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秀才的逆袭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丽春院里大茶壶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丽春院里大茶壶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梆梆梆...天干物燥,小心火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当打更人出现在客栈外时,任思齐从睡梦中行来,已到了半夜子时。

    任思齐叫醒了还在酣睡的几个人,出了房间。

    “大半夜的去哪啊!”熊二刚抱怨一声,便被任思齐把剩下的话语瞪了回去。任兴凡、任东明和晋玉飞三人则默不作声的跟着。

    几个人穿过了客栈的后院,悄悄打开上着的后门,走到了大街上。

    这年头的人们并没有熬夜的习惯,当然若是南京杭州那样的大城市,半夜三更也会灯火通明,但鄞县只是一个小县城,此时早已夜深人静。

    借着星光走在黑暗的街道上,安静的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

    任思齐带着四人沿着熟悉的道路走着,很快就到了丽春院。

    丽春院的大门已经紧闭,唯有两侧挂的红灯笼还在亮着,照亮了附近的街道。

    任思齐往丽春院大门凝望片刻,便带头向丽春院后门而去。

    后门当然也是关闭着的,不过这难不倒任思齐。喝令熊二蹲下身子,让晋玉飞踩着熊二的肩膀上了墙头。

    晋玉飞不急着下去,而是把一只肉包子扔进了院子里。

    “嗷!”的一声一个黑影扑了过去,一口衔起了包子。晋玉飞看的头皮发麻,若是自己直接下去的话,被咬着的就是自己了吧,于是对任思齐更加佩服了,难怪让自己带着包子。

    轻轻的跳进院子里,举起手中的木棒狠狠向恶狗脑袋打去,“砰”的一声,恶狗一声不吭的倒在地上。

    侧耳听了听,发现闹出的动静并没有引起里面的人注意,便轻轻的卸下门栓,打开了后门,把任思齐几个放了进来。

    任思齐朝晋玉飞赞许的点点头,带头向前而去,绕过杂役住的后院,任思齐熟门熟路的来到一栋楼前。这里是丽春院大茶壶住的地方。

    晋玉飞掏出一把短刀,插进门缝轻轻拨动着门栓,片刻后抽回短刀,轻轻一推,房门发出轻微的咯吱响声,便开了。

    打着火镰,照亮了丽春院大茶壶那张胖脸。猛然出现的亮光惊醒了大茶壶,刚要发出声来,一把明晃晃的短刀搁到了他勃颈之上,发出的声音一下子又被吓了回去。

    任思齐摆了摆手,任东明和任兴凡上前用绳子把大茶壶五花大绑。

    “各位好汉,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大茶壶吓得面无人色,惊慌的求着饶。

    熊二朝四下里寻觅一下,从地下拾起一只袜子塞进了大茶壶的嘴中。

    拖着只穿了一条短裤的大茶壶,几个人出了房间,从来时的后门走上了大街。

    在一条僻静的巷子里,停住了脚步。

    “先揍他一顿。”任思齐淡淡的吩咐着。

    “好嘞。”熊二高兴的走上前去,一拳砸在大茶壶肚子上,把大茶壶打的拱起了腰,因嘴里堵着袜子喊不出痛,只能发出痛苦的呜呜声。

    自从跟任思齐出了海,熊二打过仗杀过人,胆量大了许多,再也不是在监狱里那副胆小怯懦任人欺负的样子。

    “别使那么大力,打死了怎么办,还要问话呢。”任思齐警告熊二道。

    熊二“嘿嘿”憨笑两声,再打下去用的力气果然小了一些。

    “好了。”任思齐命令任兴凡和任东明把倒在地上的大茶壶提了起来,一把拔掉塞在他嘴里的袜子。

    “各位好汉饶命啊,饶命啊!”被不分青红皂白打了一顿后,大茶壶已经被吓破了胆。

    “这次揍你只是让你长个记性,接下来我要问你话,胆敢有一句假话,就不是用拳头打了。”任思齐用刀子拍着大茶壶的脸蛋,冷静道。

    “我一定说实话,一定说实话。”大茶壶已经被吓破了胆。

    “丽春院里有个叫阿紫的姑娘你知道吧?”任思齐问道。

    “阿紫,你是说两个月前被人杀死的阿紫?”大茶壶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从任思齐说话时他就觉得任思齐的声音熟悉,因为以前任思齐一个月至少有半个月宿在丽春院中,可是黑暗使他看不出任思齐的面容,现在听说道阿紫,他一下子认出了面前的人,是逃狱的任秀才回来寻仇了!

    “就是她,那么你说说到底是谁杀了阿紫?”任思齐手中的刀子在大茶壶的脸蛋上滑动着,锋利的刀刃使得他的肌肤颤栗着,森然的寒意直入心头。若是别人问是谁杀了阿紫,大茶壶肯定说是任秀才,可是意识到当面的人是任秀才本人后,他不敢这样说了。

    “我,我不知道啊!”大茶壶眼珠转动着,下意识就叫道。

    “不知道,很好。”任思齐刀子轻轻移到他脖颈上,微微用力,刀尖便轻轻扎了进去,一点血珠从大茶壶脖子皮肤中渗出。

    大茶壶就觉得脖子一疼,感觉到刀子还在继续往里扎,只吓得魂飞魄散,下身一凉,一股尿液顺着大腿流下。

    “别杀我,我说,我说!”他连声哭叫道。

    “你只有最后一次机会!”任思齐冷冷道。

    大茶壶已经吓破了胆,生活在温柔乡里的他从来没想到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

    “任公子啊,我真的不知道是谁杀了阿紫,但是我知道肯定和王才有关。使他给了我十两银子,让我盯着你的房间,然后去县衙大堂上作证。其他的我真不知啊。”大茶壶如竹筒倒豆子一般把当日的情形说了一遍。

    仔细的听了他的话后,任思齐知道他没有说谎,因为看他的熊包样子,也没胆量杀人。

    “知道我是谁了?很好,这样咱们就可以打开天窗说亮话了,我这次回来就是要报仇的。”任思齐冷冷道,“不过冤有头债有主,只要你把该说的都说了,我自然会去找别人算账,下面告诉我王才是谁,住在哪里?”

    大茶壶忽然有些后悔,刚才情急之下叫出了任思齐的身份,他会不会杀自己灭口?

    “任公子,我都告诉你,王才是鄞县城的混混,整日与人做帮闲,住在槐树巷最里面一家。任公子啊,我都告诉你了,可千万别杀我,我不会把你回来的事情说出去的。”大茶壶连连讨饶。

    任思齐冷笑道“你也可以说出去,然后带着家人逃的远远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