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九章 无能之王?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九章 无能之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宇文泰这个人前面已经说过是个十分多疑的人,他也还以这个孩子的出处可能不是自己的,还进行了滴血认亲这种古老无效的测验方式。但是结果居然通过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果,我们不得不说宇文泰的这个小老婆婵奴,这个女人是鲜卑贵族的后代,她的父亲早年跟随过尔朱荣打天下,后来随着尔朱天光进入关中,尔朱天光死后他依附于新崛起的宇文泰。

    这时宇文泰还没有老婆,于是婵奴的父亲就把她送给宇文泰想让她做宇文泰的正妻,可是心思缜密的宇文泰怎么可能让一个出身卑微的鲜卑族少女当正妻,他的目标是皇族那些出身高贵的公主贵族们,所以婵奴只能当他的小妾。可是这个婵奴没有伤心难过,反而一直周旋于夫家和娘家之间,确保了婵奴的家族一直是关中权利重要的一员。

    可是宇文泰不能生育这个现实残酷的打击了所有人,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似乎看到了机会,婵奴的私下里四处求医问药给宇文泰寻找解决的方法,这时年轻的一个游方道士看到了机会,他借口自己是从崆峒山修行得道的大天师,有点石成金的魔力有包治百病的医术,在长安城里大行骗术。

    婵奴也不是个头脑简单的蠢女人,在几次私下里接触确认后,她很快就知道这个道士并没有什么高超的医术,正当她盛怒之下扬言要杀死这个骗子时,道士却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道士跟她说自己有能力帮她夺得正妻的位子。婵奴开始并不相信他的话,可是她心里也知道,如果无法为宇文泰生下孩子迟早会被遗弃,她虽然出身并不怎么高贵,但是从小也是有着像男孩子般的野心的。

    在道士的诱惑下,婵奴听从他的建议,跟一个贴身近侍搞在一起,试图瞒天过用海狸猫做太子,可惜这个近侍没多久就被宇文泰调走,婵奴的计划只能停下来,这时年轻的道士自告奋勇,大家想啊宇文泰不能很好的行房事,这对于一个**强烈的女子来说婚姻生活简直就是煎熬,而碰巧的是这个道士据说那东西很大很长,婵奴对他就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

    宇文泰虽然忙于军政,可是他是搞情报出身的,手下密探、刺客无数,这么说吧整个西魏朝廷上至皇帝今天穿什么颜色的内裤,下至看门的侍从昨晚去了哪家窑子,他都一清二楚。对于婵奴夫人的事情他早有耳闻,但是这个人心理变态我在前文也是讲述过的,最喜好看人**,而且还是自己的老婆跟一个道士**,他不但没有阻止,反而十分兴奋于刺客带回来的情报,甚至让刺客把画面讲出来,画师画成插图供他观赏,这个人简直心理变态到极致了。

    婵奴这边跟道士私通没多久,肚子就有了反应,连宇文泰都暗道这龙阳巨大果然功效非凡,没几下就让婵奴怀孕了。他装作什么都在不知道。对于婵奴假装亲近,他也顺水推舟的敷衍着,因为他想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宇文泰没多久就收到了道士献上的秘方,然后婵奴每次都负责给他亲自煎药,监督他喝下去,这还没完,婵奴还要跟他行房,每次都是如此,才过了二十多天,婵奴就说自己的月事没来,紧接着御医诊断出她已经怀孕了,这简直是一出荒诞的闹剧,连现代医疗发达的今天都不能十分准确的判断出早孕来,怎么可能在古代怀孕二十多天就能诊断出来的?明显的太医也被婵奴收买了。

    宇文泰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过貌似道士的方子好像真的有用,没多久他的另外一个小妾姚氏也怀孕了,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个孩子的确是他亲生的。

    婵奴生下宇文武吉后才十天,宇文泰就要私下里做滴血认亲的测试,可是他的近侍太监已经被婵奴收买,将消息通报给她,于是她找急忙慌的去跟道士商议解决的办法,道士似乎早就料到这天的到来,气定神闲的拿出一小包粉末,跟婵奴说,只要在滴血认亲的碗里涂上这个粉末,不要说人血了,就是牛血马血猪血都能混在一起。

    婵奴似乎不放心,偷偷拿出一点这个粉末来实验,果然狗血和人血合在了一起,于是宇文泰就这样被迷糊的忽悠。这个人啊特别是那些疑心病很重的人总是神神叨叨,对于一些常理他人反而觉得不可思议,按道理宇文泰早就知道了这个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可是他被姚氏的怀孕误导了,而且他也对滴血认亲的真实性产生了自以为是的信任,他还甚至相信婵奴真的只是跟那个道士玩玩的,毕竟自己才是手握大权至高无上的独裁者。

    加上宇文泰这个人本身心术就不正,像他这种人你跟他说实话他一句都不会相信,相反你跟他说的都是谎言,这个人却信之凿凿。大家不必感到惊奇,世间就是有这样的人存在。整个操作滴血认亲的人都是他自己的心腹,没有作假的必要,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婵奴会在器皿上做文章。

    宇文武吉出生后没多久他的第二个儿子宇文琉也降世,由于两个孩子年纪相仿,且又都是庶子,所以在正妻没有生下男孩之前,他们的继承人地位是相同的,这就给了那些想要攀龙附凤的人以机会,以宇文武吉和宇文琉为中心的两个不同势力开始了明争暗斗。

    但是明显婵奴的家庭背景要比姚氏来的强大,所以这几年几乎都是宇文武吉压着宇文琉,要不是有宇文泰护着,估计这孩子跟姚氏早就惨死于深宫之内。但是姚氏也不是一个肯轻易放弃和低头的女人,她之前是咸阳城内某个青楼的女子,宇文泰那时还在尔朱天光手下当差,他们两的相遇不过是流氓遇到浪荡女,根本没有什么纯洁的爱情和美丽的邂逅。

    宇文泰着迷于姚氏五花八门的床上道具和精彩绝伦的房中技术,他的确为此深深的着迷,所以他把姚氏从青楼里赎出来一直带在身边,姚氏跟着他虽然没有吃到苦但是也没有享过福,当她发现宇文泰不能生育时内心更加绝望,可是她没有展现出来,只是继续哄骗宇文泰的欢心,和他苟合着。

    婵奴怀孕的消息让她内心怒不可遏,于是拼命私底下打听婵奴是如何怀孕的,当她知道道士的事情后,心里早就已经清楚这两人之间的勾当,可是她有意无意的提醒宇文泰,却发现人家好像并不在意。她彻底绝望了,就在这时宇文泰告诉她那个道士的方子可能管用,于是这两人每天就疯狂的**。

    一个半月后,姚氏的月事也停了,她从怀疑到确认再到疯狂的激动,宇文泰一开始还以为她也在欺骗自己,但是当御医来确认以后,他彻底相信了这个对他来说美妙的事实。就这样一个假儿子一个真儿子在宇文泰的生活里不断出现。可是随之而来的是两个世子集团的勾心斗角。宇文泰对此不但没有感到难过气愤,反而似乎很高兴,这个人真是个奇葩。

    可是宇文武吉和宇文琉在他们各自母亲的教导唆使下从小就互相仇视,简直水火不容。随着年龄的逐渐长大,关于他们中谁能成为宇文泰的继承人就开始出现各种言论猜测,有的甚至言之凿凿讲的像真的一样。婵奴和姚氏两个也没闲着,撕逼也要抱团撕,朝里的大臣基本分成两个派系,一边以韩雄、韦寿定为首的支持宇文武吉,而另一边以杨忠、高宾为首的则把宝压在了宇文琉身上。

    宇文武吉是个张扬、跋扈的纨绔子弟,平时被他母亲骄纵惯了,说话嚣张无比,喜欢恃强凌弱,但是内心却是个十足的虚伪小骗子,跟他的母亲婵奴一模一样。宇文琉则是个沉默寡言的孩子,平时对人说话客气做事恭谨,一副好人摸样,可是内心却是残忍无比的,经常拿一些小动物来虐杀取乐,他果然是宇文泰的亲生子,很有宇文泰的阴险风范。

    总之不管如何,这两孩子渐渐的长大到七八岁,他们之间关于继承人的问题就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都是欲除掉对方而后快。于是宇文泰这次出征河南地成了两个集团爆发冲突的导火索,先是婵奴和宇文武吉派出了刺客想要在书斋暗杀宇文琉,随后高宾的人发现了异常,将宇文琉暗中转移。随后有人就收买了宇文武吉的马夫。

    宇文武吉喜好骑马弓射,以此来炫耀自己的武力。他经常带着十几个亲随道骊山后面打猎,经常一去就是一天,这次宇文泰不在他更是和大批随从进入骊山深处打算呆够了再出来,有人得到了这个消息觉得是天赐良机,于是就让马夫在宇文武吉的马匹上做文章。

    宇文武吉出发的时候骑得是一匹西域良马,可是这匹马走到一半就发现腹泻不止根本无法行走,宇文武吉把这个莫名的事情怪罪到他弟弟宇文琉身上,认为肯定是他派人害自己的马。孩子就是这样天真单纯的思维,如果宇文琉都能让他的马腹泻不止,那么他就可以对他本人下手了。

    总之宇文武吉无奈的换了一匹稍差一点的中原良驹,但是他不知道这匹马已经被马夫动过手脚在马鞍下面放着两颗小的三角铁钉,宇文武吉一骑上去那匹马就疯狂的躁动,谁背上顶着两个钉子都会痛疼难忍,可是他以为是这匹马不服管教野性十足,于是死命不放手,还用马鞭使劲抽打这可怜的畜生。

    马儿带着他一路狂奔冲向山坡越过沟壑,越是颠簸马儿跑的越快,而且不断嘶鸣,最后连他自己都感到这有点危险,可就在这时他没注意前方的横直的树枝,直接被绊倒,高高的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随即掉入一个山坡下一路翻滚最后落入溪水中。当他的随从赶上来找到他时,宇文武吉已经不省人事。

    太医院的太医被紧急召唤到婵奴的东大殿内,此时宇文武吉已经陷入深度昏迷,在古代医术并不发达,一个小小的感冒都能让欧洲成千上万的人死去,更何况是现在一个人从马背上跌落重伤不治,显然西魏的太太医们对这种内伤治疗不是很精通,宇文武吉在苦撑了半天之后,最终还是一命呜呼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