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秀才的逆袭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真相(2)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真相(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石头迷迷糊糊的被任兴凡叫醒,当听说是任思齐找他做事时,立马爬了起来,脸也不洗上一把就跟着出了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昨天与少爷的重逢让这个孩子高兴坏了,激动的半夜没睡着觉。当他当初知道任思齐被判了死刑后,仿佛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一般,他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了亲人。后来又听到了任思齐越狱的消息,这个消息让他激动好久,可他也知道再想见到少爷就难了,不过只要少爷还活着,比什么都行!

    后来石头就踏踏实实的找了个活计,因为他跟着任思齐读过书,识字又会算术得到了茶叶铺掌柜的赏识,把他招到茶叶铺里当伙计。当昨天石头要辞工时,老掌柜惋惜好久,询问石头为什么辞工,石头当然不能说任思齐回来的事情,只得编了个瞎话,说打听到一个亲戚的下落,去投奔亲戚,老掌柜信了,还打赏了石头一两银子作为盘缠,这让石头心中充满了愧疚感。

    “兴凡大哥,咱们去干啥?”石头迷迷糊糊的问道。

    任兴凡回答道“秀才兄弟昨天不是让你去查询那个小乞丐住的地方吗,咱们就去找那个小乞丐。”

    “哦!”石头哦了一声便不再言语了,对任思齐交代的事情他从来都是去做,从来不问为什么。

    任兴凡是任思齐的堂兄,年少时也读过几年私塾,当然任家湾里没有教书先生,是跟着任思齐的父亲在鄞县城读的,后来天赋实在不行加上他母亲病重只得回了任家湾。读过几年书,也算了有了一些见识,自然不愿呆在任家湾那个小地方,想到鄞县投奔在县衙当差的叔叔时,偏偏任思齐的父亲又去世了。

    在任家湾打渔时,看到远处海面驶过的大船,任兴凡的一颗心时常骚动着,前些年村子里好些人出海当了海盗,若不是读过书不愿担上匪类的名声,任兴凡真想出海厮混一番,温暖的小家、贤惠的妻子也困不住了他那颗骚动的心。

    正在这时,任思齐带着一艘大船回了任家湾,看着如城堡一般的大船,看着如白云一样的船帆,任兴凡的心激动了,看着船上六门巨大的火炮,看着甲板上忙碌的大鼻子红毛鬼,一扇通往未知大门向着任兴凡砰然打开,他知道自己再也过不了以往那种庸庸碌碌的日子。

    于是当任思齐露出招募乡亲上船的消息后,他第一个报名。因为是任思齐血缘最近的堂兄,因为读过书认识些字,他被任命为船上财副。从那一刻起,他在心中发誓,一定要跟着秀才兄弟好好干,闯出一番事业来。

    石头带着任兴凡找到了小乞丐住的地方,那是一座破烂的房屋,已经好久没有主人,于是便成了乞丐的乐园。两间的屋子里横七竖八的躺着十来个乞丐。

    当石头找到阿紫的弟弟,把他拉起时,其他的乞丐都被惊醒,一声不吭的围了过来,任兴凡冷哼一声,露出了手里明亮的短刀,才使得他们畏惧的退了下去。

    “你们要干嘛?”小乞丐挣扎着,拼命扑腾着。

    “给你找一个吃饭的地方,不必在这里好!”任兴凡的一句话让他停止了挣扎,是啊,去哪里不比当乞丐强!

    “你叫什么名字啊?”石头感兴趣的问道,他只知道小乞丐是阿紫的弟弟,却不知道他的名字。

    “我叫陈名扬。”小乞丐道。

    任兴凡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没想到这个小乞丐倒是有这么好听的名字。

    “你几岁啊?”石头对小乞丐很感兴趣。

    “我今年十岁,你呢?”小乞丐陈名扬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恐惧,和石头有问有答了起来。

    “我今年十六,你叫我石头哥就行,别害怕,我们带你去一个好地方。”石头安慰着陈名扬道。

    穿过幽静的街道,来到了槐树胡同,进入了王才的房子。

    “啊!”陈名扬看到了被打的浑身是血的王才,不由得惊叫了一声。

    任思齐看着面前这个衣着破烂浑身脏兮兮的小乞丐,看着他稚嫩熟悉的面容,不由得露出了怜惜之色。本来他可以好好的生活,却因为姐姐的死去而沦落为乞儿,不知道这两个月收了多少苦。

    “你是阿扬,可还认得我吗?”任思齐侧了侧身,让油灯的灯光照在了自己脸上。

    陈名扬扭过身,看着任思齐的脸,慢慢的他脸上露出了愤怒之色。

    “是你,是你害死了我的姐姐!”陈名扬怒叫着,奋力向着任思齐扑过来,拉住任思齐的胳膊就要咬。

    熊二一把提起陈名扬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

    “王八蛋,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陈名扬被提得双脚离地,他挣扎着、怒骂着。

    “小猴崽子,再胡说八道我大耳巴子抽你。”熊二威吓道。

    “阿扬,你先别喊,听少爷怎么说,肯定不是他害死的你姐姐。”石头在一边劝解道。

    陈名扬不再挣扎,也不再喊叫,只是一双冒着火花的眼睛愤怒的盯着任思齐。

    任思齐走到他的面前,用手去摸他的头,陈名扬头一扭躲开了。

    “你姐姐不是我害的,你也知道我和你姐姐相好,我为何要害她,害了她对我有什么好处?”任思齐缓缓道。

    “真正要害你的人不是我,是你面前的这个人。”任思齐指着被绑在椅子上的王才道,“我记得你是识字的,应该能看懂这张口供。”说着把几张纸递给了陈名扬。

    “这个人名叫王才,是县城里的泼皮混混,他受到了高立群高秀才的指使,杀害了你的姐姐,然后把脏水泼到了我的身上。”

    陈名扬是识字的,阿紫活着的时候供他上了几年私塾。

    听着任思齐的话语,看着手中的供状,陈名扬的嘴角哆嗦着,眼泪从双眼中流了出来。

    “我要杀了你!”他扔掉手中的纸张,向被绑着的王才扑去,一口就咬在王才裸露的胳膊上。

    “啊!!!”王才被咬的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叫声。

    “堵住他的嘴!”任思齐命令道。

    熊二把一双破袜子堵在王才嘴里,这下惨叫声消失了,变成痛苦的呜呜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