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章 身陷囹圄(下)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章 身陷囹圄(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李渊很奇怪,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家中还酿酒的,更别提什么夜光杯了。其实这是孤独新跟李虎之间的暗号,葡萄酒是西域特产,指的是来自外地派系的宇文护,夜光杯在漆黑的夜晚闪闪发光,意喻为他们将要推翻宇文护的黑暗统治,重新照亮关中。虽然有些牵强,可是这样隐晦的比喻才不会别人发觉。

    李渊见他眼神诚恳,于是点点头道“孩儿知道了。”独孤信欣慰的点点头道“没什么事你就先回去,燕儿和她妹妹以后就靠你多照顾了。”这话说得独孤燕和李渊都莫名其妙的,怎么有种生离死别的味道。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李渊还是很认真的点头答应道“岳父放心,孩儿谨遵教诲,会对燕儿好的。”

    这时禁军统领上来组织到“他不能离开,他也要一起道相国府。”独孤信和李渊同时发难道“为什么?”那人说道“他是你的女婿,也算是你的家人,所以不能走,要一起道相国府。”独孤信道“你可知道他父亲是谁?”禁军统领面无表情的说道“在我这里我只需要知道谁是相国,其他人对我来说无足轻重。”

    李渊闻言心里也恼怒道“且不说我犯了何罪要被带往相国府,你此刻居然说华州刺史对你来说无足轻重,好,好得很。”言下之意就是你给我等着,我总会找到机会报复你。禁军统领毫不在意的说道“人你也见过了,话也交代了,咱们该动身了,来人护送他们一行人道相国府。”军卒们上前开始押着他们往外赶。

    李渊和独孤信父女一同被带到了相国府。宇文护听禁军统领说还有意外收获,当下十分欣喜,亲自接见了李渊等人。他很是器重的对李渊道“我对你的父亲仰慕已久,一直想让他来长安见一面,可惜华州历来属于兵家重地,我也知道他不能擅自离开,这下好了,见到了你我就知道你父亲的勇武气概了,果然是虎父无犬子。”

    李渊客气的躬身施礼道“小人自知才华不堪大用,所以久居在家不轻易抛头露面,但是不知道为何今日会被带来相国府。”宇文护哈哈大笑道“其实这事并不是要强人所难的留住你,而是因为我与你的岳父独孤信大人有约在先,正巧你在他府上,所以我就命人一并将你也请来此地。”

    李渊恭敬的说道“急事相国大人盛情邀约,小的自然不敢推辞,只是如今家父在华州镇守,多日前就催我回去有要事吩咐,如果相国此处没有别的事情安排,那小的想现在就走。”宇文护连忙起身道“唉,你何必这么心急,华州有你父亲镇守,自当是固若金汤,孤很相信他的才能,你不必着急回去,现在相国府里住上忌日,正好陪陪你未过门的妻子。”

    李渊心里对他的话恨得牙痒痒,这名着说是邀请款待,其实就是软禁监视,自己竟然成了宇文护的人质,简直是莫名其妙。但是想到独孤燕和独孤玲珑姐妹二人在这龙潭虎穴里,他也于心不忍放心不下。干脆先在相国府住下来。独孤信这下心里算是计划落空,他只能带着人马去东秦州剿灭高宾了。

    宇文护给他的时间很紧,也是因为担心宇文导的时间不多了,想要尽早的把他救回来。长安的杨忠、杨坚两父子在得知独孤信和李渊被宇文护软禁后,也是十分担忧,杨忠对杨坚道“你去一趟华州,把事情的经过都跟你李叔叔讲一下,我先回岐州,万一有事咱们杨家还能有个进退的地方。”杨坚点点头表示同意。

    于是父子两当晚就兵分两路逃出长安城,为什么要说是逃跑呢?原因很简单,宇文护已经下令四个城门不能放走擅自离职的外镇军阀,抓到一个就带回相国府。城里早就人心惶惶。现在这个局面其实宇文护真的要负全责,他不该做这么大张旗鼓的捉拿和软禁外镇军阀,你在无法全盘接手他们的地盘的前提下,如此一来简直是自取烦恼。特别是还在跟高宾作战的前提下,两线对战确实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元欣在皇帝的勤政殿内等候,元宝矩在得知宇文导被俘,独孤信被软禁之后,他决定也要动手准备对付宇文护了,此刻满城风雨都在传,宇文护可能要造反谋逆,他作为皇帝不得不防。尽管自己对于宫廷禁军的指挥权没有一点办法,可是他有元欣这个皇叔可以依靠,只要把泾州的兵马名正言顺的送进长安,哪怕是在长安外围驻守,这样让他安心不少。

    然后再想其他办法解决宇文护问题,这样就万无一失了。元欣此刻就是这么想的,皇帝元宝矩从屏风后面转出来,他赶紧上前两步道“臣,拜见陛下。”元宝矩会会受到“皇叔免礼,现在事情发展到哪一步了?”元欣看看左右,皇帝又挥挥手,这些太监宫女纷纷退下。

    这时元欣再度上前三步,离元宝矩已经很近了,他才低声说道“泾州的兵马已经在新平郡待命,只要您一声令下,给他们一个名正言顺的名义,当天他们就能进入长安拱卫京都。”元宝矩很满意的点头道“这个倒是不难,最近京城里很不太平,我早就想安排一支人马在霸上大营驻防,正巧这次东秦州的战事让一支禁军出去支援了,正巧有空的位子。”

    元欣道“那宇文护那边怎么交代?”元宝矩怒道“朕是天子,调兵遣将还要跟他交代什么?你只管拿着我的懿旨行事,别的不用管它。”元欣弯腰到九十度,十分谦恭的应诺,没过一会元宝矩又问道“我听说宇文护把李虎的儿子也抓起来了,有这事吗?”

    元欣谄媚的笑道“据可靠消息的确如此,此刻人在相国府里。我那不孝子跟李虎的儿子是好朋友,这会跟我吵着要去相国府救人。”元宝矩若有所思的说道“原来如此,你跟你儿子说切不可胡来,不要轻举妄动打草惊蛇,朕自有安排让他稍安勿躁。”元欣低头答道“是,臣回去就跟他把事情说明。”

    “其他人有什么动静吗?”元宝矩又问道。元欣回答道“宇文琉是个半大的孩子,自然都被宇文护所掌控,李弼跟侯莫陈崇两人暂时没有动静,不过好像他们也无心插手目前的事情。”元宝矩有点意外道“这个李弼难道对长安的事情也不感兴趣了?我记得他可是狂热的政权崇拜者,一直想做我的辅贤王。”元欣不屑的说道“就他也配奢望称王?简直可笑。他连巴蜀都拿不下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