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五章 突变(上)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五章 突变(上)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宇文护冷笑道“呵呵,怎么?你也要背弃我而去?”姚氏心说你从来没把我当做亲人,我在你这里不过是个玩物,一个权利的摆设,现如今你自己要往绝路上走,我肯定不会跟你一起被埋葬。想到这里姚氏也面如寒霜的说道“我要为丞相披麻守孝三年,正好琉儿也到了安心读书学礼的年纪,我要带他去骊山隐居,你不必多想,我们母子肯定不会出来妨碍你的大事。”

    宇文护冷哼一声不再言语,这样的女人他不在乎,要不是看在宇文琉是他侄子的面上,他早就把他们母子杀了。姚氏没有想到如日中天的宇文家族自从宇文泰去世以后,声威和权利一落千丈,到如今竟然有灭族的危险,这一切的转变实在让人目不暇接不及细想,此刻她只想从这漩涡里挣扎着爬出来找个安静的地方隐居就好。

    华州,华州城,洛水边上的一座围城,这里是李虎的主基地。他的一半兵力都在这里驻扎,往南去越过洛水桥就是交通干道郑县,,郑县往西去新丰,新丰往西嫉妒奥京兆地区。郑县往东则是天下的咽喉潼关。华州城正巧在郑县与潼关的正北面,如果有人想要从潼关往西进,那么他只要越过洛水桥就能截断敌人的退路,简体他们困死在关中与潼关之间的山岭上。

    李渊被软禁在宇文护的相国府这个消息传出来以后,他第一时间做的一件事就是派大将王文德统兵一万五千人南下驻防郑县,用以很明显他不想让宇文护的抓子伸到自己的后方。他切断了郑县到新丰的所有路线,连自己的粮道也切断,并且从白水、三门、澄城地调集大批粮草,连高宾的鹿城他都派人去买粮食,为的就是跟宇文护对抗。

    李渊是他的儿子没错,可是他李虎不会因为一个儿子就把华州拱手让人,更不会因为一个李渊就被人牵着鼻子走。他李虎不是这样怯懦的懦夫。独孤信在给他的信中写道“目前我也许不必投向高欢的怀抱,但是我也绝不跟宇文护妥协,这时我独孤信的做人原则,挟持我的家人想使我乖乖就范,那他宇文护就真的小看人了。杨忠如此,高宾如此,我想你李虎亦是如此。

    这样的话语说出来把李虎的退路都封死了,所有人都不耻跟宇文护同流合污之际,如果自己为了儿子李渊却独自跟宇文护服软,那以后在关中就不会有华州李虎这样的名号了。他爱面子但是更爱自己的名声,这就是古代武人的处世哲学。

    其实这个时候宇文护要是派人来率先表态一下,并且拿出诚意送回人质,也许就不会有那么多起来造反的军阀了,一个人如果已经陷入不利局面,这时想要试图靠威胁和胁迫别人来挽回局面,那是最愚蠢的做法。倒不如推心置腹开诚布公的把所有事情讲出来,让天下人自己去判断和抉择。

    杨忠已经授命杨坚为靖民将军,带领一万人马从平秦郡的雍县出发,开赴长安,虽然他没有加入独孤信李虎联盟,但是他对于宇文护其实内心也是多有怨言,特别是之前的韦寿定被杀案,一直让杨家很被动。但是宇文护的临时抱佛脚把西北诸军事全部委托给他,这又让杨忠心动不已。毕竟这个年代有地盘有实力才是王道,受点委屈不是小菜一碟。

    所以对于独孤信和李虎还有高宾的多次拉拢,他都婉言拒绝,至少目前来看他还需要宇文护的扶植,宇文护也需要他的拥护,正因为如此杨坚才能在相国府里随意进出,当然他这样频繁的走动无疑就是想要搭救李渊。元宏也在努力为他的复出而运作,可惜这小子被他爹元欣看的很牢,加上元欣不太愿意出手帮助李虎,所以他的动作有限。

    杨坚跟元宏两人在醉仙楼喝酒商议如何搭救李渊,两人正了得火热,旁边桌子上走过来一个醉汉,元宏和杨坚的贴身护卫都在这家酒楼,随即站起身来要动手阻止,杨进挥手示意不必惊慌,然后对醉汉说道“这位仁兄有兴趣要跟我们喝一杯?”那醉汉道“不是,我只是只是想吐”说完哗一声直接吐在他们的酒桌上,吓得杨坚和元宏起身躲得老远。

    满桌酒菜都被这孙子毁了,这下是真的不能吃了。杨坚气的鼻子都歪了,元宏怒道“给我打他!往死里打!”保镖们上来按住那个醉汉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末了那醉汉倒在地上不动弹了,元宏捂住鼻子道“真是晦气,走了走了。”杨坚抬脚要走,按个醉汉突然抓住他的脚,然后在他鞋子里塞了一仗纸条,整个动作如电光火石一般,除了杨坚自己,没有一个人看到这个动作。

    杨坚好奇的看着他,只见醉汉继续躺回去趴在地上撞死,还一只手对他挥手示意他离开。杨坚一句话也没说起身离开了。来到楼下马车里他取出鞋子里的纸条打开一看,上面就写了三个字燕小五。杨坚心里一惊,这是在说韦寿定的案子吗?

    之前以因为韦家不肯罢休,把案子闹到了大理寺,后来迫于压力,杨家只能把燕小五交出去,这燕小五后来被宇文护授意大理寺偷偷送到韦家,从那天开始燕小五过上了非人的日子,每天受尽折磨。韦家的人后来说燕小五死于咬舌自尽,时间才逐渐平息下来,这一晃也有两个月过去了,怎么今日突然有人旧事重提,难道燕小五并没有死?

    这时就听见马车外元宏骂骂咧咧的说道“你小子听好了,楼上那个醉汉你要是不处理,老子就把你这店铺处理你信不信?真是晦气。”只听一个男人的声音道“是是是,大爷您说的是,我们这就把他痛打一顿丢到城外的乱葬岗去,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元宏要上车来,杨坚立刻把纸条藏起来。

    回到家里,杨坚取出纸条左思右想,实在不懂这个纸条的意思,也不知道哪个醉汉到底是何方神圣,这时忽然管家上来说道“少爷,这里有东西您最好来看一下。”杨坚闻言起身开门出来问道“什么东西啊?”说着就见管家手里提着一只黑色的帽子,帽子里似乎还有东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