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秀才的逆袭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绝望的反击

章节目录 第四章 绝望的反击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在苦中作乐中,几天时间过去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任思齐家的少年家仆石头又一次来探监,同样哭丧着脸,与上次不同的是这一次是空着手来的。

    “少爷啊!”石头嘴一咧就要哭。

    “停!你他娘的先别忙着嚎丧,我问你,你来看少爷我就空着手来啊?上次还带了两张大饼呢。”经过了几日监牢生活,任思齐的要求降低了很多。

    “没钱了,我把所有的钱都给了刘牢头,哭着求了他半天,他才让我进来看你。”石头哭哭啼啼的说,“少爷呀,不好了,布告都贴出来了,你被判了斩刑,秋后就要问斩了。”

    “什么?”任思齐身子剧烈晃动着,双手扶着铁栅栏才勉强站直了身子,“我岳父答应了救我的,怎么会怎样?”

    “我去张老爷家了,可他根本不见我,他家的下人把我赶了出来。”石头抽泣着。

    被茅十八说中了,果然被骗了,一股怒火涌上心头。

    “老匹夫!”任思齐怒骂着,越想越气,连日来的期盼化作无有,被骗的感觉、所受的屈辱使得他失去了理智。

    “啊!”任思齐怒嚎着,拼命踢打着牢里所有的东西,铁栅栏被踢的“嗵嗵”作响,墙角的马桶也被摔了个粉碎。

    “造反啊你!”刘牢头闻声走了进来,扬起手中的鞭子隔着铁栅栏向任思齐身上抽去,鞭子钻过铁栅栏间的缝隙,准确的抽打在任思齐身上,任思齐被抽打的满地翻滚,却不知疼痛继续嘶喊着。

    “别打我家少爷!”石头一下子抱着了刘牢头挥舞鞭子的胳膊,同时对任思齐喊着“少爷,你别叫了,求你了,别再叫了!”

    “放开我,混蛋,快放开我!”刘牢头使劲推攘着,却怎么也挣脱不了石头的纠缠。见状,另一个牢子也走了进来,上前拉扯着石头。

    喊得精疲力尽、声嘶力竭,任思齐终于停了下来,躺在牢房地面上,呆呆的看着牢房的屋顶,心灰若死。

    “便宜你了,你以为你还是秀才相公啊,不过是个死囚而已,明天老子就往你牢里塞进十来个罪犯,就你这细皮嫩肉的样,不出三天菊花就会被爆烂。”刘牢头骂骂咧咧的走了出去,边走边踢打着石头“你小子以后就是跪着求我,叫爷爷也不再让你进来探监,敢和老子动手!”

    任思齐躺在牢房里一动不动,连晚饭都没有吃,更不要说讲西游记了,好在牢里的犯人们也都理解他的心情,没人强求他讲故事。

    刘牢头说话算话,第二天真往任思齐牢中塞进了两个囚犯。现在任思齐功名丢失,家也被抄,家中下人散尽,就连唯一可以依赖的岳父张敬贤也因退婚不再管他。

    从任思齐身上再也捞不到好处,刘牢头便不不肯再照顾他。往任思齐的单间中塞人是理所当然的了。

    新进来的两个囚犯一个三十来岁,长得高大威猛,一脸的横肉,一看就不是善类。另一个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麻杆一样瘦弱的身子,干巴巴的脸上满是皱纹,从进牢房就一直的在小声抽泣。

    “你他娘的别哭了!”等牢头人影刚离开,满脸横肉汉子照着瘦弱中年人就是一脚,把他踢翻在地。

    “哭哭啼啼的烦死个人,他.娘.的一路上就听你哭了。”横肉汉子骂骂咧咧的转过身子,一脸的凶光朝任思齐扫视过来。

    任思齐默默的起身,把自己的铺位让出,走到角落附近靠墙坐了下来。

    看任思齐如此识趣,横肉汉子愣了一下神,便在任思齐腾出的位置坐了下来。

    “你过来,给老子说说犯了什么罪。”横肉汉子朝被吓得捂着嘴不敢哭泣的瘦弱中年人说道。

    瘦弱中年人迟疑着,走到了他面前。

    “跪在那里,快点,给老子说说犯了什么事!”横肉汉子一脸兴奋的端坐着,呵斥道。

    瘦弱中年人不敢不听他的话,“噗通”跪了下去,“我,我没犯罪,我是冤枉的。”

    “啪”的一声,横肉汉子照他脸抽了一耳光,“他娘的进来的人都说自己是冤枉的,老子还冤枉呢,不就干了一个小娘们吗,她跳了河关老子何事?就这样就把老子抓进来。快给老子交代,究竟犯了什么事?”

    这是一个淫贼,任思齐邹了下眉头,偷偷把一块尖锐的木片藏在手心,这木片还是从被他砸坏的马桶上掉的。对面牢狱里,茅十八一脸鄙视看向这边,看向那个横肉汉子。

    “我,我去卖菜,看到一群人在打架,我就上去看热闹,结果一个人被打死了,其他人都跑了,我想我又没打死人,就没跑,结果差役竟把我当做杀人犯抓了进来。”瘦弱中年人说着说着又委屈的哭了。

    “啪!”脸上又挨了一耳光。

    “他娘的都说了不让你哭,不过你进来的也不冤,都死了人了,别人都跑为啥你不跑?”横肉汉子怒斥道,“你不是傻.逼吗,跑都不会跑,还敢喊冤!”

    “我,我的菜被跑的人撞翻了,我得把菜捡起来啊,后来看到地下有好多别人跑时掉下的东西,我就去捡,没想到差役就过来了。”瘦弱中年人后悔道“早知道我就不去捡了。”

    “这么说你还真是冤枉的,放心你会被放出去的,要相信官府。”横肉汉子用手拍着瘦弱中年人的脸蛋,一副官人的腔调道“以后出去要好好做人,别再那么贪财,也别他.娘.的没事老爱看热闹了!”

    “是,是,是。”瘦弱中年人连胜答应着,退到了一边。

    “你,过来,跪在这里!”横肉汉子向任思齐道。

    任思齐就觉得一股怒火直冲脑门,前世时他每跪过任何人,这一世秀才身份,除了天地君亲师,也不需要向任何人下跪。

    “混账,我是堂堂秀才身份,岂能向你下跪。”任思齐紧紧攥着拳头,厉声呵斥道。

    “哈哈,哈哈。”横肉汉子扬天狂笑,“我知道你以前是秀才,甜水胡同的任秀才,在这鄞县城里大名鼎鼎谁不知道,你家有万贯,未婚妻是城南鼎鼎大名的张家,这我都知道。”

    “可那又如何,你现在只不过是个和老子一样的死囚,落毛的凤凰不如鸡,还他娘的和老子摆什么谱。”

    横肉汉子狂笑着向任思齐逼了过来,眼中冒着兴奋的光芒,对他来说能欺辱昔日高高在上看都不会看他一眼的秀才老爷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想让老子下跪,你是做梦!”任思齐宁愿被打死也不会向这种人下跪,厉声叱骂道。

    “找死!”横肉汉子一把提起任思齐的衣领,把他推到墙上,伸出硕大的巴掌就要向任思齐脸上扇去。

    任思齐怒目瞪着他,他宁愿被打死也不会讨饶。

    扬起的巴掌停在了空中,横肉汉子猥琐的摸了一下任思齐的脸蛋,淫.笑道“这么白净的脸大爷我还真下不去手,他娘的,什么样的女人大爷都干过,就是兔儿相公没干过。”

    任思齐就觉得热血直冲脑门,一种即将到来的巨大屈辱感使他丧失了理智,抬手就将手中的尖木片向着这个恶人扎去。

    “啪”的一下,横肉汉子一掌打在任思齐手腕,把木片一下子拍飞了,然后顺手就在任思齐腹部狠狠打了一拳。

    任思齐就觉得肚子像被火车撞击了一样,五脏六腑都挪了位,巨大的疼痛使得他像虾米一样弓起了腰来。

    “老老实实让大爷爽一下有你的好处,不然揍死你个兔儿相公。”说着横肉汉子就搬过任思齐身子,伸手去褪他的裤子。

    任思齐还在干呕着,似乎刚才的一拳已经把打他打得失去了反抗之力。

    横肉汉子满意的摆正任思齐的身子,嘴里还说着银荡的话语“这不就行了,看,大爷的小兄弟早就饥渴难耐了。”

    任思齐扶着墙的手忽然发力,整个身子用力的向后撞击而去,整个人一下子撞进横肉汉子怀里。

    “啊!我的老二啊!”横肉汉子痛叫一声,捂住了下身在地面上翻滚着。

    任思齐红着眼睛迅速提起裤子,捡起被扔到一边的尖木片,合身就向横肉汉子扑去。尖木片一下子扎在横肉汉子脖颈之上,半尺长的木片几乎完全扎进了他的脖子,而任思齐则被横肉汉子一掌推倒在地上。

    握住脖子上的木片,横肉汉子挣扎着站起身来,嘴巴“嗬,嗬”着却说不出完整的话语,手抓着木片的尾端却不敢往外拔出,鲜血如注一般顺着他的脖子流了下来。

    任思齐迅速的推到一边,一脸警惕的看着横肉汉子,也不知道这一击能否给他造成致命的伤害。

    横肉汉子挣扎着,勉力向任思齐走了几步,“噗通”一声摔倒在地,抽搐几下就没了动静。

    “杀人了!....”监狱里一片喧哗之声,本来犯人们都在期待的看着,看着即将发生的香艳的情景,没想到瞬间的功夫,香艳变成了惨剧。看着横肉汉子躺着地上的魁梧身形,看着地上汇聚成河的血迹,很多人不自觉的惊叫了起来。

    这秀才看着文质彬彬的一副柔弱模样,想不到也是一个狠人,茅十八神色复杂的看着对面的任思齐。

    “他娘的,你们号丧呢!”刘牢头骂骂咧咧的开了外间的铁栅栏门,走了进来。

    “这是怎么回事?”刘牢头吃惊的看着地上的尸体,厉声喝问道。

    “他摔了一跤,不小心撞上木片,结果就成了这样。”任思齐冷冷道,他发现自己是个冷血的人,刚杀了一个人竟然还能做到如此平静。

    “真的这样吗?”刘牢头看向刚进来的瘦弱中年人。

    瘦弱中年人嘴巴哆嗦着,看到死人的恐惧使他一时说不出话来,任思齐冷冷的目光更让他不敢搭话。

    “确实是这样,我可以作证!”对面牢狱中的茅十八忽然搭话道。

    “你他娘的别多事!”刘牢头走到茅十八面前,冷冷的看着茅十八,低声道“别以为自己还是横行大海的海盗,在这里老子有的是手段收拾你!”

    “想收拾老子的人多了!”茅十八不屑的道,把脸凑到铁栅栏边低声道“别以为老子不知道,刚才的那小子是不是你故意放进秀才那里的,收了别人不少钱吧?咱们打个商量,只要你肯给老子经常弄些好的吃食,老子替你做了他怎么样?”

    “胡说八道,什么我故意放进那里的?”刘牢头神色紧张的四下打量着,低声呵斥着。

    “到底是不是这样,你我心知肚明,爽快点,是不是愿意交易。”茅十八撇着嘴,他看不起这种敢做不敢当的人。

    刘牢头紧盯着茅十八的眼睛,缓缓点下头,转身出了牢房。

    很快两个牢子进来拖走了地上的尸体,只有地面一大片的血迹见证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瘦弱中年人瑟瑟发抖的偷看着任思齐,他心中对任思齐充满着恐惧。

    牢门再一次打开,五六个牢子提着刀戒备着,刘牢头把茅十八等几个海盗换到了任思齐所在的牢狱里。

    “你可不可以放过秀才。”熊二拉住了茅十八的胳膊哀求道。

    “滚一边去。”茅十八一把甩开了熊二。

    牢狱里,茅十八带着四个海盗盘踞在最好的位置,瘦弱中年人缩在靠马桶的地方瑟瑟发抖,而任思齐则呆在角落里一声不吭。

    “秀才兄弟,你是个好汉。可一会儿就要对不起你了,还请见谅,不过早死晚死不都是死不是?你是读书人应该能想开。”茅十八打破了牢狱里的平静。

    任思齐闻言冷笑一声,往地上“呸”了一口“看你模样往日也应该是一条响当当的汉子,没想到为了一口吃的竟像野狗一样乞食!”

    “你说什么?活腻歪了不成,竟敢骂十八哥!”茅十八手下四个海盗闻言大怒,磨拳擦掌就要逼上来。

    “算了吧,他骂的没错。”茅十八止住了四个手下,“咱们既然做了,就应该敢作敢当!现在还不是杀他的时候。”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