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七十六章 信仰的来源(下)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七十六章 信仰的来源(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班叔度的阿妈叹了口气,轻轻的拍打着怀里的古力娜道:“我也知道这孩子确实懂事,可是我总觉得他留在这里给人帮工,要比跟着我们安稳的多,你说呢孩子他爸?”隆克察抬起头点点头道:“你说得对,要不这样吧,我明天正好去村东头的铁匠家一趟送兔子肉,我顺便问问他哪里要不要学徒,不给钱也行只要能管饭给个住处,等这孩子以后学会了手艺也是一门求生的本事,不忘跟着我们一遭。  ”

    柴克都听到这里再也不能安睡,他从被窝里爬起来眼泪汪汪的说道:“我不去,我就跟你们一起,叔叔婶子,你们就留下我吧,我以后一定会听你们的话,我可以少吃一点东西给妹妹,我求你们了。”隆克察和班叔度的阿妈没有想到这个孩子居然没有睡着,听到了他们全部的对话,隆克察感到有点为难,班叔度的阿妈此刻也不知道怎么说话,她有点感动的说道:“孩子,我们都是为了你好啊,你明白吗?”

    柴克都用力点点头道:“我知道婶子你们一家对我很好,把我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我其实也把你们当成自己的家人了,我从小没有父母,您们就是我的父母,我没有兄弟姐妹,班叔度和古力娜就是我的兄弟姐妹,我不想离开你们,离开我的家人,我不要,所以我求求叔叔和婶子,让我留下吧。”

    看着他祈求的眼神可怜的模样,隆克察动摇了,这时班叔度也爬起来哭着说道:“阿爸阿妈,你们就让柴克都留下吧,我以后也会听你们的话,我也可以少吃一点。”看着儿子这样哀求自己,他阿妈再也无法硬着心肠要柴克都离开了,于是叹了口气道:“既然孩子你这么坚定的要跟我们一起吃苦,我们还能说什么呢?你说是吧当家的?那就带上他吧。”隆克察看着柴克都道:“行,孩子只要不怕吃苦,那就跟着我们吧。”

    两个孩子高兴坏了,柴克都流着泪跟隆克察和班叔度他阿妈道谢。这时古力娜张开睡眼惺忪的眼睛不知所谓的看着全家人,好奇他们在笑什么。班叔度的阿妈愉快的拍打着她哄她继续入睡。第二天一早隆克察把所有的家具装车,帐篷也拆卸下来放好,牛羊都集合到一起,他们要道南面的草场去过冬了。

    临行的时候很多铁勒部的铁匠工人们都出来给他们家送行,年年都是如此。隆克察挥手跟他们告别,班叔度和柴克都两人兴奋跟众人告别,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对于新鲜事物总是十分的好奇,特别是柴克都对于自己新的未来充满憧憬,他和班叔度一家已经融为一体,他不在感到孤独和害怕了。

    一家人一路上高高兴兴的来到每年都会来一次的南方草场,这里零星的有一些突厥人家,但是大部分都是成片的柔然人部落。隆克察为了躲避柔然人的侵扰,特地选了一块草地稀疏也不肥美的牧场,那里正好有四五家突厥人早到了,他们和隆克察一家早就熟识了,一碰面男人们就聚在一起互相打招呼。

    隆克察对着班叔度和柴克都大声说道:“你们两个过来这边。”说着就跟其他的人介绍到:“这个是我的儿子班叔度,那个是我的干儿子柴克都。”转头又对两个孩子说道:“快来见过这些叔叔伯伯们,我们以后要和他们一起共同生活,你们要尊重他们就像尊重我一样。”这时一个突厥大汉笑着说道:“我说隆克察,你这是从哪里捡来的干儿子,好嘛一个不够还要一个?”

    这时另外一个老者笑着说道:“你不要眼红嫉妒人家,你自己生的都是闺女,那能怪谁?”众人闻言哈哈大笑起来,这时那个突厥大汉无奈的说道:“这不能怪我,我的种子都是好的,地不好生不出儿子我能咋办?”他的妻子好像听到了他的话,双手叉腰很不服气的大声回敬道:“你少给老娘放屁了,你那种子稀松的跟水一样,还要想要生儿子,告诉你,老娘能给你生女儿你就知足吧。”

    众人闻言又是一阵哄笑,纷纷取笑那个突厥汉子,他也有点不好意思的低着头微笑着。群居生活就是热闹,家家在一起就像是亲人一样,大家组成一个临时的大家庭,人人在里面都团结友爱互相帮助。这就是部落的力量。隆克察对两个孩子说道:“去吧你们玩去吧。”班叔度于是拉着柴克都说道:“走咱们去那边玩。”柴克都第一次来这个草场,对一切都感到新鲜好奇,于是跟着班叔度来到另外一边的草场。

    妇女们在这里聚成团,她们正在整理打扫洗漱,到了这里她们要把棉被和衣裤都拿出来洗洗晒晒,几个半大的女孩子也帮着自己的阿妈在清洗。班叔度带着柴克都来到边上观看,班叔度目不转睛看着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大小的女孩子,这个女孩就是刚刚那个突厥大汉家的大女儿,叫恩央卓玛。

    柴克都不知道班叔度和恩央卓玛之间这种朦胧的情愫,他有点无聊的看着妇女们洗漱,觉得很无趣,他想要骑着马去山的那一边看看,那里有些什么东西。古力娜在人群里看到了班叔度,于是跟她阿妈说道:“哥哥又在看卓玛姐姐。”童言无忌,但是对于成年人一听这话就明白了。

    有个妇女当即打趣道:“哟你们看看,这小马驹开始自己结亲了啊。”此言一出所有人都笑起来,恩央卓玛低着头红着脸从人群里走开了,班叔度被他阿妈一把揪住耳朵怒骂道:“你这臭小子没事老跟妇女堆里呆着干嘛?”班叔度疼的嗷嗷大叫。柴克都于是赶紧求饶道:“婶子你饶了我们,我们这就走。”于是拉着班叔度逃也似的的从那里跑了,身后传来妇女的打趣和哄笑。

    班叔度揉着耳朵很泄气的说道:“看来她不喜欢我?”柴克都立刻说道:“你这话说的,你阿妈怎么可能不喜欢你,就是刚刚揪你耳朵也是碍于大家说笑。”班叔度没好气的说道:“我说的不是我阿妈,我说的是。”他欲言又止。柴克都好奇的问道:“你在说谁啊?”班叔度摇摇头道:“唉算了,你不明白的。”

    柴克都确实不明白,他还没有开启初恋模式,自然不会明白班叔度的话。进入冬季以后这片草场上放牧的人越来越多,很多时候为了给牛羊找一片能吃的草,柴克都和班叔度要赶着羊群走上七八里地甚至十里地的脚程,但是越往南就越危险,那里有柔然人的部落,隆克察已经好几次警告他们不要往南去放牧。(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