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秀才的逆袭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三章 鼠父虎女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三章 鼠父虎女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舟山参将黄斌卿今年四十岁,正当壮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他世袭百户出身,爬了二十来年才爬到了参将的位置。虽然是在偏僻的海岛做官,但山高皇帝远倒也逍遥自在。

    朝廷在舟山并没有设立文官系统,整个舟山岛都在参将府的管制之下,所以黄斌卿虽是武官,却文武兼管大权在握。

    年轻的时候黄斌卿还勤练武艺,胸怀大志,可爬到参将位置后,再往上升已经很难。即使升到总兵又能如何,像防倭总兵王之仁,还不是受到宁波府文官的压制,反而没有自己这个参将来的快活自在。

    既然不打算往上爬,黄斌卿便把心思都用在了搂钱上,朝廷发下的军饷大半装入了自己腰包,少部分才用来养兵。整个舟山参将府,辖下左右两千户,真正有战力的也就手下三四百亲兵。水军更是糜烂,大多数船只年久失修,能出海的大船也就三五条,其他只能用一些渔船凑数。所以明知道海匪猖獗,就连近在咫尺的岱山前不久都有土匪盘踞,黄斌卿也不敢去剿匪,反正只要土匪不打到舟山,自己就能安安心心的做这个参将。

    这天,黄斌卿正躺在竹躺椅上哼着小曲逍遥自在,一个俏丫鬟正跪在身前为他捶腿,忽然有人报岱山巡检司巡检来访。

    岱山巡检司巡检?黄斌卿就是一愣,前不久他刚听说岱山的土匪被锦衣卫派人剿灭,没想到居然派了个巡检。什么人这么胆大啊,敢去岱山这种海匪横行的地方做官,听到这个消息时黄斌卿还很好奇,没想到这个巡检竟然找到自己门上来了。

    巡检司和参将府属于不同的系统,舟山参将府属于浙江都指挥使直辖,而岱山巡检司则是归杭州府管理,双方实际并无从属关系,也不知道这个岱山巡检找自己何事?

    黄斌卿想了一下,实在想不出。不过对方既然来了,自然要见上一面。当下吩咐把来人引到客厅,自己也在丫鬟的伺候下换上了官服,既然双方是初次见面,穿的当然要正式一些。

    任思齐走进参将府客厅时,见到的便是身着三品武官官服的黄斌卿,只看了一眼任思齐便暗自摇头,他很难想到面前这个身材肥胖、满脸横肉,挺着大肚腩的中年人能生出黄凤舞那么面容娇俏、英姿飒爽的女儿!

    “下官岱山巡检司巡检任思齐见过黄参将!”任思齐上前见礼。

    “呵呵呵,早就听说岱山重新设了巡检司,没想到新任巡检竟然这么年轻,真是年少有为啊!”黄斌卿皮笑肉不笑说道。

    “大人过誉了,下官愧不敢当。”任思齐自谦道。

    双方寒暄了几句,黄斌卿正要问起任思齐的来意,忽然外面传来噔噔噔的走路声。

    “爹爹啊,气死女儿啦!”人还未进,娇嗔的声音先传了进来,紧跟着,一个身穿火红劲装武士服的少女走了进来。

    “休要胡说,现在有客人在!”看到女儿进来,黄斌卿欢喜的满脸都是笑容,只不过碍于任思齐在,才假意呵斥道。

    黄凤舞“啊”了一声,才看到坐在客位的任思齐。

    “是你,你刚杀了我的火儿,竟还敢到我家来!”黄凤舞柳眉倒竖恨恨的盯着任思齐。

    “下官见过黄小姐!”任思齐苦笑着站起身来,躬身行礼。

    “怎么回事?火儿死了?”黄斌卿惊问道。

    “就是他,开枪打死了火儿!”黄凤舞指着任思齐道。

    “这个,其实是个误会。凤舞小姐你刚才不是原谅我了吗?”任思齐很是尴尬,有种当着父亲的面欺负了人家女儿的感觉。

    “谁说我原谅你了?我永远不会原谅你的!”黄凤舞哼了一声扭过脸去。

    看到女儿委屈的样子,黄斌卿的脸色沉了下来,他就这么一个女儿,视若掌上明珠,捧到手里怕碎了,含到嘴里怕化了,现在这个姓任的巡检竟惹到了自己女儿,这让黄斌卿很不高兴。

    “这个为了救人误杀了令千金的爱马,下官实在过意不去,会照价赔偿的。”任思齐解释了一番后,最后道。

    “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一匹马而已,谈何赔偿!”黄斌卿淡淡道,“不知任巡检来我舟山所谓何事?”

    “是这样的,我探听的大海盗顾荣的所在,所以特来邀请黄参将一起出兵剿匪。”任思齐也不愿过多纠缠,便把自己的目的直接说了出来。

    “出兵剿匪?”黄斌卿就是一惊,半天不语。

    “你发现顾荣的老巢了?他在哪里啊?”黄凤舞却来了兴致,快步走到任思齐跟前问道,一双明眸一眨不眨的看着任思齐的面孔。

    “顾荣的老巢就在泗礁山,怎么黄小姐不知道吗?”任思齐不解的问道,这顾荣的老巢不算多隐秘啊,只要稍加打听就能打听到。

    “当然不知道了,要是知道的话我早让我爹出兵灭了他了,顾荣竟敢攻打崇明岛,胆子也太大了。”黄凤舞睁大了眼睛愤愤道。

    “现在知道也不迟,”任思齐也懒得理会她真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扭过头对黄斌卿道“参将大人,现在您知道了顾荣的下落,对出兵剿匪之事不知怎么看?”

    “这个事情太大,容我考虑考虑。”黄斌卿下意识的推脱道。身为舟山参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顾荣的下落,舟山群岛虽然岛屿众多,可是适合人居住的岛屿也就那么多,适合几千人居住的岛屿更是有限,要说顾荣能藏的谁也找不到那是不可能。可是顾荣势力强大,连崇明岛都能打下,黄斌卿又如何敢去惹他,只是装作不知而已。反正顾荣不来舟山岛就好,又何必去惹他,自己只是舟山参将,出兵剿匪是防倭总兵王之仁的事,王之仁手握数千大军都不敢去剿灭顾荣,黄斌卿又如何敢多事?

    “爹爹有什么可考虑的?既然知道顾荣在哪里,咱们点齐兵马去剿了他就是。”黄凤舞在一边急道,她苦练武艺多年,自诩弓马娴熟,陆战水战俱佳,可总也找不到用武之地,现在有了这么一个机会,黄凤舞怎肯错过?

    “别胡说!那顾荣手下数千人,连崇明岛都能打下,崇明守备都被他杀死,岂是那么容易清剿的?兵者国之大事也,你一个女孩家又懂什么?”黄斌卿嘴里呵斥着女儿,其实是说给任思齐听,在他看来你不过是个小小的岱山巡检,从九品芝麻官一个,竟敢说去剿灭顾荣,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爹爹!”黄凤舞拉着黄斌卿袖子急了,黄斌卿虎着脸却不看她。

    “黄参将,顾荣手下数千人恐怕有误,您想想,这泗礁山有多大地方,如何养得起数千大军?”任思齐解释道,其实他并没有指望着黄斌卿真的出兵剿匪,不过既然来走过场,该说的话自然要说。

    “有没有数千人先且不说,我是舟山参将,守御舟山岛是我的职责,至于剿匪之事,你还是去镇海找防倭总兵王之仁吧。”黄斌卿推脱道。

    “大人,朝廷养兵千日,正是为保境安民,顾荣杀官抢劫罪大恶极,咱们既然知道了他的下落,怎么能不闻不问呢,若是能剿灭顾荣,为崇明军民报仇不说,您也能立功受赏啊!我小小的岱山巡检司尚且敢出兵,您坐拥大军可不能让顾荣逍遥法外啊!”任思齐也坏,明知道黄斌卿不肯出兵,偏偏把出兵说的大义凛然,使劲将黄斌卿的军。

    “你不要再说了!”黄斌卿面沉似水,“来人,送客!”

    “既然如此,下官告辞了!”任思齐躬身一礼,站直身子时,看向黄斌卿的目光中充满了惋惜和不屑。

    “爹爹,你,你怎么这样啊!”黄凤舞不满的叫道,任思齐的不屑目光没有刺激到黄斌卿,却深深的刺激到了黄凤舞。

    “你一个女孩家,不该管的事情少管!”黄斌卿虎着脸斥责道。

    “哼!”黄凤舞一甩袖子扭身出了客厅,气的黄斌卿不住的咳嗽。

    “喂!你真的要出兵剿匪吗?”任思齐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就看到黄凤舞迈着两条大长腿快步追赶过来。

    “当然是真的了!”任思齐道。

    “可是你只是一个小小巡检啊,怎么可能打得过顾荣?”巡检司巡检只是一个九品小官,按照大明官制,手下顶多百十个弓兵,黄凤舞不认为任思齐真的会去打顾荣。

    “吃国家俸禄,自然要为国尽忠。”任思齐表现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既然手握重兵的大人物不敢剿匪,那就让我这小小的巡检去吧,即使战死又怎样?总好过尸位素餐、平白浪费民脂民膏!”

    “你!”任思齐的话让黄凤舞心中大怒,因为这分明就是说她爹黄斌卿尸位素餐,可是她又无话可说,因为她知道她爹根本不愿出兵剿匪。

    任思齐故意不屑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走。

    “你,你,气死我了!”黄凤舞狠狠的踢着路面,任思齐那不屑的眼神刺激的她怒火万丈。

    “敢瞧不起我爹,敢瞧不起我?”黄凤舞喃喃自语,“不行,我不能让他瞧不起!不就是剿匪吗,我爹不去我去!”

    心中想着,黄凤舞转身回房,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全副武装的来到马厩,牵出另一匹白色战马,翻身骑上。

    “小姐,你要去哪啊?”她的丫头跟在身后急喊,黄凤舞理也不理的打马而去。

    “嗒嗒嗒,嗒嗒嗒!”任思齐带着熊二刚走出舟山城门,就听见身后传来清脆的马蹄声,扭头一看,就见一匹白马如飞而来,那骑在白马上的火红身影可不就是那个泼辣妞黄凤舞吗!

    这小妞的战马刚被自己打死,怎么又弄了一匹白马?任思齐刚转动念头,那匹白马速度不减的冲着自己而来。

    恼羞成怒了,要找自己报仇吗?任思齐慌忙躲闪,却见白马速度飞快的从自己身边跑过,泼辣妞黄凤舞看也不看自己一眼的打马而行。

    “这么彪悍的女子,也不知道谁肯娶她?”任思齐叹道,拍拍身上的尘土,带着熊二继续走路。

    也许真的需要买上一匹马代步了,自己好歹也是一官了,总不能老是靠双腿走路!

    再说黄凤舞,打马如飞,向着码头附近水军兵营而去。

    到了营地,翻身下马,直往里闯。

    “大小姐,您怎么来了?”巡海把总黄离闻报,匆匆迎了出来。

    “集合手下上船,我要出去巡海!”黄凤舞淡淡吩咐道。

    “可是,参将大人不允许您上船啊!”黄离惊愕道。

    “我告诉你啊,我今天心情不好,让你干啥就干啥,我爹那有我呢!”黄凤舞寒着脸,没有一点笑意。

    看到黄凤舞这个样子,黄离自觉的心中胆颤,每当黄凤舞这个表情时,就意味着有人倒霉。

    “大小姐,到底是谁惹了您啊!”黄离询问着,却不敢怠慢,忙传令下去让手下士兵上船。既然大小姐坚持要出海散心,那就由得她吧,只要她心情好就行。

    在黄离的命令下,兵营里的士兵鱼贯出营,上了三艘福船,一艘是三桅福船,两艘是二桅福船。黄凤舞带着黄离上了三桅福船,一声令下,三条水军战船拉起铁锚,升起了船帆。

    “那艘船可是岱山巡检的座船?”黄凤舞指着不远处的“公主号”问道。那可是一艘巨大的帆船,比舟山岛最大的福船都要大。

    “是的,也不知道他一个小小的巡检,从哪里弄到这样一艘夹板船。”黄离啧啧叹道。

    想不到这可恶的家伙竟然拥有这么一条大船,怪不得他口口声声要去剿匪呢,黄凤舞心道。

    “大小姐,咱们去哪转转?”黄离问道。

    “先去岱山,我要看看这姓任的是否真的敢出兵剿匪?”黄凤舞道。

    “剿匪?什么剿匪?”黄离就是一愣。

    “剿灭海盗顾荣啊,这姓任的岱山巡检信誓旦旦的要去剿灭海盗顾荣,咱们去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要去剿匪。”黄凤舞的话让黄离大吃一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