人遗忘了,甚至连史册都不会去记录。高欢把太史令喊来。

    随行的记录丞相言行按道理是要记录皇帝的言行,可是皇帝此刻不是这个国家的最高象征的太史官是个叫马文的老头子,看上去有六十多岁了,矮小精悍,双眼看起来炯炯有神,他穿着很正是的官服太史令们特有的服装。手拿毛笔和纸张,随时记下丞相的言行以便回去后编成史册存放进国家档案里。

    “把今天发生在柔玄的事情一并记录下来,包括死伤的人数,财产的损失以及敌人的数量,这些资料都要详细的记录下来,我回到平城后要查阅。”高欢站在城墙上眺望着满城的烟火一片狼藉,面无表情的对马文说道,太史官赶紧俯身口应道“诺。”手中的笔正飞速的写着什么。

    回到平城后高欢得到情报显示,在武川以北一百里的地方有一只人数在五千左右的突厥斥候部队。他决定要拿这是部队开刀,给金帐可汗一点颜色看看,让他也尝尝被击杀的感觉。他把高敖曹的部队作为主力突击部队,慕容绍宗也配备三千精骑作为侧翼支援,这次他要亲自带队出征,给魏军涨涨士气,给部下们信心,身体力行的告诉他们突厥也是可以被打败的。

    此时的六镇基本上已经全部撤离进长城以内,所以长城以北再无汉人已经成为现实,这也是高欢的无奈之举,为了减少百姓的死伤只有大批的内迁他们。

    草原的夜晚凉风习习,明月浩浩,高欢的突击部队人衔枚马裹蹄静静的行进着,这前面不远处跑过来两匹马,是本方的斥候探子,没一会高敖曹就从前头跑来中军找到高欢汇报说“大王,大事不妙,那支五千人的突厥部队是诱饵,他们身后不远处有大批的埋伏,我们是否要撤军回去?”

    “埋伏的突厥人大概有多少?”高欢心里矛盾的问着,出发时说好了来报仇雪恨的,现在却又是这样的状况。高敖曹老老实实的回答“不太清楚具体数量,但是大体上应该有好几万人。”这就形成反比例了,之前他们是两万人打五千,现在变成人家好几万打自己两万人。

    此时是撤退还是继续前进突击那支五千人的部队,高欢犹豫起来,他接着问道“埋伏的突厥人有发现我军的迹象吗?”高敖曹老老实实的回答“这个不太清楚,想必应该是不知道我们晚上的行动,不然早就迎击过来了。”高欢还是不放心,命令大军就地隐蔽,自己跟着斥候带上高敖曹和慕容绍宗两人前去探查突厥伏兵额动向。

    高欢一行十几个人悄悄的爬上一片山坡,他小心翼翼的露出脑袋朝山坡下看去,只见山谷内遍布这帐篷、篝火,数量多的吓人,估计有七八万人,顺风的还时不时能听到有人在交谈,一种高欢完全听不懂的语言,他心里默念着这就是突厥人了。他挥挥手让高敖曹他们都慢慢退下去。

    一行人迅速往本方部队靠拢,一边走高欢一边问道“你们怎么看?他们发现我们了吗?“高敖曹这十分肯定的说道“我敢确定应该没有,不然他们早就把我们这些人俘虏了。”慕容绍宗也点头赞同道“我们倒是可以趁机偷袭一下他们,我的意思是等他们睡熟以后。”

    高欢点点头赞同道“你说的很对,他们也是人,也是不眠不休的机器,我们就趁他们后半夜熟睡以后偷袭他们。这样安排,慕容将军,你的部队作为正面吸引敌人火力的主力。高将军,你的部队则迂回道敌人背面的山上顺势而下,我在侧翼保证没有漏网之鱼,这几万人咱们能杀多少是多少,天一亮咱们就撤,总之不要恋战。”

    就在大家商量使用何种战术消灭这支部队时,远处山坡上忽然出现几个骑兵,只见那几个骑兵也发现了高欢等一行人,双方都愣住了。这时那几个骑兵里忽然有人用柔然语喊道“什么人在此?快快报上名来。”高欢知道他们遇到了巡逻的突厥骑兵,要是这几个人回去报告了自己的行迹,那他们的偷袭计划就泡汤了,。于是他朝高敖曹使了个眼色。高欢和他慢慢走上前,高欢也用柔然语说道“我们是逃难的柔然难民,本来是要去康居的,可是夜里天黑走错了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