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秀才的逆袭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内讧(下)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内讧(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你说的都对,我资历是不如你老,论航海术也不如你,可这福春号是我叔叔这么多年争下的基业,这是我们傅家的财产!”傅斌厉声道,“你以下犯上,背信弃义,竟然妄图偷袭杀掉我,来抢夺这舶主之位,信义何在,仁义何在?你以为船上的兄弟都会服你这种不仁不义之人吗?”

    “信义?仁义?我呸!”司马南重重的往地下甲板上吐了一口,“咱们这些人这么多年来杀人越货,抢劫杀人的事情做的还少吗?抢劫落单的商船,屠戮岛上的土著,这些咱们那一样没做过,这时你和我讲仁义!”

    “可那是对外人,咱们本来干得就是浪尖上奔命、刀尖上抢食的勾当,杀人抢劫在所难免。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可你竟对自己兄弟下手,这怎么讲?”傅斌质问道。

    二人争吵之时,茅十八静静的站着一声不吭。傅斌占据着道义的制高点,句句不离仁义二字,因为他知道茅十八是一个重感情的人,就凭今夜司马南的行为也断不会支持司马南。

    而司马南同样也知道这点,他之所以采取偷袭的手段,就是指望先杀了傅斌照成既成事实,茅十八看着往日的交情上应该不会反对自己。可是现在偷袭不成,一切都完了,可即使这样司马南也不想束手待毙。

    “不是我不对自己兄弟讲仁义,而是你傅斌做事太不公平。”司马南道,“这次去吕宋赚了多少银子大家都心中有数,现在舶主死了,赚的钱你全部放进自己口袋里,一点也不分给弟兄们,你让弟兄们如何服你?”

    “胡说八道,前些日子不是把银币发下去了吗,每个人都发了上百枚银币,怎么叫一点都不分给弟兄们。“傅斌很是恼火,在他看来自己已经够大方了,可偏僻有些人还是不知足。

    “就拿这些钱糊弄兄弟们吗?这次去吕宋赚了二十多万两银子,你拿那些小钱打发叫花子呢?”司马南冷笑着,接着大声喊道“兄弟们,只要你们肯跟着我,这二十多万两银子我和你们平分,到时大伙每个人都分上万两银子!”

    听了司马南的话语,甲板上的船员呼吸都重了起来,财帛动人心,要是真能分上万两银子,谁他娘的还下海受这风浪,回家置上几百亩地,守着老婆孩子多好!

    听到司马南的话语,傅斌暗叫不好,司马南为了拼命可以慷他人之慨,可是自己如何能把白花花的银子都分出去,可这样下来船上的人心就动摇了,说不定会有很多人转而支持司马南。

    “够了!”关键时刻,茅十八一声大喊,打断了司马南煽动的话语。

    “咱们出海的汉子,靠的是力气挣钱,靠的是拼命养家。别他娘的说这些有的没得。就是每人给你们几万两银子,你们有命花吗?官府胥吏会恶狗一样扑过来,把你们吃的渣都不剩。还是老老实实挣自己该得的钱的好。”

    茅十八的话语像一盆冷水迎头泼下,一下子浇灭了大伙的幻想,是啊就是大伙分了这笔钱有命花吗,需知道这钱大头是属于傅春背后的杭州知府的,咱们要是吞了钱,那当官的会放过咱们吗?恐怕真如茅十八说的,有钱也没命花!

    “还有你,司马兄,我没想到你会做下这种事!要知道舶主的尸骨还未寒呢,你竟然挑动兄弟们自相残杀!”茅十八痛苦的怒视着司马南,他以前经历过一次内讧,兄弟们自相残杀死的死、逃的逃,没想到现在又经历了一次。

    “十八,不是我不仁义,可你也知道我在这船上这么多年,付出了多少,凭什么舶主之位让他来做?他论能力、论威望那点比得上我?”司马南对着茅十八辩解着。

    “是,他是不如你,可这世上是有规矩的,该是谁的就是谁的。司马兄不要再辩解了,放下手中的刀,我保证饶你不死。还有你们,放下刀的可以留得性命”茅十八淡淡道。

    随着茅十八的话语,聚在司马南身边的几个手下“哗啦啦”把手中的刀扔在甲板上。财帛固然动人心,可没有命就一切都没有了。

    看着包围的人群,孤零零的司马南苦笑了起来,慢慢的苦笑变成了仰天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傅斌皱着眉头看着狂笑的司马南,对茅十八道“十八哥,不用和他废话,宰了不就行了。”

    茅十八看了傅斌一眼,没有理会他,和司马南这么多年的交情使他下不去手。

    看茅十八不吭声,傅斌做了个手势,命令自己的几个手下去杀了司马南。

    “不用麻烦了,我自行了结!”司马南停止了狂笑,冷声道。

    提起了手中刀看了一眼,司马南叹了一口气把刀扔在甲板上。

    “还是不要让血溅在甲板上吧。”说完司马南拔腿向船舷跑去。

    “拦住他!”傅斌怒喝一声,快步向司马南追去。

    茅十八叹了一口气,侧过身子,任凭司马南从自己身边跑过。他到底不忍心对兄弟下手。

    司马南几步跑到船舷边,一个鱼跃跳进了大海之中。等傅斌奔到船舷时,只能看到月光下海面上一朵小小的正在消失的水花。

    “十八哥,你怎么不拦着他?”傅斌愤怒的问茅十八道。

    “这样不挺好吗?对咱们这些人来说,大海就是咱们的最终归宿。”茅十八淡淡道。

    “可,可他的水性好的很!”傅斌有些气急败坏了。

    “即使他能活下来又怎么样?还能威胁你的舶主之位吗?”茅十八淡淡反问了两句,提着刀漫步走回了自己的船舱。

    傅斌只觉得胸都要气炸了,可又无可奈何。任思齐的鲨鱼号就在后面跟着,司马南很有可能会被任思齐救走。

    “舶主,海上风大,咱们回船舱吧!”马六走到傅斌身边,谄媚道。

    清冷的月光之下,后方海面上有一团黑影,那是任思齐的“鲨鱼号”。

    妈祖娘娘保佑,千万别让秀才发现海中的司马南,就让司马南淹死在这大海中吧,傅斌暗暗祈祷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