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秀才的逆袭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任家湾(2)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任家湾(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大家别害怕,不是海盗,是秀才兄弟回来了!”任兴凡冲着其他渔船喊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任思齐乘坐小船上岸时,渔民们都解除了紧张戒备状态,各干各的。

    一个六七十岁白须老者在一群人的簇拥下站在小码头上,那是任家湾的族长。

    “四爷爷!”任思齐上了岸后,快步走到老者面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满含泪水的叫着。

    任家湾的族长名叫任继祖,是任思齐的爷爷的兄弟,排行老四。

    “你,你个孽障啊!”看到跪在面前的任思齐,族长胡子都翘了起来,一半是激动,另一半是气愤。

    做为任家湾最有出息的人,秀才任思齐可以说是任家湾的骄傲,可是现在骄傲变成了逃犯,县里的衙役多次到任家湾来追捕任思齐,令大伙倍感屈辱。可是从血脉上来讲,任思齐又是任家湾的一份子,这份血脉的亲情是割舍不断的。所以大伙看任思齐的目光很复杂,对任思齐的态度也很复杂。

    “起来吧,先回家去吧。”到底是自己家的孩子,回来了当然不能拒之门外,而且看任思齐现在粗糙黝黑的面容,族长任继祖也很难受,这孩子到底受了多大罪啊!

    任思齐连忙上前搀扶着四爷爷,一起向村中走去。

    “阿齐,他们怎么办呢?”任兴凡指着海中的“飞鱼号”问道。

    “他们都是我的手下,就先让他们在海里等着吧。”任思齐道。

    “你,你,你的手下!”任兴凡结巴了,这秀才兄弟不是逃犯吗,怎么一个多月的功夫就有了这么大一条船?

    族长任继祖侧身看了任思齐一眼,忍着心中的疑问并没有说话。

    村里的房屋错落的分布在河谷的左侧,有一条弯曲的石板路连接码头。在村中当然也有任思齐的老房子,不过因为长期不住人已经没法入住。

    搀着族长爷爷来到了他家,这是一个独家小院,石头垒成的房屋,青瓦屋顶,院中种着几垄青菜,几只母鸡在篱笆根处寻食。

    来到屋里,搀扶着族长任继祖在正中坐定后,任思齐又跪倒在地,重新行礼。

    这次任继祖并没有让任思齐起身,而是让他跪在那里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四爷爷,我肯定没有杀人,你也知道我读的是圣贤书,自幼受圣人教诲,怎么可能做出杀人之事?我是被陷害的。”

    任思齐便把自己受人陷害被判定杀人入狱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怎么从狱中逃出跟着茅十八上了海船,然后到吕宋贸易,解释吕宋汉人曹长江等人,怎么在回程时遇到荷兰人的攻击,打败荷兰人后曹长江等人拥戴他做了“飞鱼号”的舶主,等等,一五一十的向任继祖说了一遍。

    “起来吧!”任继祖听过之后长叹一口气,“苍蝇不叮无缝的鸡蛋,你要是谨言慎行安心读书,不去那烟花柳巷厮混,别人怎么能陷害与你?不过你这次也算遭了大罪,以后当谨慎行事,再不可如以前一样浪荡!”

    任思齐站起身来,垂手肃立,听着族长的教诲,连声答应着。

    “你以后有何打算?难道一直当海盗不成?”任继祖问道。虽然说在大明沿海当海盗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可是想想任思齐以前的身份,任继祖不愿看到家族的希望沦为盗匪,那样他这个做族长的也无颜见祖宗。

    “四爷爷,既然孙儿受到了冤屈,就一定要把冤屈洗清,恢复秀才的功名,这样才对得起我死去的父亲,才能堂堂正正的抬头做人!”任思齐语气坚定的道。他心中还有另外一个想法没有说出,就是让那逼他退婚的人看看,他任思齐也能翻身,以后的前途会非常的光明!

    “此言大善,不愧是我任家的男儿!”任继祖闻言激动了起来,“洗涮冤屈,恢复功名,以后考举人考举人,中进士,这样才能光宗耀祖,这样才能对得起你死去的父亲!”

    考举人中进士嘛,任思齐心中苦笑起来,这个他可没想过,离大明灭亡也就不到两年时间了,他怎么靠举人中进士?难道去考满清的科举吗,那可不行。当然大明两年后就会灭亡之事没法说出口来,任思齐只能顺着族长任继祖的话说,说些好听的哄老人家高兴就行。

    “你准备怎么去做?”激动过后,任继祖又想起了正事,要想洗刷冤屈,恢复功名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具体我还没想好,只能走一步说一步了。”任思齐老实道。现在他连到底是谁陷害他都不知道,说洗涮冤屈更是没影的事了。

    “没关系,你尽管去做,需要什么和我说,咱们村里肯定会全力支持你的。”任继祖慨然道。

    “多谢四爷爷!”任思齐大喜,有了族人的帮助,事情就会容易很多。

    “虽然不知道是谁陷害了你,但我想着原来那县令可定脱不了干系,”任继祖一手捋着灰白的长须,分析道,“不过原来那县令已经被罢官,现在换了一个新县令,你洗涮罪名应该会轻松许多。”

    “什么?王县令罢官了!”任思齐有些惊呆了,随着而来的是大喜。

    任继祖道“还不是因为你们的越狱,几个牢子被杀,所有的死刑犯都越狱了,有御史弹劾他,就被罢官了,新任的县令刚刚到县里。”

    “可是你也不用高兴太早,你们越狱事情闹得太大,到现在还有好些逃犯没有被捉拿归案,你同样是越狱犯,想说清楚这事情不容易!”

    “没关系,在大明官场已经完全烂掉了,只要肯花银子,多大的事情都能摆平。”任思齐信心十足道。

    “对了,四爷爷,我的那条船和手下的人能不能在这里停留些时日?我马上要去鄞县,他们现在无处可去。”任思齐请求道。现在任思齐面临的问题很多,缺人缺货,更缺的是可以容身的基地,总不能天天呆在船上吧。这也是他来到任家湾的一个重要原因。

    “可以。咱们这里偏僻的很,官府的人一年下来也来不一趟,你让他们就先安心的住在这里吧。”任继祖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