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五章 大闹青花阁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五章 大闹青花阁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两个女孩见他那模样,心里有点爱慕,一个各自小小的女孩红着脸过来要取走他的佩剑,假装不在意的用小眼睛不时的偷瞄他,一旁的元彪看在眼里,心里有点嫉妒的说道“再乱瞟,小心你们的眼珠子。”两个女孩被他这样一说悻悻的起身出去准备食物和酒。杨坚笑着看着他两,元彪不耐烦的说道“笑,一天到晚就知道傻笑,也不知道我带着你出门干嘛的,傻呵的。”

    李渊有点不乐意的说道“妈的,不是你请我们来的吗?现在来了你又嫌弃我们,你大爷的!”杨坚没说话继续看着他两傻笑,这下连李渊也受不了,朝他胳膊就是一拳捣过去,笑骂道“你个傻笑毛啊,说你傻还真的有点傻呢。”杨坚憨憨的说道“我才不傻呢,我只是笑你们两个不懂女孩的心。”

    元彪闻言哈哈大笑道“你真是憨子,我不懂女人心,劳资十二岁就尝过女人的味道了,十六岁玩遍情场无敌手,十”他还想要继续夸耀自己的情感历程,可是李渊已经很不耐烦的打断他道“得得,你赶紧拉倒吧,我饿了,你赶紧让他们快点整酒菜上来,磨磨唧唧的。”

    其实李渊是心里有点害怕,他怕什么呢?自己未过门的妻子独孤燕,此刻也在长安城里,等会要是被人发现他在这里喝花酒,回去免不了父亲一顿责打,他被军棍揍过,可不想再吃那亏。杨坚继续偷笑,元彪很不情愿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对着门外端着酒菜过来的两个妹纸吼道“快点啊你两是腿没长好吗?磨磨蹭蹭的。”

    李渊被他的话气的差点把嘴里的茶水喷出来,这孙子对待妹子也太彪悍了吧。只见两个女孩子赶紧快步进来,一个放下手里的锦盘打开食盒一样一样的往外端各色的冷盘菜肴,一个摆上酒杯筷子,斟满酒。没一会的功夫桌上就摆满了各色的菜肴跟美酒,元彪随即掏出五两银子丢过去道“拿着滚,劳资点的姑娘怎么还没来,这让我的客人怎么喝酒?让她们快点的!”

    这一副颐指气使的公子哥模样,要是第一次和他一起出来喝花酒的都想打他,但是李渊和杨坚已经对他这个衰样见怪不怪了,杨坚捡起地毯上的银子递到一个女孩手中温和的说道“你们别见怪,我这位兄弟性格如此,人并不坏。”女孩感激的接过银子,点点头就起身离去了,出门时还把房门带上了。

    李渊不乐意的说元彪道“我看你小子是有几个臭钱就糟践人。”元彪满不在乎的端起一杯酒先仰头一口喝点,然后夹起一口菜往嘴里一丢,边嚼边说“唉你们根本不懂,在这种地方上班的女孩有几个不爱钱的,你以为她们都是贞洁烈女?搞不好连前面看门的都上过了。我啊最看不起这样的女孩。”

    话音刚落,只听青花夫人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公子您看不起谁啊?”说着就把门打开,只见她身后站着四五个金发碧眼、貌美如花的番邦女子正风情万种的看着屋里三人。元彪这小子一看妹子来了,赶紧起身笑着说道“嗨,我说那些胭脂俗粉我看不起,我说这几位妹妹,别愣着了,赶紧进来吧。”青花夫人微微一笑,几个妹子进到屋里自觉的找地方落座,各自找着酒杯筷子,倒上酒就要跟李渊、杨坚他们喝交杯。

    元彪笑着对青花夫人说道“有劳夫人了,这点银子意思意思。”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万两的银票递过去,青花夫人毫不客气的一把接过银票,也不言谢,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指使那两个小子吧。”说完转身就走了。的,人家把姑娘都换成小子了,估计是刚才的事情被她知道了。元彪心里也有气,心道你青花阁再牛也要在我爹的默许下才能开门营业。我上你这来消费是看得起你,再说了我的钱也没少给,还能让你给我脸子看?

    想到这里元彪气呼呼的坐下端起一杯酒一仰头喝下去。这是有个面容姣好身材玲珑有致的妹子凑过来,手里端着一杯酒递到他的嘴边,声音如同银铃般说道“公子,来,喝了这杯酒。”元彪心里气的很,一把推开道“没看见劳资心烦呢,滚远点!”那妹子热脸贴了冷屁股,脸上也有点挂不住,扭头自己喝掉了手里的酒。

    李渊问道“大家一起出来开开心心的喝酒,你说你生什么气?什么事惹你不高兴了又?”元彪恨得牙痒痒道“臭娘们,回去我就让我爹把这里查封了,给脸不要脸的玩意儿。”杨坚此刻被两个番邦的妹子用身体左右夹攻动弹不得,可他还是抽空插嘴道“算了算了,既然是出来的玩的,何必搞的不愉快。”话音刚落一个妹子就把酒杯递到他的嘴边,温柔的说道“公子,怎么称呼您,我一看您就知道公子气度不凡,肯定是哪个世家的公子吧?”

    杨坚转头说道“你还会看相啊,你怎么知道我是世家大族的公子?”那女孩吐气如兰的说道“我一看您的谈吐举止就知道您肯定是知书达理的人,不比那些凡夫俗子荒野村夫。”这时杨坚也来了酒兴,随即很高兴的说道“你说的很对,这样吧,我给你念几首诗吧。”那两妹子不懂他喝酒的套路啊,用十分崇拜的眼神看着他说道“哟,公子您还会作诗啊?”

    李渊皱着眉头看着元彪,意思是完了这小子又要发酒疯了,杨坚这人其实什么都好,连发酒疯都跟别人不一样,元彪是喝多了就闹腾,李渊喝多了就喜欢刀光剑影的满屋子耍剑,每次都把陪酒的妹子吓得半死,杨坚喝多了就是话多唉唠叨,喜欢吟诗,别的都还好。

    元彪正要出言阻止他的吟诗,可是人家已经摇头晃脑的开始了,连李渊身边的两个妹子都拍着手兴奋的说道“哇,这位公子好有文采,我们在这里这么久头一次听中原人念诗的。”元彪和李渊两个人看着她们花痴的样子,心里暗道看你们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这时李渊也酒兴大发,起身对身边的妹子道“我累舞剑,配上我兄弟吟诗,这叫文武双全!”说着他就低头想要找自己的佩剑,元彪头开始痛了,连李渊都喝多了,要舞剑了,我的天哪!只见李渊走到屋子的一侧,刷的一声抽出宝剑来仓朗朗银光闪闪,只见他手里的宝剑如同翻滚的银蛇,舞的风生水起,招式让人眼花缭乱。这些番邦女子到底要比汉族妹子胆子大,一看李渊的气势,都纷纷起身拍手喝彩“公子好帅!公子你的剑舞的真好!”

    李渊从来没见到有女孩子夸耀自己舞剑舞的很帅的,连独孤燕都没有夸耀过他,当然了他两拢共也就见过两次,一次是三岁的时候,定娃娃亲见过一次,还一次是在宇文泰的庆功宴上,那时他十四岁,她十二岁,两人都是跟着母亲到咸阳宫拜见丞相夫人的时候匆匆见过一次。

    此刻李渊觉得自己找到了知音,心里更加得意,手里的宝剑耍的天翻地覆的,满屋子都是他的刀光剑影。其实那些个妹子都是会忽悠人的人精了,在这种地方呆上一年,你什么人都见识过了,自然也就学会人情世故了,什么人喜好什么东西,一眼就能看出来。什么叫逢场作戏,这就是逢场作戏。

    元彪看他两自己玩的高兴,十分郁闷的连喝三杯,这三杯酒下肚,他也浑身燥热,脸也红了眼也花了,只见他一把拉过边上的那个刚才被他吼过的妹子道“妈的,你跟个傻一样坐在一边干嘛,给老子斟酒,会不会做生意你?”那女子估计也是刚来的不懂这行的规矩,加上她是番邦来的女子,跟中原女子比起来性格泼辣许多,当即把手里的一杯酒直接泼到元彪脸上。

    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了,元彪喝多了本来就喜欢闹,这下这个妹子的举动更加给他发挥和施展“才华”的机会,当即一个甩手啪的一声脆响,连杨坚都停下来,李渊也站那不动了,屋子里的人都盯着他两看,只见那女子被打了以后也反手给了元彪一个嘴巴子还以颜色。

    一声脆响,元彪脸上瞬间浮现出一个手印,红红的印在脸上,他可是元欣的儿子,皇帝叔叔的儿子啊,这满长安城里,谁敢动他!今天居然被一个青楼的婊子给打了,这要是传出去以后他在长安也别想混了。李渊站在一边也傻了,心道今天这是要出事了。心里直埋怨那个不开眼的女孩。

    杨坚赶紧靠过来问道“你们怎么了,在玩什么游戏吗?”他脑子就是比别人慢半拍,还以为元彪跟这妹子在玩行酒令的游戏,输了的挨巴掌呢。元彪愤怒的大吼道“他妈的,你竟敢打我,知道老子是谁吗?”说着又狠狠抽过去一巴掌,可是这女孩子貌似也会点擒拿,一把抓住他的手,手里一使劲,元彪就觉得自己的手腕子剧痛无比。

    李渊赶紧过来劝解道“快松手,你两都别闹了,这是干嘛,还不松开?”那几个女子看见自己的姐妹被打了非但不劝解,反而一起斥责元彪“你这个臭男人,以为自己有点臭钱就了不起,阿提拉,打他,使劲打这个牲口。”看来不论是哪里的妹子都不太擅长骂人,你要是换成咱们街坊四五十岁的那些大妈们,呵,那个骂街气场,那个词汇量,简直让你目瞪口呆。

    那女子见有人撑腰也不理会李渊的申斥,满脸怒气的看着元彪说道“你不就是有钱吗?有钱你就来这里作践人?对不起,姑奶奶我不伺候!”李渊一听,到底是入乡随俗了,这句姑奶奶学的挺溜,估计是跟青花夫人学的。可是元彪还在嗷嗷叫,杨坚是个喝多了就反应迟钝的二傻子,李渊不能不管这事啊,于是大声说道“我让你先放开他!”

    这时门外传来青花夫人的声音“哟我说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好的喝花酒就变成全武行了?”那几个女子看见老鸨进来了都指着元彪说他无理取闹羞辱别人女孩。青花夫人早就对元彪公子哥的嘴脸看不惯了,心想这下好了吧,让人收拾了,消停了。可是他毕竟是中原人,知道这里面的人情世故,自己在长安做的就是人情买卖,谁都不能轻易得罪。

    所以虽然她对元彪的身世不是很清楚,只当他是有钱人官绅家的公子哥,但是也对那女孩子说道“你先松手放开他。”那女孩于是松开手起身站到青花夫人旁边,元彪这时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自己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站起身来对着青花夫人吼道“老鸨子,你自己看这怎么办,你家店里的姑娘还打人,他娘的,你们知道小爷是谁吗?”

    李渊听他说话就知道他现在是气迷心窍,加上喝了酒,胆子也大,什么话都敢说。要是换做平时,他肯定默不作声的就走了,回头带人来出气。于是李渊上前拦住他道“你别急,咱们优化好好说。”毕竟是自己的兄弟,李渊有点护犊子也是在所难免。这时杨坚红着脸醉意朦胧的也傻愣愣的说道“你们吵什么啊,我来给你们念首诗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