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秀才的逆袭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九章 飓风暴雨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九章 飓风暴雨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岱山岛,高亭港。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任思齐不愿继续住在崇福庙中,在港口的北侧正起着七八栋竹楼,这是“飞鱼号”众人的新的营地。

    哦,对了,现在有了“福春号”,船多了人也多了,任思齐决定取个新的名号,在和众人商议之后,决定把这个以岱山岛为基地的集团称为“齐云商行”,齐是任思齐的齐,云是取青云直上之意。

    齐云商社辖下“飞鱼号”、“福春号”两艘三桅大海船,以及一艘二桅帆船,还有六七艘单桅帆船,都是缴获的海盗船只。“飞鱼号”和“福春号”主要用作海贸,剩下的几艘船则负责保护岱山的老巢。

    除了船只外,齐云商社现在有船员八十余人,乡兵百人,可谓人数众多。

    此次去日本贸易,主要是“飞鱼号”和“福春号”,“飞鱼号”是任思齐的旗舰由他亲自任舶主,而“福春号”则由茅十八任管带统领整个船只,司马南和曹长江辅助。

    在岱山岛,任思齐留下了晋玉飞统领一百乡兵,荷兰人门罗作为教官负责整个训练,任兴凡则作为军法官兼管后勤事宜。他们的任务一是训练新兵,然后便是负责建筑基地。

    任思齐打算在港口附近建立新的营地,不仅是立起几栋竹楼那么简单,而是要建立起防御完善的设施来。为此任思齐把东沙镇的里正沙福请出了山,负责营地建设事宜。得知任思齐将是新任的岱山巡检司巡检,而且自己的孙子沙千里正在任思齐手下效力,沙福对建设营地的事情很是上心,打包票说事情包在他身上。

    只要有银子,就有人干活,整个岱山岛可是有两千多渔民,不行的话还可以到其他岛上找人干活。现在任思齐什么都缺,最不缺的就是银子。从海盗手里缴获的银子除了一些用来采购货物,还有用来购买水标以及送给卢宗汉几万两意外,现在还剩下九万两之多。任思齐拨出了一万两银子给沙福,用作建筑营地之用。

    看到这么多银子,沙福眼睛都红了,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营地给任思齐建好,并且账目上一定会清清楚楚,绝对不乱花银子。

    有生之年还能管理这么多银子,负责这么大的工程,老头兴奋的很,走路都利索了许多。他一刻都不耽误,马上派人联络各村头人,商量雇佣人手,采买建筑材料去了。

    “飞鱼号”和“福春号”两艘大船静静的停泊在海湾之中,船身随着波浪微微起伏着。这个有着天然码头的海湾被任思齐命名为高亭港,因为海湾附近有一个叫高亭村只有几十户渔民的小渔村。

    高亭港是一个非常优良的港口,水位深且不说,海湾外的几里处分布着一溜无人小海岛,把海浪遮挡在海湾之外,是个很好的避风港。

    两艘船中间高高的桅杆上各悬挂着一面崭新的旗帜,黑色的锦缎上用红线绣着一条跃空而起的飞鱼,飞鱼的下面则是波浪起伏的海面,在旗帜的一侧,则用金线绣着“齐云”两个大字。这旗帜是任思齐亲笔所画,并请岛上手巧的妇人新绣制而成,这旗帜将是以后任思齐手下势力的标志。

    在船头稍低的桅杆上,则各挂着令一面旗帜,红色的旗帜中间用白线绣着斗大“郑”字,正是任思齐托卢宗汉花了三千两银子一面购买的郑家的水标标志。有了这面旗帜,就可以走郑家控制的日本航线贸易,而不必担心郑家舰队的攻击。

    桅杆上的旗帜在微微海风中摆动,忽然风起,高悬的旗子在风中“唰唰”作响,笔直的飘向西北,东南季风终于来了,去日本的时间到了!

    货物早已装运妥当,清水食物也都准备的非常充足。任思齐和留守在岛上的众人告别,带着众船员登上两艘大船。

    巨大的铁锚从海中拉起,宽大的风帆缓缓升上桅杆,船舵转处,两艘船缓缓驶离了码头,向着那蔚蓝的大海深处驶去。

    “飞鱼号”在前,“福春号”在后,两艘船保持着大约半里的距离,在大海中航行。为了方便联系,实现约定好了旗语,白天就以各种旗帜传递消息。夜晚则以灯火传递号令。

    东南风在海面上吹过,吹得海浪涛涛,宽大的风帆吃饱了海风,在海面上飞驰,几头海豚追逐在船尾久久不肯离去,几只海鸥在天空中飞翔着,追随着帆影。

    茅十八站在“福春号”船头,心神大爽驾着大船乘风破浪是他一直以来的愿望。

    从浙江到日本也就一千多里,顺风而行的话也就十来天的海程。可是这一次的日本之行并不是那么的顺利。在从岱山出发的第三天傍晚,忽然有飓风掠过附近海面

    这一刻狂风大起,整个大海好像沸腾了一般,天上的乌云低的好像就在头顶上一样,眨眼间劈哩啪啦的大雨倾盆而下,狠狠的砸在甲板上,砸在船员的脑袋上。

    “快降下船帆!把所有船帆都降下来!”奥利尔大吼着,指挥着船员们降帆。作为一个从欧洲地中海绕过了大半个地球来到大明沿海的老船员,他的经验异常丰富。

    船员们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训练,早已能熟练的操纵船只。操帆手们手脚麻利的开始降帆。

    “飞鱼号”是荷兰夹板船,虽然抛弃了在欧洲时全部是横帆的设计,来到中国沿海后采用了方便的纵帆,可是其升帆降帆还是远比中国福船复杂的多。

    纵帆好降落,只要解开绳索,硬帆就哗啦啦的自己降落到甲板上,可是在“飞鱼号”上,除了纵帆外,还有横帆,还有三角帆,横帆需要船员爬到桅杆上才能取下来。

    几个船员身子绑着绳索,手脚麻利的顺着桅杆往上爬,双脚死死的夹住桅杆才能使身子避免被飓风吹走。终于取下了桅杆上的横帆,看的下面甲板上的任思齐胆战心惊。

    风更加大了,诺大的“飞鱼号”就像玩具一般在汪洋里晃荡。每个船员都用绳子把自己死死的绑在船舷上,桅杆上,避免风浪把自己吹下船掉进大海。

    暴雨倾盆,哗哗的浇在甲板上,再顺着船舷处的孔洞流入大海。

    任思齐费力的从船舱伸出头去,往后面望去,然而如注一般的雨线遮挡住了他的视线,他根本看不到后方“福春号”的情形。

    从黄昏到夜里,暴雨整整下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清晨才停了下来。

    云消雾散,雨过天晴,东方升起的红日映射之下,一道绚丽的七色彩虹挂在西方天空。

    然而任思齐却无心去看这绚丽的海上风光,因为跟在后面的“福春号”已经不见了踪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