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二章 雪上加霜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二章 雪上加霜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按理说宇文泰死后留下很多遗产给他和宇文琉,包括现金和实物不动产之类的,先不说权利遗产,就靠着宇文泰留下的不动产就够他们整个家族两世为人了。可是没有强力的军事背景做保护,像他们这样的怀璧其罪的富人往往下场都不怎么好,所以宇文护更加倾向于争夺权利,不善经营加上手底下贪污横行,想宇文辛这样的人中饱私囊。

    宇文氏的军队里连饭都吃不上了,可是相国府的管家却身家千亿,富可敌国,宇文护要是知道了,不知会作何感想。现在八个柱国大将军之中,除了侯莫陈崇跟高宾两人还未表态之外,其他的六个人都分别表明了立场,其中李弼最有意思,他写信给宇文护,一字不提自己擅自逃离长安的事情,却大谈川蜀问题的严重性,并且明里暗里的暗示宇文护,如果在自己能够顶替韦寿定的位子,他将全力支持宇文护的朝廷。

    对于这样的变相要挟,宇文护也是只能苦笑连连了,他没有想到连李弼这样的小丑角色都敢干自己伸手,看来宇文氏真是日落西山虎落平阳。

    长安,相国府,今天是宇文护跟阿史那科罗的践行之宴,没有其他人陪坐,只有四个人,宇文护、科罗、赵公明以及塔尔汗。这孙子被宇文护从天牢里放出来,对于目前的困境,宇文护急于需要突厥这样的强大外援的支持,所以塔尔汗这样无关紧要他内心自认为的人放了不过是做个顺水人情,本来塔尔汗就没做什么事情。

    宇文护很客气的举起酒杯对科罗祝酒道“太子殿下,这杯酒孤祝你一路顺风。”科罗正搂着那个之前同他要好的绝色歌姬互相揩油,没理宇文护这茬,宇文护有点面子下不来台,尴尬的端着酒杯不知道该说什么,到时一旁的赵公明哈哈一乐,说道“这些日子承蒙相国大人的照顾,在下等不胜感激,请满饮此杯。”

    宇文护脸色很难看的喝掉这杯酒,一边的塔尔汗冷哼一声,自己顾自己的拿刀子割下一块牛排肉往嘴里一丢,大嚼特嚼起来,看他满嘴流油的吃相,大口大口的往嘴里灌酒,看着很豪爽,但是宇文护却没法欣赏他这幅样子,心道蛮夷就是蛮夷,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宇文护对赵公明笑道“此次回去还希望可汗可以早日履行我们之间的盟约,如今东魏高欢那逆贼对我们虎视眈眈,早晚会派兵达到漠北去的,我们两家要早作提防才是。”赵公明摸着光脸下巴哈哈一笑道“此事对于我们突厥来说易如反掌,只要我们可汗大军南下,高欢这等数倍也只有抱头鼠窜的份,倒是长安进来十分不太平,这个颇让我们担忧的。”

    赵公明的弦外之音无非是说最近长安的政局不稳,宇文护的控制力和影响力正在衰退,这不是一个好现象。宇文护当然知道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半忽悠半认真的说道“哈哈孤这里的事情也不用军师操心,孤还会有自信可以掌控一切,虽然叔父去世后有些人认为孤不能很好驭下。可是这次孤要让他们看看谁才是合格的掌权人。”

    赵公明举起酒杯祝酒道“如此甚好,待我回去禀明可汗后,我们两家就可以对高欢动手了。”塔尔汗不太清楚他们说的什么意思,但是很明显这两家彼此之间是达成了某种契约。他现在暂时不想理会这些事情,离开自己的故土有很久了,他也要回去找大祭司问清楚关于那个疯子道士的事情,只有弄清楚了心里困惑已久的事情他才有闲心来关这些事情。

    关于疯子道士的事情,他一直很奇怪的是,大祭司明明知道那是一个陷阱,为什么不提前告诉他要小心行事,那个疯道士跟大祭司又是什么关系呢?这些疑问只有待他回到突厥以后次啊能得到答案了,可惜来的时候一行四人如今回去却只剩下他独身一个,想到这里心里不免有点凄凉悲戚,举起酒杯闷头狂饮。

    韩擒虎这小子傻头傻脑不是一天两天了,可是他对韩雄很忠心,也很听他的话。连宇文护都指使不了他,唯独韩雄一来,随便说两句话,这小子就屁颠屁颠的跑去办了。宇文护心里有点失望,这么强力的“武器”却无法为自己所用,但是却对韩雄越发敬重起来。

    眼下长安时局不稳定,有钱人都在储备粮食,于是有人在市场上哄抬物价,造成通货膨胀,一斗米居然卖到了五十两银子,让那些在贫困线上挣扎的老百姓如何能够生存下去。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一些有钱人纷纷开始在转移家产,要么往东魏那边投资,要么往河西走廊搬迁,总是关陇一带似乎已经很不太平,人心思变。

    宇文护送走了阿史那科罗一行人,回到自己的相国府,屁股还没坐热,那边宇文辛领着宇文导就急匆匆地来找他,宇文导上来直截了当的说道“大哥,大事不好了,高宾已经易帜投靠东为了。“这话一说出来,吓得宇文护手里的茶杯晃荡一声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粉碎。

    宇文护大惊失色的问道“怎么会这样?这老小子怎么突然就当了叛徒了?”宇文导雪上加霜的补了一刀“洛阳的贺拔胜已经率领大军逼近潼关,似乎想要应援高宾。”宇文护颓然的坐在椅子上,原本他就为长安的乱局心力交瘁,可是现在又来这么一个坏消息,这很有可能是压死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啊。

    这下他心里没有主张了,高宾反戈一击的时机把我的太好了,正好是他无暇分身顾忌的紧要关头,就好比一个人正在练功,练到最紧要的冲关阶段,忽然来一个不速之客,你又不能停下来把他赶走。这时任凭他胡作非为,在你头上拉屎撒尿,你也只有忍着的份。

    宇文导正要跟他继续商议这事该如何处理,门外内侍上来禀报说,御史大人解司春求见。宇文护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大声说道“快快有情。”宇文护让宇文导跟着,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客厅里,只见解司春带着一个人正坐在那里等候自己。解司春一看宇文护出来了,赶紧起身道“拜见相国。”

    宇文护赶紧扶起他,客气的说道“解御史不必多礼,快快请起。来这边坐。”拉着解司春的手,两人好的跟亲哥们一般。他这样的举动倒是让解司春有点不太适应,猛然间被他这样优待,心里有点怕怕的。御史解司春毕恭毕敬的说道“想必行啊过夜听说了高宾造反的事情了。”宇文护坐在那里,脸上露出十分沉痛的表情道“嗯,孤也正在为这事烦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