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五章 谋杀案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五章 谋杀案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宇文护来到自己的寝宫里,看见青花夫人独自坐在梳妆台前,灯下看美人越看越精神,这青花夫人虽然二十好几,可是一股魅惑众生的狐媚劲儿,再加上女人到这个如狼似虎的年纪,放得开玩得起,什么都敢尝试,自然让那些好色之徒趋之若鹜,像这样的美人宇文护独自霸占是不太可能的,虽然他自己认为这个青花夫人只有他一个人受用。

    现实总是残酷的,越是漂亮有魅力的女人越是被男人们追逐,青花夫人的艳名在这长安城里又不是一天两天,城里很多王公贵族的老爷们都天天拿着她穿过的衣物思春意淫,可是人家说女人心海底针,越是见识过大场面的女子越是对那些普通平凡的男人容易动情。

    比如说她对宇文辛的这份忠心,宇文辛就是个管家而已,在宇文家族也没什么地位,没什么财产,但是就是这样的男人却拴住了青花夫人这样的女人的心,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就是这么不可理喻,不讲道理。

    宇文护走上前二话不说从背后一把抱起体态轻盈的青花夫人往床边走去,青花夫人故作惊讶的说道“哎呀相爷,您来啦,可让奴家好等。”宇文护低头笑道“所以我来补偿你一下啊。”说着就要解她的扣子,青花夫人故作正经的说道“奴家可不敢要您的补偿。”宇文护这时也是精虫上脑,连忙说道“这个就由不得你了,孤就是要给你,你还能拒绝孤吗?”

    青花夫人忽然坐起来撅着嘴衣服欲哭无泪的伤心样子说道“你们这些臭男人,没有得到人家的身体之前都是好的不得了,爱的死去活来,等玩腻了就把人家像衣物随手丢弃掉。”宇文护有点丈二和摸不着头脑,她这话说的什么意思?难道有人想要占有她?宇文护心里泛起衣服醋意,有点不悦的问道“你这话说的什么意思?”

    青花夫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把今天在青花阁的事情都告诉了宇文护,这是宇文辛让她说的,因为这事闹的太大,满京城的人都知道了,如果青花夫人自己不跟宇文护说,这不是显得很奇怪吗?这容易让宇文护产生不好的联想,所以宇文辛才要她主动说出来这事。还要信誓旦旦的要宇文护给她做主。

    果然宇文护听完她的诉说,当即一拍大腿道“这些人也太目中无人了,也不看看青花阁的人是谁在撑着的,居然敢到那里去闹事。你等着,过两天我找个机会帮你出气,这几个孙子简直是无法无天了。青花夫人一听他这话才破涕为笑,扑到在宇文护的怀里,自觉的宽衣解带,用像猫叫春一样的骚媚嗓音,说道“相爷,我就知道您是最疼我的,来让我好好服侍您就寝吧,哎呀您真坏,捏疼人家了,您轻一点啊,哎呀那里脏,别舔!”

    转过天来,杨忠安排好衙门的公事,打算在家等着韦家的人来找茬,他已经让自己的二儿子杨整驻守在岐州,三儿子杨赞在安西州待命。真要是跟韦家闹翻了,他想好了立刻出京去准备造反。杨坚不赞同他的想法,他认为这年事情最终宇文护肯定要出面当和事老,绝对不可能让是太发展到无法收拾的地步,虽然此时跟韦家去结识杨安燕小五的来历身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但是出于对韦家的尊重,杨坚认为还是要先派人去打个招呼,说明一下自己的立场和态度。

    对于杨安的身份,杨坚此时已经不想再追究,因为无论结果是什么都不重要,你说他是凶手的话,韦家跟杨家就没完没了,窝藏嫌犯谋害朝廷命官,这些东西是很大的罪名,一般人谁没事往身上揽,要是杨安不是凶手,是清白,可是这件事韦家肯定不信,所以整个事情里杨安的真实身份已经不重要,关键在于韦家到底要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韦老爷也连夜召集了族里的老人们商议此事,毕竟关系到韦氏家族的命运,他自己也不敢擅自做主,经过一个通宵的讨论之后,大家觉得凶手肯定要抓,韦家死了人这事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酒算了。但是抓到凶手之前首先要确认这个人的身份,他到底是不是真凶,万一真要是冤枉人了,那可就等于彻底的得罪了杨家人,以后两家要想和好估计是不可能了。

    在如何判定杨安的身份上大家意见不一,有的说要杨家把人交出来,他们自己查。有的说两家都不要插手,让大理寺的沈四奇来负责审问杨安的事宜。还有的说让王二麻子来指认杨安,这不是废话吗?王二麻子早就认定了杨安燕小五就是杀人真凶,无奈他没有想到这个人现在是杨家的仆从。

    最后还是韦老爷拿了主意,把这件案子再度丢给大理寺去查,包括杨安这个人的身份来历,全部让大理寺的沈四奇接手,大家觉得这个办法不错,纷纷点头同意,于是韦老爷等着天一亮就到大理寺鸣冤击鼓,这时杨家派人来把事情的大概经过说了一下,也把杨忠的意思很明确的表达出来杨安是他自己招募来的,绝对不会是杀人凶手。韦老爷没说话,只是对杨家派来传话的人说大理寺打官司吧。

    燕小五其实当天被带回杨家以后就吓得要死,他觉得自己很有可能被杨家父子推出去当炮灰,谁会为一个来了没多久的仆从踩一脚的呢?杨家父子也是这样想的,可是杨坚告诉杨忠,这样处理事情肯定不行,因为只要杨安被韦家带走,就等同于承认了杨家参与了谋杀韦寿定的事情,这可不是一个随便能接手的罪名,所以不管杨安是不是真凶,作为杨家的主子,杨忠和杨坚都要硬挺着,这才是真正的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那么杨忠和杨坚到底有没有怀疑杨安参与了这件谋杀案呢?肯定是怀疑的,而且当天晚上杨坚就多次逼问杨安燕小五,燕小五这小子也是鸡贼,他知道这是他们在套自己的话,如果自己说出来事情的真相,即便眼前这一关过去了,日后他们也会想办法干掉自己的,因为他不能以谋杀韦寿定凶手的身份被留在杨家,所以他从一开始就百般抵赖,哭得跟泪人似的,一口一个冤枉啊。

    杨忠见他说的可怜,差点就要相信了,可是杨坚丝毫不为所动,你别看他平时木讷,可是在处理一些紧急事情上,他比李渊都稳重,都想得多。他看着杨安就不像是个好人,嘴里没一句实话,但是好在这个人目前需要依靠自己的实力才能活下去,所以暂时对杨家来说这个人是无害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