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秀才的逆袭 > 章节目录 第八十八章 胸怀大志张煌言

章节目录 第八十八章 胸怀大志张煌言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任思齐在刘德福家里安置后,第二天一早便去拜访张煌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张煌言去年八月乡试中举,由于北方战乱不休,便没有去京师赴春闱,而是准备安心读书,等北方安定下来后再去考取举人功名。张煌言十六岁考中秀才,二十二岁中举,可谓少年得志、意气风发。既然他只有二十二岁,自然不急着去考进士,而是在父亲的告诫下安心读书。

    张煌言的父亲张圭章也是举人功名,曾任山西盐运司判官、刑部员外郎。后北方战乱,闯贼流寇祸乱中原,满清鞑虏屡次破关抢劫,张圭章不愿为官,便回了家乡。他并没有回到鄞县老家,而是在杭州西子湖畔买了一座宅院,准备在风景秀丽之处安享晚年。

    张煌言是一个胸有大志之人,他允文允武,酷爱兵法,并非是只知死读书的书生。每日他都天不明就起来,在庭院中耍上几趟拳脚,再练习一下剑术。等天明后,吃过早饭,他会再练习射箭。

    张煌言考取秀才的时候,是崇祯八年。大明外有满洲人不断骚扰,内有李自成、张献忠率领的农民起义,可谓是内外交困。崇祯皇帝急需人才,于是下令,考取秀才的考生要“试经义后,试射。”可怜大部分考生皆是文弱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哪里射得了箭?所以纷纷面露难色。唯有张煌言手持强弓,连射三箭,箭箭中靶,令围观考生惊叹,令考官一致点赞。

    张煌言的志向并非仅仅是考取进士为官为宦,而是立下了荡清宵小、中兴大明的宏愿,故而每日坚持练习武艺,熟读兵法。

    这天,张煌言刚刚吃过早饭,正准备在庭院中练习射箭时,听家中下人传报,说有鄞县同乡任思齐来访。

    听到任思齐的名字,张煌言眉头皱了几下。这任思齐原先是堂妹的未婚夫婿,也算自家的亲戚,十五岁就中了秀才,考中时的年龄比张煌言还小,张煌言对任思齐的学识还算佩服。可没想到两个月前,任思齐竟然犯下杀人之罪,功名丢失被下了大牢。

    对堂妹和任思齐的退婚,张煌言不便发表意见,毕竟张蒹葭是自己堂妹,若是任思齐被处死,张蒹葭就算未婚先寡,势必会影响再次的婚姻,张煌言也不愿看到堂妹遭遇这样的不幸。

    后来他又听说了任思齐越狱潜逃,任思齐洗刷罪名恢复清白身的事情最近几日才发生,还没传到张煌言耳中,故而他对任思齐的来访很是惊讶,任思齐一个逃犯怎么就敢大摇大摆的来到府上拜访?

    不过对方到底是乡亲,又曾是自家的亲戚,张煌言想了一下,还是让下人把任思齐领了进来。

    任思齐在张府下人的指引下,来到了张煌言居住的院子,就见到张煌言正对着靶子射箭。

    “啾”“啾”“啾”张煌言短时间内连续三箭,箭箭射中三十步外的靶心。

    “苍水兄好射术!”任思齐鼓起了掌,他早就听说张煌言善射,今日才见到了张煌言的射技。

    “你不是惯于走马章台吗,也懂箭术?”张煌言手抚弓背,微带嘲讽的说道。他胸有大志,对任思齐往日眠花宿柳的行为很是看不上。

    “略懂一二,苍水兄可否让我一试。”任思齐伸出了手,他原来在“福春号”船上时,时常向毛六讨教箭术,所以也会射箭,虽然射的不怎么准,但是十射也能中上两三次。

    张煌言默不作声的把弓递给了任思齐,然后就等着看笑话。他这张是一石半的强弓,不是鄞县县学那八斗的软弓可比,他不相信任思齐能拉开。

    任思齐接过弓来,从箭壶拔出一支羽箭搭在上面,双脚曾肩宽站立,腰背挺直,侧对着箭靶,缓缓拉动弓弦。

    张煌言嘴角带着一丝嘲笑的看着任思齐拉弓,慢慢的他嘴角的嘲笑消失了。就见弓弦在任思齐的手中慢慢被拉开,曾满月形状,就见任思齐右手一松弓弦,“啾”的一声羽箭飞了出去,扎在了靶子的边缘。

    “见笑了,比苍水兄的射技差远了。”任思齐还回了弓,面带讪笑道,他此时的手臂隐隐发麻,张煌言这弓可比毛六用的弓要强!

    “已经很不错了!”张煌言赞许的点点头,读书人里能有任思齐这样的臂力、射技的很是难得。

    “小弟我对弓箭不太熟悉,我擅长的是火器。”任思齐不知为何不愿在张煌言面前失了面子,便取出了随身携带的火枪。

    张煌言好奇的看着任思齐取出腰间挂着的一个布袋,打开口,从里面取出一柄很短的火枪。火枪张煌言自然见过,并且还亲自打过,不过这么短的火枪他就没见过了。

    就见任思齐把枪口竖起,又从袋子里摸出一个纸包,用口咬破了纸,把里面的火药倒入枪口,然后把一个圆圆的铅丸塞进枪口,取下通条捅了几下,便结束了火枪装填的过程。

    任思齐举起右手火枪,左手托着右手手腕,微微瞄准,便果断的扣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巨响,火光闪过青烟冒起,张煌言就看见箭靶靠着靶心的位置出现一个圆洞。这箭靶乃是硬木所制,箭根本射不透,没想到这火枪轻而易举的就把它打穿。

    “好厉害的火器!”张煌言嘴里发出赞叹声,“你这火枪与众不同,竟然不需要火绳即可发射,那么在雨天也可发射了?”

    张煌言果然厉害,一下子就看出了这燧发火枪的优点所在。

    “苍水兄说的是,这叫燧发枪,在里面有个火石,只要撞击就可打出火来,引燃火药。”任思齐把燧发枪的原理仔细向张煌言讲解了一番。

    张煌言学识渊博,自然能听得懂。不过在大明军队火器应用很多,并不缺乏厉害的火器,张煌言了解过后,也就不太在意。

    “不知你来到我家所为何事?”张煌言终于问起任思齐的来意。

    看着张煌言警惕的样子,任思齐知道他也许还不知道自己平冤昭雪之事,便掏出了张敬贤所写之信,默默的递了过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