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十四章 和谈中的博弈

章节目录 第二百十四章 和谈中的博弈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但是美好的一切都要落下帷幕,士严和萧伦两人心里都很清楚,在经过前面两天热络的招待后,他们在第三天开始谈判,士严对于高欢的要求简直嗤之以鼻,他完全无法接受高欢的任何一项条件,觉得这是一次完全没有诚意的谈判,不明白为什么还要派萧伦千辛万苦的走这一趟。

    “王爷您一路辛苦,下官觉得我们已经灭什么可以谈的了,不如你在这好生修养几日,到时要走我再派人护送你去始兴,到了那里就等于越过了岭南,进入了中原。”士严这几句话的意思就是已经不想和他谈下去,觉得完全没有必要了,打算送客。

    萧伦点点头道“刺史大人费心了,既然如此,那我三天后启程回去复命,只是临行前有几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讲。”士严笑笑然后说道“王爷但说无妨。”萧伦道“刺史大人以为西魏如何能多年抗拒东魏的进攻,立于不败之地?”

    士严沉吟片刻然后说道“他们有天险潼关为屏障,东魏要大举入侵关中,实非易事。如果走云中、五原自北面南下似乎又路途遥远不利于长途奔袭的奇袭策略。”萧伦点点头道“那大人以为何以在岭南没有任何屏障和天险可守的情况下,中原却很少染指这块地区呢?”

    士严不解的看着他,觉得他话里有话,于是诚恳的说道“恕臣愚钝,还请大王明示。”萧伦这回没有笑,反而很认真的说道“不是中央不想管岭南,而是此地地处偏远,鞭长莫及,再加上朝廷连年对北方用兵,实在是自顾不暇,你想想这几百上千年来是不是这个情况。”

    士严想想自己,然后点点头迎合道“大王说的有理,臣原本也是祖籍山东的中原人士。祖上被派到此地来就是名义上的中央属官,也是经过几代人和当地人杂居通婚后才有了今天的局面。实话说这里地广人稀确实不好发展也不方便管理。”从日南郡走到南海郡中间居然很多荒凉之地,由此可见当时的岭南是多么荒芜。

    萧伦又说道“正是因为如此朝廷历来对岭南的政策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可是现在的大丞相不同凡人,他有开创旷世伟业的能力,不要说小小一个岭南,就是整个梁国乃至天下,将来只怕都要沦为他的掌控。”士严脸上一个百个不信的表情,萧伦知道他没见识过高欢本人,不知道他的实力有多大,偏安一隅的在岭南当惯了土皇帝,犹如井底之蛙,目光自然也就短浅了。

    但是萧伦还是提醒他道“不管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我想刺史大人肯定希望自己百年之后,整个岭南还在你们家族的掌控之中吧。可是大丞相今年才三十出头,他大有机会来证明我的话。”士严今年都六十多岁了,所谓古来稀就是指他这样岁数的,可是他还有几年活头,人总是南面一死,士严现在活着就是要多为自己的子孙谋福利。

    士严哀叹一声道“可是他要我交出手中近三分之二的土地出去,这不是要我的老命吗?我之所以成为广州刺史不就是因为我控制着整个岭南地区吗?现在我跑到更加蛮荒交州去从头开始,我还有几年活头,这样还不如一死了之。”

    萧伦安慰他道“刺史大人此言差矣,朝廷派来再强再好的官员,他不得民心,没人支持也无济于事,可是您到交州养老几年,到时候广州治理不好,大丞相自然还是会想起您的,虽然名义上您不在拥有这几个州郡,可是实际上的操控权不还是在您的家族手里吗?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您就是名头太响封号太多,才会被人一直惦记着。”

    士严想想这个萧伦的话,说的倒也在理。可是他还是心里舍不得放弃这几个州郡,于是对萧伦说道“大王您先别急,容臣在好好想想,过几天给你一个答复。”萧伦笑道“我不着急,刺史大人想清楚了随时来找我,有什么问题不明白也可以来问我,我知无不言。”

    士严的儿子士燮今年四十多了,官拜龙州刺史,黔中行台。此时率部驻扎在马平郡,桂阳的王僧卞在扫平侯景残部和当地匪患后,按照高欢的意思挥师西进,一路连克黔中好几个州郡,兵锋直至桂州始安郡,和士燮部相距不过一百里地,两边都是虎视眈眈剑拔弩张。士燮觉得情况紧急,派人连夜送信回广州。

    王僧卞接到高欢的命令开进黔中,占领黔南,切断士严和西汉王匡的联系,并且在军势上造成对岭南的压力。这是一招险棋,如果士严真的急眼了,派军队和王僧卞开打,那很有可能要打乱高欢后面的军事部署,而且还要继续深陷在南梁这个泥沼里,他现在的主要目标可不是跟江南这些地方小势力周旋,他的目标是尽快准备大军进攻西魏。

    但是萧伦这个人的本事此时就是体现出来了,当然人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都会拼死挣扎,爆发出来的能量有时连自己都会吓一跳,怎么回事呢?且听我慢慢道来。

    士燮的信使把紧急密函当天晚上就送到了士严手中,他早先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投降高欢,此时看完密函是又气又急,气的是高欢不讲道义,派兵进攻黔中的州郡,急的是他要组织起军队来和王僧卞部抗衡至少需要五六天时间,只怕这短短的五六天内整个黔中就易主了。

    于是他气急败坏的让人把萧伦从被窝里叫起来,都这个时候了作为谈判对象还有闲心睡觉?!娘的急眼了先把他杀了祭旗。萧伦莫名其妙的被人带到士严面前。士严把密函往他前面一扔,气急败坏的说道“好啊,高欢明着派你来和谈,暗地里却派出军队攻占黔中,你们还能有点诚信吗?”

    萧伦正睡眼惺忪,闻言心里一惊,连忙捡起密函读起来,读完他心里哇凉哇凉的,这个高欢简直要坑死自己,这么大的难度拍自己来谈判,好不容易有点眉目,他又来这招,此时别说士严了,就连萧伦心里都很高欢恨得要死。但是萧伦随即镇定下来,此刻要是自己显露出惊惶无措的样子,必定会被干掉。

    于是他故作镇定的坐下来,气定神闲的说道“我当是什么事情,原来是这件小事,这事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士严一脸怒不可遏的吼道“你知道还不跟我说?你知道还有脸跟我谈判?你知道还不赶快找个地方跑路?我看你是活腻歪了,来人啊,给我绑了,架上油锅,我要烹了他!”门外军士一声诺上来就要抓萧伦,萧伦起身大喊道“慢着,刺史大人,我有一言说完之后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此刻士严正是恼怒的时候,压根不停看见他,更别说听他说话了,自己原本是善意的跟他和谈,却不料被高欢摆了一道,虽未阴沟里翻船,说的就是此刻的自己。想到这里他怎么能不生气,还有闲工夫跟萧伦唠嗑。可是他看这个萧伦不慌不忙,气定神闲的样子,心里有犯嘀咕,于是喝道“有话你说,要是在有半句假话,老夫一定要油炸了你。”

    萧伦心里暗暗叫苦,娘的这个高欢完全是在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可是眼前士严正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随时可能会被他生吞活剥了,于是就清了清嗓子道“临行前,丞相跟我说了,这次和谈只怕刺史大人会玩什么花样,所以先礼后兵,让王僧卞帅着大军跟在我后面,等我进入广州,他们就在黔中展开军事行动,目的只有一个,迫使您大营和谈的条件,其实丞相也知道并不能取代您在岭南的地位,但是他是个要称霸天下的男人,不允许别人对他有二心,更不允许在他的帝国版图里有第二个国家存在。”

    士严没说话,只是盯着萧伦看,萧伦于是继续说道“军事压力肯定会给一点,不然您怎么会真心屈服呢?我想这个问题换做是您也会和丞相一样的想法。我觉得此时您尽早的答应了丞相开出的条件,就可以减少损失,到时候朝廷最多派几个挂名的官员过来装装样子,整个岭南不还是在您的手中吗?”

    士严还是没有说话,但是从他的晃动的眼神里,萧伦看到了机会,于是赶紧继续趁热打铁的说道“其实这事也好办,在下一封书信回去让丞相先暂停对黔中的行动,当然您也要做出一点愿意和谈的姿态来,比如从黔中撤兵”

    士严大怒道“放屁!,黔中是我的,你居然让我撤兵?你真的是疯了!”萧伦此时也有点生气,大声道“刺史大人,你说这话有点过了,黔中不过是你趁着侯景之乱的时候趁机侵占的,怎么能说是你的?再说了,我这样也是为你好,收缩防线整饬军队集中火力,总比您拉长战线被人分割,然后个个击破要强吧?!”

    士严不说话了,萧伦这几句话都是目前事件最好的处理办法,技既能化解危机,又可以减少不必要的损失,最重要的是高欢代表着朝廷代表着天子,自己在道义和大义上都处于劣势,真要打起来,他完全不是高欢的对手,这点其实早在高欢围攻萧铎的时候他就心里有数,要不然他不会坐视不管萧铎的灭亡。

    萧伦还想要说些什么,士严挥挥手道“够了,你不必再说了,先下去吧。”这个意思他在想想,萧伦最不喜欢这种老人家,做事太优柔寡断,瞻前顾后虽然是稳重可是太过了就变成墨迹,最后变成错失良机,士严不能趁着高欢不在,侯景势弱的时候趁机进入中原江南地带,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换做是他在广州,只怕早就带着部队打到建康去了。

    萧伦临行前最后说道“刺史大人,有些时候事情原本很简单,可是想的人太复杂就使得事情也变得复杂了。时不我待,您造作定夺吧。”说完在军士的押送下转身离开。

    第二天一早士燮的催促公文已经发来两边,前方军情如火,每个时辰都有着新的变化,高欢的大军也已经从襄阳南下到达南郡,看样子是要经过武陵进入黔中地区,王僧卞的军势则在黔中、黔南搅得天翻地覆,很多郡县完全没有抵抗直接就投降了。零陵和永阳两郡都被王僧卞攻占了,士燮甚至都能闻到风中传来的江南人的味道。

    士严还幻想和高欢讨价还价,可是高欢已经下令让萧伦回去复命,和谈结束了,这是打算正面和他开战了,士严在家族和土地两者中最终只能无奈的选择了前者,他让士燮率部从黔中撤出来道南定州郁林郡驻防,又亲自写了封回函让萧伦带回去给高欢,表示自己根据他的条件愿意臣服。

    原本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岭南地区瞬间乌云散尽,高欢的大军也调头回撤至江陵驻防,士燮和萧伦在始兴碰头,他代表士严去江陵见高欢,王僧卞的部队在得到命令后全部撤出黔中,高隆之的政治团体接管了黔中地区的管辖权。

    士燮虽然四十多了还有老婆,连大女儿都二十了,但是高欢为了稳住岭南士族,决定让萧道全的妹妹嫁给他,作为政治联姻,这是必要的,萧道全自然不敢反对。于是两人的婚期顶在当年的冬季岁末。作为人质他必须生活在建康,这让新娘子感到一丝欣慰,不必去岭南那荒芜之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