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秀才的逆袭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九章 求援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九章 求援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海盗们抢攻城门的企图失败了,在城头官军火枪弓弩的打击下丢下了几十具尸体,狼狈逃了回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被黄凤舞带着骑兵袭击,加上死在城头火枪下,一战下来海盗死了百余人,士气一下子下降了很多。各首领们终于意识到舟山城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打下的。

    在距离城墙二里地的一个山丘上,众海盗扎下了大营,营地不远处就是大海,海边停泊着海盗们的乘坐的上百艘帆船。

    说是大营,其实就是砍伐附近的树木草草扎了一圈木墙,海盗们物质匮乏根本没有帐篷之类,除了中军帐是用木头树枝搭架,其他再无任何营帐。首领们可以在简陋的营帐里休息,普通的海盗们只能席地而躺,不过就这也比躺在颠簸的海船上睡觉要舒服的多。

    中军帐篷之中,宋立本召集众首领议事。经过刚才和官军的战斗后,众首领看向宋立本的目光尊重了许多,刚才正是宋立本带着手下顶住了黄凤舞骑兵的冲击,才使得大伙儿安静下来逼退来袭的官兵。

    “各位,大伙儿商量一下下一步该怎么办?”宋立本征求众人的意见。

    众头领七嘴八舌的开始议论了起来,各有各的主意,各有各的意见,宋立本面带微笑的看着大伙儿,也不出声。

    议论了半天,见商量不出个结果来,大屿山的首领晁信不耐烦了。

    “宋当家的,现在你是大伙的首领,俺们也是应泗礁山的邀请才来舟山的,不知你有什么主意?”

    听了晁信的话,众海盗停止了争吵,安静了下来,把目光看向宋立本。

    “各位!”宋立本微微一笑,“感谢晁当家的抬举,宋某很惭愧,大伙儿是为了营救顾大当家,是为了给泗礁山报仇而来,我这里先谢谢大伙儿了!”

    “在下认为,舟山城现在已经有了准备,急切间恐怕无法轻易拿下,必须要强攻才行。可是攻城需要攻城器械,咱们需要造云梯攻城车。”

    “既然是攻城,就不是几日之事,可能需要十天半月,可大伙来的很仓促,所携带的粮草不是很多,必须派人前去征粮。”

    “咱们兵临城下,舟山官军肯定会派人求援,防倭总兵王之仁就驻扎在镇海,距离舟山也就一百多里。咱们需派出哨船,侦查定海官兵情况,防范他们的袭击。”

    宋立本侃侃而谈,把军务安排的井井有条,令众首领大是佩服。

    “若王之仁派兵前来救援该怎么办”晁信突然问道。

    “王之仁属下也就五六千人,几十条船,若是来的人少了咱们可全力迎击,把他们消灭在海上,若是来的人多,咱们有船,打不过还逃不了吗?”宋立本的话让众人喜笑颜开。

    是啊,很多人来舟山是抱着捞一笔的思路,虽然舟山城坚固不容易打进去,可是整个舟山岛方圆百里百姓数万,若能狠狠的抢上一笔,也能发个大财!

    当下众人摩拳擦掌,纷纷表示对宋当家的支持。于是宋立本开始安排军务。

    所有人都愿意去征粮,驾着船只在整个舟山抢劫,那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很少有人愿意去攻城。

    为了公平期间,宋立本建议各岛海盗进行混编,征粮也好,攻城也罢,每个岛都派出一些人。这个建议得到了所有人的支持。

    很快,数十条船只被派了出去,沿着舟山海岸向各处行驶,他们要到各处村镇“征粮”。

    十几条速度很快的哨船也被派出,驶往镇海,去探查防倭总兵王之仁的动向。

    大营,数百名海盗拿着斧头砍刀出了营门,在附近的树林开始砍伐树木,打造攻城器械。海盗们都是海岛百姓出身,里面木桨铁匠都有,复杂的攻城器械不会造,云梯这类的攻城器械还是可以的。

    舟山城头,看着井井有条的海盗大营,黄斌卿眉头紧皱。

    “海盗看来是想长期围城了,这下可麻烦了。”黄斌卿知道,凭借城内官军的实力根本无法打败海盗,只能去求援了。可是海盗们来的实在是太快,舟山的水军已经全军覆没,如何才能派出求援信使呢?

    “爹爹何必惊慌,咱们有坚城在,凉他们也攻不进城来。”经过了刚才的一战,黄凤舞自信满满,“待到半夜,我再带人杀出城去,进行夜袭!”

    “看海盗们的安排,肯定有熟悉军务之人,袭击这样的事,有一次就够了,他们不会不妨着夜袭。”黄斌卿摇头否决了黄凤舞的提议,舟山城内所有士兵加起来也就七百余人,守城尚且不足,如果袭击失败,士兵们再损失一批,那么城池也就不用再守了。

    “眼下咱们第一要做的,就是赶紧派人出城去求援。可眼下水军没了,该如何是好呢!”黄斌卿连连叹息。

    “爹爹,海盗只是围住了南面,其他三个方向并没有围住,如何不能出城?咱们可以派人从其他方向出去,寻找船只,去求援啊!”

    “可海盗现在占领了海湾码头,必然也派出了船只巡逻,想突破他们的阻击,闯出去不容易啊?”黄斌卿叹息道。

    “爹爹,我去吧!”见黄斌卿如此为难,黄凤舞自告奋勇道。

    “你?”黄斌卿看了女儿一眼,有心拒绝,忽然想到女儿和岱山那姓任的小子的关系,姓任的连泗礁山顾荣的老巢都能攻破,顾荣都能活捉,对付外面的海盗自然不在话下。

    “好吧,我派黄离和你一起去!一切小心!”黄斌卿深深的盯着自己的女儿,嘱托着。

    黄离因为没能阻止黄凤舞跟着任思齐剿匪,回来后被黄斌卿暂时解除了把总职位,当然因为攻灭泗礁山抓住顾荣立下了“大功”,黄斌卿也没有为难他,解除军职只是稍作惩罚而已。

    得到黄斌卿的命令,黄离离开赶到城头,向着黄斌卿保证,一定会保护好小姐的安全。

    海盗们堵住了那边通往大海的大道,黄凤舞带着黄离以及四个亲兵一行六人只得从西门出了城。

    舟山城三面环山,虽然有西门,但是西面就是起伏的山峦。一行人出了城门后,开始在山峦间行走。计划是从西面绕到岑港,从岑港坐船前去求援。

    这年头的舟山,基本上还是荒岛,渔民百姓一般都住在沿海之处,很少有在山里面居住的,除非是一些采药的山农。

    亲兵之中有一个是本地的山民,熟悉四下的山路。在他的带领下,众人艰难的在山间跋涉着。

    从舟山城到岑港也就不到二十里,可是走山路的话足足需要走大半天。天快黑时,那名亲兵找到了一个采药人的窝棚,众人在这里暂时休息了一晚。

    窝棚中有采药人留下的锅碗灶具,亲兵烧了一锅热水,众人就着热水吃着干粮草草对付了晚饭。黄凤舞一个人睡在窝棚里面,其他人在外面护卫,赶了两个时辰的山路,众人很快酣然睡去。

    第二天一早醒来,一行人立刻出发,继续向岑港赶路,接近中午时方才赶到岑港。

    “小姐,情况不妙啊!”一个叫阿炳的亲兵被派到岑港哨探,面色苍白的回来了。

    “岑港里面有很多海盗,据渔民说昨日海盗就乘船来到岑港,封锁了整个港口,大肆抢掠,现在还没走!”

    “既然海盗占领了岑港,咱们就别进去了,绕过去,看看在海边能不能找到渔船。”黄凤舞想了一下,断然道。

    一行人便小心的绕过岑港,向西继续行进。岑港是舟山的大镇,人数仅次于舟山城,岑港南面十里是金堂山,过了金堂山再有十里就是定海,防倭总兵王之仁的驻地,没想到海盗们如此胆大,竟敢悍然攻占岑港!

    绕过岑港,到达了北面的海边,海浪拍打着沙滩,海面上空空荡荡。

    “恐怕岑港的船只都被海盗们控制了,咱们怎么办啊!”黄离叹息道。

    “继续往前走,肯定能找到船只!”黄凤舞不相信海盗能控制住所有渔船。舟山岛之所以叫舟山,一是其形如舟,再就是百姓们出行基本要靠舟楫,几乎是家家都有船只。

    一行人沿着海岸继续向前,脚下的沙滩平坦无比,上面尽是细白的海沙,走在上面舒服无比。若是往日,黄凤舞会欣喜的在沙滩奔跑,观看着美丽的海景。可眼下她哪里会注意这样的情形,一心想的就是早点找到渔船。

    前面不远处就是沙滩的尽头,那里有一块巨大岩石,一直突入的海里,岩山另一侧的情形则完全看不到。

    “快点走,说不定岩石那边就有渔船!”黄凤舞催促着大伙儿。

    这片岩石是岛里山丘的余脉,从海岛中间一直延伸到海里。山丘间并没有路,众人在山上艰难的爬行。行走这么长时间,黄凤舞只觉得脚底生疼,肯定是冒了泡。这辈子黄凤舞都没有吃过这么多的苦,平时练武虽然辛苦,可是因为是兴趣所在,并不觉得多苦,可是眼下的山路让黄凤舞痛苦不堪。可是想想正被海盗们围攻的舟山城,黄凤舞只能咬牙坚持。

    终于越过了山丘,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小小的渔湾,海岸上有**栋房屋隐约在树木之间,海面上则停泊在几条降下帆的渔船。

    “终于找到船了!”眼前的情形让众人兴奋不已,行走时脚步也轻快了许多。

    然而走近时,渔村里的喧哗声却让众人心惊。

    哭声、厮打声、喊叫声,隐约从村中传出。

    “难道村里也有海盗?”众人面面相觑,心惊不已。

    “不管啦,咱们直奔海边,抢了船就走!”几乎一瞬间,黄凤舞就下了决定,带着众人直奔渔村而去。

    然而从山丘上要想到海边必须经过渔村,众人虽然无奈,也只得小心翼翼的从渔村通过。

    渔村很只有不到十户人家,都是样式差不多的竹楼,没有院落,楼四周空地上种着绿油油的蔬菜。

    不管竹楼上嘈杂的声音,黄凤舞带人快速走过。

    第二栋竹楼前躺着一个男人,短打扮衣裤,赤着脚丫,一看就是渔民,他腹部中了一刀,鲜血流了一地,竹楼上传来啜泣声和剧烈的喘息声。

    看到地上的尸体,黄凤舞一下子止住了脚步,双眉倒竖,面沉似水。

    “小姐,咱们还是报信要紧!”黄离知道黄凤舞想的什么,慌忙劝着。

    “杀光所有海盗,再报信不迟!”黄凤舞不由分说的下了命令。

    黄离只好带着四名亲兵冲上了竹楼,黄凤舞则手握长枪,站在狭窄的街道上。

    竹楼上发出了剧烈的打斗声,惨叫声响起,很快黄离几个人就下来了。

    “共两名海盗,都结果了。”黄离报告道。

    黄凤舞点点头,示意他们继续清剿其他竹楼。

    也许是海盗们根本没想到这里还会遇到官兵,也许是他们抢劫的太投入了,当黄离他们清剿到第五栋竹楼时才引起其他海盗的注意,两个海盗从一栋竹楼上下来,看到了站在街上的黄凤舞,怪叫一声,拔刀就冲了过来。

    黄凤舞悍然迎了上去,长枪抖动,抖出几朵硕大的枪花,两名海盗一下子站住了,手中钢刀落地,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咽喉,然而鲜血从手缝中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一枪两命,黄凤舞愕然看着手中长枪,愤怒之间她的枪法竟然大进!

    这两名海盗的叫声已经引起了其他海盗的注意,十几名海盗从各处涌了出来,看到街道上同伙的尸体,眼睛一下子红了,提着武器就冲了过来。

    黄离等人从竹楼下来,站到了黄凤舞身后。

    一边是十几名海盗,一边是黄凤舞及五名官军共六人,双方立刻厮杀了起来。人数虽然相差悬殊,战斗结束的却很快,不到一炷香时间,十几名海盗都被杀死。

    黄凤舞一方都是精锐的亲兵,个个能以一当二,更加上有黄凤舞这个高手,在狭窄的街道上海盗的人数优势根本发挥不出。黄凤舞一方只有两名亲兵受了轻伤。。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