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九十一章 河西走廊清理计划(下)

章节目录 第五百九十一章 河西走廊清理计划(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面对三十六万来势汹汹的征讨大军,马福荣第一次感受到绝望,他此刻或许年龄也老了,没有以前的那种雄心壮志了,此刻他万念俱灰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抵挡这些蜂拥而至的齐国大军。  马安的西郡瞬间易手,临松郡也望风投诚过去,只剩下张掖一座孤城,此刻城内的守军加上其他几个城池逃回来的散兵游勇一共还有三万多人,这些人足以抵抗三十多万的大军一阵子了。

    邵龙和张俊的三万联军已经抵达张掖城外三十里地的地方,由于他们都是骑兵为主的部队,武器装备又是汉人精制,所以战斗力很强。柴延屏的一万五千马步军在黑水河西岸登6,李渊的一万步军和杨坚的一万马军在黑水河南岸驻扎。贺拔胜的大军沿着弱水河往张掖城而去。

    之前柴延屏跟关中军大战的时候自我感觉自己的马步军战斗力还是很强悍的,但是邵龙和张俊的突袭让他知道了突厥骑兵的厉害之处,因为这两个军阀都是沿用突厥军队的编队和战法,趁夜偷袭掩杀而来,柴延屏虽然早有准备,但是面对骑兵的强大冲击力,他还是很快就败下阵来,原来骑兵真的可以强大到这个地步,一万五千全军溃败至黑水河边,幸亏南岸的李渊和杨坚率领本部人马前来支援。

    邵龙和张俊凯旋而归,顺利在张掖城西按营扎寨。从酒泉城运来的粮草源源不断的送入大营,虽然他跟马福荣是死敌,但是此刻也知道唇亡齿寒的意思。原本贺拔胜是带着圣旨想要跟马福荣、张俊、邵龙等人当面宣读,要他们全部缴械投降乖乖配合的。但是张俊和邵龙主动攻击王师,这就使得双方都被动了。

    马福荣站来城楼上,城下邵龙和张俊披挂上阵横刀立马。马安则率领两万人出城在侧翼列阵。马汉升被贺拔胜派出去喊话。他只好硬着头皮来到阵前拱手施礼道:“二位太守,今日如何来此阻挡王师,我身后的贺拔大将军是奉了皇命前来晓谕各位放弃抵抗,安心入朝的。”张俊手里的熟铜棍一指他大骂道:“卖贼,你还有脸出来说话,你身为马家子弟居然投靠敌军,我今日替你叔父清理门户。”

    说罢他拍马前来就要打。马汉升也是功夫了得,怎么可能被他伤到,一看张俊杀过来,他也扛着大弯刀往前走两步摆开架势,一边说道:“张太守不要冲动,咱们有话好说。”张俊拿来管他三七二十一,直接手里的棍子就递上去了。两把武器一交割只听得叮当一声,马汉升手里的大弯刀差点被打飞出去。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只听到脑袋上呼呼风声响起,他心知不妙立刻把脑袋偏开,那七八十斤的熟铜棍带着下压的力道足有一两百斤,一下子就打在他的肩盔上,打得他浑身一震感觉肩膀都快要断掉了。马汉升心里泛起一丝凉意,但是求生的本能使他硬是扛着这一击奋力挺身往上一扛,手里的大弯刀直接砍向张俊的面门,张俊连忙往后一仰,但是由于事突然他往后用力过猛,居然从马背上跌落下来。

    眼看马汉升的大弯刀再度砍过来,这时邵龙带人大喊一声住手,说时迟那时快城楼上一支飞羽箭射下来直接射中马汉升的手腕,他一下子被惊到了,抬头一看城楼上射箭的地方,只见马福荣一脸不屑的看着他一言不,马汉升低下头脸色十分尴尬。身后贺拔胜催动大军直接压上来要攻城。

    邵龙派人把张俊抢回来一路后撤只本方阵地,双方在城下鏖战,但是毕竟贺拔胜人多势众,很快他们就占据了战场的主动,张俊和邵龙不得不带着残部退守本方大营,马安的一万人也随即退入城中。贺拔胜并不急于攻城,因此也就在城外十里的地方安营扎寨整顿下来。

    贺拔胜在军营里召集所有武将打算安排部署攻城事宜,连柴延屏和李渊都从最前线回来了,杨坚最为先锋营将官留守营地。贺拔胜问道:“诸位对于这次攻城有何妙计良策,快快献上,我们好早日回京卸职复命。独孤信闻言第一个开口道:”大将军,末将有一计,此城距离弱水河很近,取水口都在河流一侧,我们只需要在上游给河水下毒,保证过不了几天他城内死尸遍地,必然打乱,到那时我军兵不血刃就能轻易拿下此城。“在座的窦6光、柴延屏纷纷点头。,此计虽然毒辣一点,但是对于自军是最安全最有效的。

    其他人如小将李渊则建议先把城外张俊、邵龙的势力先消灭,给城内的敌军一个威慑,让他们自己感到绝望军心大乱失去战斗力。羊坤、孙凤珍等纷纷觉得此计也可行。于是贺拔胜下决定道:“既然诸位都觉得这两个计策都可行,那这样吧,城下大营巡防管由窦6光将军担任,独孤老将军负责河流上流的事情,柴延屏将军、李渊将军、羊坤将军以及孙凤珍,贺拔仲华等人各率本部人马前去挑战张俊、邵龙。本官坐镇中军大帐接应各路。”众人纷纷得令。

    这时外面守卫进来禀报:“大将军,外面有个自称是晋昌太守赫九濂的使者求见。”众人闻言纷纷好奇,贺拔胜于是说道:“让他进来。”没一会外面进来一个番邦男子头戴番邦的帽子身穿皮袄皮裤,一身的番邦打扮。贺拔胜好奇的问道:“不知远方来客来此有何贵干?”番邦男子对着他弯腰施礼道:“在下乃于阗商人啊土木,这次求见大将军是受了晋昌太守赫九濂所托,有要事面议。”

    贺拔胜闻言说道:“那先生所谓公事还是私事呢?如果是私事本将恕不受理,我与他赫九濂没有交清。如果是公事请他赫九濂亲自前来见我,我与他上下官职尊卑有序。”啊土木从怀里掏出一份密函来说道:“在下所为既是公事也是私事,这里有密函一份还请大将军先过目。”说着把密函递上来。

    孙凤珍上前把他的密函拿过来,说实话贺拔胜对着赫九濂的密函一点兴趣都没有,对于赫九濂这种墙头草,他只有一个应付手段:军事打压,此刻他不路面却派一个不相干的商人前来传递消息,无疑让人十分恼怒,贺拔胜打开密函,里面无非是赫九濂跟他讨价还价的一些内容,想要争取尽量多的利益。(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