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九章 身陷囹圄(上)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九章 身陷囹圄(上)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时崔猛已经知道石堡陷落的消息,他跟解斯春都大惊失色,语气亲自带队五千人马前来支援石堡。柴延屏正在城内清点物资,乞历仁走过来说道“斥候来报,崔猛已经带人出来了。”柴延屏大喜道“来得正好,抢我们的城池他以为自己的后方就安稳了?这下石堡一丢,他连撤退的路线都被切断了。我看这回他怎么在州内蹦跶。”一面又派人去洛川报知高宾,自己抓到了宇文导。

    石堡城下崔猛的人马将东门团团围住,他端坐在马背上,十分生气的指着城楼上的柴延屏大骂道“你算什么英雄好汉,居然趁人之危偷袭我方城池。有本事出来咱们摆开阵势打一仗!”柴延屏大声说道“石堡是我东秦州地界,你带人犯境杀人,又抢夺我中部郡,咱们到底谁不要脸?如今我不过是略施小计拿回自己的城池,你反倒恼羞成怒?”

    崔猛被他呛得无话可说,自己原本就处于舆论不利的立场,而且的确是自己先使出阴招,不过技不如人被人摆了一道,这能怪谁?但是被柴延屏这样一说他也觉得自己脸上挂不住,于是大声道“你少胡扯,是你们先要造反,我不过是奉王命前来扫清你们这些叛党。再说这城池都是皇帝陛下的,什么时候成了你家的?你这不是造反么?”

    柴延屏立刻回敬道“既然如此,那将军为何恼羞成怒的带人来斥责我夺下你的城池?”他故意把你的二字发音很重,崔猛被他说的张口结舌,“你你无理取闹!”柴延屏哈哈大笑,心说你丫的此刻语无伦次,连说都不会话了?于是笑道“崔将军,我看你颇有几分本事,念在你还算忠心的份上,给你一次机会,你带人来攻城吧!能打下此城我柴延屏拱手想让。”

    这时柴延屏的激将法,他故意让崔门来攻城,越是打不下来越对崔猛不利,他就会投入更多的兵力来攻城,这时中部郡的防守就会变得薄弱,到那时自己只需要让秃发乞历仁带一只小分队趁着夜色摸进城,轻松就能拿下中部,毕竟城内的百姓是支持自己的,最主要是他们占据主场优势,天时地利人和都有。

    崔猛果然大怒道“好,你给我等着。”说罢带人撤退了。柴延屏以为他回去整顿兵马卷土重来。谁知斥候说他带领部队已经退回中部郡,这个倒是让柴延屏没有想到。不过宇文导被俘的消息已经传开来了,对于高宾来说这无疑是天大的好消息,对于韩雄和崔猛来说简直是催命符。特别是坐镇长安的宇文护,他此刻已经如坐针毡。

    独孤信被连夜召唤到相国府,宇文护拿起几份密函扔到他面前,怒气冲冲的诘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待你如长辈般敬重,你却里通外敌私通高宾,还诽谤朝廷想要造反?”独孤信一开始以为自己被召唤是因为东秦州战事吃紧,宇文导被俘,估计是宇文护想要让他出兵帮助韩雄,好早日结束对高宾的征伐,可是他万万没想到事情急转直下,原来是自己的身份暴露了。

    他的确有想过联合高宾、李虎三人来推翻宇文护的统治,可是这一切都是存在于纸面上,实质上他并未采取任何行动,这也是因为他性格多疑,做事犹豫不决所致,有些事不能做就不要去想,既然要做就什么都别管,直接去做就好了,前怕狼后怕虎结果往往贻误战机失去先手的机会。

    独孤信看着这些写给高宾的密函,愈看心里越发慌,这些东西怎么到了宇文护手里,他连忙辩解道“相国,这时有人要陷害老臣,老臣对您历来是忠心耿耿日月可鉴的。您千万要相信老臣,不要被小人离间了。”宇文护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好,我现在就派你去东秦州,让高宾把人放了,自动撤出东秦州,他本人到长安来谢罪。”

    这简直是给了独孤信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且不说高宾放不放人了,你让他撤出自己的封地东秦州这简直是与虎谋皮,根本不能实现。独孤信颇有为难的说道“相国,您这是在逼老臣去死啊,那高宾如何肯听我的话放人献地,还要负荆请罪。这些老臣真的做不到啊。”

    宇文护冷笑道“你不是跟他平时关系很不错吗?这点事情我相信肯定难不倒你的。”独孤信此刻脸都皱在一起了,原本老脸一张此刻更加显得苍老无比。想了半天独孤信才点点头道“那老臣去试试?但是不能保证一定会成功。”他是想跟宇文护玩缓兵之计,自己先逃回豳州,再做计较,实在不行就跟高宾一起反了他娘的也没什么不行的。

    宇文护随即说道“好,那我就信你一次,不过你去之前把家人都先送来相国府,我替你照顾他们几天。”这招太狠毒了,独孤信的家人有老有拢共三四十口子人,这些人要是全部作为人质被宇文护掌握了,那他就没有翻身的本钱了,以后就会一直被宇文护牵着鼻子走。

    此刻他有两个女儿在京城里,一个是李渊未过门的媳妇,大女儿独孤燕,另一个是杨坚未过门的的老婆,二女儿独孤玲珑。外加老娘和一种亲戚,也有不少人质,但是你此刻宇文护步步紧逼丝毫不给他拖延的机会,于是他只能说道“这样也可以,请让我回府跟家人交代一番。我也好安排一下相关事宜。”宇文护点点头道“可以,我让我的禁军统领带人护送你。”

    独孤信闻言心里直骂娘,天煞的宇文护这是真的往绝路上逼迫自己。他此刻深陷险境也不敢造次,只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先应承下来,回到府上再做计较。于是独孤信被禁军统领的人马押送回到他在长安的府邸,独孤信和独孤玲珑听说父亲回来了,当即来到门口迎接。

    李渊此刻也在府中。独孤信一进门就看到他,心里灵机一动,随即跟身后的禁军统领说道“我跟孩子们交代一下,您稍等。”禁军统领冷哼一声道“相国要我寸步不离的看着你,有什么话你当面说吧。”独孤信心里那个气啊,这时李渊和独孤燕看出不对劲来,李渊上前施礼道“拜见岳父。您这是”看了看他身后的禁军统领和士兵。独孤信摇摇头道“相国要派我去前线了,家里的事情都靠你了。”说着朝他使了个眼色继续道“替我跟你父亲问好,跟他说油炒一日我们长安再聚,要他无比带上自己酿制的葡萄美酒和夜光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