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七章 血色美人计(上)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七章 血色美人计(上)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女人有时就是这样的无奈,在掌权者手里就像没有一点自主权的傀儡,金三姐点点头怯懦的又问道“那奴家能去看看我丈夫么?”高宾其实心里很不愿意他两见面的,也不知道人家夫妻见面碍着他什么事了,但是转念一想现在已经到了事态的关键时刻,不能让她分心,于是很不耐烦的摆摆手道“行吧行吧。”

    金三姐高兴的对他千恩万谢,离开衙署之后她拿着高宾的手谕来到监牢的地方,此时已经后半夜两点多了。金三姐的丈夫没想到她会在深更半夜的来牢房里探视他,睡眼朦胧的还以为自己在做梦,金三姐流着泪上前哭道“相公。”这时她相公才意识到这不是梦。

    她相公不解的问道“怎么这么晚了你来看我?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金三姐哭着说道“没有,我来就是想告诉你,再坚持一下,很快你就能出去了。”她相公很好奇的问道“谁告诉你的?你怎么知道的?”他也知道自己老婆长的颇有几分姿色,对她垂涎三尺的大有人在,无奈夫妻二人却如同天上相隔银河的牛郎织女,很难见一次面。

    现在她半夜跑过来哭着说一句你很快就能出来,换做谁都会怀疑自己的媳妇是不是出卖了色相来换取自己的自由,心里很着急的问道“不要光哭,你倒是说话啊,啊?发生了什么事了?”金三姐流着泪摇摇头没说话,她越是这样,她相公越是着急,男人都害怕自己被带了绿帽子。

    她相公起身怒喝道“说,你是不是在外面做了什么见得不得人事情?”这个时候金三姐要是聪明一点就会随便找个相逢之后喜极而泣,随便编个谎话就敷衍过去,因为男人有时在美女面前明显的智商不足,更何况她还是自己的媳妇,说什么肯定信,可是金三姐却始终一言不发就是流泪摇头。

    她相公真的发火生气了,大声咆哮道“你是不是背着我干了什么事情?你倒是说啊!”牢头连忙跑过来喝道“大半夜的嚎什么丧,再吵吵信不信老子打断你的狗腿,给我消停点,不愿意见面以后就不让你们见面了,吵了把火。”估计牢头是个东北人。笔者又吹牛,那个时代有东北人吗?

    她相公一看牢头训话,也不敢再大声呼喝,恨恨的对金三姐说道“你不说话就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金三姐此刻心里的委屈和痛苦压抑的无法表达,你说她没有给自己的丈夫戴绿帽子那是骗人的,可是她这样做还不都是为了救他么,这其中的一切是说不尽的无奈,道不明的委屈。世界上有些事情就是无法用是非曲直来划分,比如金三姐对她相公的爱。

    金三姐估摸着时间已经不早了,于是红着眼起身对她相公说道“你先在这里等着,过不多久就可以出来了时间不早我先回去,记得我在面等你。”她相公背对着她冷冷的说道“你不要再来看我,也不要管我,我能不能出去就看天命。你走吧。”本来还想说几句更重的绝情话,可是他无法开口,因为心里也很痛苦。

    金三姐擦擦眼泪没有在说什么,转身离开了。直到人影消失在监牢里,这时她相公才猛的转过身来流着眼泪轻声呼唤到“三姐,我的娘子。”人就是这样的奇怪,有时明明是相爱的两个人却又不断的互相伤害,或者说无法避免的互相伤害。

    金三姐看着天色此时漆黑一片,估摸着这是黎明前的黑暗,时间已经来到了凌晨三点半。她心里有点担心害怕宇文导醒来发现自己不在,肯定会怀疑的。好在土牢离宇文导住的地方不远,她加快脚步进入院子里的时候,心里忽然咯噔一下,因为卧室里的灯火亮着,她记得自己离开的时候故意熄灭了灯火的。

    金三姐浑身颤抖的来到客厅,朝着卧房走去,她心里的害怕的要死,咚咚咚的心跳声压过了一切,好像整个世界都要静止了一样。她抬起手想要推开房门,可是手脚却像软绵的棉花一样无力,要不是强压一口气撑着,估计这会她连站都站不稳。就在她犹豫不决要不要进去的时候,门开了。

    宇文导穿着睡衣打开门,两个人四目相对都愣住了,宇文导说道“三姐你去哪了?我这一醒来想要去如厕,却发现你不在。”金三姐连忙低头从他腋下钻进屋子里,却生生的说道“我刚刚也去了趟茅厕,肚子不舒服。”宇文导问道“那我刚刚在厕所没看到你啊?难道你去外面的厕所了?”原来他已经去过来厕所,金三姐暗自打自己的嘴巴,教你编瞎话都不会。

    她随即说道“对啊,我就是去外面的厕所了,我嫌家里的太臭。”宇文导心里更加疑惑了,这外面的厕所不是比家里的还要臭吗。从金三姐紧张局促的举止来看,他心里已经隐约的猜到一点,于是他也没有说话,安静的来到桌子旁坐下来,两个互相想着各自的心思,相对无言的这样坐着。

    一直到天开始东方发白蒙蒙亮的时候,这时宇文导心里把事情已经大概的捋顺了一边,此刻他缓缓地开口问道“三姐,你说自打我们认识以来,我待你如何?”金三姐不敢看他,只是低低的声音说道“大将军待小女子如至亲的家人般。”“好,既然如此,那你是不是该对我说实话?”宇文导步步紧逼的追问道。

    这是今天的哥男人这样问她了,金三姐感觉自己的心里好压抑,她的精神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就像一张绷紧的弓弦,拉到头了就会断裂,此刻她也快要接近奔溃的临界点。对于宇文导的追问,她有点不知所措,含含糊糊的随口说道“大将军您要奴家我说什么啊?”

    宇文导很认真很认真的看着她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是不是把我们的计划都告诉了别人?”金三姐闻言心里咯噔一下子,终于该来的还是来了,自己心里一直提心吊胆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宇文导最终还是发现了自己的蛛丝马迹,他也不是笨蛋,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自己这点小伎俩,只是她心里其实对宇文导也开始有感情了,虽然和他相处的日子不长,可是这个人对她比她相公还要好,对她没有一丝的隐瞒,也没有看不起她的出身,一直当她是自己人一般推心置腹。

    人就这是这样对于自己理亏的事情无法理直气壮的出来说话,她心里不愿意让宇文导觉得自己是个下贱的女人出卖他的女人,所以她打算打死不认账,于是正色说道“没有啊,奴家没跟人说啊。”宇文导好像气定神闲毫不在意的说道“三姐,我可把你当成我的妻子,最爱的女人,对你怎么样你心里清楚,现在我再最后问你一遍,你到底有没有跟外人说出我们的计划?”。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