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秀才的逆袭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七章 离别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七章 离别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蒹葭是我的女儿,不劳将军大人过问,你赶快给我把她叫出来!”

    女儿私奔,这种事要是传了出去,张家的脸面简直会丢尽,一路上张敬贤满腹的怒火,见到任思齐不由自主的就爆发了出来。

    张蒹葭和雀儿正躲在内室之中,听到父亲和任思齐争吵之时,下意识的就要出来劝解,却被雀儿死死的拉住了胳膊。

    当任思齐提起杨帆之时,张蒹葭一下子止住了脚步,呆呆的站着,泪水从眼角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杨帆是杨家三子,也是宁波城里有名的纨绔子弟。寻花问柳浪荡之处不亚于昔日的任思齐,三十岁了连个秀才都未曾考中。而且他还曾娶过妻子,后来其妻子莫名死去,爹爹竟然要让自己去给他做填房,这让张蒹葭如何乐意?

    可是在家从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三从四德是张蒹葭自小受到的教育,她虽不乐意又能怎么办?

    ......

    前厅之中,任思齐和张敬贤还在争执着。

    “伯父,您此来是为蒹葭妹子,还是另有要事?”任思齐把话头转移到一边。

    张敬贤这么快再次来到定海,当然是受到杨家屠家等士绅们的委托,前来谈判。可是把女儿寻回家更是张敬贤主要目的。

    不过任思齐既然问起,张敬贤决定先把女儿的事情放在一边,先谈好正事,再来理论女儿的事情。

    “杨家屠家各家主说了,只要你能同意归还海船,他们答应按你说的条件,每艘船交给两千两银子的银子。”张敬贤冷静了下来,把士绅们的要求向任思齐说出。

    “一群贪婪无耻之辈,事情到了如今还在做梦!”任思齐冷笑了起来。

    “若是事情一开始他们便答应我这个条件还可,可眼下双方已经开战,他们支持的王之仁被我打的大败亏输,我马上就能兵临宁波城下,直捣他们的老巢。他们还想着做这样的美梦!”

    “我只是负责传话而已,答不答应随你的便!”张敬贤现在无心再为士绅们奔波游说,他满腔的心思都在如何把女儿从任思齐手中讨回,带回宁波。

    “伯父你可回去告诉那些人,海船想都不要再想,已经全部没收,抵作我岱山军此次出兵的军费。另外再让他们按每艘船两千两的数目,把银子给我送来,做为对他们私自出海通倭的罚金!最后,以后在浙东一带鱼肉罐头的定价权完全由我岱山决定,他们不许在从中作梗。”

    “答应了这三个条件,我就可以罢兵回师岱山,否者我将兵临宁波城下,新账老账和他们一起算!”

    “贤侄,事情何必做绝!”虽然不打算再多过问此事,张敬贤还是被任思齐苛刻的条件惊呆了。

    “那些人在朝中在地方根深叶茂,他们的能量不是你能想象的,况且你这样的条件,简直是在和所有士绅为敌啊!”张敬贤苦口婆心的劝解道。

    这等于是赤果果的敲竹杠,敲完竹杠再打脸,哪有这样干事的?这可不是做大事的节奏。这更坚定了张敬贤把女儿从任思齐身边索回的念头。

    “伯父您只管把条件带回,答不答应是他们的事情!”任思齐淡淡道。要么不做,要么做绝,经此一事,让那些士绅们再也不敢和自己做对!

    至于和士绅们为敌,那是早晚的事,对这些吸附在大明身上、无数百姓身上的吸血虫,任思齐从来没有过好感。

    “好吧,我把你的条件带给他们就是。”张敬贤无奈的答应了下来。

    “现在你马上把蒹葭给我叫出来吧!”

    “当然可以,不过再把蒹葭妹子叫出来前,有一件事情伯父您得做好心理准备!”任思齐眼珠一转,忽然有些不好意思道。

    “什么?”张敬贤警觉的瞪大了眼睛。

    “这个,嗯,伯父您也知道,我和蒹葭妹子自小青梅竹马,又是久别重逢,那个,那个情不自禁,越过了雷池......”看到张敬贤眼睛越睁越大,怒火简直要喷薄而发,任思齐的声音越来越小。

    内室之中,张蒹葭也瞪大了眼睛,张开了嘴巴。哪有的事,这混蛋怎么如此胡说!

    “你,你,你气死我了!”张敬贤终于爆发了起来,“亏你也是个读书人,竟然做出这样寡廉鲜耻之事,无耻之尤,无耻之尤!”

    “你竟敢坏我女儿名节,玷污她的清白!我,我,我和你拼了!”张敬贤气的哆嗦着,四下打量着,一把拽下桌上刀架上摆放着的武士刀,拔出刀鞘,劈头盖脸的就向任思齐砍去。

    “岳父大人,你听我解释啊!”任思齐撒腿就往屋外跑去,边跑便喊。

    “解释你个头,我砍死你个王八蛋!”张敬贤气的破口大骂,脚步奇快的追逐在后面。关城上,岱山军士卒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幅情形,任思齐的卫士刚要上前制止张敬贤,被任思齐用眼睛一瞪,一个个便笑着退了下去。

    张蒹葭从内室走了出来,脸色复杂的看着正在追逐的二人。小丫鬟雀儿一脸古怪的跟着她的后面。

    “小姐,姑爷刚才说的可是真的?”终于,雀儿忍不住问道。

    “闭嘴!”

    ......

    从关城到山脚,又到了招宝山半山麓,张敬贤终于追赶的精疲力尽,拄着刀坐在一块山石之上。

    “岳父大人,您怎么不问青红皂白就拿刀砍杀呀!”在张敬贤身前两丈之处,任思齐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

    “你个混蛋,我,我要宰了你!”

    “哎,岳父,你这样可就不对了。总得让我把话说完吧。我是说我情不自禁,情不自禁的亲了蒹葭妹子一口,不至于让你追杀这么远吧!”任思齐委屈道。

    “你是说,就,就亲了她一下!”张敬贤眼睛又瞪大了。

    “是啊,就亲了她一下,可是您追砍了我大半天,这里所有人都看到了,这怎么解释的清啊!”任思齐摊了摊手,很无奈的道。

    “你,你个混蛋,你气死我了!”张敬贤撒手扔了倭刀,躺在石头上喘着粗气。

    ......

    “岳父大人!”

    “不要叫我岳父!我没有答应把女儿再许给你。”

    “额,伯父大人。听雀儿说,你打算把蒹葭许给杨家三子杨帆,这事是真的吗?”

    “确有此事,两家八字都换过了,就差下定了。”

    “难道岳父以为杨帆比我任思齐优秀,还是您只是看上了杨家的家世?”

    “杨家世代官宦,一家十进士,一门三尚书,家世当然无可挑剔。而杨帆也算青年才俊,就人品也比你这无耻之徒好的多!”

    “呵呵,岳父您别带着偏见看我。杨帆年龄比蒹葭妹子大得多,三十多了连个秀才都没考中,哪里比得上我,我十六岁就考中秀才,现在二十岁已经成为了游击将军,手握上万雄兵,杨帆岂能和我相比?”任思齐傲然道。

    “你若继续科举,考中举人,再考进士,我会欣然把女儿再许配给你,可你为何偏偏做个武将?”张敬贤脸色复杂的看着任思齐。

    即使再对任思齐充满偏见,可他也不得不承认任思齐非常的优秀。可如此人才若是能走科举之路,考中进士多好,那样他会欣然把女儿嫁给他。可偏僻做了地位低下的武将,他张家好歹也是书香门第,祖上也做过官,如何能与武人结亲?

    看着面前这个老顽固,任思齐有种无力的感觉。

    “岳父啊,你的眼光已经跟不上形式了。现在什么时候了,您还抱着文贵武贱的思想。当今天子弘光帝都是武将所立,乱世之中,唯有掌握武力才能主宰自己命运!”

    “你,你这可是大逆不道之言,天子乃史阁部和马次辅所立,如何扯到了武将身上?”张敬贤震惊道。

    “难怪,宁波距离南京近千里,岳父您的消息实在闭塞。没有江北四镇,福王如何能做皇帝?这在朝中已经无人不知。”

    张敬贤闭上了眼睛,他知道自己仅仅是个在野士绅,朝中大事根本没有资格与闻,他所知道的也都是道听途说。也许事情真的像任思齐说的那样。

    可,可这大明的天真的要变了不成?江南的百姓还未曾感受过北方那种乱状,张敬贤还下意识的认为一切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战乱离自己还很远很远。

    其他的先不管它,可是张敬贤知道事情经过这一闹,肯定会传扬出去。自己的随从中也有士绅和官府派来的人,本来想悄没声的把女儿带回家去,谁知一下子没搂住火,竟做出当众追砍任思齐的事情。

    这下肯定弄得尽人皆知了,自己即使再把女儿带回宁波,又如何能再把她许配给杨家?

    而杨家也绝不会接受一个私自出逃、伤风败俗的女人!

    真是颜面扫尽啊!

    “就让她留在这里吧,就当我没有了这个女儿!希望,希望你能善待与她。”张敬贤声音颤抖着,勉强留下话语。

    站起身来,再不理睬任思齐的招呼,一声不吭的的往外走,直接到了江边,上了来时的座船,掉头往宁波而去。

    “爹爹!”张蒹葭站在关城,看着父亲的背影,泪水再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她知道,这一别,不知什么时候能再次相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