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章 陈霸先的计划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章 陈霸先的计划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于是他低头对钱邈带着几分醉意说道“你附耳过来,我有话跟你说。”钱邈忍着他的酒气附耳过去,只听高岳低声道“您啊回去之后赶紧去掉自己闽北王的称号,上书称臣,我家哥哥现在心气很高,见不得别人在他面前称王称霸的,告诉你,他将来可是要一统天下的男人,趁早过来将来的功劳薄兴许还能有你的一笔。”

    钱邈一听这话当时就气得半死,他心里原来的主意是接管王氏的地盘,然后伺机吞并吴景,将整个闽越地区都统一掉,这可是几百年来多少钱氏家族的人梦寐以求的事情,钱邈从小就自视甚高,觉得自己将来一定要做一番大事业的,好不容易里目标近了,却发现原来是给别人做了嫁衣,这让他心里如何接受得了,要知道为了达成这个目标,他连自己最心爱的小女儿都献出来了。

    可是钱邈转念一想如今先不要说高欢集团的实力有多强,就眼下自己多年未曾拿下的闽越地区,人家轻轻松松进来两万人就扫平了闽中王氏,闽南的吴景连打都没打直接就被吓跑了。有些人面对强敌冥顽不灵顽固不化,所以下场自然凄惨。有的人则善于察言观色,于洪流中自保韬光养晦。更有些人知道暂时的蛰伏是为了日后的腾飞,暂时的隐忍是为了未来的光明。

    他不想把钱氏的未来带进黑暗,他不能也没有这个实力去跟高欢正面对抗,那么他该怎么办呢?高岳不失时机的推销高欢的天下统一论让钱邈似乎看到自己也许可以靠着这颗大树攀附上去,今天他可以跟着高岳的大军踏足闽中,明天就能跟着高欢染指全天下。

    高欢对于钱氏家族从依附自己变成自去封号的一个诸侯国,虽然有点意外,但是欣然接受。一切都在情理之中,现在他准备要对萧铎动手了。闽越地区的管理不能像以前那样自治,他派高隆之和新任的梁国太仆萧勃、中书行台韦载以及尚书左卿王琳等人进入闽越开始设置官僚机构,将统治权利移植覆盖进去。

    军事方面高欢积极运作,在不征召剃头军和慕容绍宗的前提下,以高岳的本部人马,加上自己的禁卫军以及三吴地区新征召的军卒三万人,还有钱氏的五千人马和王僧卞的部队,以及王氏和吴景的降卒拢共合计军队数量在七八万人,看着东拼西凑,旗帜服色五花八门的部队,高欢心里虽然没有十足把握,但是他自觉输得起,至少还跟萧铎这样的对手,他可以输一两次,况且还不一定会输。

    羊侃现在是高欢的丞相长史,大将军参军,他是高欢在南朝很重要的一个幕僚,地位等同于当时慕容恒。但是他对羊侃还没有那么信任,总觉得这个人还没有真心的归顺,总觉得他还对自己有所保留。所以在任用他上高欢不敢全部放权。

    “关于陈霸先的事情,现在发展到哪一步了?”高欢看着羊侃问道。他两现在经常私下在一起商讨一些机密事情。羊侃闻言放下手中的笔,然后答道“前两日羊耽来报,似乎已经和他联系上,并且大部分情况都已经向他说明了。”高欢听了很激动的问道“那怎么样?他愿意投诚过来马?”

    羊侃笑笑,然后说道“恐怕没那么简单,我们还需要再给他添一把火,好让他义无反顾的起来造反。”高欢很感兴趣的问道“哦,你打算怎么给他添一把火呢?”羊侃捋着胡须笑道“我这里有写给陈霸先的一封信,里面许给他高官厚禄,还把我们的一些行军部署也告诉他。”

    “你这是为何?万一他把这封信拿去给萧铎,那我们的部署不就被敌人知晓了吗?”高欢有点不明所以他为何要多此一举。羊侃笑道“丞相放心,我这个信表面上是写给陈霸先,其实是要送给萧铎的。”高欢似乎忽然明白了什么,于是问道“萧铎会相信吗?”羊侃笑着回答“以我对他的了解,此人疑心病重,自然会相信,只是还需要丞相在此信上盖上您的玉印,增加可信度。”

    高欢觉得羊侃这个人玩心理战确实厉害的很,他对于陈霸先的掉坑里觉得只是迟早的事。

    另外一边益州成都,韦寿定接到宇文护的命令要他立刻率军走栈道赶回长安。密函里没有说原因,只是说朝中有乱象,要他即可回京复命。韦寿定之前说过他是关中大族门阀之一,在关陇集团里很有影响力,可惜这人虽然雄才大略却喜好女色。

    自古天府出美女,成都由于地理、气候的原因,一年到头景色宜人,风景优美,加上温度变化不大,这里的人天性喜好悠然自得的生活,韦寿定虽然在这里只是短暂的呆了不过几个月,就已经深深喜欢上这个地方,跟西北一年到头的黄沙漫天,大风肆虐完全不同。

    最重要的是这里的女孩子皮肤很好,看起来白白嫩嫩的,和关陇地区的妇女相比,她们少了几分彪悍,多了几分柔情,少了几分霸气,多了几分妩媚。乐不思蜀只是因为那个人没有去过蜀地,只要他去过,见识过领略孤蜀地风情,很难不被引诱的留下来。人追求美好的东西是一样的,喜欢平淡优先的生活亦是如此。

    对于宇文护忽然的召集,他在长安的家眷早就派人送来密信告知他原因宇文泰的意外死亡导致现在朝中大臣纷纷归顺到宇文护和他的新皇麾下,只有少数几个有势力的大臣还没表态,其中就有韦寿定。其实宇文护对于韦寿定之前两人的私交甚好,可是现在局势微妙,两人的关系反倒不如以前那么亲密了。

    其实回去长安韦寿定也不是不愿意,此刻关陇争胜他也正好回去旁观一下,万一那边占优势自己就顺风扯旗。为什么一直在说关陇争胜,其实看似平静的关内,此刻是暗潮涌动人心惶惶。别看白天街面上都很太平,可是各方势力都在互相较劲博弈,连皇帝的叔父元欣都参与其中。所以世家大族们的神经无时无刻都是绷紧的,生怕出什么乱子自己就成了第一个刀下鬼。

    可西魏八个柱国将军哪个是省油的灯,关键是这些人明面上相互攻讦可是私下地却关系错综复杂,谁不敢保证盟友一定靠得住,也许今天的盟友就是明天的敌人,而眼下的敌人也许明天又变成盟友。总之整个关中气氛很诡异,这时要是高欢再参一脚就热闹了。可惜高欢已经打算先解决南梁问题在跟关中的西魏一决高下。

    陈霸先在回襄阳的时候,忽然萧铎传旨要他到到江陵暂时停留,大军由萧誉带着继续往北走。陈霸先感到很奇怪,可是没有办法只能听从命令,只带自己的部队七八千人于江陵驻留。这时忽然传来高欢大军要入侵的消息,江陵北面的几个州郡全是逃亡的老百姓,有的往南跑打算去交州,有的往西跑去川中。

    陈霸先还在想是不是萧铎知道了高欢的动向,于是提前让自己在这里等候调遣,可是他不该把主力大军都让萧誉带走,陈霸先这点人还不够高欢塞牙缝的。

    第二天他在江陵城内提审了羊耽,问道“高欢的动向是不是你们早就知道了。”羊耽故作镇定的笑道“大将军,缚太紧,求松绑。”陈霸先没工夫跟他嬉皮笑脸的磨嘴皮子,于是怒道“你们有何诡计速速招来,免受皮肉之苦。要是再跟我这装疯卖傻语无伦次,看我这堂上的棒子,它们可不是吃素的。”

    羊耽于是正色道“将军您就这么害怕在下有什么不良企图?我从未和将军有什么冤仇,您和我也没有利害冲突,我没必要坑害您。我之前对您说的事情也都是真实的,只是您不但不相信还反而以为我有什么阴谋诡计?这太让人寒心了。”

    陈霸先看他嘴皮功夫确实厉害,说的头头是道好像还挺在理的,转念一想好像也的确他和自己没有什么矛盾,于是说道“我觉得你这离间计可以再施展的好一点,至少对象可以在慎重一点,道具和演技可以再逼真一点。”羊耽没有说话,看着他的眼睛。

    陈霸先怒道“你看我干吗?我脸上又没有痦子!”羊耽摇头叹息道“将军一身忠肝义胆,可惜却被奸人误导,为国不能尽忠职守报答先帝,为家不能报杀父血海深仇以答养育之恩。在下窃为将军所不耻。”陈霸先听了他的话很生气,大声呵斥道“住口,你的君不是我的君,我只对湘东王尽忠,不知世间还有萧道全这个狗奴才。”

    这是气话也是实话,可是羊耽却严词意切的说道“我不知道君父为谁,只想让百姓们早日脱离苦海,重新安居乐业,湘东王私造皇帝车马鸾轿,服饰印章,欲与为何路人皆知。在外不为先帝报仇却聚众割据妄图僭越称帝,对内排除异己残害国家栋梁,征北就是被这样人的害死,而你却不顾大义和民心,只为苟活于世,在下实在不能与将军共处,请速速赐我一死。”

    陈霸先忽然开颜笑了,他觉得这个羊耽脾气跟他爹羊侃一样,死倔死倔的。但是也和他父亲一样把国家放在皇帝之上,是个好人更是个好官。只是他对高欢的为人不清楚,只知道这个鞑虏绝对是个野蛮人,不会体恤爱惜江南的百姓。

    忽然门口守卫回报说萧铎的特使来了,有要事和他商议。陈霸先于是让人把羊耽带下去,临走对他说道“你的事我会考虑一下,稍安勿躁。”羊耽哼都没哼一声掉头就走。

    萧铎派来的是他的儿子萧方智,陈霸先自然要出门恭迎,萧方智取出密函对陈霸先说道“大将军,这是父王的亲笔密函,希望您能仔细拜读。”这话说得让陈霸先有点奇怪,当即也没多说什么,双手接过信函打开就读起来。这密函越读他心里越凉。

    萧铎要陈霸先即可只身赶往襄阳,说是有要事相商,让萧方智代为镇守江陵城。萧铎的意思陈霸先知道肯定是没安好心,而且据说这次萧方智带来几千人的护卫进入江陵,这明显是别有用心啊。可是他想不通萧铎为什么要这样做,于是说道“这样吧,世子今日远道而来,我呢自当为您接风洗尘,,今晚就在衙署设宴款待您,明天一早我就动身前往襄阳,您看如何?”

    萧方智虽然不想陈霸先在江陵耽搁,可是无奈人家现在手握重兵,再说他也没说不去襄阳,早一天晚一天而已,于是客气的说道“那在下却之不恭,就有劳将军破费了。”竖着还对陈霸先作揖。陈霸先立刻笑着扶起他道“世子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