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三章 慧光禅师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三章 慧光禅师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羊侃饶有兴趣的看着妙华的僧衣袈裟道“法师多年苦行,走遍天南地北,想必也是饱尝了人间的辛酸,不知道,如何看待当今这个世道的?”妙华显然不太愿意谈论政治,因为现在的中国到处狼烟四起,遍地尸骨。你说谁比谁治理的好吗?其实都差不多,高欢统治下的东魏也有**和贪污,宇文护的西魏也有廉洁清明的好官,连羊侃这样的南朝遗臣不是也有很多值得称颂的事迹吗?

    之所以中国几百年来处于战火中,无非是人民对贫富阶级的不满,核对权利再分配的不公正的反应。但是妙华还是开口道“佛曰普度众生,就是在这世间不管是大奸大恶之徒还是蝇头百姓之辈,都在受苦受刑,都在为前世的孽债做偿还。众生皆平等就是这个世道的真实写照。”

    杨休之听他们胡言乱语了半天一句真格的话没说,心里着急,于是起身对着妙华拱手施礼道“法师,我性子比较直,大王既然巴宁请来了,想必您必定有些特殊的本领,我围观多年,从来没有真正遇到一个肯为天下百姓做实事的当权者,只有我们这位大王与众不同,为了百姓他不惜放弃很多东西,权利财富都不是他的追求。

    今日把您请来此地是因为我们大王想在邺城的东郊建立一座旷世古今的宝刹,但是缺少一位可以镇得住的得道高僧来做主持,不瞒您说我们已经寻访遍地的寺庙都没能找到合适的人选。今日在辩论台下,听闻高僧一番精妙奥绝的佛道高论,所以想请您出山来担任此间宝刹的主持方丈。”

    话说到这里,妙华心里想道这就对了嘛,别总是跟我绕什么佛经奥义,直接说你们的要求多好,大家都别绕圈子。但是这做主持真不是妙华上人的意愿,你想他四处云游多省事,到处跟人辩论比试佛法,多过瘾,要是定居下来做主持,他早在长安或者洛阳白马寺就稳定下来了。

    就是因为自己天生好游方四海才会使得他想无根的浮萍一样随波逐流,他虽然佛法高强但是做不来主持,也不适合坐主持。所以很谦虚的说道“老衲一向闲云野鹤,四海漂游惯了,如果说要一方的主持,这还真不是老衲的心愿,但是既然大人的话都这样说了,老衲倒有一个皆大欢喜的办法。”

    高欢一开始听他说自己不愿意出山做东大寺的主持,心里就很失望,回来一听他还有办法玩挽回,随即十分干脆的说道“法师请讲,我等愿闻其详。”妙华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老衲在洛阳白马寺的时候有幸结识那里的一个坐禅高僧,此人对于佛理的悟性不亚于老衲,而且他年富力强,年纪也比老衲要小得多,适合做这方宝刹的主持。”

    羊侃和杨休之都哦了一声一起问道“那这个高僧叫什么名字?我们好去请他过来商议一下。”妙华上人微微一笑道“此人是巴托禅师的关门弟子,洛阳白马寺的藏经阁看守小僧慧光。”羊侃等人闻言十分泄气,心道这妙华上人也太爱开玩笑了,我们请的是个主持方丈,不是看门的小沙弥,一个藏经阁的看守怎能单此重任,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没一个敢这样说。都看着高欢做定夺。

    高欢毫不在意的说道“既然法师认定此人可以胜任东大寺的主持一职,那我必然坚信此人的能力没有问题。但是毕竟东大寺是日后是我们的国寺,主持一职开不得玩笑,稳妥起见我觉得还是将他请来邺城当面就谈一谈,这样最为妥当。”羊侃和杨休之两人连声点头称是。妙华上人道“既然大王却有诚心,老衲不放休书一封,你们带去与他,他必定会亲自前来。”

    高欢连连点头道“如此甚好,那就有劳法师了。”故事讲到这里我们不得不说一下这位慧光是何许人也,慧光俗家姓杨,是东魏定州人氏,自幼随着父亲到洛阳居住,后来被大禅师巴托度化,收为弟子。因为常年跟随巴托禅师左右,为其所翻译的佛经做注解,此人在佛学方面天赋异禀,而且为信徒们解释佛经或者解除困惑十分详尽透彻,所谓被人们成为圣沙弥。

    巴托禅师见他后生可畏,便授予他律宗和小乘禅法,伺候慧光一发而不可收拾,注释了华严经、涅槃经、维摩经等著名的佛家藏经。但是由于年纪较轻,且没有什么资历,所以在白马寺一直未能的到重用。但是她四处宣扬经法的时候,碰巧和当时也在传道的妙华上人巧遇,两人惺惺相惜于是结成忘年之交。这次力荐他到高欢这里,也是觉得想慧光这样的佛家后背弟子可以将佛法更加的发扬光大。

    但是对于慧光的其人其事,不要说高欢了,就连羊侃和杨休之两人都没有听说过,所以没人敢保证这个人可以代替妙华上人做主持。可是高欢心想这个妙华应该不是会忽悠人的和,既然他说此人可以胜任,必定有他的道理,索性见上面就知道。

    这时门外高仲明问道“大王,斋饭已经备好是否是现在就端进来用膳呢?”高欢连忙起身笑道“来来来,赶快端进来,我们正好饿了。”于是四个人在书房里用毕斋饭,当天晚上他把妙华上人留住在齐王府里,他还要和他多学习一些关于佛教禅宗的奥义。

    这天晚上从妙华上人那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九、十点钟的样子,高欢独自回到自己的书房,打算审阅整理一下这两天的奏折,处理一些紧急公务。正在哈欠连天的时候,有人站在门口轻轻敲门,他抬头一看原来是尔朱采凰,心里微微有点异样,不过还是笑脸相迎的说动“你怎么来了,宝儿呢?”宝儿他给自己的儿子取得爱称。

    尔朱采凰一丝不苟的说道“没心没肺的,还记得你有个儿子啊。我问你,你今天把我姐姐怎么了。你下手这么狠,你要弄死她呀?”说着在高欢的脑门上轻轻用手一指。高欢有点委屈的说道“我哪敢啊,就是就是当时可能用力过猛,速度过快了,我你还不知道吗?”

    说起夫妻两之间的事情,尔朱采凰的俏脸一下子就红了,只见她啐了一口道“没脸没皮的,连大姨子你都要了,真是色鬼托生的。这下可苦了我姐妹两,都被你强占了。”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尔朱采凰一把抓住高欢的脑袋,十分认真的看着他问道“我和姐姐,你更喜欢哪个?”

    女人就是喜欢作比较,没有敌人也要幻想出一个敌人来做竞争对手。高欢心里十分清楚,于是一脸谄媚的笑道“当然是喜欢你多一点,因为你有宝宝嘛。”还没等尔朱采凰问他,高欢自己就老实的说了。尔朱采凰一听心里很得意,可是嘴上说道“我可不信,少拿你这些骗人话来唬我。”可是脸上却露出来笑意。

    但是尔朱采凰毕竟是聪明的女子,很快就发现高欢说的话是个圈套,她立刻追问道“你说我有宝宝,那要是日后姐姐肚子里也有你们高家的种,那我你又骗我!”说着又要发飙,她之前很少这样跟高欢撒泼,不知怎么地今日却如此这般的。高欢心里清楚,这是女人的嫉妒心在作祟,这是天性,就像男人天生好色一样,是无法控制的本能。

    高欢起身上前一把揽住她的腰肢,低声道“我何时骗过你,说了爱你一辈子就会爱你一辈子的。只要你不离开我,我也不会离开你。我发誓。”说着一把抱起她走出门去,尔朱采凰吓得赶紧搂住她的脖子,嘴里着急的说道“你要干嘛,快放下我啊。”高欢笑着道“放下你你不就逃走了,我不放。”就这样一路把她抱回自己的卧室里,当夜又是满屋春光四溢。

    高欢低头看着怀里已经被自己折腾了大半夜,此刻累的已经睡熟的尔朱采凰,他十分疼惜的把手放在她的脸颊上来回抚摸滑动,这女人是比如意晚一年多来的,可是他自始至终都跟着自己,虽说娄明春跟自己是青梅竹马,可是真正论起来这个尔朱采凰才是自己的结发夫妻,想当初在孙腾的府外两人第一次相遇的情景,那是他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年,而她则是个青涩可爱的少女。

    听着她均匀细微的呼吸声,他觉得有她在真的很好,有娄明春,婀娜还有徐娘跟瑶琴她们这些红颜知己和自己一起真的好。现在他甚至不再想要回到未来,连对自己最好的妈妈,也渐渐在他的记忆里模糊了身影,友谊刻他甚至有点害怕自己会离开她们,离开自己的孩子们,离开熟悉的朋友、家人。

    看来他真的从穿越过来以后到现在已经彻底变成一个古代人了。这才是高欢程录自始至终没有想到的,熟悉和适应一个环境以后会改变你的整个人生观和,这多么可怕!

    没过两天,贺拔胜真的派人把慧光从洛阳送来齐王府,高欢和妙华上人两人亲自接待,正式会面的时候高欢集团的核心成员都到场,高欢希望所有人都认识一下这个佛学界的青年才俊,高欢和他一交谈就知道这个慧光可以称得上禅师的称号,对于佛法奥义的理解绝对不比妙华上人差。其他人都觉得这个慧光很有学问,特别是对于佛经的理解堪称奇才。

    对于担任东大寺的住持,慧光似乎有点担忧自己的能力问题。可是高欢安慰他,前期可以先从代理住持做起,而且一开始他也不会把东大寺捧得太高,要作为国寺东大寺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于是慧光才答应下来。现在住持的人选有了,剩下就是开始筹备新建东大寺了。

    首先他把司马子如找来商议经费的问题,建造一座可以容纳两千弟子的庞大寺庙,需要购置城东一大片的土地,还要将地址以内的居民搬迁道别处,这就是一笔不菲的开支,再加上建造寺庙的人工、物料以及一应的器材和消耗品,徐明之特地从自己的工部局选了两个测算人员,一番计算下来,至少需要十万万钱,也就是十亿铜钱。

    虽然这点钱对于高欢来说小菜一碟,可是对于东魏朝廷的国库来说这就是一笔巨款,高欢私人的钱库不差钱,但是他不想以自己的名义建造东大寺,于是他把定州几座金矿和光州的几个盐场都捐赠给了朝廷,这样国库在用这几个金矿和盐场的收入来建造东大寺,就完全可以承担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