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秀才的逆袭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 自愧不如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 自愧不如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见过张叔父!”任思齐上前施礼,把带来的两盒点心放在桌子上,便大咧咧的在张敬贤另外一边坐下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张敬贤冷冷的看着任思齐,心中充满了怒火。在张敬贤看来,任思齐救了自己女儿,而自己除了给他三千两银子的谢礼外,又在周县令面前为他美言,使得任思齐得以洗脱罪名,两家已经是互不相欠,最好从此不相往来。没想到这任思齐竟然又找上门来,有心不见吧,又怕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对张家名声有损。

    任思齐泰然自得的坐在椅子,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扭着头四下打量着大厅的设施,还一边喋喋不休的说着。

    “叔父啊,您这里我往年来过多次,可还从没有好好看过。您这家具可是正宗的紫檀做成吧,我家里的家俱都是黄花梨木所制,可比您这里差远了,不过现在家俱一件也没有了,在我入狱的时候,都被该死的下人们偷走了。”

    “叔父啊,您这中堂可是唐伯虎的真迹?山路松风图!唐解元不愧是我江南四大才子,他的画作可是一绝啊。”

    “叔父啊,怎么没有见到蒹葭妹妹,她现在可好?”

    张敬贤本来冷冷的看着任思齐表演,当听到任思齐提起张蒹葭时,再也忍不住了。

    “够了!快说说你干什么来吧!”张敬贤怒斥道。

    “叔父您何必如此,我和蒹葭妹妹青梅竹马,虽然现在解除了婚约,可往日情分还在,关心一下还是应该的。”任思齐嬉皮笑脸道。

    “你也知道解除了婚约,既然知道又何必再找上门来?”张敬贤怒道“我已经给了你三千两银子,又帮你洗脱掉罪名,有了这笔钱,你可以舒舒服服的过上一辈子,再娶个媳妇也可以传宗接代,以后就不要再来府上纠缠了!”

    后院绣楼之上,张蒹葭正在桌上摆着算筹,最近她迷上了算术,九章算术看个通透以后,又找了好些算学书籍,每日里拿着算筹摆个不停。

    小丫鬟雀儿苦着脸在一边伺候着,她小小的脑袋可搞不懂这么复杂的学问,往日小姐读书画画时她还能插上几句,可数学就不是她能弄懂了。

    “小姐啊,我去帮您弄点水果吧!”雀儿终于忍不住了,老是在一边看不懂的东西让她有些不耐烦,她迫切的想出去透透气。

    “去吧,去吧,别烦我。”张蒹葭不耐烦道,头也不抬的摆弄着算筹。

    “好嘞!”雀儿欢叫一声,便下了绣楼。

    可没多大一会儿,她慌慌张张的回来了。

    “小姐啊,你猜谁来了?”雀儿来到张蒹葭身边,对着她耳朵地上道。

    “谁啊?”张蒹葭仍然没有抬头。

    “姑爷,不,任公子啊!”雀儿叫道,声音中充满了惊喜。

    “啊!”张蒹葭抓在手中的算筹一下子全掉在桌上,再也顾不得去算了。

    “他来做什么?”张蒹葭一把抓住了雀儿的手,急切的问道。

    “可能是想重新向老爷求亲吧。”雀儿歪着脑袋,调笑着她家小姐。

    “死丫头,看你还敢胡说八道。”张蒹葭羞恼了,一把拉住雀儿的胳膊,另一只手就在她腋下挠去。

    “嘻嘻,嘻嘻。小姐,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雀儿躲闪着,连声告着饶。

    主仆二人打闹了一会儿,整理了衣服。张蒹葭道“快说说吧,他到底来干嘛来了。”

    雀儿脸色露出了为难之色“小姐,我真的不知道啊,我就是去为您拿水果,听府中下人说,任公子来了,他来什么事我也不知道啊,要不我去打听一下?”说着又要重新下楼。

    “算了吧,你向谁打听?”张蒹葭一把拉住了雀儿,“不管他,反正没什么好事情!”

    大厅之中,张敬贤正在斥责任思齐。

    “你若非往日胡作非为,怎么会被下到大狱,丢失功名,现如今应该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万不可再如往日那样!”

    任思齐做出洗耳恭听之状,肚子里却打着自己的主意。

    “叔父啊,我肯定会重新做人的。但是现在没法立足啊,刚刚我还受到了别人的欺辱,这鄞县恐怕我呆不下去啊。”任思齐说着便把高立群等人上门凌辱之事加油添醋的对张敬贤说了。

    “高家势力庞大,我在这鄞县无依无靠,又没有了功名,恐怕没法立足,所以才求到您的门上,希望叔父看在两家往日交情上指条明路,把我的秀才功名恢复回来。”

    听了任思齐的话,张敬贤沉吟不语,高立群陷害任思齐之事他心知肚明,可毕竟高家为了娶自己女儿才做出这样的事,这年头那个高门世家背后没有做出过些肮脏的事情,在张敬贤看来,这种事算不了什么。

    可是现在任思齐已经虎落平阳,从一个秀才变成了平头百姓,高立群还不顾身份上门欺凌,这心胸不免有些过于狭窄,这让张敬贤对高立群生出了不满来。

    也许我该好好考虑一下蒹葭的婚事,张敬贤心中暗暗道。

    “叔父,叔父!”看张敬贤半天不语,任思齐催促道。

    “哦,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张敬贤回过了神来,推脱道“可是你恢复功名之事是大宗师管辖,我和大宗师素不相识,也说不上话啊!”

    任思齐听出了张敬贤的推脱之意,道“叔父家世代书香门第、官宦之家,怎会没有办法?看在我和蒹葭妹妹往日情分上,还请相助一二,我定不会忘了叔父的情谊。”

    张敬贤一听任思齐提到张蒹葭就感觉头大,他万分不愿任思齐再和女儿纠缠,可如今任思齐摆出一副无赖的嘴脸来,令他也不知如何是好。

    “好吧,我可以想法,但能否成功却也不一定。只希望此事过后,你能安心读书,不要再来纠缠!”

    张敬贤叹了口气,令下人拿出笔墨纸砚,当即修书一封。

    “煌言如今在杭州交游,他已是举人身份,在杭州朋友众多,和大宗师应该也能说得上话,你拿着这封书信去找他吧!”

    张敬贤说的是他的侄子张煌言,张煌言是鄞县有名才子,其十六岁中秀才,闻名整个宁波府。不像任思齐中了秀才后便不思进取,张煌言在明崇祯九年中了秀才后,发奋读书,于崇祯十四年考中了举人,整个鄞县提起张煌言,人人都竖起大拇指,大加称赞。而任思齐自己呢,则臭名遍布宁波。

    听张敬贤提到了张煌言,任思齐默然不语了,他知道自己和张煌言无法相提并论,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言语都只是笑话!

    默默的接过书信,任思齐向着张敬贤躬身一礼,便离开了张府。

    廊道角落里,张蒹葭和雀儿二人躲在花丛之后,默默的看着任思齐远去的背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