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一章 治国如经商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一章 治国如经商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宇文护没有想到自己把宇文导的军队调回来会让河西走廊发生如此大变故,这然他有点始料未及,可是如今后悔已经太迟了,关中此刻就要沦为战场,宇文护和宇文导两人要做出抉择了,是趁乱扫平这些外镇强大的军阀,还是做和事老继续和稀泥,维持西魏表面上的太平?

    宇文导虽然为人没什么主见,但是他的凶残和阴狠倒是很有宇文家族的风范,只要于文化一声令下,他马上就能带军队进城,血洗这八大家族。当然宇文护肯定不敢这么干,因为这样一来他们在关中就彻底没有立足之地,所有的势力都会先摒弃恩怨联合起来消灭他。

    杨忠的军队在南门驻扎,韩雄的军队在北郊皇陵驻守,独孤信和李虎等人的部队都在封地领国内待命,随时可以支援长安,其他像元欣、李弼等也是早早就做好了准备,只要长安事变,他们可以很快的带人进入城内,接管宇文护的一切权利。

    有人说了,宇文泰手下大批大批的军团去哪了?这里我要说一下,除了宇文护掌握的禁军以外,外镇的宇文导已经被调回来,宇文琉的部队指挥权在宇文护手里,此刻高平的军队被元欣隔绝在泾州以外,万一有事还真的不能及时赶到。宇文护自己的雍州部队在哪里呢?除去一部分驻守在东南防备司州的高欢,剩下的大部分都被分散在雍州境内的各个关隘要地。

    想要把那些散落在各处的军队集合起来,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是这些人还是可以指望一下的,前提是宇文护不要那么快的倒台,他们还是愿意为宇文氏卖命的。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宇文护的军队人数有限,不可能同时与几个外镇军阀同时开打,所以他原本想要稳住一方,安抚另外一方的。

    但是宇文导的莽撞行为让他的计划落空。宇文导对于杨忠的军队就近驻扎在长安城南门外感到十分气愤,多次派人去劝告他将部队调走,杨忠却置之不理,顾若罔闻。看着他一意孤行,宇文导打算拿他出气,杀鸡儆猴给那些想要造反的军阀们一个教训看看。

    宇文导的人马开到了长安城南,对驻扎在那里的岐州军进行拆迁和驱赶,因为大家都是外镇的军阀,尽管宇文导的人数占优势,可是杨忠的部下完全不畏惧,于是就发生了擦枪走火的事情,双方从小规模的打斗演变成集团规模的火并,城南瞬间便成了战场。

    宇文导自己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他原本以为自己出马并且以相国的号令,这些乡下人应该都乖乖的撤离,不敢造次,怎么会想到杨忠手下尽是些死脑筋的货色。另一边杨忠也很着急,因为他不想跟宇文护闹不愉快,毕竟他现在还是这朝廷里的肱骨之臣,自己没有必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得罪他。

    他派杨坚到相国府跟宇文护请罪,自己则带着亲兵道城南收拾残局。此时的城南已经满目疮痍面目全非了,城门也被禁军关闭,城外的宇文导还在指挥人马对杨忠的部队进行追击和屠杀。杨忠急的在城楼上跳着脚的大喊不要乱来,都不要打了。此时此刻双方都杀红了眼,谁还理会他的命令。杨忠的部下也是好样的,把甘州军杀的也是人仰马翻尸横遍野。

    此时杨坚带着宇文护的敕命前来城楼上,宇文导才让军队住手停下里,杨忠让禁军打开城门,他到城外亲自更宇文导请罪,宇文导得意洋洋的骑在马上,用马鞭指着杨忠的鼻子骂他。杨忠则诚惶诚恐的拜服在路边,连头都没敢抬。两边军士都看着这一切,岐州军觉得心里很憋屈。

    杨忠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其实他私底下早就跟独孤信和李虎商议好了,伪装成被欺负的样子,其实宇文导之所以会去劫营,完全是因为他的手下被独孤信收买了,怂恿他去主动劫营,这样一来杨忠可以跟世人表明,不是自己要造反,而是被逼无奈,宇文氏欺人太甚所致。

    那么为什么杨忠会选择背叛西魏,背叛宇文氏,原因在于他感受到了宇文护对他的不信任,从韦家的事情上就很明显,在一个就是宇文护亲番邦,却把想苏绰,解司春这样的老臣纷纷打入冷宫,自己以前也是跟着宇文泰混的,自然看不起这个黄毛小子,再加上独孤信和高宾对他一直拉拢和策反,李虎虽然没有表态,但是想必最终的结局他自己心里也是清楚的。

    宇文氏这艘大船终于要走到穷途末路了。这让很多人感到意外,也感到一个新时代的到来。如今只有一股势力还奢望这跟东魏分庭抗礼一国两治,那就是元欣跟皇帝元宝矩两人,对于元欣和元宝矩的执迷不悟,很多人会像抛弃宇文护一样的抛弃他们。历史的车轮虽然可以改变方向,但是绝对不倒转。

    韦家跟韩雄两家商议,打算拥立宇文护当太傅、天下兵马大元帅兼西魏大冢宰。这是要把它推到和宇文泰一样的高度,韦家如今没什么势力了,没人会响应他们的号召,韩雄好歹还有点影响力,可惜如今朝中很多人都低宇文氏放弃了希望,虽然明面上奉宇文护的命令行事,可是很多都私下给卷子找好了后路,比如苏绰,他跟洛阳的贺拔胜眉来眼去不是一天两天了,早就风传他打算投靠东魏。

    对于这样的传闻宇文护当做不知道,因为苏绰被自己打入冷宫后,有这样的风言风语也是可以理解的,人,站在高位没什么,但是从高位上跌落下神坛,这份挫败感可不是单单几句话能讲清楚的。韩雄的义子韩擒虎一直在相国府内担任护卫,这是宇文护的意思。其实就是变相扣留人质。

    韩雄也不计较,毕竟现在宇文护是他的主子,守卫主子这点事情原本就是理所当然的。宇文护对于他的提议很满意,但是拿到朝堂上议论的时候,很多大臣要么装聋作哑,要么装疯卖傻,谁都不拾这茬。这才是让人烦恼的地方,自己的政见也好,施政纲领也罢,完全没人附和,这个老大当的实在憋屈。

    这是又传来河西走廊的不利消息,原本财政捉襟见肘的宇文护更加头疼,军费开支已经在宇文泰死的那一年逞负债模式,到如今更是欠下国库多达四百万两白银的债务。这相当于雍州十年的税收,或者说西魏半年的国库财政收入。没有强大的资金注入,宇文护的军队会变得难以维系举步维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