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五章 单相思(上)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五章 单相思(上)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那武将似乎对他的话感到有点不好意思,红着脸不说话,看那样子十分扭捏,一个大老爷们怎么如此做作,像个娘们一样,不过柴延屏敬重他的武艺了得,也不在意的说道“在下不过是敬仰阁下的武艺,想要跟你结识一番,我料想你与那崔猛不会是相识吧?”

    这是哪武将忽然开口问道“谁是崔猛?”柴延屏一听他开口说话当即讶然,怎么是个女的声音?再仔细一看,可不是吗,哪有老爷们长的如此婉约的,眉清目秀像个女人,不是像,根本就是个女人。这下柴延屏有点不好意思了,怎么刚才跟自己两人对打的竟然是个巾帼英雄。

    柴延屏当里上前拱手施礼道“在下鹿城柴延屏,见过这位娘子,不知娘子为何这般打扮,刚刚差点就误会了,还望娘子恕罪。”他自己料想以他在本地的名气应该没人不认识,自己报上名讳,又客气的道歉了,按理说这位应该十分激动的跟他说明自己的情况。

    可是那女将却十分好奇的看着他说道“我不认识崔猛,也不知道你是谁,不论如何以后你们打仗不许在来我的庄子前闹事,这庄子十里之内都是我冼家的地盘,你们不许进来骚扰。”冼家的地盘?产柴延屏没听懂她的意思,于是客气的说道“娘子说的有理,不过你这封地可有官府文书为凭?”

    冼英啐了一口道“我呸,谁是你家娘子,姑奶奶我还没婆家呢,你少满嘴胡说八道的。”柴延屏闻言哈哈大笑,拱手作揖道“失敬失敬,原来该称呼为姑娘,不知冼姑娘为何要划定范围不让我们官府的人出入呢?”冼英没好气的说道“你们这些当兵打仗的,一点都不顾及当地百姓的死活,我们一年到头种点粮食自己都不够吃,还要上缴国家,上缴公粮也罢了,可你们一打仗就放火烧我们麦田,还肆意践踏我们的菜园,擅自摧毁我们的房屋,这还有天理公道吗?以后只要是在我冼家地境内,就不许你们这么做,不然”说罢她晃了晃手里的偃月刀。

    柴延屏苦笑道“姑娘你真的误会了,你说的那些都不是我们干的,我们高公的部下,高公乃本地父母官,他怎么会让人坐下这种伤天害理之事?你说的那些事都是刚刚被你放走的那厮干的。”冼英没想到自己居然乌龙的放走了仇人,虽然对柴延屏有些歉意,可是脸上依旧冷如冰霜的说道“我不管你们谁跟谁,只要来破坏我们田地农舍的,就是不行。”

    柴延屏觉得跟她今天很有缘分,要不是自己不来助阵就遇不到他,要不是自己选择殿后让秃发乞历仁去追击崔猛,估计这姑娘就要被乞历仁辣手摧花了。所以老天爷是有眼的,他觉得自己比乞历仁懂得怜香惜玉多了,所以才把如此的送给他。

    其实柴延屏少时在家还未出名就已经有很多大家闺秀想要与他提亲,这要是放到现在是很少见,至少在公元两千年以后中原汉族就没女子家主动提亲的。但是在那之前,真的有老人为了家族或者女方喜欢男方不好意思说出口就让家里老人提亲的,柴延屏自觉长相也还可以,虽然不敢说风流倜傥,可是跟黄土高坡上那些大老粗想必,他算是十分清秀的。

    所以从小名气大长相俊,来他家提亲的妹子络绎不绝,可是他自己一个也看不上,他心中理想的对象应该是跟和他一样,喜好武艺酷爱格斗,且长相甜美的才对,那些胭脂俗粉怎么入他的法眼。所以这一耽搁就耽搁到现在二十郎当岁还未遇到心上人。

    但是今日他遇到这个冼家妹子,情窦豁然开朗,觉得终于等到了他理想的人生伴侣,最主要的是,人家姑娘自己说的还没找到婆家,这不是冥冥之中在等待自己吗。想到这里柴延屏心花怒恨不得当场上去搂着回去见爹妈。可是冼英一脸的漠不关心样子,让他心里有点害怕,害怕她会拒绝他。

    于是柴延屏笑着说道“姑娘说的是,在下觉得你这样做虽然处于好心,可是事倍功半,不如这样,我回去以后派一支军队过来帮你们驻守这里的庄园,一来可以保家护院,二来外面的山贼恶匪见此处有军队,也不敢骚扰造次,你觉得意下如何?”他本意是要显摆一下自己的军职官位,可是没想到被冼英一口拒绝了。

    冼英说道“不必了,我们这里没有那么的粮食来养活你的部下。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们以后也尽量少出现在这里,免得产生误会。”她的意思是说刚刚就是因为看到秃发乞历仁在追逐崔猛,误以为是官兵在滥杀无辜百姓,而且她很担心秃发乞历仁会不会攻打庄子,所以才集合人马主动出击,出来拦截他的。

    但是这话被柴延屏听在耳朵里十分刺耳,怎么这个女人如此不知好歹,他的一片真心难道这女人看不出来?说实话这个柴延屏有点想多了,别说一般人看不出来,就是当事人冼英对他也没有这个想法,怎么可能会跟他发生什么事情呢?

    柴延屏有点灰心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了,在下告辞,山水有相逢,我们日后相见。“说着拨马便走,身后军兵跟着也就撤离了,冼英看他走远了也就带领手下府兵退回庄子里,关上大门严加看守自不必说。但是这个柴延屏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他自幼心高气傲,从来都是小姑娘们上赶着去追求他,从来没被人像今天这样吃瘪过,他不禁回头又看了一眼那个庄子。

    然而冼英冷如冰霜的脸庞浮现在眼前,他实在没有勇气再去面对,越是骄傲的人其实越是脆弱卑微,害怕被人拒绝,不能接受失败,更不允许自己的人生有瑕疵,为名所累。回到中部郡城内,柴延屏一脸的垂头丧气,衙署的侍从说还没见到秃发乞历仁回来过,看来他还在城外追击崔猛。

    此时此刻柴延屏满脑子都是冼英的音容笑貌,他是在没心情去管秃发乞历仁的事情,于是懒散的斜靠在太师椅上,眼神空洞的盯着房梁发呆,这时他的贴身仆从,从小两人一起长大的小厮柴荣进门来,看到他这幅样子十分好奇的问道“公子,你怎么了,一回来就唉声叹气,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柴延屏自尊心强,自然不肯跟他说自己遇到了心爱的姑娘,可是那姑娘不爱他,还对他十分冷淡。这要是让柴荣知道了多丢人啊。可是柴延屏小看了这单相思的魔力,从这天开始接连好几天他茶不思饭不想,睡也睡不好,坐立不安的。柴荣有时看他一个人在房里乐,有时有看起来怒气冲冲的样子,怪吓人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