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九章 佛教和道教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九章 佛教和道教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于是高欢又问他关于点石成金和撒豆成兵的事情,张牛就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双方都很坦诚,话说的也很诚恳。高欢觉得这个人不错,可以笼络一下,看看能否为自己所用,他清楚地知道众口难调是件很痛苦的事情,没有必要想汉武帝那样走极端,给民众思想上的自由,他们爱信佛的信佛,爱传道的传道,但是前提是不能和自己的政治目的相违背,否则一切都将被取缔。

    以前高欢总是痛恨统治已经那些封建垄断思想,现在他身在其位才发现原来所有古今中外的统治者无论上位前多么提倡自幼平等,等爬上高位以后都是一个想法治下的民众思想越简单越好,越愚昧越好管理。高欢觉得只要百姓们安分守己安居乐业,拥有不同的信仰不是什么大罪过,再说了这些东西原本据出自民间,你是无法彻底根绝的。总有一些人因为各种原因选择了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

    此时高欢的心里第一要建立道教和佛教相互制约的平衡,这样才利于他对宗教的控制和政治目的的宣扬。第二要把国内民众对战争的抵抗思想转化到净化心灵的道义、禅理上去。转移民众的视线,对其后面和西魏的大规模军事行动做准备。

    既然他要建立东大寺,何不在城西或者城南再建一座道观,让张牛角做自己的代言人,宣扬他高欢自己的道义,将自己在民众心中的地位神化。想到这里,他对面前的张牛角多了几分亲近的感觉。这个张牛角原本就是一个平易近人没什么架子的老道士,和高欢也比较谈得来,所以在随后的几天里两人相谈甚欢,大有相见恨晚的意思,高欢甚至拜张牛角为师,挂名在他的道观里。

    羊侃听说后吓得要死,要摘掉按量之所以从强盛一时转变到如今名存实亡,究其原因就是萧衍过度沉迷于佛教,还三次花重金赎身,闹出不少笑话。但是和高欢谈过之后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高欢年纪虽然才三十出头,可是头脑冷静,心思缜密,对待所有的事物都以务实为主,不带一点私人感情,他和张牛角亲近是想要利用太平道在河北地区的影响力,来强化稳固自己的统治,这不是单纯的沉迷。

    最让羊侃佩服的是,高欢有着超过这时代的人所不具备的长远意识以及对未来事情的高瞻远瞩,他那里知道,高欢程录是在未来的人,穿越过来的,他自然对未来都了如指掌,也有用超越当时中国所有人的先进科学知识和强大的文化知识。

    既然不是沉迷而只是利用宗教,那么羊侃对高欢的人物评价自然又水涨船高了一大截,天才在哪个时代都有,可是勤奋努力的庸才为何往往最终笑傲江湖,原因就在于天才不愿意委身低下身段来跟凡人求教学习,而庸才则不断吸收周围事物的长处,杜绝隔绝那些害人的短处,取长补短发扬优势,最终取得胜利。

    羊侃此刻对高欢的信服不是一星半点的,那是心悦诚服、诚心诚意的信服。高欢也爱跟他聊一些自己的政见,比如他要给张牛角建造道观的目的,以及东大寺的选址在何处。说起这个东大寺一直是高欢的心病,因为直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遇到一个可以张牛角相提并论的得道高僧,并且连东大寺的建造选址都还没确定下来。

    羊侃对邺城不熟悉,他建议高欢把杨休之和高隆之请来一起商议,最好是把孙腾等老臣一起叫上。高欢一听很高兴,他觉得羊侃虽然加入自己的阵营没多久,可是每次提的意见都很中肯也很贴切。但是气势他不知道羊侃在邺城的日子过得很苦,倒不是生活上清苦,而是她从南梁回归北方,可是在邺城他举目无亲,加上父子三人都在高欢麾下任职,这让那些一直跟随高欢的老臣看着很眼热,虽然在高欢面前从来没人提什么,可是私下里却都不跟他来往。

    这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羊侃每每想要热脸相应的跟那些人亲近一番,却总是被冷落,比如司马子如和孙腾以及贺拔胜,特别是贺拔胜,对他此前入侵徐州的行为一直记恨在心里,想要和他亲近确实很难。但是因为和高欢恶斗关系还算融洽,自己呢也的确想要靠着他做出一点能名垂青史的事迹来,所以一直隐忍着,时间之人皆为名所累。

    这天清晨,高欢还躺在徐娘的被窝里,可是小女人已经悄悄起身出来洗漱,高欢被她在隔壁房间的动静吵醒了,睡眼惺忪的问道“怎么那么早,不多睡会?”徐娘闻声赶紧过来看看,见他醒来就笑着说道“今天我要跟英娥姐姐一道去南山寺烧香拜佛,正巧今天也是观世音菩萨的诞辰,还有从南梁请来的高僧要当中布道传施佛法,所以要早点去,去晚了怕路上堵。”

    高欢见她的俏模样心里一动,想起昨晚两人在榻上的风光,现在这徐娘也被滋润的越发水灵,光滑的皮肤,雪白的脖子。高耸的双球,浑圆凸翘的屁股,每一个动作都透着一股成熟小女人的韵味。你还别说他身边的几个老婆个个都是不同的风味,跟哪个都能又不一样感觉。

    你好比说婀娜公主吧,她是性格泼辣敢爱敢恨,做事说话不遮遮掩掩的,十分直爽的性格。娄明春呢则是一种大家闺秀当家大姐的风范,家里有个什么事她都能提前事先给你安排的妥妥的。尔朱采凰则是有种小家碧玉的感觉,你说她温柔的确十分温柔,可是她要发起狠来也跟婀娜不差分毫,刚柔兼济的性格。再说瑶琴夫人,这个娘们虽然在气质和才艺上稍逊前面几位,可是她在床上活好,放得开。

    总之这几个女人各有各的优点,高欢跟一个呆几天,腻了就换一个呆几天。这些个倒是如同亲姐妹一般,感情很好。甚至有时还互相私底下说说高欢的“坏话”,一会说他时间太长太磨人,一会又说一晚上他次数太多受不了。总之这几个女人之间总有聊不完的话题。相互之间还互相赠送什么衣服鞋子首饰啥的,

    特别是娄明春,虽然娄书已经退居二线好几年,但是从小她就是个自食其力的好姑娘,家里头自己学会的裁衣制衣还会女红,可谓是心灵手巧。和这几个女的在一起,她也经常教她们一些女工,,给孩子做个虎头鞋虎头帽,做个小背心小坎肩什么的,都不用外面去买了。

    这几个女人之中就属婀娜公主不会汉人的女工,她也不听不太懂她们的私密话题,有些汉话说的很隐晦,她不太理解这些话的意思。而且她也时常想念故乡的草原。经常的唉声叹气。高欢见了每次都想尽办法安慰她,甚至在王府里新造了一座帐篷,让她住在里面,谁知这公主住进去没几天就要带着吵着要女儿回家,怎么地呢,这睹物思人啊,越是住在帐篷里她越是思念故土。高欢没想到自己好心办了件坏事,公主那性格他又劝不住,只好把小舅子额吉特喊过来帮忙劝。

    额吉特自从柔然灭国以后就带领一部分柔然部落的贵族逃难到东魏境内,突厥人的兵锋一直很犀利,所以在六镇以外根本无法有民族可以躲得过他们的侵略。高欢把这些柔然遗民都安置在燕州北部一带划范围让他们定居起来。并且教给他们耕种技术和纺织技术。游牧民族也的确不适应定居生活,更加学不来汉人的那一套生产工艺。索性很多柔然人就做起经商的买卖来,比如把马匹和刀具卖到燕州,再从燕州进入食盐布匹瓷器卖到草原。

    额吉特来劝解婀娜公主就比较稳妥,他总能让自己的姐姐破涕为笑,也许是因为她觉得在这个世上自己的亲人就高欢和这个弟弟两人了。所以十分听这两人的话,对了她还给高欢生了个一岁的女儿,那小摸样长的太漂亮了,简直跟高欢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这几个女人里就是瑶琴每每觉得跟她们这下名门闺秀在一起,感觉自己自惭形秽,比不上她们几个,心里的自卑感与日俱增,有时甚至把心里的不愉快发泄道高欢身上,每次都在他的身上留下一道道抓痕、吻痕和伤痕。高欢自己倒觉得没什么,还挺高兴,夫妻间这么玩多情趣。可是到其他娘们房里一脱衣服,那些个娘们都吓哭了,还以为他在哪受的伤。

    高欢此刻看着徐娘忽然有了冲动,一把把她按到在床榻上,两人四目相对,徐娘竟然脸红起来,有点不好意思的害羞道“你看你,我刚化的妆都被你弄花了,快些放开我,一会姐姐该等急了。”高欢此时兴致正浓的看着身下这个,满不在乎的说道“等就等吧,让她等会也不妨事,你先给我莱顿早餐喂饱我再说。”

    徐娘有点惊讶的说道“你饿啦,你想要吃什么,我去给你弄。”高欢开始解开她的衣扣,还十分邪恶的笑着说道“我等不及了,饿得不行。现在我要吃人!”徐娘忽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一脸娇羞的样子说道“昨晚折腾人家那么多次还不够,到现在下面还有点肿痛呢。”

    高欢哪里顾得了这些,此刻他已经撩开裤子开始长驱直入了,臀部起起伏伏的卖力气。嘴里不忘安慰她道“放心,这次我温柔一点,速度慢一点。”徐娘咬紧双唇似乎在忍受这什么,紧闭着双眼点点头。两人之间开始缓缓的律动起来。窗外初春的春光无限美好,屋里的春光此时也无限美好。

    尔朱英娥今天一打造就起床了,现在她一天到晚没什么事情做,除了吃斋念佛就是跟自己的妹妹偶有来往,很少与府里其他人交往。当然徐娘算是个例外,因为她两和冯氏当初是一起从皇宫里被高欢救出来的,所以比起别人来,徐娘和她的感情算是亲近的。

    她三天前就告诉徐娘观世音菩萨诞辰的那天自己要去南山寺烧香拜佛,徐娘说自己也想要去,英娥有点纳闷的问道“你平日里也不怎么烧香嘛,怎么今日想起来要去南山寺烧香了?”徐娘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她想要去南山寺的送子观音那里求个孩子。

    原来这个徐娘见娄明春、尔朱采凰和婀娜公主都纷纷给高欢诞下子女,可是自从她跟了高欢以后,自己的肚子一直没动静,女人就是以丈夫为天,能够给自己的心爱的男人生下一儿半女的,是每个古代女子的心愿,才二十岁的徐娘此时早就心急如焚了,所以侍婢丫鬟们给她出主意,说城南的南山寺的送子观音很灵验。这不是一听尔朱英娥要去南山寺,她就想顺路两人结伴一块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