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秀才的逆袭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真相(1)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真相(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得到想知道的后,任思齐下令放了大茶壶。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看着大茶壶远去的背影,晋玉飞不解的问道“怎么不干脆杀了他。”

    “还是算了吧,他毕竟不该死。”任思齐道“他是个胆小之人,为了自己和家人的性命必然不敢把我回来的消息透露出去。”

    “若是他说出去呢,或者去告官?”晋玉飞固执的问道。

    “那咱们几个就从这鄞县城中杀出去。”任思齐淡然道。晋玉飞便不言语了。

    任思齐暗中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到底还是有些心慈手软,可是他又实在没法做到随意杀人。

    “走,去找那王才去。”任思齐便领着几人向那槐树胡同摸去。

    作为在鄞县生活了十多年的人,任思齐对县城里的每一个胡同,每一个街道都非常的熟悉。

    槐树胡同位于东城,巷子口处有一颗大槐树,正是槐花盛开的季节,一股幽香在夜空中荡漾。

    “等一下!”任思齐忽然停住了脚步。

    “怎么啦?”任兴凡问道。

    “你知道石头在哪住吧?”任思齐问道。

    “知道啊。他下午不是说了吗,住在茶叶铺子后的巷子里,他说收拾一下明天搬到客栈来的。”任兴凡道。

    “嗯,这样,你去把石头叫醒,让他带着你把那个小乞丐带来。”任思齐吩咐道。

    “小乞丐?”任兴凡愣了,他不知道小乞丐是谁。

    “石头知道是谁,去吧。”

    任兴凡答应一声去了。

    任思齐便领着剩下的三人走到巷子最里面,这是一个破败的宅子,低矮的墙头使得熊二不费力的便跨了过去,还没等他开门,晋玉飞便伸手推开了虚掩的远门。

    “没上门啊!”熊二挠了挠头。

    “笨熊。”晋玉飞冷哼一声,走了进去。

    “再一次告诉你,我不姓熊,我叫罗富贵。”熊二不满的嚷嚷着。

    “闭嘴!”任思齐的呵斥声才使得他两个老实了下来。

    低矮破烂的房屋,满院的荒草,使得任思齐怀疑这里到底有没人住,难道大茶壶敢骗自己不成?

    然而从屋里传来的呼噜声使得任思齐放下心来。

    “打开门吧。”任思齐吩咐道。

    晋玉飞有一次掏出匕首,去拨弄门栓。熊二一把就推开了虚掩着的屋门。

    “笨啊!”熊二的话令晋玉飞怒火燃烧。

    “啪嗒”一声,火石打着,点燃了桌上的麻油灯。就见床上躺着一个壮汉,赤.裸的胸膛上长着浓密的胸毛,长满络腮虎须的脸上满是横肉,穿着一条短裤赤条条的躺在木板床上。

    没等任思齐发话,熊二一把就把他从床上拖了下来,摁着地上就是一顿老拳,这厮现在打人打上了瘾。

    “我草,谁啊,谁他们吗的敢打你爷爷。”王才眼睛还没睁开就破口大骂,泼皮之相跃然而出。

    “一起揍!”任思齐吩咐道。

    晋玉飞立刻加入了揍人的行列,而任东明却有些犹豫了。他从小生活在任家湾,本质上还是个淳朴的渔民,从没有经历过这样一句话不说就揍人的事情。

    “东明哥,发什么呆,打啊!”任思齐催促道,不是他残暴,而是他知道对付这种泼皮,先狠狠揍上一顿他才会老实。

    任东明一咬牙,也加入了揍人的行列。

    王才开始还连声喝骂,渐渐骂声消失了,然后便变成了讨饶声,对方一声不吭就打的做派让他意识到不是普通的寻仇。

    任思齐挥挥手,几个人停止了殴打,退到一边,只留下王才满脸鲜血的躺在地上喘息着。

    “你们到底是谁?为何打我?”王才喘息了一会儿,嘶声问道,他再也不敢露出泼皮之相了。

    “丽春院的阿紫你还记得吗?”任思齐冷冷问道,面前这个人应该就是杀害了阿紫的凶手,任思齐还记得他的脸,当日就是他和其他三个人冲进房间,把自己抓住送到县衙的,他恨不得活活拔了他的皮!

    虽然他和阿紫之间只是逢场作戏,但是相好多日也算有些感情,任思齐觉得自己有义务为阿紫报仇雪恨。

    “你,你是任秀才?”听了任思齐的声音,王才勉力抬起头来,仔细打量了片刻,认出了任思齐的面容。

    “知道是我就好,说说吧,阿紫怎么死的?”任思齐淡然道,轻飘飘的话语落在王才耳中却有千斤之重。

    “我,我不知道,不是你杀死的阿紫吗?”王才吞吐道。

    “不说实话是吗?”任思齐点点头,命令熊二等人把他捆在椅子上。然后从窗上揭下来窗纸,撕下一块来,用水浸湿了贴在王才脸上。

    被水浸湿的纸紧紧贴在王才口鼻上,王才渐渐觉得呼吸困难了许多,他使劲挣扎着,可是手脚被紧紧捆着的他却无法弄掉脸上的纸,越挣扎纸贴的越紧,使劲张嘴,用舌头舔,使劲了力气,方才弄出一个洞来,新鲜空气进入了口中,而他整个人虚脱了一般喘息着。

    “挺厉害的,来啊,再给他贴上一张。”随着任思齐话语,熊二又把一张弄湿的纸贴在了他的脸上。

    王才又一次感受到呼吸不畅的痛苦,没有一丝的空气从口鼻中进入,整个胸膛火辣辣的如要爆炸一般。头拼命的摇着,口舌并用,脸上的肌肉抽动的快要抽了筋,好容易才把第二张纸弄烂。

    然而,任思齐如恶魔一样的声音再次响起,“再给他加一张!”

    闻听此言,王才拼命的摇着头,几乎把脖子都快要要断了。

    “停一下,揭开他脸上的纸先。”任思齐命令道。

    “我说,我什么都愿意说!”随着纸张被从脸上揭去,王才大口的呼吸着,同时说着讨饶的话语,虽然知道说实话是个死,可他再也不愿经历一次这种窒息的痛苦。

    这是什么刑罚?晋玉飞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任思齐,仅仅往脸上贴纸就让人招供,这可比衙门里的夹棍、板子有效率的多。

    这只是后世从电影电视上看到的一种逼供手段而已,什么辣椒水老虎凳等厉害的还没用到呢,任思齐心中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