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秀才的逆袭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五章 战后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五章 战后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4000字大章,求订阅!)

    清晨,东方的天空晨曦微露。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一轮圆日在海平面上挣扎着,终于跃到了空中,于是便有霞光万道从东方直射而来,波涛汹涌的海面便变得波光粼粼,耀人眼睛。

    昨日刚经过激烈的海战的海面一片平静,唯有依然残留的一些木屑向人们诉说了昨日战况的惨烈。

    **艘高大的帆船静静的停止北边大岛的悬崖之旁,十多艘小船则停泊在大船左右。

    昨日的海战中,齐云商行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三艘荷兰船一艘被俘,一艘被烧坏沉入海中,只有一艘逃出了生天。当然齐云商行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两艘三桅帆船被击沉,一艘被火炮击得受损严重,其他几艘大船也都有或多或少的损伤,不得不暂留这里维修。三十多艘小船损失过半,一部分被荷兰人火炮击沉,还有十多只被用作火船随着荷兰船“伯爵号”沉入了海底。

    在人员方面,招募的三百多日本武士损失过半,大部分是因为所乘坐的小船被击沉而死在海中,现在活下来的只有一百六十多个。而明人方面,齐云商行原来两艘船有八十来人,后来又通过李国助从长崎招募了二百多明人移民,这两百多人都安排在新买的八艘三桅帆船上。在昨天的海战中,八艘三桅帆船被荷兰人击沉了两艘,上面的船员只有部分生还。其他各船在战斗中也各有损伤,算下来死伤的明人船员有六十多人。

    这是一场惨胜!虽然缴获了一艘荷兰船,可是齐云商行的损失也大。不过算起来还是赚了,因为缴获的这艘荷兰船“公主号”是一艘排水量足有八百吨的盖伦船,上面装有三十二门火炮,按照奥利尔的说法,每门都是十二磅后装滑膛炮,就算是在欧洲也是很先进的大炮了。这种大炮在大明有另外的名字红衣大炮!每门都有二千斤之重!光从这三十二门大炮来算就已经赚了,更何况船上还有其他收获。

    “公主号”是往日本去贸易的,带去的货物已经卖掉,换成了白银以及其他货物。在“公主号”的底舱里有近二十万两白银,还有大批的硝石、硫磺、折扇、屏风以及其他日本特产,整个算下来价值近三十万两白银。想想还有一艘荷兰船被火烧沉,沉入了海底,上面携带的大量财物也随着消失,任思齐就觉得心痛。

    任思齐决定在这里稍作停留,一是修理受损的船舶,二是重振一下士气,三是看看能否打捞一下沉船,货物可以被烈火烧掉,但青铜制造的大炮肯定不会!

    当前首先需要处理的事情是那些从长崎招募的船员武士。对那些流浪武士,任思齐按照承诺,兑现了剩下的银子,给死去的武士的抚恤也都分发了下去。在这次海战中,这些流浪武士立下了大功,也付出了巨大的牺牲!

    招募日本武士就是为了对抗荷兰人,现在战斗已经结束,双方的雇佣关系也就终止了。不过任思齐还是派人问一下这些武士的打算,看看是否有人愿意继续跟随自己。剩下的一百六十多日本武士大部分都选择拿着银子回日本,只有五十来人愿意加入齐云商行。任思齐很高兴的接受了他们,交由李行久和竹下一郎(即山田风太郎)统领。有了这批武士,齐云商行的战力大增。

    从长崎招募的大明移民大部分都选择留在齐云商行,他们是在大明活不下去才选择飘洋过海去的日本,但毕竟故土难离,现在能在船上找到一份工作,当然要比在日本给人做工强得多。

    不愿留下来的人都乘着小船回了日本,他们将会把齐云商行大胜荷兰人的消息带回长崎,大明秀才的威名很快将传遍日本!

    修船需要木材,由于这次战斗船只受损严重,船上储存的木材已经不敷使用,任思齐便派人上岛伐木。安东尼自告奋勇带人上岛,任思齐便分派给他两艘受损较轻的三桅帆船以及一百多人去上岛伐木。

    这一片的岛屿都是无人荒岛,在后世它们有个名字叫做男女群岛,由五个岛屿和一些礁石组成。现在船舶停在最北边的男岛南侧。

    这座男岛约有两平方公里,不过它的四周均是悬崖峭壁,很难攀爬到岛中,这也是无人在岛上居住的原因。

    船只绕着岛屿转了半圈,才在东南侧一个位置找到了一个稍缓的海岸。一队人从这里爬上了岛屿。这是一个无人的荒岛,也许是地势的原因一直没人在这里居住,整个岛屿中部被丛林覆盖,丛林成了海鸟的乐园,长久以来有大量的海鸟在这座无人荒岛上繁衍生息。

    从海岸踏上岛屿后,没走多远便进入了丛林之中,人刚一靠近便激起了大群的海鸟冲天而起。走在丛林中脚下软绵绵的,一踩一个深深的脚印,抬起脚来,发现脚上沾满了灰白色的污物,却是海鸟的粪便。

    大伙儿不愿往丛林深处走,便驻扎在海边,派出一队人在丛林边伐木,刨制成合适的木料用小船运回,去维修受损的船只。

    坐在一块岩石上,刮着脚下的鸟粪,安东尼寻思了起来。他以前在爪哇岛时,家里种有大片的庄园,自然知道这鸟粪是非常好的肥料。这座岛上有这么多的鸟粪,积攒了几千年,下层都成了矿物,若是运送回去,能给多少地施肥啊!想到这里,安东尼吩咐手下继续伐木,他自己急冲冲的上了船,向着“飞鱼号”驶来。

    此时的任思齐正在和茅十八等人商议如何处置俘虏。在战斗中,从“公主号”上俘虏了十来个荷兰人,以及二十多个南洋土著。按照茅十八的意见,这些荷兰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统统杀了算了,可是他刚说完,便惹恼了荷兰人奥利尔。

    奥利尔被俘后被迫为任思齐效力,虽然双方有五年的协议,但是他毕竟还是投降了敌人,所以心中一直有个坎。在这次的海战中,为了照顾他的情绪,任思齐特意让他全程在船舱休息,并没参加战斗。因为他毕竟是“飞鱼号”火长,很多船员都是受他培训成长起来的,要照顾他的情绪。

    现在战斗结束,商议事情时,任思齐便把他叫来,参加商议。

    当听到茅十八提议杀掉所有俘虏时,奥利尔怒了。

    “茅!你不能这样,他们现在已经投降,为何还要杀掉他们?那太残忍了,大明有句古话‘杀俘不详!’在我们欧洲,俘虏的敌人也不会杀掉,可以用俘虏向敌方换取赎金!”奥利尔郑重的提出来自己的意见,他不愿看到自己的同胞被杀死。

    “奥利尔,什么杀俘不祥?你们西方人来到东方,杀得人少吗?在吕宋,就有几万汉人被你们屠杀!”茅十八不屑的道。这些红毛鬼不是什么好东西,被他们抢劫的船舶,上面的船员多会被杀死抛尸海中,大明的海船深受其害。

    “茅,吕宋是西班牙人的地盘,我们荷兰人可不会那样,我们是很仁慈的。在大员,荷兰人和明人之间是和平共处的。”奥利尔纠正着茅十八的错误。

    “奥利尔先生,十八哥刚才开个玩笑而已,别激动,我不会杀掉俘虏的。”任思齐连忙安抚奥利尔道,并向茅十八使了个眼色,这些西方人都是宝贝,或多或少都有各自的技术,任思齐可不会把他们简单的杀掉。

    刚安抚了荷兰人奥利尔,假洋鬼子安东尼兴冲冲的回到了“飞鱼号”。

    “安东尼,你不是带人去伐木吗?回来作甚?”任思齐诧异的看着安东尼。

    “舶主,你猜我在岛上看到了什么?鸟粪,岛上面铺了一层厚厚的鸟粪!”安东尼兴奋的叫道。

    “鸟粪有什么稀奇的,这海岛上有海鸟当然有鸟粪了!”任思齐不解的道。

    “不不不,舶主,这鸟粪可是非常好的肥料,若是种地的话能使粮食产量大大增加。当初我们家在爪哇时,可是种有几百亩田地,为了施肥,父亲农闲时经常带人去荒岛收集鸟粪,作为肥料。”安东尼解释道。

    让船员们去采集这些肮脏的鸟粪,然后运回到大明吗?任思齐下意识的就要拒绝安东尼这荒谬的主意,可是转念一想,又收回了就要出口的话。

    任思齐打算以岱山岛为自己基地,以后在岱山的人口会越来越多,人口多的话就需要大量的粮食,现在有钱当然能够从大陆采购,可是以后呢?现在已经是崇祯十六年冬天,明年李闯将会攻破京城,大明灭亡。然后清兵入关,整个大明都将战火纷飞,到那时再去哪里购买粮食?

    所以现在必须未雨绸缪,想法屯田。抗清也好,自立也罢,只有手中有粮,才能进退自如。岱山岛虽然土地贫瘠,能开发的田地有限,可要是都开发出来,种出的粮食也能养几千人没有问题,若是再有良好的肥料,粮食的产量会更多!

    “你这个提议很不错!”任思齐赞许的对安东尼道,听到任思齐的夸奖,安东尼兴奋的脸都红了。

    “可是怎么才能把鸟粪运到船上呢?鸟粪太脏了,若是就这么装进船舱的话,很难清洗掉,以后就没法再运送其他货物了。”任思齐提出来问题。

    “舶主,没有您想的那么脏,岛上的鸟粪积攒了不知多少年,只有上面的一层是新鲜的,下面都已经凝固在一起,并不是很脏。船上不是有些棉布吗,咱们只要缝制一些布袋,就可以把鸟粪从岛上运到船舱。”安东尼道。

    “好吧,我让人缝制一些布袋,这件事还是让你负责吧,让沙千里辅助你!”任思齐吩咐了下去,现在除了“飞鱼号”和“福春号”,其他的三桅福船船舱都空着,空着也是空着,还不如挖些鸟粪运回岱山岛。

    任思齐又拨了一百多船员,让沙千里带着跟随安东尼上了岛屿,去挖鸟粪。船只在这里修补,很多船员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给他们找些事做。既然奥利尔不同意杀掉俘虏,但也不能白养着他们,任思齐索性把俘虏也拨给了沙千里,就让他们去挖鸟粪去吧。

    “不不不,舶主先生,您不能这么做?这是不人道的。”奥利尔再次提出来反对,他不愿意看到同胞被当作奴隶使用。

    “奥利尔先生,我已经做出了让步,但是我也不能白养着他们,他们要想得到好的待遇,就得证明他们自己的价值!”任思齐意味深长的对奥利尔道。

    抛下一边沉思的奥利尔,任思齐又和茅十八商议其他事情。

    “十八哥,你说咱们能不能把那艘沉没的荷兰船里的大炮捞上来?”任思齐对一旁的茅十八道。

    “不太容易,因为不知道沉船到底有多深?不过咱们可以试试!”茅十八想了一下道,现在是冬季,海水非常的寒冷,从海底打捞几千斤重的大炮很难做到。

    “走,咱们去沉船处看看去!”任思齐一下子提起了兴致,这些大炮都是巨炮,若是打捞出来安放到岱山岛上,那么任何海上的敌人都别想轻易侵犯岱山岛。

    任思齐和茅十八带着几个水性非常好的船员乘着一艘小船来到了沉船区域。

    一个船员自告奋勇的要下水试探一下海水的深浅,他脱得赤条条的下了水,没一会儿的功夫便浮上了海面,满脸冻得青紫。

    “下面太,太,冷,冷,了。”这名船员嘴唇哆嗦着道。

    其他船员赶紧的拿过厚厚的毛毯裹在了他的身上,一个酒壶拿来,他对着嘴狠灌了几口白酒,脸色才算缓了过来。

    “我下了有十来丈深,能看到帆船桅杆的顶端,可是下面实在太冷,我受不了才浮了上来,要是夏天的话肯定能潜下去没问题。”这名船员道。

    “我试试吧。”茅十八跃跃欲试的就要脱衣服,任思齐一下子阻止住了他。

    “算了吧,冬天的海水太冷,冻坏了大伙不划算。反正船沉在这里跑不掉的,等明年夏天咱们再次去日本时,再来打捞沉船。”任思齐道,现在一是太冷,二是根本没做好打捞沉船的准备,这种情况下是做不成事情的。

    放弃了试图打捞大炮之后,大伙儿便把全部精力用在修补受损的船只上来。现在齐云商行加上刚俘虏的荷兰船“公主号”共有九艘大船,船员算上在长崎招募的大明移民以及留下了的五十来个日本武士共有三百余人,其中不乏熟练的木匠。

    出海了小半年,大家伙儿都急着回到大明,干活的热情非常高涨。

    利用修船的时间,任思齐带着主管副主管们各个头目,把这次海战中每个人的功绩都罗列了出来,一一记录在案,将作为大伙获得奖励的依据。

    由于是海战,打的是船与船之间的战争,任思齐便以每艘船在海战中做的贡献分配功绩,在这种海战中关键是一艘船上所有船员间的配合,但是也有少量人的贡献特别突出,比如沙千里,正是他迅速的爬到桅杆上才使得“飞鱼号”的主帆被迅速拉起,避免了“飞鱼号”被荷兰船追上的命运;比如日本武士山田风太郎,正是他带人到荷兰船上卧底,才使得齐云商行轻松的夺取“公主号”。

    每个人的功绩一一记录在案,并且当众宣布,这次日本之行获利甚多,每个船员都会得到大笔的赏金,这让船员们的热情一下子高涨了起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