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秀才的逆袭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五章 算题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五章 算题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静室之内,屏退了诸人,屋子里只有任思齐和张蒹葭,还有她的丫鬟雀儿。

    “你怎么来了?”任思齐惊喜交加,亲自为她沏茶,双手捧着送到她手边。

    张蒹葭端坐椅中,神情淡然,宛若一朵绽放的幽兰。轻声道谢了一句,伸出纤细小巧的手掌,接过任思齐手中的茶盏,手指晶莹剔透、洁白如玉。

    “我来定海,是想劝说你,不要攻打宁波,铸成大错!”张蒹葭抬起头来,一双妙目眨也不眨的看着任思齐。

    他面貌变化了许多,皮肤比往昔黑了许多,身形更加削瘦,面部不再那么柔和,而变得棱角分明。他再非以往那个熟悉的白面书生,而变成了一个浑身充满力量杀伐果断的军人。

    这一刻,张蒹葭感觉面前的任思齐是那样的陌生,自己的话他还能不能听进心中?

    “蒹葭,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还是那样的美!”任思齐却没有接张蒹葭的话茬,而是不迭的赞叹。一副沉迷的模样依稀还是往日的任思齐,这让张蒹葭羞恼之余,又心安了许多。

    “蒹葭妹妹,是伯父让你来的吗?”任思齐笑眯眯的问道。

    “胡说,我爹怎么会让我来......”张蒹葭脱口说道,话一出口却意识到不好。

    “原来你是私自跑出来的啊,”任思齐吃惊的叫道,随即脸上露出了感动“没想到妹子你对我这么好,你的深情厚谊我,我今生决不辜负!”

    “你,你说什么呢?”张蒹葭目瞪口呆道,随即意识到了什么,这个家伙,这个家伙他以为我是离家私奔,投奔于他吗?

    一股羞恼涌到了心头,张蒹葭的脸蛋一下子红到了耳根。

    “你,你混蛋,你以为我来干嘛呢!”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前来劝说,却被认为不知羞耻的女子,张蒹葭委屈的眼睛都红了,眼泪在眼眶中转悠着,随时就会流下。

    “啊,妹子你别生气啊,”任思齐慌忙跑到张蒹葭身边,低声抚慰着,“都是我不好,我说错了话。”

    雀儿在一边看的目瞪口呆,也匆忙走到张蒹葭身边,安慰着自家小姐。

    “小姐啊,任公子他没说啥啊,你怎么就哭了!”

    自己的这个笨丫鬟一心想要自己嫁给任思齐,对此张蒹葭心知肚明,当即瞪视了雀儿一眼,让她不要来添乱。

    雀儿便委屈的走到了门口去了。

    深吸了一口气,张蒹葭强自稳住了心神,差点被这个混蛋转移话题搅乱了心思!

    “你别转移话题,我问你,能不能就此罢手,收兵回岱山!”张蒹葭瞪视着任思齐。

    “你可知道,私自出兵可是重罪,形同造反,难道你想做个乱臣贼子吗?”张蒹葭逼问道。

    “你自小在宁波长大,在宁波读书考取功名,宁波也是你的家,难道你忍心看到宁波兵连祸结,百姓流散?”

    张蒹葭聪慧过人,任思齐知道自己的小把戏骗不过她,当下苦笑着坐回了座位。

    “蒹葭妹子啊,不是我想兴兵,是那宁波的世家,勾结王之仁攻打我的岑港,我这才出兵反击。你怎么不去质问那些士绅们,怎么把罪过都按到我头上了!”任思齐苦笑道。

    “我不知道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可既然你已经攻下了定海,教训了王之仁,自己又没有什么损失,那就罢手吧。”张蒹葭看着眼前的茶盏,轻声道,“你不要再去宁波了,那些士绅们势力庞大,你得罪不起他们的。”

    “你现在既然弃文从武,做了朝廷的将军,就要精忠报国,就像岳武穆一样,千万不能随着自己心意胡为,最后落一个乱臣贼子的名声。”

    张蒹葭轻柔的话语在任思齐耳边回响,让他心中很是感动。

    她虽然不了解情况,更不知道天下大势,只是读过很多书,知道很多书中的道理。听说自己占据了定海,又要攻打宁波,这才不顾自己未嫁女孩的身份,从宁波来定海劝说自己。她害怕自己误入歧途,成了一个祸国殃民的乱臣贼子。

    “蒹葭你放心,我也许不是一个像岳飞一样的忠臣,却绝不会做祸国殃民之事!”任思齐收起笑容,郑重保证道。

    “宁波城我不会去的。只不过那些士绅们既然敢惹我,我就得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

    听了任思齐的话,张蒹葭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样就好,你可莫要骗我!”

    “我,我得回去了。私自离家,爹娘还不知道如何担心呢。”

    说着,张蒹葭就要站起身来,转身往外走。

    “蒹葭妹子!”任思齐上前一步,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

    “你,你怎可无礼!”张蒹葭羞恼的看着任思齐道。

    “蒹葭妹子,既然来了,又何必这么急着走。这定海山雄水阔,风景秀丽,每日傍晚又有罕见的海潮。澎湃的潮水直逼关城,巨大的响声荡人心魄。”任思齐劝道。

    “你,你快松开我胳膊。”张蒹葭羞道。到底是少女心思,听任思齐这么一说,她怦然心动。是啊,反正已经出来了,何必急着回去?她长着么大,还从未出过远门呢!

    “就是啊,小姐,咱们玩两天再回去吧。”雀儿拉着张蒹葭的袖子,也劝说道。

    “我,我害怕爹娘担心。”张蒹葭心中挣扎着。

    “不必担心,若我料的不错,张伯父过不了几日,就会再次来到定海。”任思齐笑道,“到时我送你们一条船,你跟着他一起回去便是。”

    “你说爹爹还会来?”

    “当然,宁波府想要我退兵,肯定会再次派人前来,而你爹就是最佳人选!”

    张蒹葭和雀儿便安心住了下来,任思齐放下公务,全力陪伴在她们身边。

    早晨,任思齐会带她们等招宝山看日出,脚下甬江江水如银链,远望大海无边、波涛汹涌,一轮红日自东方而出,发出万道霞光。

    傍晚,任思齐领着她们在关城上看潮,汹涌的波浪发出巨大的轰鸣,叠浪如一条无边的直线自大海深处而来,砰击在海岸上,巨大的浪花扑上了关城,直逼城上,张蒹葭和雀儿吓得大声尖叫。

    闲暇时,张蒹葭会看带来的九章算术,演算着其中的算题。

    任思齐从屋外进来,看着摆弄算筹的张蒹葭,摇了摇头。

    “你这种算法太慢!要不要我教你更简便的算法?”

    “你也懂算术?”张蒹葭的头从桌上抬起,不信的看着任思齐。

    “除了生孩子我不会,天下间我不懂的事少之又少!”

    张蒹葭两眼弯成了月牙,琼鼻微皱,从口中吐出两个字“吹牛!”

    “我到底是不是吹牛,一看便知!”任思齐取过桌上的毛笔,蘸着墨,在白纸上写下几个弯弯曲曲的字符。

    “这是什么呀?”张蒹葭皱眉道。

    任思齐写的自然是十个阿拉伯数字,从0到9。

    任思齐把十个数字一一交给张蒹葭,然后又写下了加减乘除四个符号。

    然后用阿拉伯数字和符合写下了一个算式。

    “你看就这么一个三位数的加法,要是摆弄算符的话得算半天,可是要是用这种算术的话,很快就会算好。”

    “也不是多快啊,这个加法我口算很快就会算出。”张蒹葭不以为然道,可是这种算符还是让她兴味盎然。

    “呵,不服是吧,咱们比一比怎么样?”任思齐发出了挑战。

    “比就比,谁怕谁?”张蒹葭当然不服,她酷爱算术,周髀算经、九章算术、五经算术都看过,虽然不敢自认算术大家,可任思齐还不放在她眼中。

    “比什么?”张蒹葭问道。

    “你出题吧,我要让你输的心服口服。”任思齐道。

    “切!”张蒹葭想了一下,决定出一个较难的题,好给这个狂妄的家伙一个教训。

    “一百馒头一百僧,

    大僧三个更无争,

    小僧三人分一个,

    大小和尚各几丁?”

    看着纸上娟秀的字迹,任思齐不觉哑然而笑。

    “怎么,现在认输还来得及,我不会笑话你的。”张蒹葭调皮的笑道。这是她在一本算书上看到的一道题,苦思了良久才解了出来,这道题很有意思,她一直记在心中。她不信任思齐能算出来。

    不就是个一元一次方程吗?任思齐撇了撇嘴。提笔写下了一个方程313100100。经过简单的算式计算,得出25。

    “大和尚二十五人,小和尚七十五人,没错吧?”任思齐笑问道。

    张蒹葭一下子长大了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任思齐。这道算题她可是花了将近一天的时间才演算出来,任思齐怎么可能算的这么快?

    “这个是什么?你到底是怎么算的?”张蒹葭激动的拉起了任思齐的胳膊摇晃着。

    “是这样的。”任思齐连忙给她解释算式的含义,以及未知数的用法,张蒹葭凑到任思齐跟前,聚精会神的听着。

    看着二人亲密的样子,一边的雀儿笑的合不拢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