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秀才的逆袭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一章 争吵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一章 争吵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杭州锦衣卫驻地

    卢宗汉看着手中信件,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想不到这几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这位任兄弟先是击破了泗礁山生擒顾荣,又支援舟山击败数千海盗,真是了不得。”

    宋立本恭敬的站立一旁,神态淡然自若,跟随任思齐这半年多来,他经历了太多的阵仗,在海盗巢穴中都闯荡过,见识胆识再非以前那个游方算命先生,即使是在臭名昭著的锦衣卫头目面前也能泰然自若。

    “我家巡检大人说了,他认识的朋友之中以卢大人最为肝胆相照,所以这事就拜托卢大人了。”

    卢宗汉闻言哈哈一笑“我和任兄弟的交情那是没说的,你回去告诉任兄弟,我会立刻派人把消息送往南京,保证比浙江指挥使司往南京报捷的信还要快。”

    这一年多来,自从认识了任思齐后,卢宗汉的官运亨通,从百户升到了千户,主管整个浙江锦衣卫系统。而且任思齐很会做人,明里暗里给了卢宗汉大批的银两,对于任思齐谋取舟山参将之事,卢宗汉自然愿意鼎立相助。其实他也帮不了多少忙,也就是把发生在舟山的战事快速如实的报告给南京,供南京兵部参考。

    从锦衣卫衙门出来后,卢宗汉又去了杭州知府衙门,杭州知府李前宽年前和任思齐的合作,赚取了大笔的银子。这次任思齐拜托李前宽在浙江巡抚面前运作,帮助他取得舟山参将的职位。任思齐向李前宽保证,只要李前宽鼎立相助玉成此事,每年都会帮李前宽走私一千担的生丝。

    自从暗中做了走私生意之后,李前宽每年赚了数万两的银两。有了这一笔收入后,他就不用贪污受贿,也就在官场上赢得了良好的官声。上一年他的考评是上等,再做一任知府应该没有问题。

    和任思齐的合作和以前与傅春的合作不同,傅春是靠着他杭州知府罩着才能安然做海贸生意,而任思齐就不一样了,任思齐本身就是宁波生员,是士人的一员,现在又有着岱山巡检的官职,完全可以抛开他李前宽自己做海贸。

    所以现在是李前宽靠着任思齐赚钱,对任思齐的要求自然不敢不应。

    李前宽告诉宋立本,他已经去过了浙江巡抚衙门拜见过巡抚张秉贞,有俘虏的匪首顾荣以及一干海盗头目,这次任思齐的功劳完全没有问题。巡抚张秉贞已经向南京兵部报捷,报捷的信使已经在路上。不过任思齐是否能得到舟山参将职位,还得看南京兵部的意思。李前宽让宋立本回去告诉任思齐,尽快去南京运作此事。

    宋立本在杭州呆了三天,得到李前宽的回信后,立刻乘船回到了岑港。

    此刻的任思齐正心绪不佳,因为黄凤舞刚刚含怒而去。

    黄斌卿回到舟山城后,发现俘虏的海盗顾荣已经被任思齐强行带走,就知道大事不好,立马让女儿去岑港见任思齐。

    到底是父女同心,黄凤舞自然不愿看到父亲被罢官,便乘船来到岑港。谁知一下船便被岑港的掌柜们看到,岑港归舟山参将府管辖,掌柜们自然认识一贯张扬的参将黄斌卿的女儿。

    钱掌柜带人拦住了黄凤舞,向她哭诉了任思齐巧取豪夺,强占他们货物的事情,他们哭哭啼啼的一副可怜的样子一下子赢得了黄凤舞的同情心。

    见到任思齐后,黄凤舞便问了此事。任思齐爽快的承认了此事,让黄凤舞不要去管他们。

    “虽然他们的货物是被海盗所抢,可是你既然从海盗手中夺回来货物,就该还回,否则与海盗何异?”黄凤舞气愤的对任思齐道。

    “你是说我是海盗了?”任思齐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那些人来到岑港开店铺,这么个荒凉的渔港有什么买卖可做?他们不过是利用岑港的偏僻来走私罢了,大明有国策,片帆不许下海,对于这些走私商人,你舟山参将府不闻不问也就罢了,现在还包庇他们吗?”

    黄凤舞当然知道岑港的商人大都是走私商,可是这年头在沿海地区,走私已经成了风气,大家都当作理所当然,况且舟山参将府的职责是防倭防盗,卫护舟山这座沿海大岛,稽查走私并非它的职责。

    看到任思齐脸色沉了下去,黄凤舞的火气一下子就被激发了出来。

    “你抢人家的货物还有理了?说人家是走私,你岱山一个小小的巡检司养了这么多船只士兵,是靠什么?不也是走私?”黄凤舞是个火爆脾气,心中有话就得说出来,可是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任思齐为了她才来到舟山,现在自己不该不分青红皂白就如此对他。

    “对不起,我,我,我不该怎么说。”黄凤舞喃喃的道着歉。

    “你说的对,不用道歉,”任思齐和黄凤舞相处这么长时间,也了解她的脾气,特别是上次在船上夜谈之后,二人的关系仿佛一下子近了许多,黄凤舞说话间刁蛮撒娇了许多,任思齐自然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只有一个女子把一个男子看做恋人的时候才会如此说话。可是任思齐对她的情谊却不敢接受,因为他心中有着不可告人之处。

    “你说得对,不用道歉,我也走私。可我是岱山巡检,稽查走私也是我的职责,所以看到走私商人,我就得查,不把他们抓起来就便宜了他们,还敢找我要货物?”

    “你,你,”黄凤舞被任思齐蛮不讲理的话激怒了,啊,你自己就走私,却不允许别人做这样的事,什么道理啊?

    “你,你,你简直是不可理喻。”黄凤舞气哼哼的道。

    “黄小姐来还有事情吗?”任思齐淡淡的问道。

    这种时刻,黄凤舞怎么还能把父亲的事情说出口,拔腿就向外走。

    “没有事了!我就是来看看某个王八蛋!”

    任思齐面无表情的看着黄凤舞离去的背影,内心深处却觉得有些心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