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四章 帝业的第一步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四章 帝业的第一步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次的上朝的气氛显得很不愉快,不只是元善见感觉到了,连一些元氏宗族的人也感受到了,高欢可能后面会有大动作。可是他们除了等待没有任何办法,整个国家的经济军权都集中在他一个人手里,皇帝都是个摆设,更别提那些仰仗着高欢鼻息的贵族们了。

    高欢这次把杨休之,徐明之,高隆之,羊侃,以及司马子如、贺拔胜、孙腾、慕容绍宗等人全部集中到齐王府里,这些人除了还在台城负责压镇的高岳以外,都是他的心腹,都是他统治集团的核心人物,如果要改革就要从这些人开始。

    首先是他提出要建立一个专属于自己的幕府,类似于大将军府那样武官统治机构,然后在建立一个内阁集团,暂定为中书台,主要负责人是杨休之和孙腾两人,孙腾是尚书右令,为正,杨休之是尚书左令为副,但是两人的职权几乎相同。

    将军府参军祭酒是羊侃,同时他兼任齐王府秘书郎,等于是高欢的双重核心人员。他的大儿子羊耽是尚书省户部侍郎。二儿子羊求在御史台担任监察使,三儿子羊坤在兵部任郎官一职,父子一门四人都是东魏的政治核心人物了。显然这是高欢可以安排的,他的目的是要拉拢南梁的官僚派,让更多想羊侃这样的有心投效却沽名钓誉的江南士族们放心大胆的跟着自己打天下。

    东北的军事集团头子基本都是司马子如的旧部下,这也是高欢授意的,,司马吗似如卸任养老后,他打算让慕容绍宗接替他的位子,坐上东北三州十九郡的扛把子,将安州、平州、营州重新划入自己的势力范围。但是洛阳地区以及定州、相州以及山东几个州就比较烦,各方势力都存在,犬牙交错其中,有保皇党元氏的地盘,也有亲高欢的李二虎势力,以及朝中中立派。

    外地都好搞,高欢最担心的是邺城的司令部会出问题,他和元善见关系很一般很一般,两人也闹过不少不少矛盾,公开半公开的也碴磕拌嘴过。所以皇帝会不会支持他重新建立一个统治体系这是很成问题的。不过高欢也有绝活,他把手下二十万的部队全部集合在顿丘的内黄地区一带,名义上是休整部曲以待检阅,其实就是想要用武力威逼皇帝。

    这招是杨休之给他出的主意。这些人都是想要从龙的,可是高欢从来没有表露出想要夺位称帝的意思,这让他们很是为难,有些话也不敢讲的太明白,不过到了此时这些人明显感觉到高欢跟之前不一样的状态,很有可能要做一番大事的样子。这又使得他们重新对自己攀龙的心愿即将达成感到了希望。

    高欢没有想到自己新的管理架构机制一出台就遭到冲力那些守旧的顽固派阻挠,很多政令都无法颁布,各个新部门只见由于缺乏和老部门那样紧密的联系,相互之间甚至连交流文档都成了问题。高欢每天要处理的事情更多了,而且往往都不是公事,却是在调和各个新部门和老部门之间的矛盾。

    “丞相,我们不能在这样消耗下去,新年已过,可是我们的新管理机制几乎处于瘫痪状态,这样下去会很危险的。”羊侃这天趁着高欢没什么公事,于是跟他商量道。高欢最近确实因为这些破事忙的够呛,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却大部分和那些守旧派从中作梗有关,这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和挫败感。

    高欢放下手里的朱砂笔,看着羊侃叹气道“唉,不瞒你说,我最近因为这件事确实头疼不已。完全找不到下手的切重点,你跟我说说吧,该怎么去弄这些事情。”羊侃随即说道“丞相,其实这件事情也简单,只是我们没有找到关键所在罢了。”高欢很感兴趣的问道“怎么说,你详细的讲一下我听听。”

    羊侃微笑着说道“新的规矩之所以不能推行喜爱去完全是因为老的那些人不愿意割舍自己的既定利益,也不愿意重新开始适应新的规矩。”高欢心道你这不是更没说一样吗?这是我们都知道的事情,关键在于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羊侃见他脸色不虞,于是继续说道“保守派不肯退让是因为他们自认为有人撑腰,所以才敢一起来抵制。还要把他们的关键核心人物搞定,这事就好办了。”

    高欢闻言思索起来,羊侃说的倒是一个办法,但是该怎么去找到这些背后黑手、核心人物呢?羊侃继续道“皇帝的权利还是太大,还需要继续弱化,朝中一些宗族老臣也该退隐的退隐,罢官的罢官,有的实在无法任现在的工作却还是老模老样的坐在高位上颐指气使。下面的人有点骨气的无法和他们同流合污的都被外放甚至被贬官,留下来的都是阿谀奉承的小人,这个官场只会越来越**,怎么能好起来呢?”

    高欢这才心里有点明白羊侃的意思,原来要革新首要目的是剔除贪污**和结党营私,而不是设立什么新规矩,这对于一个管理集团来说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做法。所以高欢有虚心请示“那我该从哪里入手呢?”羊侃笑道“朝里现在老旧派有哪些人是主张抵制的人,我们就优先把这些人剔除掉。至于皇帝那边我想丞相比在下心里清楚。”

    羊侃这样一说,高欢的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两张面孔,一个是元善见的叔叔,中书省行台尚书、广阳王元宏,一个是太傅周文清,这两个老贼一直都跟高欢作对,虽然不敢明着抗命,可是很多事情都是他两私底下搞出来的,很多次让高欢都下不来台,高欢早就想着要收拾这两老东西了。

    可是怎么对付这两个人呢,高欢心里有了主意,先那太傅周文清开刀,这个老贼是个好色之徒,今年六十八岁,家里刚刚娶了第四十七房姨太太,他还不满意,最近又在寻摸新的小老婆,这个人满嘴的仁义道德,肚子里全是男盗女娼的下流东西,人家都私底下给他取了个外号家叫老色猪。

    以高欢的身份想要扳倒周文清简直太容易了,他让徐明之去搜集周文清欺男霸女的证据,然后,让很多的受害者集中起来,一起到大理寺去告他,然后又安排杨休之亲自监管这件案子,让所有接手的官员都心里清楚是他高欢在鼓捣这件案子。

    很快周文清就被判革职,告老返乡,临行前高欢故意派尔呢送去纹银三百两和御赐朝服一套,假意和他送行,随性的周文清在朝中的那些朋友弟子等官员都被高欢一一看清楚,回来以后纷纷调职或者找个借口革职查办。周文清派系的很快就被清理完。

    那么现在高欢要对付的就是元宏了,这个其实很人不简单,虽然年过七十多岁,可是依然饭量惊人,而且还能骑射,高欢到时不怕他,只是担心没有不能完整的拔除他这个毒瘤。因为元善见肯定会出来阻止自己的行动,而不会像对待周文清那样坐视不理了。

    所以高欢想要动元宏,必须要正确确凿、理由充分,可是这样的人很少有把柄落在别人手里,高欢都快耐不住寂寞了。这时却发生了一件案子让他瞬间觉得自己可以扳倒这个朝廷里头号敌人,这件事情很轰动,连洛阳地区都有所而耳闻。

    因为元宏的身份特殊,加上又是皇亲国戚,所以排场特别大,王府里光管家就有三个,一个是内府管家,一个是外宅管家,还一个是账房管家,三个管家里就数这个内府管家最厉害,为什么呢?因为很多外地官员和本地的小官没有门路的都要投上名帖来拜会元宏,这个内府管家平时就负责接待这些人,所以在一般人的眼里,这个管家可了不的。

    元宏的倒台就倒霉在这个管家身上了,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使得他都被拖下水呢?这一切还要从这个管家籍二说起。这个人是邺城本地人,从小喝漳河的水长大的,可是这个人打小就坏,属于是那种脚底流脓头上长疮的,坏透了。长大以后无所事事游手好闲,整天在市井里跟着一群无赖当混子,三十多岁了还没娶妻,这样的人哪家姑娘肯给他呢?

    说来也巧,籍二有个亲戚的儿子在元宏的王府当看门的,按理说这个职位没什么前途,可是他经常看到亲戚家里来一些穿着打扮十分豪华的人,还带着礼物来看望这个亲戚的儿子,籍二很纳闷,于是就经常故意接近这个人,两家本来也是亲戚,加上两人年龄相仿,于是就成了好朋友。

    这亲戚的儿子跟籍二说在王府,虽说他是看门的门子,在王爷和管家的眼里就是条看门狗,可是他们这些门子有生财之道,一些外地进京述职的官员几乎都要道广阳王府走一遭,要想在王府见到王爷,首先要过管家这一关,可是要想跟管家递上话,那就要先给门子们一点好处,多了没有,总之一次给个一两二两的银子还是有的。

    籍二一听这还得了,一次就能赚一两银子,我滴妈呀,一个月得赚多少,一年又要赚多少?要是自己能在王府看门,赶上一年就能盖上小楼娶上媳妇,人生从此不一样啊。于是他就央求这个亲戚的儿子帮自己说说好话,也想混进王府里当差。亲戚的儿子哪里有那么大的面子,于是老老实实的说王府每年都会在年头开始招人,一直到正月十五。

    籍二这下放心了自己想要进入王府只要跟王府里招人的管事搭上关系就行了,于是他多方打听到王府里负责招人的是一个叫孙六的人,籍二就想尽办法跟他拉关系套近乎,花光了钱财来收买孙六,甚至把自己家的房子都抵押了出去。这事后来被他爹知道了气得半死,差点撵着没打死他。

    孙六果然是个守信用的人,收了籍二的钱果然替他办事,很快就通知籍二准备道王府报道上班,籍二以为自己也可以去当门子了,谁知道到了王府里,才得知自己被安排给元宏做应侍,这是个什么岗位呢,就是晚上元宏睡觉以后,籍二在外面的屋子里守着,半夜王爷要起来如厕或者需要什么东西,这时籍二就要颠颠的跑去给他安排。也就是一个专门值夜班的苦差事。

    籍二心里很不服气啊,自己的发财梦完全成了泡影,倾家荡产的进了王府,现在倒好了给人看马桶擦屁股,要是被他爹知道了指不定就气死了。府里的那些丫鬟、老妈子们也时常拿他开涮,动不动就要去洗马桶,籍二气坏了,可是又不敢跟着娘们争吵,心里想着,你们给我等着,我吉尔要是有一天起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这臭娘们。。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