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秀才的逆袭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二章 前翁婿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二章 前翁婿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ps本书是小众书,目前只有四十多个订阅读者,求不要用起点赠币看,那样不算订阅,作者拿不到稿酬。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张敬贤来了?任思齐一愣,随即心中恍然,应该是宁波的世家们知道张敬贤和自己复杂的关系,派他前来试探吧。可他们就没有想想,自己曾遭到张敬贤退婚,岂能不恼,现在却派这么个人前来,真是何其蠢也!而张敬贤又欣然前来,他以为他还是自己的岳父不成?

    “来人,摆出全副仪仗,去迎接我那位老丈人!”任思齐当即吩咐下去。

    任思齐作为游击将军,自然也有他的自己的排场,旗牌鼓号平日里都堆在巡检司衙门的杂物间,这时都派人寻了出来。

    两杆大旗立在背后,一杆上写着“岱山巡检司巡检”,另一面则是“海防游击任”。大旗的背后是八个鼓手,再往后则是数百全副武装的将士。前面是手持火铳的火枪手,火枪手的后面是手持长枪的的长枪兵。三十二个倭人武士手持寒光闪闪的倭刀曾燕字形一字排开,分列在码头两边。

    旗帜招展,长枪如林,端的是威风凛凛、杀气逼人。这就是刚上码头的张敬贤看到的景象。

    看着前面诺大的阵势,刚下船的张敬贤不觉恍然,不经意间,那个曾经只知道寻花问柳的小子,已经拥有了如此实力,这么大的威风!可是摆出这么大的阵势又给谁看,是想显摆,还是要震慑自己?张敬贤心中哑然而笑。

    “小婿拜见岳父大人,迎接来迟,还望赎罪!”看到张敬贤从码头走来,任思齐笑眯眯迎了上去,躬身行礼。

    听到“岳父”二字,张敬贤脸上的青筋蹦蹦直跳,可恶的小子,总是想方设法的刺激自己。

    “任大人可千万不敢如此称呼,草民可担当不起!”张敬贤冷冷道。

    “一日为岳父,终身都是岳父,怎么担不起。”任思齐笑眯眯的可恶样子让张敬贤直想往他脸上砸上一拳。

    “岳父大人看我手下将士雄壮否?看我船舶高大否?”任思齐用手往身后一指,顺势划向海湾,得意洋洋的问道。

    张敬贤知道任思齐就是为了刺激自己,好让自己为以前的悔婚而后悔,可是看着面前那沉默安静气势逼人的大军,再看看海中高大如城、桅杆林立的几十艘海舶,张敬贤不得不承认任思齐的势力已经无比强大。要说没有后悔那是不可能的,可后悔又如何,难道他还能腆着脸皮和任思齐再议姻缘?

    “船舶确实众多,士兵也算精锐!”张敬贤开始了自己的反击,“不过你身后这两面旗帜有些不妥。”

    “有何不妥?”任思齐就是一愣,回头看着两面飘扬的大旗。

    “岱山巡检,海防游击,不妥不妥,若是上面写着进士及第、浙江巡抚岂不是更好?”张敬贤冷冷的道。

    任思齐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海防游击只是个武将在绝大多数明人心里当然比不上进士出身的文官,岱山巡检只是从九品刚入流而已,和浙江巡抚这种封疆大吏更是天差地远!

    文贵武贱在大明早已深入人心,张敬贤这话分明就是说你秀才的身份不去考取进士,反而做了武官,当上个不入流的从九品巡检还洋洋自得,真是不知羞耻为何物?

    被人鄙视了任思齐也无可奈何,更无法反驳。让士兵把张敬贤拿下,或者是威胁一番?那可就落了下乘,反而更损脸面。

    “我之志向,岂是腐儒可知?”任思齐冷哼着扭过脸去。

    鄙视了任思齐一顿,总算出了口恶气,张敬贤得意洋洋的上了马车。

    任思齐郁闷了一会儿,只能吩咐诸军散去,自己陪着张敬贤回到巡检司衙门。

    从码头到高亭镇,一路上的情形让张敬贤暗暗心惊。他本以为岱山岛乃是化外之地、海中孤岛,上面尽是一些肮脏的渔民、面目可憎的海盗才对。

    没想到看到的情形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任思齐手下精锐的士卒先且不说,就一路看到的行人,衣着整洁、笑容满面,其精神面貌远胜鄞县城的百姓。

    道路两边,是一望无垠的耕地,水渠曲折环绕的耕田中,百姓们正在插秧种秋稻,笑声隐隐不时从田中传来。

    高亭镇虽却规划整齐,平整宽阔的街道,高大坚固的房屋,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欣欣向荣。

    把一个海外荒岛建成了世外桃源,这个前女婿的本事可是不小!

    张敬贤的心情很复杂,直到进了巡检司官厅,安坐下来才算平复下来,谁知任思齐的一句话又让他怒火勃发。

    “蒹葭妹子可好?”任思齐奉上茶水,笑眯眯的向张敬贤问道,好像张蒹葭还是他的未婚妻一样。

    “一切都好,不劳巡检大人挂念。”张敬贤喝了口茶水,压下心中怒火,决定直入主题,便把来意向任思齐述说一番。

    谈到正事,任思齐神色严肃了起来。

    “伯父您的来意我知道了,请您回去给他们回个话。若想要回海船,两千两银子断不可少!不仅今年,以后每年两千两将是定例!”

    “贤侄啊,你可知你这么做可是得罪了所有的世家?他们的力量你可不能小视!”张敬贤劝解道,杨秉鼐那些人的能量他最清楚不过,他不认为任思齐能斗得过他们。

    “我意已定,伯父不用在劝说了!”任思齐止住了张敬贤的话语,唤过一个下人吩咐了一声,下人很快出去了。

    张敬贤叹息一声,只能住口,以他现在的身份,已经没资格左右任思齐的想法。

    脚步声声,天草枫端着一个盒子从外面进来,把盒子递给任思齐。

    打开盒盖,掀起一块绸布,露出一柄晶莹剔透的淡黄色玉如意来,这是任思齐在攻打泗礁山时,从顾荣的匪巢中夺得。

    把玉如意推倒张敬贤面前,任思齐的一番话让张敬贤也禁不住黯然魂伤。

    “我和蒹葭妹子注定已经有缘无份,就把这柄如意送给她,祝她此生能够幸福安康、事事如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