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八章 独孤燕遇险(上)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八章 独孤燕遇险(上)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那无赖熟门熟路是从后面院墙翻墙进来的,一推后窗户就钻进屋里来,王寡妇一看是老朋友来了,赶紧把他拉到西屋去,两人一见面,那山贼就急不可耐的上前就要搂抱王寡妇,王寡妇一把推开他在脑门上用手一点,笑骂道“要死了是不是,也不看看今天家里来人上来就搂抱的。”

    无赖抱着她不撒手道“谁今天来了也拦不住咱两相好啊。”王寡妇到底也是顾全脸面的人,别说在村里被人说闲话也就算了,可是今天来了个陌生的小姑娘,她要是这样跟无赖好了,让独孤燕看到了也不好看,于是恼道“快撒手,真是三天没给你吃的了,把你饿疯啦?”

    无赖看她这么坚决,有点不解的问道“怎么了,平时我来的时候你是好酒好菜的招呼,怎么今天来了你非但没有好脸,连碰都不让我碰了,怎么地我几天没来你是勾搭上更好的了?”王寡妇给了他一个白眼没好气额说道“死没良心的,今天家里来了个借宿的外向丫头,不方便,你瞎想什么?”

    无赖透过窗户看到了院子里拴着的那匹马,他在山上当过山贼,一看就知道这匹马不是普通人家的马,怎么说呢,一看它那个马具和马鞍就知道这是富贵人家养的马匹,能骑这样马匹的肯定家里有钱,而且百分之九十这是个男人,因为那个年头妇女是很少骑马的,更别提是个姑娘了。无赖一把手甩开了王寡妇,嘴里骂道“你这个贱女人,肯定是背着我跟哪个男人好上了,老子今天倒要看看谁敢动我的女人?”说着就往东屋这边走。

    东屋里睡着一对儿女和独孤燕,无赖掀开门帘进来的时候,正好和独孤燕打个对脸,他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一把宝剑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上了,这无赖瞬间呆住了,就觉得自己的裤裆里暖暖和和的流出一阵水来。独孤燕皱了皱眉头道“哪里来的宵胆敢擅闯民宅?”

    王寡妇正在后面劝解无赖不要胡来,她是怕一会吵起来闹的街坊四邻都知道就不好看了。谁知道一进门就看见无赖摊在地上浑身直哆嗦,嘴里喊着“求姑奶奶饶命啊。”王寡妇看到宝剑架在他脖子上,也吓坏了跟着求饶道“哎哟这是怎么说的?姑娘您误会了,这是我家那口子今晚回来看看,您可千万手下留情别伤着他。”其实早在无赖来的时候独孤燕在房里就已经听到了。

    所以她对无赖的身份心里一清二楚,也知道王寡妇是在撒谎,但是没揭穿她,满脸冰霜的说道“我是深夜赶路在此借宿的,又是女流之辈,明天一早我就上路,你不必多心。”无赖不住的点头求饶道“姑奶奶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您老人家就放过我吧。”王寡妇也跪在地上求饶。

    独孤燕这才收起宝剑说道“你起来走吧。”无赖闻言对着她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然后起身头也不回的就跑了。王寡妇原本想喊他留宿一晚,万没想到此时无赖犹如惊弓之鸟,早就被吓得魂飞魄散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跑的连兔子都撵不上他了。

    王寡妇悻悻的回到屋里,只见地上一滩水渍,那边最里面的坑头睡着独孤燕,寡妇心说我找谁惹谁了,今晚来了这么一个女阎王,本来还能跟相好的鸳鸯戏水功效于飞,现在好了只有孤枕难眠了。她轻轻叹了口气,弄点草木灰把水渍盖上,吹熄了灯脱了衣服也躺下睡觉了。

    话说无赖连滚带爬的跑回山寨里,看见的人都问他“怎么了兄弟?脸色煞白的,裤裆还有水痕,你是病了吗?”无赖摇摇头回到自己的铺位,他躺在床铺上越想越窝心,今天实在是丢人丢大了,这日后王寡妇不得天天跟村里那帮闲汉说我的糗事,这不等于让所有人都知道了我今晚的丑态吗?不行,我要想个办法把那女的除去,想来想去他就想到一条妙计。

    这伙山贼的头目之前是在外地犯了事逃到这里来的,据说武艺非凡,虽然没有亲眼的见可是几次山贼间的火并,都是这个头目带着大伙一路敢打敢杀冲上去灭了对方才获胜的,正巧这几日没有什么买卖,无赖于是兴冲冲的跑去跟头目说山下哪个村里来了一个有钱的财主的女儿,咱们把她绑了然后让她家里拿钱来赎人,头目一听很高兴,当即派出三当家的带着几十个弟兄兴冲冲的就直奔山下的村子而来。

    无赖熟门熟路的在前面带路,到了王寡妇家门口的时候,他说人就在里面,三当家的大手一挥,几十个弟兄抄起兵器就把寡妇家前门后窗都堵上了,自己提着一把金丝大环刀就进屋了。王寡妇他们正睡得熟呢,农村人白天忙活地里的活,晚上也没什么娱乐活动,到晚上十一二点早就睡得很熟了。

    此刻三当家的一脚就把门踹开了,一声巨响把屋里的人都惊醒了,两个孩子找妈妈,王寡妇搂着他们瑟瑟发抖,独孤燕手持宝剑对他们说道“都别说话,安静。”可是孩子都吓坏了,那里肯听他的,都嘤嘤哭泣,三当家找来一把灯笼挑着就进来屋里。

    独孤燕一看他身后的那个无赖,心里就猜到怎么回事了,不用说肯定是这小子去找人来报复了。三当家的一看屋里众人问道“马六,你说的富家小姐是哪一个?”那个叫马六的无赖从身后闪出来一指独孤燕道“大哥,就是这个小妮子,小心她手里有兵器。”三当家的哈哈一笑,拿灯笼一照嘿嘿一声冷笑,说道“娘的,今晚老子走桃花运了,还是个长相俊美的小妞。”屋里的山贼都淫笑起来。

    独孤燕冷冷的说道“找死的东西,你们要是想要钱,姑奶奶兴许心情好能给你们点。可是你们现在竟然敢调戏我,你们知道姑奶奶是谁?”三当家一声冷笑道“我管你是谁,今晚老子就要做你的相公,你就要成了我的压寨夫人。”说着把手里灯笼往后一递,,肩上的披风往后一扔,提起手里的金丝大环刀就要往上冲。独孤燕一看屋里狭背后藏着王寡妇他们母子三人。于是垫背拧腰上了炕,一手掀起窗户往外嗖的一声就窜出去了。

    三当家的一看大叫道“给我拦住她,别让她跑了,她可是我的压寨夫人,跑了我要你们的命!”喽啰们一呼而上,都往外冲去。马六回头用手恶狠狠的指了指还在炕上瑟瑟发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的王寡妇说道“过两天我再回来找你。”说着扭头就走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