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秀才的逆袭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又见石头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又见石头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从任家湾到鄞县要是走陆路的话很难走,需要沿着河谷穿过崇山,才能走上大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任家湾的渔民们出去都是乘坐渔船,任思齐同样乘坐一艘小舟,沿着海岸向上,到了鄞江江口,然后从鄞江逆流而上到了鄞县城。

    在码头下了船后,任思齐带着众人进了鄞县城,县城还是老样,三三两两的百姓从城门口出入,两个看城门的老军靠在城门口打着盹,对来往的人看也不看上一眼。

    景色虽同,却已物是人非!

    任思齐特意带领几个人到了县衙转了转,县衙的八字墙上果然贴着通缉自己和茅十八等人告示,也不知谁画的图像,任思齐怎么也从图像上找不出像自己的地方。

    现在的任思齐一身渔民的打扮,再也不是当初长衫羽扇的秀才,被晒得黝黑的脸蛋也没有了往日的丰神如玉浪荡公子的神采,即使走在大街上,往日的熟人大多也认不出他来,倒也不虞有人发现自己的逃犯身份。

    在靠近县衙的万福客栈,几个人住了下来,五个人开了三个房间,任思齐自己住一单间,熊二和晋玉飞一间,而任兴凡和任东明二人住一间。

    往日的养尊处优的生活使得任思齐不大愿和别人共处一室,在船上是没办法,现在有条件了自然不能再亏待自己。

    任思齐经常思考到底是谁陷害的自己,推断的结果找出了几个怀疑对象,首先的对象就是在那一夜和自己一起饮酒的两个秀才同学,高立群高秀才、马名器马秀才,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陷害自己,但是他们出现的时机使得任思齐不得不怀疑他们。

    另一个任思齐怀疑的人就是前岳父张敬贤,因为他最有陷害自己的动机,就是为了退掉和自己的婚约。这也能解释他当初食言不肯搭救自己的原因。本来就是他陷害的,肯定不会再救自己出去,最可恨的是以搭救自己为条件逼迫自己答应退婚,好让女儿再名正言顺的许配他人!

    他们中到底谁才是凶手?任思齐也不能确定,只能慢慢查证。吃过午饭后,任思齐便带着几人一一来到怀疑的对象的家门口,派任兴凡监视高立群高秀才家,派晋玉飞监视马秀才家,而自己则带着熊二和任东明来到了张家门前。

    张家对面有一个茶铺,任思齐便带着二人来到茶铺,叫上几杯茶和一些点心,开始监视对面的动静。

    张家是鄞县有名的士绅,在县城外面有二百多亩的桑林,有一百多张织机,在城里还有两间店铺。在整个鄞县城算是最有名望的家族之一,世代也出了不少的高官,张敬贤的爷爷辈出了一个三甲进士,张敬贤的父亲则是举人出身,而张敬贤虽然只有秀才功名可也算读书人,张敬贤有一个侄子叫张煌言更是鄞县有名的才子,今年刚刚考中举人。

    任思齐的父亲活着是仅仅是鄞县户房司吏,能和张家结亲主要是因为任思齐少有才名,十五岁就中了秀才,谁曾想后来任思齐变得放荡不羁、不思进取起来,这才让张敬贤生出退婚之心。

    就在任思齐饮着茶水想着心思之时,一个身穿麻布衣服的少年从外面进来,看到任思齐后就是一怔,很快嘴唇哆嗦了起来,下意识就要喊出来却又闭上了嘴,任思齐正想着心思却没有看到他。

    少年强忍着和任思齐攀谈的心情,把手中提的几包茶叶送到里面,和茶楼掌柜交接了银钱之后,快步来到任思齐身边,一屁股就坐了下来。

    “少爷,是,是你吗?”少年嘴唇哆嗦着,小声问道。

    “石头!”任思齐扭过脸来就是一愣,坐在他身边的竟然是他以前的书童,小石头。

    “真的是你啊,少爷。”石头说这话眼泪就要出来了。

    “打住,别让人看见。”任思齐慌忙道,他现在的身份还是个逃犯,自然不能让人发现真实身份。

    “你们俩在这里盯着。”任思齐吩咐熊二和任东明道。

    “来,咱们找个僻静地方说话。”任思齐说着拉着小石头向外面走去。

    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二人停下了脚步。

    “少爷,你黑多了,也瘦了。”石头难过的看着任思齐道。

    “唉,这两个月来你家少爷我遭老罪了。”任思齐叹息着,石头从小和他一起长大,是他最亲近的人,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便把逃出监狱后出海的事简单说了,“爷这次回来一是为了报仇,二是为了洗刷冤屈。”

    石头使劲点着头“我就知道少爷你是冤枉的,你怎么可能杀人呢?”

    “你现在怎么样啊?”任思齐看着石头身上的麻布衣服,这个少年可比以前瘦了许多。

    “我在一家茶叶铺子里当伙计,以前不是跟着少爷您学了好些字吗,那掌柜的看我识字就收留了我,活也不累,就是干些跑腿的事情。”石头满不在乎道。他是一个孤儿,五六岁的时候被任思齐的父亲从人贩子手里买下给任思齐当书童,所以任家就是他的家,任思齐被抓后,家也没了,没办法石头只好想法自己养活自己了。

    “说一下我逃狱后鄞县发生的事情吧。”任思齐道,有了石头在,他打听事情容易了很多。

    “嗯,少爷您逃了后,不久县太爷就被罢官了,然后又来了一位新县太爷,这位县太爷比上一位还贪,听说一上任就收了好多银子。”

    “还有张老爷家,呸,就是和你退婚的姓张的他们家,有个叫张煌言的侄子中了举人,张家摆流水席摆了好些天,全县城的乞丐都高兴坏了。”

    张煌言中了举!任思齐脑海中闪现出那个清瘦俊逸的人影,张煌言张苍水,他曾经和任思齐兄弟相称,任思齐和张蒹葭订婚后二人的关系更是紧密,可是现在自己成了越狱的逃犯,而苍水兄已经中了举,再见面时恐怕二人将行同陌路,这命运竟如此作弄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