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秀才的逆袭 >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四章 歼灭海盗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四章 歼灭海盗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若是世上有后悔药,黄斌卿肯定愿意花光所有钱再买一次。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因为他夜里逃离舟山城,而来自岱山的援军则在第二天凌晨就来到了舟山城外海域,天色微明时对海盗发动了攻击。

    海盗们大部分都在岸上宿营,仅有少部分睡在船上值守。黎明时分,正是人最困的时候,没人想到会有一支船队从海上而来,对他们发动了攻击。

    一百多艘海盗船就停靠在舟山城外的码头附近海面,这里原来是舟山军的水营,虽然是水营,却修的非常的简陋,没有什么防御设施。

    绝大部分海盗船都是空船,没有人喜欢在起伏不定的船上睡觉。而且宋立本以攻城的名义把绝大部分海盗都调动了岸上,船上更没有多少海盗值守。

    岱山的船队在天还未亮时从金塘岛出发,到达舟山城外时天刚刚微明。

    前方海岸边停泊在上百艘船只,却没有一艘前来迎击,这让岱山的官兵们心里大爽,也不用任思齐下令,二十多条大小战舰冲了上去。

    “公主号”和“飞鱼号”在较远的海面停了下来,船身侧过,黑洞洞的炮口对着海岸。

    岱山军事先预备的火油罐这时派上了用场,点燃的火罐被扔在各个海盗船上。

    “轰轰轰”,“公主号”和“飞鱼号”上的火炮开炮了,一颗颗炮弹砸向一动不动的海盗船。

    巨大的炮声打破了黎明时的宁静,整个海盗营地里一片大乱。许多海盗光着身子跑出了营地,惊恐的看到海面上停泊着的船只冒出冲天的火光。

    “官兵来了!”海盗们惊恐的叫着,更多的海盗被惊醒,整个海盗营地乱成一片。

    巡检大人终于来了,宋立本听到炮声心中大喜。这一段时间以来,他每日里战战兢兢,一是怕被人识破自己的身份,再就是怕做不好误了巡检大人的计划。

    海盗们一片大乱,宋立本也不管不顾,任由他们乱去。

    以山田风太郎为首四十来名来自岱山的官兵在宋立本周围护卫着,激动的看着燃烧的海面。

    不时有海盗来向宋立本报信,询问该怎么办。

    宋立本任命了一个海盗做头领,让他带着所有人去支援海边,抢回来时乘坐的船只。

    海盗海盗,没有了船只还谈什么海盗,有了宋立本的命令,所有的海盗都向海边冲去。

    营地距离海边只有一里地,等他们赶到了海边,就见大部分船只都被点燃。熊熊烈火燃起,吞噬了海盗们的船只,烈烈海风吹过,风助火势,燃烧得更加剧烈,整个营地已经成了一片火海。留守船上的少部分海盗从船舱里冲出来,有的试图灭火,有的想把船只驶离,可是船只已经下锚,船帆也都降下,仓促间想把船只驶离火海根本就做不到。很快,这些海盗放弃救船的努力,纵身跳入大海,向着岸上逃离。

    看到船只已经无法营救,海盗们发出愤怒的吼叫,向着远处的岱山舰队大声骂着,却迎来一阵火炮。

    看到聚集在海岸上的大批海盗,岱山船上的炮手自然不会客气,十几门火炮自由射击,把海盗们炸得鸡飞狗跳。

    看到所有的海盗船均被烧掉,任思齐便下令准备登陆。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把海盗们消灭在岛上。

    船队驶离了燃烧的海域,靠向北面的海岸。三桅帆船太大,害怕搁浅不能直接靠向海岸,便把小船放下,士兵们乘坐小船向岸上划去。

    除了留下能操作船只的必要人手,任思齐把其他人都派到岛上,自己也下了船,指挥接下来的作战。

    “官军想上岸,不能让他们上来!”看到岱山军意图上岸,海盗们纷纷喊叫了起来。

    “宋大当家呢?怎么还不下令阻击?”很长时间内没有得到宋立本的命令,有海盗试图寻找时,却找不到宋立本的踪影。

    人无头不走,没有了首领,很多海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官军的人数不多,大家跟我来,杀败官军,抢了他们的战船。”大屿山的海盗头领晁信叫了起来,带头就向官军冲去。

    看到上岸的官军也就五百余人,海盗们的胆量大了起来,挥舞着武器,跟随在晁信的身后。

    除了必要的留守船上的人员,任思齐能派到岛上的也就四百余人,而岛上的海盗则有三千多。十比一的数量差距,看着呐喊着冲过来的海盗,士兵们要说心中不怕是不可能的。

    可是长时间的训练,让服从命令已经成为他们的本能。虽然敌人数量是自己的十倍,虽然脚有些发软,士兵们还是努力的挺直了身躯,把武器指向敌人。

    在加入岱山巡检司以前,他们都是岛上的渔民,虽然说不会饿肚子,可大多数人也都非常的贫困。加入岱山巡检司以来,每日管饭不说,每月还有一两多的饷银,对于一年到头积攒不下来二两银子的渔民们来说,这样的待遇实在太好,这也是他们虽然害怕却还是努力站着的原因。

    火枪兵在前,长枪手在后,四百岱山士兵背靠海岸排成整齐的队列。在队伍这最前摆放着两门佛郎机火炮。

    害怕误伤,船上的火炮放了几轮后已经停止了射击。而这两门佛郎机火炮的炮手则把点燃的线香捅向火炮的火门。

    “砰砰”两声巨响,白烟从炮口冒起,两颗铅弹被强劲的推力推出炮口,带着极大的动能砸向半里外的海盗阵列。

    炮弹在低空掠过,正砸在海盗中间,然后迅速弹起,翻滚着继续向前,所过之处血肉横飞,一下子就在海盗阵列中犁出两条血线。

    放过的子铳被从母铳中取出,再重新放入子铳,线香一捅,“砰”的一声,火炮再次射出。

    子母铳的佛郎机火炮射速极快,半里的距离足足开了五轮。

    看到被火炮砸死砸伤的同伙的惨状,这让其他海盗无比的惊恐。其实死于火炮下的海盗并不是很多,可是火炮的威势实在吓人。

    海盗们的座船已经被烧毁,他们已经无路可逃。对面的官军数量并不是很多,虽然他们有厉害的火炮,可是只要杀过去短兵相接,他们的火炮将再无用处!

    大屿山的海盗头目晁信发一声喊,带头向前方的官军飞奔而去。其他海盗也都呐喊着,跟着晁信的后面。

    海盗们分属各岛,根本没有过操练,也谈不上配合,三千余人,乱纷纷的拿着武器只顾向前。

    近了,更近了,已经能看到前面官军清晰的脸,能看到官军炮手丢下火炮仓皇后撤。

    一百步,负责指挥火枪手的晋玉飞默默估算着海盗们的距离,一百步的距离火枪的命中率不是很高。

    八十步了,晋玉飞紧张的看着对面逼来的海盗,一滴汗珠从额头流下,却顾不得去擦。

    六十步,五十步了。

    “开枪!”晋玉飞用力挥下手中的长刀,发出了开火的命令。

    “砰砰砰”随着晋玉飞长刀的挥下,爆豆般的枪声响起,冲杀过来的海盗阵形就是一顿,三四十个海盗一声不吭的栽倒在地。

    最前面的三十多个火枪手开过枪后,迅速后撤,露出了第二排火枪手。

    “砰砰砰”爆豆般的枪声再次响起,又有几十个海盗栽倒在地。

    第二排火枪手再次后撤,第三排火枪手手中火枪对向冲杀过来的海盗阵列。

    每一轮的射击,就有二三十个海盗倒在枪下。可是蜂拥而来的海盗三千多人,这点死伤根本算不了什么。

    看着不计伤亡鼓噪而来的海盗,任思齐皱起了眉头,若是有三百火枪手就好了,三百枪手进行的三段式射击,足以封住数千人的攻击。

    火枪也就射了四轮,海盗们已经冲杀到阵前,火枪手们只要撤退,从长枪手的缝隙中撤到了阵后。

    刚才的火枪射击射杀了三四百海盗,可是还有三千海盗正蜂拥而来,把岱山军围在正在。四百岱山军只能背靠大海猬集成一团,长枪手在外,一侧正好一百人,而火枪手则在里面,继续装填弹药。

    一丈二尺的长枪直直的指向前方,整个岱山军阵列虽可就像刺猬一样,露在外面的都是锋利的刺,让海盗们无处下口。

    三千海盗把岱山军团团围住,可是面对锋利的长枪,发现无处下口。海盗们拿的大多是钢刀鱼叉之类的短兵器,就武器长度来说远远不及岱山军的长枪,急切间根本无法攻击到岱山军的身体。

    “右刺!”长枪兵的指挥官门罗下达了右刺的命令。

    就在海盗们的视线中,最外围的长枪手集体向右转了四十五度,狠狠的捅出了手里的长枪。

    本来海盗们正在防备着面前的长枪手,可是正面的官军突然向右转去,有的海盗大喜、借机就要抢身攻击,就在这时锋利的长枪向着右肋刺来。

    绝大部分海盗根本就没有防备,知道右肋被长枪刺入还不知道攻击来向何方?

    也有经验丰富的海盗感觉到了刺向右肋的长枪,慌忙舞动着手中兵器去挡。可是一般人都是右手拿着兵器,去格挡前面或者左边的兵器比较顺手,格挡右边刺来的长枪那就格外不顺了,向躲闪时,左右后方挤得都是同伙,根本闪无可闪。

    即使有身手好、比较机灵的海盗躲过了刺向右肋的长枪,可是还有第二排长枪手的补刺。

    就这一次攻击,围着长枪阵外侧的海盗齐刷刷倒下一层,露出后面海盗惊愕的面容。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砰砰砰”长枪阵内的火枪手齐齐开枪,又是近百名海盗倒在地上。

    只是一轮攻击,就有近四百名海盗被杀。

    大屿山的海盗头领晁信看的头皮发麻,他本以为己方人数是官军的近十倍,只有一次攻击就可以把官军吞噬。没想到刚一接触,己方就死了数百人,而官军却无一人损伤!是什么样的军队这样强悍?晁信做海盗近二十年,还从未听说有如此强悍的官军。哦,也不是没有,几十年前,那支戚家军就是如此强悍,可是戚家军已经覆灭了啊,就在十几年前,最后的戚家军在辽西覆灭在满人之手。

    就在晁信思考之时,就见对面的官军缓缓向前移动。

    在门罗的指挥下,长枪阵齐齐的向前移动,向着犹豫不决的海盗们逼去。海盗们被逼的缓缓后退,试图远离面前锋锐的长枪。

    可是前面的海盗想后退,后面的海盗还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正在往前赶,当下里海盗的阵形就有些混乱。

    “右刺!”在门罗的又一次命令下,外围的长枪手们再一次实施右刺战术,在晁信惊恐的目光中,又有几百海盗倒在地上。

    前面的海盗都已倒下,晁信惊恐的发现自己直接露在对面的长枪阵之前,这还是他运气好,没有被阵中的火枪手射中。

    当看到长枪阵再一次向前移动时,晁信浑身的勇气一下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恐惧,怪叫一声,扒开身边的同伙,转身就逃。

    这两轮的屠杀已经震惊了绝大部分的海盗,没有人再敢直面官军的长枪,一人逃跑,百人跟从,整个海盗阵列一下子就崩溃了,海盗们争着抢着往后逃。

    看到海盗们溃逃,岱山军自然不会放过,任思齐当即立端,下令全员追击。

    岱山军手持着长枪,结成小三才阵,就开始追杀。

    逃跑的海盗没有任何阵形可言,虽然人数还有两千多,远在官军之上,可是兵败之时没人想着再反抗。

    可是乘坐的船只已经被烧毁,舟山城还未攻下,他们能逃到哪里?

    很多绝望的海盗扔了武器跪地投降,不愿投降的海盗无路可走,只能逃进岛中的山里。

    一场激烈却短暂的战斗,以岱山军的胜利而告终。三千多海盗被杀死一千余人,五百多人投降,剩下的近千人则逃进山中。

    任思齐带着军队兵临舟山城下,看到城头还飘扬的明军战旗,黄凤舞终于松了口气。。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