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 章节目录 许姬:不过是一场奇怪的相遇罢了(番外)

章节目录 许姬:不过是一场奇怪的相遇罢了(番外)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推开了黑色的大门,走过了一条长长的走廊。

    在走廊的两侧,头戴这动物面具的侍从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

    “来了呢。”

    走廊的尽头,带着白色眼罩的银发少女坐在木质的椅子上,合上了手中的书籍抬起头看向了这边。

    “先祖大人,您找我有事么?”

    恭敬的跪倒在地上,抬头看着银发的少女,这位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少女,代替了自己成为了先祖的载体,按照家族中的记载来说,自己从小就进入了长老会中接受训练,为的就是成为先祖大人最完美的载体,可是在自己即将举行仪式的前几天突然传来消息,自己可以恢复正常人的生活了先组大人有了更好的载体。

    恢复正常人的生活..怎么可能啊..现在的自己都已经不是正常人了,哪里还能恢复正常人的生活呢?

    面无表情的如此在心中吐槽着,她抬起头看向了木椅上的银发少女。

    如果不是这位不知名的少女的话,现在坐在木椅上的估计就是自己了吧..被誉为五百年来最完美的载体,从出生开始就被进行了特殊的培养,不会对任何事物产生感情,也不可能对任何事情产生兴趣,自己都已经做好为了先祖奉上生命和躯体的准备了,结果突然就得到了这么一个通知..

    “呜..是有一点小事,不过也没有。”银发的少女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柄折扇,打开折扇,遮住了自己半边脸颊,她静静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少女如此说道“神姬哟..噗,这名字真是有些奇怪呢,算了,就叫你许姬了,神字就免了吧,不然我都觉得有些念不出口了。”

    跪倒在地上的许姬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却没有发问,现在年仅10岁的她自然不知道七年后忽然间火起来的某款专门给别人带绿帽子名为神姬的游戏了。

    “刚刚我收到了未来的我传来的消息呢,听说未来出现了一些事故,所以我决定提前做一下准备来着..你今晚去黑牢一趟吧”

    说着,手一挥,示意许姬退去,银发的少女忽然间不动了,银色的头发暮然间变成了黑色,先祖大人沉睡了,现在掌管着这具躯体的是这具身躯原来的主人。

    许姬看着变成黑发的少女,因为眼罩的缘故无法看清面容,最多可以断定对方大概有12岁左右,比自己大一些,可以确定的是对方在几年后肯定是个大美人就算不是大美人也一定会被先祖大人潜移默化的变成大美人吧。

    虽然只有十岁,但是经过祭司们的特殊培养,许姬已经懂得了许多的知识,也比同龄人熟练很多。

    静静的退出了小屋,就这么一步一步的后退,直至退出了走廊之外,伸出手将大门给关上之后许姬突然间松了口气,呼..轻松了,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面见先祖大人的时候都有一种异样的压抑感..记得..今天又是五年一次的祭祖仪式了吧..又要跳乐神舞,好麻烦啊..

    乐神舞一般都是大祭司来跳的,可是自从有了许姬之后,乐神舞就是许姬来跳了,大祭司也乐得清闲,可以确定的是,许姬现在已经虽然还是先祖大人的载体,但是只能算是备用载体了,将来许姬必然继承大祭司的职位,成为新的大祭司。

    退出了主屋,屋外的一群人见到许姬之后纷纷向其行礼,同时不少侍卫围了过来,将许姬护在中心,无论是先祖的载体还是未来的大祭司,两种身份无论是哪一种都值得众人重视了。

    缓缓的从长廊走过,如同众星捧月一般,姬神目不斜视,直接走向了祭祀之地,因为要跳乐神舞的缘故,必须提前到场,要是耽搁到了祭祖的进行那可是大逆不道的!虽然因为先祖载体的身份可以免死,但是会不会受到其他的责罚就不知道了。

    作为未来的大祭司,许姬早已将家族的祭司们所需要遵守的法典都记得一清二楚,并且一言一行都是按照法典之上的要求所做的,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取悦先祖大人,虽然先祖大人并没有死亡..所以说先祖大人都还没死干嘛要举行祭祖仪式啊!还有姬神一直埋藏在心中的一个疑问据说先祖大人是在六千年前就已经存在了的事物,家族存在的历史也超过了六千年,比起脚下这片大地的国家的历史都要长,可是..先祖大人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呢?

    没有人知道,每一次面见先祖大人,先祖都是依附在载体之上,可是先祖大人却也明说过,她的本体就在家族的某个地方沉睡,只是懒得动才用这种方法罢了,至于真正的本体,当然不是想见就能见的了。

    “恩?”

    行进途中,许姬突然感觉到了一股陌生的气息,微微的转过头去,只见一个和自己一般大小的小孩正被他的父母牵着对着自己行礼。

    “没有见过的族人..是旁支么?”

    为什么祭祖仪式会有旁支的人来?不是不允许进入的么?..啊..差点忘记了,这次是五年一度的祭祖,所有支脉的族人都允许前来参与,不是一年一度的族内族人祭祀..所以会看见族人也不例外..

    想通之后,许姬收回了视线,慢慢的走进了乐舞场。

    “许姬大人,请准备一下吧,大祭司的礼祭结束之后就该您上场了。”

    穿着祭司服的青年恭恭敬敬的对着许姬行礼,家族内部所有人都知道,许姬是除了大祭司以外距离先祖大人最近的存在,也是绝对不能招惹的那位,所以不管是什么时候都好好的对待比较好。

    淡漠的点了点头,许姬静静的站在了前排,下一刻,数位脸上带着面具的侍女从周围走出,然后开始给许姬更换服饰,见此,周围的护卫和祭司也都退却了,屋子中只留下了许姬和正在为她梳妆打扮的侍女,当打扮完毕之后,侍女也全部都行礼离开了,只留下了许姬一个人。

    许姬对此倒是无所谓,已经一个人寂寞惯了,对于这种一个人独处的情况完全就没有任何在意。

    默默的翻开了早已被自己熟读了数百次的乐舞的指导书籍,一遍又一遍的看着。

    忽然间,屋子外面传来了大祭司的呵斥,同时也传出了一些杂乱的声音,许姬轻轻的一抬手,一个带着兔子面具的侍女出现在许姬的面前。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回禀小姐,是一个旁支的族人在礼祭期间睡着了,大祭司正在呵斥他。”

    礼祭的时候还能睡着?有趣...还好只是礼祭的时候睡着,如果是乐舞的时候估计是死罪吧。

    礼祭说是礼祭,其实也就是一个祭祀的开幕演讲,所以有人睡着的话最多被惩罚一下,而一旦进入了乐舞阶段,那么祭祀就真正的开始了,那个时候在睡着就会视为对先祖的不敬而被重罚,甚至可能被打入黑牢,受到不可言说的恐怖折磨而死。

    很快,外面嘈杂的声音消失了,大祭司那悦耳却又庄严的声音再度响起,许姬静静的等待着,虽然是五年一度的大型祭祀,可是事实上祭祀的内容和进程和以往的族内祭祀基本相同,只是人多了许多罢了。

    当大祭司的声音落下的那一刻,青年祭司又回到了屋内并且对着许姬行礼说的“许姬大人,请上场吧。”

    许姬默然点头,然后迈着轻巧的步伐一步一步的向外走去。

    走到场地的最前方,许姬先是转身对着大祭司行礼,然后转身对着空无一人的木椅行礼,那个木椅代表着先祖大人的存在,虽然先祖大人现在并没有坐在上面但是许姬知道,先祖大人现在肯定正在某个地方看着这里,毕竟,这场祭祀本来就是为了取悦先祖大人而举行的,正主都不到场那怎么可能?

    正主不在的时候,祭祀会中止,直到先祖大人回来之后祭祀才会继续进行,至于祭祀是进行还是中止都是由大祭司来宣布,而大祭司是最接近先祖大人的存在。

    随着不知名的乐器敲响,悦耳的音调在耳边回旋,许钰按照旋律踩着步伐开始偏偏起舞,红色的服饰在半空中挥舞着,轻风将其撑托了起来,老实说,这种舞如果是二十几岁的御姐来跳的话估计非常养眼,可惜许姬现在才十岁,跳这种舞别人压根不会往其他方面想。

    许姬在跳舞的过程中,眼角不经意间飘过了台下,然后面部不自然的抽动了一下只见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小孩正低着头打着瞌睡..这都能睡着?!喂!快醒醒!不然要是被祭司们发现了的话你可是要被拖入黑牢的!

    当然,许姬也不是在关心它,而是因为感觉很不堪她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能够在自己跳乐神舞的时候睡着!

    然而,他没有听见许姬的内心中的话语,但是祭司们似乎听见了,很快,两个带着老虎面具的黑衣祭司忽然间出现在了小孩的身后,在众人都没有注意的情况下将小孩一把抓了起来然后拖出了这个庄严肃穆的地方。

    许钰么..算是完了吧..不知道会以什么样的方法死在黑牢之中。

    已经在心中为了那个刚刚被拖出去的小孩定下了死刑,许姬收回了心神,继续跳着自己的乐神舞,那个族人在许姬的心中甚至连一丝波澜都没有掀起,毕竟,许姬是从小就经过特殊培养的,别说这种事情了,就算看着父母在面前惨死估计许姬都无法生出什么多余的情绪吧,这就是成为载体的代价,失去了所有的感情,甚至连脸上都不会出现多余的表情。

    时间流逝..

    完成了乐神舞之后,经过了四个小时的时间,祭祀终于结束了,许姬也有些劳累,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之后在侍女的服侍之下沐浴更衣之后躺在了床上,刚刚闭上眼睛想要休息的时候,许姬又突然在侍女们奇怪的目光中爬了起来。

    她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侍女们然后说道“穿衣服,先祖大人要我今晚去一趟黑牢。”

    侍女们迅速的行动了起来,很快,许姬穿着整洁的出现在了大祭司的面前。

    “来的不算晚,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走吧。”

    挥手让周围的侍卫全部退去,大祭司带着许姬走到了黑牢的门口,然后看着她说道“虽然我不知道先祖大人为什么要你今晚进入黑牢一趟,但是想来先祖大人一定有她的用意,黑牢内部十分的危险,你小心一些,如果可能的话,最好一直都跟在狱卒的身后。”

    说着,一道黑色的带着诡异头套,穿着黑色制服服饰的阴影出现在许姬的面前,阴影对着许姬和大祭司行礼,然后转过身打开了黑牢的大门。

    它就是黑牢的其中一个狱卒,黑牢的狱卒没有活人,全部都是亡魂,而黑牢之中,几乎全部都不是人类的生物,属于被先祖大人镇压在里面的,罪不至死但是又不能放出来破坏平衡的存在,一律都关押在了黑牢之中,这也是为什么许姬断定被送进黑牢的族人已经算是死人了的原因了。

    跟在狱卒的身后,许姬一步一步的踏入了黑牢之中,一路上十分的安静,狱卒没有说话,许姬也没有说话,不知过了多久,御主终于停下了自己漂浮在半空中的身影,而许姬则是借着一丝微弱的光亮看见了前面的场景,只见黑牢的内部,一个幼小的身影双手抱腿,头埋在膝盖之中,只露出了一双漆黑的瞳孔的小孩,是许钰,因为在乐神舞上睡着而被拖入了黑牢之中,现在的他看起来眼神就像是已经死了一般,身上的服饰也破破烂烂的,估计是受到了一些处罚。

    然而不只是这些,在粗壮的栅栏之后,只见一位银发的少女席地而坐,红色的丝带围绕组成的白色眼罩将美丽的眼睛所遮盖住无法看清,发辫从脸颊处垂下,红色的发带绑在发辫之上,一身白色的衣衫看起来是如此的诡异,银白色的长发直接垂在了地面之上,在长发的一旁,一展青灯在静静的燃烧着,发出了微弱的光源,微弱的光恰好将银发少女的身躯完全的显现了出来。

    是先祖大人?!

    为什么先祖大人会在这里?而且还在看着这个对先祖大人不敬的家伙?

    两个亡灵狱卒一左一右的站在先祖大人的身后,如同护卫一般。

    不一会,先祖站起身,然后转身,看向了许姬所在的方向。

    “我有点犹豫呢..到底要不要杀他..虽然总感觉杀了他也无法解决问题..许姬,你在这里,呆上半个时辰吧,时间到了之后就回来吧,至于他是死是活,就看命运吧。”

    伸手指向了许姬,然后指了指栅栏内的许钰,先祖转身离开了。

    “是。”

    许姬点了点头,随后站立在了栅栏旁,开始默数着时间,先祖大人说半个时辰后离开,那么就算好时间,半个时辰后离开,不能多也不能少,不然有可能引起先祖大人的不满。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不知何时,为许姬指路的亡灵狱卒也消失了,在昏黄的烛光之下,似乎只剩下了许姬和许钰的存在。

    就在此时,空间中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那是..有生物爬行的声音!

    许姬立即反应了过来!有妖物接近!是罪不至死但是却不能让其在人间横行而被先祖镇压在这里的妖物。

    “嘿嘿,人类的味道,是事物呢还有令人讨厌的气息..那么,是书仙的气息..都吃掉吧,都吃掉就行了吧。”

    黑暗之中传来了古怪的声音,许姬眉头一皱,妖物来了,而且还是食人种,自己在这里是不是..不太安全?先祖大人为什么要把自己安排在这里?自己面对着食人种的妖物似乎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啊。

    爬行的声音越来越近,随后突然停下了,水滴从头上滴落下来,掉落在了地面上,冒起了丝丝的青烟,许姬抬起头,借着灯光看去,只见一个美貌的女人脸庞出现在了自己的视线之中,这张脸真的很美,发丝也闪着光泽,如同一个绝世大美人一般,但是..这位绝世大美人的脖子下面,却是一具恶心的躯体!不!不是一具躯体!而是无数具人类的躯体所连接在一起,无头躯体的四肢变成了脚攀爬在顶板之上,而无头的躯体连接在了一起,而每一节的躯体之上,都显现出了三张扭曲的人类面孔,或是恐惧,或是哭泣,亦或者愤怒。

    是妖魔!!不是妖怪!是妖魔!!

    名为化雨蝶的妖魔的幼虫!!不,称呼它为人体蜈蚣或许更合适..它会捕食人类,吞噬头颅然后将受害者的躯体串联起来披在自己的躯体之上!不可能..这里怎么可能出现这种妖魔!?这种妖魔哪里罪不至死啦!!

    “哈哈,果然是书仙的血脉,小姑娘,你的脸不错啊..可惜..下一秒她就是我的了!!!”

    狂吼一声,化雨蝶直接直接扑向了许姬,原本绝美的没人面孔上的那张樱桃小嘴无限的张开,变成了巨大的裂口,一张嘴直接笼向了许姬,似乎准备直接将她吞入腹中。

    在这一刻,许姬终于诞生出了自己一生中的第一个情绪..名为恐惧的情绪。

    “...”

    就在这时,半空中忽然传来了青年的声音,那是..从未听过的声音,非常陌生的声音。

    “rbr!!!”

    金色的光从许姬的身后爆射而出,直接将扑面而来的化雨蝶击退了。

    “没事吧,小鬼。”

    一只温暖的手放在了许姬的头上,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青年一手握住了淡紫色的长剑,一边将许姬护在了身后。

    “人类!!”

    遭受突如其来的攻击而重创了的化雨蝶对着青年怒吼了一身然后扑了过来。

    “切,不愧是主线任务的么,居然这么强,真是的..”

    青年的身上突然出现了一层层装甲,将他完全的覆盖住了,而青年身后的黑色披风却将许姬笼罩在其中,护助了她,青年将手中的紫色长剑收回,然后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了一柄闪着诡异光芒的太刀并且做出了拔刀的姿态。

    “咸鱼..拔刀斩!”

    青年的身影瞬间消失了并且直接出现在了化雨蝶的上空,下一刻,化雨蝶的身躯之上裂开了一个巨大的伤口,黑色的血液挥洒了出来,而青年却完全没有给化雨蝶恢复的机会,直接由高空之中落下,狠狠的踩在了化雨蝶那扭曲的躯体之上,手中的太刀也由上而下直接刺穿了化雨蝶的头颅。

    “区区主线1的,才两格血,还想活多久!给我死!”

    片刻之后,化雨蝶的身躯不在扭曲动弹了。

    它死了,死在青年的剑下。

    “喂,没事吧?”

    将黑色的披风展开,把护在里面的许姬放了出来,青年再一次伸出手摸了摸许姬的头,这只手带个许姬的是无限的温暖。

    青年收回手,看向了栅栏之中对外面发生的一切都漠视无比的许钰,然后叹了口气说的“噩梦斩除系列的主线任务才进行到第一环啊,后面还有29环..前途多难啊,过去的我,希望你要撑住啊。”

    “过去的..我?”

    许姬的嘴中念叨着青年口中所说的话语,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啊,没什么,其实呢,我是未来回来,回来保护大家的人哦,对了,里面的那个家伙就是七年前的我呢,我的名字是许钰,那么小鬼,你的名字是什么呢?”

    蹲下身,看着许姬,名为许钰的青年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这个系列的任务才刚刚开始,说不定今后可能要与面前的小鬼打交道呢,先把好感度培养起来才行啊。

    “许姬..许神姬,我的名字。”

    “姬..姬神..”

    青年的身躯忽然抽动了一下,脸上顿时出现了尴尬的表情,然后咳嗽了一下,接着说道“咳咳,那个啥,姬神,我要去拯救世界了,回见。”

    说着,少年的身躯直接消失在了许姬的面前。

    “姬神?我的名字是许神姬...许钰..么?有点意思..”

    来自未来的许钰救了我么?稍微..有些兴趣了..

    “许姬大人,没事吧?”

    这个时候狱卒才匆忙赶来,看着地上化雨蝶的尸体,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化雨蝶刚刚肯定想要袭击许姬大人,虽然不知道怎么死了,不!还好它死了!不然估计整个黑牢所有的狱卒都得死!

    “不,没事,让你担心了,不过是一场奇怪的相遇罢了。”

    默数着时间,半个时辰的时间刚好到了,许姬转身走向了黑牢的出口处,在转角处回头看向了任然在黑牢中的许钰,这就是先祖大人的意思么..有趣..而且..许钰的手..很温暖呢..

    转团子大老板钦点的姬神番外已经到账,请查收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