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五百八十章 无奈的抉择(上)

章节目录 第五百八十章 无奈的抉择(上)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柔然骑兵们把营地团团围住,隆克察十几个人赤手空拳站在营地中央的空地上,隆克察第一个站出来躬身施礼道:“不知道贵人大驾光临,不知道有何指教?”柔然百夫长骑在马上十分傲然的说道:“我们部落丢了四匹马,损失了四个部民,我在想他们是不是迷路在你们的营地,所以带人过来看看。  ”

    隆克察十分恭敬的说道:“如您所见我们这里没有您说的人,您可以亲自审查一遍。”只见柔然百夫长闻言咧开翻身下马来直接朝着隆克察他们而来,隆克察立刻委身鞠躬,身后的部民们也纷纷朝他鞠躬,显得对他十分顺从尊敬。柔然百夫长来到他们面前环顾一下这些人,随即对手下说道:“给我搜,仔细的搜,每一个帐篷都挨个的找。”手下一个小头目立刻分派人手下去,开始一个一个帐篷的搜寻。

    隆克察立刻搬来一张椅子,在上面铺着兽皮,接着送奉上美味的羊肉和马奶酒。他恭顺的说道:“大人您辛苦了,不妨坐下来休息一下,吃点肉喝点酒。”柔然百夫长对他的恭顺感到很满意,随即大喇喇的往椅子上一坐,拿起一块羊腿就开始往嘴里塞,一口羊肉一口酒,十分的舒爽。

    过了好一会士兵们都搜查完所有的帐篷了,小头目来到柔然百夫长的面前低声耳语了几句,百夫长闻言把羊腿一扔,怒道:“拿上来我看看。”隆克察暗暗觉得可能要糟糕,果然只见那个小头目手里捧着什么东西从篝火堆那边走过来,他把手里的东西往桌上一放,在场的突厥人心里都咯噔一下,那是几幅马镫,因为是金属打造不易被柴火烧毁,所以此刻虽然变形了,却能依稀认出那就是马蹬。

    百夫长指着黑乎乎已经变形的马蹬问隆克察道:“你说这个是什么?”隆克察不愧机智过人立刻回答道:“回大人的话,这是马蹬啊。”众人闻言都纷纷直冒冷汗,他怎么自己说出来了。柔然百夫长皮笑肉不笑的问道:“你们这里都喜欢把马蹬往火里烧的吗?”隆克察笑着说道:“大人您误会了,这几幅马蹬是我跟北面的铁民定做的马具,谁知道那些铁匠净是糊弄人,以次充好拿这些伪劣的产品蒙骗我,我一气之下让人把这些马蹬烧掉,我还打算明天带人去找那些铁匠算账哩。”

    柔然百夫长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半天,实在没看出什么情况来,只好悻悻的说道:“既然你这么说了,我暂且相信你,这样吧,你今天先跟我回去,明天我派人亲自送你去铁匠那边,你们当面对质一下如何?”一开始大家都以为隆克察巧妙的躲过了这一劫,但是没有想到这个柔然人丝毫不落下风,要一查到底的样子,大家纷纷替他担心起来。隆克察闻言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道:“我可不敢劳烦大人操心这些小事。”

    百夫长站起身来十分豪爽的说道:“唉,你不必跟我客气,看在我吃了你的羊腿喝了你的酒的份上,我自然是要回报一下你的,这事你就交给我了,我跟那些铁匠最熟悉不过了,这样吧,你要是今晚不愿意跟我回去也行,我留几个人在你这里,明天让他们陪你一起去,这样就没问题了。”

    隆克察心里暗暗叫苦,但是面上只能感激涕零的说道:“那就有劳大人费心,我都不好意思了。您看您这么客气。”百夫长回身走向自己额马匹说道:“我还有其他要事,就不在你们这里耽搁了,记住有事随时跟我说,我会尽力帮助你的。”于是他又吩咐几个柔然士兵留下来,带着其他人往远处去了。

    营地里再度安静下来,但是隆克察的帐篷里此刻却无法安静下来,恩央卓玛家的帐篷让给那几个柔然士兵居住,所以他们一家都挤到隆克察家的帐篷里来了,所有人此刻都愁眉苦脸的,只有班叔度喜笑颜开,因为他第一次可以跟恩央卓玛近距离的睡在一处,这使他感到兴奋和激动。

    恩央卓玛的父亲叹了口气道:“咋办?人家把眼线都放到咱身边来了,明天一早你们去市场就会露馅,到时候可咋整?还有山谷里那三匹马我现在想想都头疼,早知道下午的时候就给他放了,我们也不用像现在这样提心吊胆的。”隆克察立刻打断他道:“你别再说了,这事我明天到了市场在随机应变吧,反正那些柔然人不一定能听懂我们的语言。那三匹马你先别动,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放出来。”

    恩央卓玛的父亲应了一声,又重重的叹了口气。气氛一时显得很沉重,连班叔度也不好意思在面带微笑的盯着恩央卓玛看了。柴克都心事重重的一晚上都无法入眠,当初自己要是没有把那三匹马牵回来就好了,现在也不会有这些麻烦了,如果明天去市场上被柔然人知道义父在撒谎,那下场是很可怕的。

    他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满脑子都是这件事情,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天很快就亮了,因为自己睡得晚等他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他义父隆克察已经跟柔然士兵赶往北面的市场了。他忧心忡忡的问班叔度的阿妈道:“除了我义父还有谁跟着一块去的?”班叔度的阿妈说就是隆克察一个人带着几个柔然士兵走的,谁也没跟去。柴克都闻言心里更加担心,他真的不想看到自己的不幸再度降临在这个家庭身上。

    天上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今天的天气很不好,冬天冰冷的小雨打在脸上,冷在心里,此刻柴克都心里很慌张很无助,他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但是他绝对不想知道衣服隆克察被柔然士兵杀害了,这会让他一辈子都觉得愧疚,觉得是自己害死了自己的义父,让班叔度和古力娜没有了父亲。

    等待总是让人觉得时间过得很漫长,在等待隆克察回来的时间里,他忽然看到营地外面似乎有个熟悉的人影一闪即逝,看那样子好像是天山通佬的样子。于是他披着蓑衣来到外面观看,果然在一处帐篷的后面一堆柴火旁边,天煞通佬站在雨里看着自己。柴克都环顾四周似乎没有人注意到他,于是他小心翼翼的朝着天山通佬的地方走去。来到面前他现天山通佬身上一滴雨水都没有,整个人就像抹上一层油似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