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秀才的逆袭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三章 流言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三章 流言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月初,忽然有几种流言在江南肆虐,短短时间内就传遍了江南各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流言说闯贼已经攻进了北京,崇祯皇帝已经殉国。也有流言说崇祯皇帝并没有殉国,已经带着太子逃了出来。还有流言说崇祯皇帝却是殉国了,但太子已经逃到了南京。

    不管是那种流言,都说明了一件事,遥远的北京却是出了问题,这大明的天恐怕要变了。

    宋立本从杭州回来,报告了此行的经过后,便把听到的流言说给任思齐听。说话的时候深色激动,却有着隐隐的期待。乱世即将到来,正是英雄奋起之时,他盼望着跟着任思齐做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

    对于已经发生的事,和即将发生的事,任思齐心知肚明。对于这些流言任思齐根本不感兴趣,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朝廷的奖赏什么时候才能下来,他什么时候才能当上舟山参将。只有当上舟山参将,他才能名正言顺的掌控舟山,很多布局才能一一开展下去。

    到底是底蕴太浅啊,以任思齐现在的人脉,顶多能够到杭州,而舟山参将的任命,需要得到南京兵部的认可,现在能做的也只有等待了。

    在岑港这些天任思齐也没有闲着,春丝已经下来,每天都有丝农从对面的大陆来到岑港。

    岑港原来的丝商钱掌柜在任思齐的打压之下,已经没法和任思齐竞争,他的店铺中的货物和银两被海盗洗劫一空,最后都落到了任思齐手中,而常熟钱家的援助却迟迟未到,他就是想和任思齐争夺生丝也有心无力。

    至于其他的商铺掌柜,他们大都是宁波本地人,得到了背后的东家许可,不得再与任思齐争执。

    大家都是同乡,好歹要讲些情面,任思齐也算救了他们的性命,保全了他们的店铺,损失的那些货物就当作是给他的谢礼。

    其实这些商人之所以妥协,还是因为任思齐的巡检官职。岱山巡检,也就相当于后世的派出所长。这么个小官虽然不大,却很重要。因为岱山就位于岑港的北面,正好卡住杭州湾的出海口。所有的走私海商,船只基本都得走岱山附近水域,若是惹恼了任思齐,他完全可以以查抄走私的名义缉拿各家海船。而以任思齐现在的实力,他完全能做到这一点。

    大家都是为了求财,能合作当然要比相互冲突的好。岑港虽然不太大,容得下一个任思齐。

    岑港每一个商铺的背后都代表着宁波的一个士绅,任思齐当然也不愿和他们撕破脸。得罪了所有人的结果只有一个,他的势力永远也无法登上大陆,那样的话就只能去做海盗了。

    和大多数商家达成和解后,任思齐的势力算是正式登陆岑港,以齐云商号的名义开始做起了生意。不过他的生意仅限于生丝,像绸缎棉布铁器茶叶不能再收购。不过生丝是海外贸易的最大宗货物之一,能垄断岑港的生丝生意,对任思齐来说很是满足。

    至于原来的生丝商钱掌柜,已经被大家完全无视。

    数天时间,已经收购了五百余担生丝,加上从海盗手中抢夺到的货物,去吕宋的货物已经备齐。

    舟山这边诸事繁多,任思齐根本没法脱身。只能让茅十八做统领,司马南辅助他,驾着“飞鱼号”和“福春号”前往吕宋。

    去年的此时已经去过吕宋一次,算是走熟的航线,又有海图在,以茅十八和司马南的丰富经验,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十八哥,一切拜托了!”岑港码头,任思齐前来送行。

    “有我在,秀才你尽管放心!”茅十八哈哈笑道,能带船出海,让他的心无比愉悦。

    “秀才啊,你还有没有什么话让我捎给什么人的,比如那个总督小姐?”茅十八对任思齐挤了挤眼睛。

    任思齐眼前一下子想起来那个身材火辣热情似火的异国少女丽娅来,随即苦笑了,一段露水姻缘,双方都不在意何必再提?

    “十八哥莫要取笑,对了,倒是如果见了戴维,你看看能否想法让他帮着购买一些火枪。”任思齐吩咐道。现在整个岱山军火枪也就一百来支,数量实在太少。

    “飞鱼号”和“福春号”扬帆起航了,任思齐挥着手,直到看不到帆影才转身回转。

    “巡检大人,恭喜恭喜啊!”回巡检司衙门时,遇到了茶叶商张掌柜张云兴。

    张掌柜是张敬贤堂侄,张蒹葭的堂兄,若是两家没退婚的话,算得上是任思齐的亲戚,可是现在对他,任思齐怎么也提不起好感。

    “原来是张兄啊,不知我喜从何来?”任思齐淡淡道。

    “船队出发,当然是财源滚滚了,当然要贺喜了?”张云兴满面笑容道。

    “不过这个时节不是去日本的时候,巡检大人的船队难道是去南洋不成?那边的商路可不好走啊,大员有荷兰人,他们封锁了往南洋的路。”张云兴试探着说道,试图套着任思齐的话。

    “嗯,荷兰人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去年就在日本和他们干过一仗,还不是被我打的大败而逃。”任思齐当然不会说出自己船队的目的地,只是吹嘘着自己的战绩。

    去年在日本,任思齐大战荷兰人的事情已经在浙江的海商中广为流传,这也是岑港众人和他妥协的一个原因,连荷兰人都不怕并且能战而胜之的凶人大伙儿都不愿招惹。也只有钱掌柜那个棒槌,靠着背后钱谦益的势力试图挑战任思齐,钱谦益虽然做过大官,可是在这海上,他的名声算个屁。

    “巡检大人的赫赫战绩我自然是如雷贯耳,说起来您和咱们张家以前也算有渊源,虽然有过不愉快,但是冤家欲解不欲结,咱们以后要多多亲近才是。”张云兴笑眯眯的对任思齐道。

    这是要拉拢我吗?看着张云兴的笑容,他一下子想起了张敬贤,继而想起来原来的未婚妻张蒹葭,那个曾经让他神魂颠倒的少女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