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一章 李弼跑路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一章 李弼跑路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那么说这家酒家的伙计有没有偷李弼的密诏呢,真的没有。,那孙德胜身上的东西哪去了呢?它总不能无缘无故的凭空消失啊,这就要从他两踏出帅府开始说起了。原来自打李弼被留在长安,他的一举一动早就在杨忠的监视下了。他派人去通知儿子李耀出兵拿下巴蜀,其实早就有风声传到了杨忠的耳朵里。杨忠时何许人也,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让他李弼的如意算盘得逞。

    两人才出的李家大门,就被杨忠的手下盯梢了,这盯梢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跟青萝有过一面之缘后来误杀韦寿定的长安西郊小贼燕小五。他又是怎么跟杨忠扯上关系的呢?原来豳州刺史独孤信之前来长安的时候特地去了一趟杨忠的地盘岐州,两人商议着打算如何夺取巴蜀之地。后来还一起入京,路过西郊的乱葬岗的时候,在路边发现已经快要饿死的燕小五。

    独孤信历来不关心这些命如蝼蚁般的草民,但是杨忠这个人古道热肠比较乐善好施,看见别人吃苦他就想要帮忙。于是让人把燕小五带回了自己家,他哪里知道闹得满城风雨的正是此人,不过燕小五却是因祸得福,原本他很可能死在乱葬岗里,现在却意外的被救回杨忠家里。

    这小子到了杨忠府上,被安排跟下人们住在一起,他年轻身体好原本就是挨饿的受不了,到杨家没几天就养好了身体虎虎生威的。一直跟管家嚷嚷着要当面答谢杨忠的救命之恩。管家没拿他当回事,这小子就自己跑去求见杨忠,杨忠问他姓甚名谁家住何方,这小子从小在西郊一带混迹,什么瞎话不会编造,几句话就说的杨忠信以为真,自己自由父母双亡这是实话无依无靠的在西郊乞讨,那天是因为三天没吃东西,饿的昏倒在乱葬岗的大路边上。

    杨忠见他眉清目秀说话也很讨人喜欢,于是就留下他在府里当个下人。这小子以前没进过大宅门,这一下子尝到了大户人家吃白米的好处,心里一直想着如何报答杨忠。这天他给杨忠端茶递水的当间无意间听到他们在谈论关于李弼的事情,说要派个人去盯梢李府。

    这小子胆子大,当即放下手里的茶壶说道“恩公大人,小的得了您的救命之恩,一直在想着如何报答您的大恩大德,今日如果您要是信得过我,这盯梢的事情,小人去办了。”杨忠原本不乐意下人偷听他的谈话,可是一看是他,心里犯嘀咕,看他的样子瘦小干巴,虽然长的清秀可是穿着很普通,丢到人堆里就找不到,再加上他年纪较或许盯梢这事真的可以让他去,反正也不是什么凶险要紧的事情。

    杨忠于是说道“你去可以,但是千万不能暴露身份,如果被人抓住也不能说是我杨家的人,你可听仔细了?”燕小五点点头说道“这个小的明白,小的绝不误事,真要是有什么事情,小的自然会想法脱身,绝不连累恩公大人。”杨忠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于是从那天起他就搬出杨家,去到李府斜对面的包子铺打工,说是打工其实就是盯梢。也难怪这个孙德胜要出事,他成天的在李府里进进出出的,跟这斜对门的包子铺老板很是熟络,经常在他的包子铺买两屉的大肉包子配上一壶浊酒,每天早上必来。

    这一来二去的,燕小五就跟他搭上话了,这厮也是喝了酒就满口胡邹,这天要出发回梁州,他怕路上酒瘾烦犯了所以就到包子铺打包了两屉的肉包子,配上一大壶两斤的浊酒,打算路上喝,燕小五假装好奇的问道“大哥您这是要出远门啊?”

    孙德胜叹了口气道“哎,要回梁州去了,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说起来我倒是挺喜欢长安的生活,没事就喝喝酒溜溜弯,再睡个美美的觉,没事还能去西街找小翠一个私宅暗娼玩玩。这下好了,又要出门了。再见啦小老弟。”燕小五一听他要出远门,不用问肯定是有大事要去办,可是眼看着他背着行李,怀里揣着一个小锦囊,现在要是回去报告杨忠,在派人去追,那指定是追不上了。

    所以他自作主张的跟老板告假,说是家里母亲忽然病重,街坊要他回去看一下子。老板一听这是个孝子啊,当即允诺了。这小子三下五除二的偷偷跟在孙德胜跟刘文周后面。包子铺的老板到了晚上跟老板娘回家一说才想起来这小子不是孤儿吗,哪里来的母亲?!

    燕小五一路尾随二人来到长安城外的西京寺,一路上一直没有机会下手,他心里很着急,再往外走那可就真的赶不上了,人家毕竟是骑着马的,谁知这两人走走停停的,孙德胜稀稀拉拉的在路上喝完了带着的二斤酒,还觉得不过瘾,一直撺掇着刘文周跟他一起道西京寺的酒家。

    燕小五见两人进了酒家,觉得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于是从酒家的后门进去,假装是喝酒上茅厕的,他那副样子店家以为是谁带的下人,所以没在意,而酒家里喝酒的还以为他是店里的伙计,谁都没拿他当回事,这小子站在一个角落,这时,他看到孙德胜醉醺醺的去结账,自己趁机靠过去,看着他一转身之际伸手敏捷的用腿绊了一下孙德胜。

    孙德胜还以为自己喝醉了站不稳,燕小五上去一把扶住趁机偷走了他怀里的锦囊,这小子不愧是西郊一带出了名的蟊贼,身手了得。孙德胜愣是一点没察觉有什么异常。难怪人家叫他孙二愣子。燕小五这边一的手赶紧从酒家后门出去,飞奔似得回到杨家,正巧杨忠出去办事了,还没回来,燕小五怕节外生枝,于是就直接找杨忠的儿子杨坚,直接把锦囊交给他。

    杨坚这个人何等的聪明,一看锦囊里的东西,立刻去找他父亲杨忠。父子两于是商议如何应对,这且是后话。咱们单说这个孙德胜在酒家门口盯梢,刘文周回去报信。李弼一听刘文周的叙述,心里气的眉毛都倒立起来,锦囊丢了事可是要是有人把这个东西作为把柄和证据,将来他在朝廷里和宇文护的面前会很难做人,这是他万万不想的。

    李弼立刻让人去酒家找孙德胜,想尽办法找出锦囊来,一面在城内布下密探,看看有什么关于锦囊的风声。他准备行李打算今天就逃回梁州去,这个孙德胜这次真的把他坑苦了,弄得他要跑路。为升么要跑路呢?因为这个锦囊不管到了谁的手上,肯定对他不利,还有就是虽然宇文护命令他留在长安,可是梁州那边他一天都不能耽搁,所谓富贵险中求,先把蜀汉拿下再说,如果宇文护真的要找自己的麻烦,到时候他就找些理由来搪塞。

    想到这里他就更加没有理由留在长安,于是脸行李都很简便,随行的侍卫都跟着他拍马离去,那边孙德胜一直盯着西京寺外的酒家,可是从下午一直到天黑他都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刘文周也迟迟不见踪影,正在焦急万分的时候,他忽然看到几个李府的家丁找过来,孙德胜脸上大喜过望,连忙迎上去。

    两边一接头他才知道李弼已经离开长安有小半天了,家丁告诉他大帅吩咐的务必找出锦囊的下落,否则他不用再回梁州了,这是要赶他走啊。孙德胜心里很憋屈,这叫什么事,早上他还心满意足的吃喝着,怎么才一个下午的时间自己落得无家可归了。心里直埋怨那个偷走锦囊的小贼,心说你看我要是遇到那个蟊贼,爷爷我打不死他!

    可是酒家自己也不用再去问了,因为问了也白问,真要是他们偷走的,肯定不会还给他,如果他们没有偷,那又有什么用,心里想着大帅说自己要是没把锦囊找回来也不用回去帅府了,这下可好,该去往何处呢?家丁们也都回城里的李府,自己身上银钱此刻已经不多。

    孙德胜一脸郁闷、漫无目的的牵着马走在大街上,苦等了一整天,刺史天色已晚,他要找个地方先安顿下来,住一晚,想好明天去哪里。于是就来到一家很破烂的客栈,长安城外的官道两边很多住宿的客栈,可是孙德胜口袋没什么钱,住不起那些高档酒楼,只能找一家最便宜的先住着。

    店家给他找了一个大通铺,一进屋子脸孙德胜这个武夫都觉得这客栈实在是太破烂,屋里到处是蜘蛛网,地上尽是脏乱的杂物,桌子上的茶碗都蒙上了一层灰,通铺上的铺盖卷都是黑乎乎的直冒油,屋里还有强烈的脚气和汗馊味,此时的大通铺上已经睡着三个人,三人见他进来,也没理他只顾自己闲聊。

    孙德胜茫然的坐下来,直发楞。此时那三个“室友”其中一个说道“唉三哥,这抬石头的活路实在是太苦了,我真干不下去了。”那个叫三哥的人立刻骂道“你小子以为出来挣钱是享福啊,还让你挑三拣四的,这年头能有活干你就知足吧。”另外一个人也说道“咱们也是有把子力气的老爷们,实在不行咱们就投军,他娘的。”

    三哥冷笑道“就你那怂样还想去当兵,只怕一到战阵上就下的尿裤子了,我可不想给你收尸,你老老实实的跟我在这里抬石头,等拿到工钱,我带你两去金福楼边上的小巷子里乐呵一下。”那个年纪小的连忙翻身好奇的问道“三哥,小巷子里有啥啊,有好吃的?”三哥用蔑视的口气说道“你小子就知道吃,告诉你,这世上可有比吃好舒服的事情,你小子太嫩,还不懂。”

    年纪靠中间那个随即说道“不就是玩娘们吗?咱们辛苦挣点还不够给这些骚狐狸闻个香的,俺可不去。”三哥鄙夷的说道“你小子知道什么叫醉生梦死吗?挣了钱不去玩娘们你留着下崽啊。”这是年纪小的那个很好奇的问道“那里的娘们好看吗?有咱们村里的桂花好看不?”三哥笑道“你小子算是开窍了,那里的娘们可比桂花好看多了,而且能让你小子从此忘不了她,呵!”说着好像他自己已经在妓女们的床上了一样。

    年纪靠中间那个说道“俺好不容易挣的钱,要留着娶媳妇用的,可不跟你去那种地方,万一染上了病治都没法治,你忘了咱们村里的赵二苟。”说着又对三哥说道“三哥,俺今天在工地上听人说了,那边,就是洛阳那边,他们正在召集工匠干杂货的,听说是在建什么寺庙,那个寺庙我得妈呀,可大了,好几万人都在那干活,每天还有白面馒头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