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秀才的逆袭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一章 水淹七军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一章 水淹七军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二天一早,王鳌永便下令整军出发,李士元降军还是作为先锋。

    匆匆忙忙吃过早饭,李士元便率队出发,一千多人怨声载道的离开高密城下,向着胶州继续前进。

    “报!将军,先头一千多清兵已经离开高密,正向这边而来。一个时辰后到达。”一个细作越过胶水河桥,向着岱山军藏身的矮丘跑来,对任思齐报告道。

    “放这伙清兵过去,传令,等清兵主力过河之际,炸坝放水淹了他们!”任思齐命令道。

    这一千多清兵只是先头部队,没必要理会他们,放他们过去即可。

    一个时辰后,李士元带着部队来到胶水河边。

    一条小河蜿蜒向北,银带一般的河水清澈见底,能看清河底的游鱼。

    可是这河水也太浅了吧?李士元多次来往于青州胶州之间,几个月前还从这条河中跨过,那时的河水可比现在深多了!

    不过李士元也没有多想,而是下令全军从桥上过河。

    这座跨在胶水两岸的桥是座木桥,青石砌成的桥墩,上面横着铺了几个长长的圆木,圆木的上面则铺满了木板。

    桥宽六尺,可允许四个人并排行走,虽然是木桥,却颇为坚固,载重数百斤的大马车也可通行。

    可是今天却极为奇怪,李士元手下的士兵还未过一半,“咔嚓”一声,桥中间的横木却居中而断,桥面一下子断开了一大截,十多个士兵嚎叫着落入水中。好在河水甚浅,士兵们挣扎着爬了起来,发现河水仅仅到大腿深,便径直爬上了岸。

    也许是木桥年久失修,又碰巧过了这么多的军队,这才断了。李士元一开始也没多想,既然河水不深,索性让大家涉水过河就是。可随即他眉头一皱,暗自觉得不对。

    河水突然变浅,木桥又断了,难道一切都是这么巧合?

    李士元极目四望,却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是这附近怎么如此安静,安静的有些不正常。

    山东一带,人口颇为稠密,虽然经过天灾**,清兵屡次入关抢劫,在山东掠走了大量的人口,可那都发生在鲁中鲁北,至于胶东清兵却未曾来这么远。

    大军经过,路上没有行人不说,可是田地里却为何没有种田的农夫?这一切都是这样的不对劲。

    一种危险的感觉突然涌上李士元的心头,回头看着正在涉水而过的手下,他下意识的就要高喊,可瞬间又闭上了嘴巴。

    这时候若是高声呐喊,只能造成己方士兵的慌乱,引起敌人立马的攻击。

    回过头来,看着一里外,那里王鳌永统领着大军即将到来,李士元暗自祈祷,祈祷敌人莫看得上自己这支小小的前锋,而把目标放在主力的身上。

    也许是祈祷感动了上苍,一直到所有手下都涉水来到对岸,想象中的攻击并没有到来。

    难道是自己太敏感了,李士元狐疑的目光掠过右前方的那座矮丘。

    一千多人渡过河水到底需要一些时间,这时王鳌永统领的大军快到了对岸。

    李士元甩甩脑袋,把提醒王鳌永注意的念头甩到脑后,喝令着手下快速前进,好尽快远离河岸。离河岸越远,就会越安全。

    “爹爹!”路边一处茂密的草丛之后,李鼎眼中充满了泪水看着路上骑着高头大马的父亲李士元。

    加入岱山军两个多月,李鼎现在已经是岱山军的小旗,因为是山东本地人,熟悉山东地形,他便被派为哨探,专事查探清兵的动静,在李鼎的身后,跟着他属下的五名士兵。

    没想到铁骨铮铮的父亲竟然降了满清,这让李鼎心中很难接受。看着马上父亲的背影,李鼎眼中流下难过的泪水。

    “报,督帅,前面木桥坍塌,所以李参将刚刚率队涉水过河而去。”一个清兵跑到王鳌永马前,报告前面发生的事情。

    “为何不整修木桥?”王鳌永皱起了眉头。

    “回督帅,河水甚浅,刚过膝盖,完全可以涉水而过。”

    这样啊,确实没必要搭桥,王鳌永点点头,下令全军涉水过河。

    火热的太阳挂在东南的天空,走了一个多时辰的清兵早已汗流浃背,王鳌永命令刚下,他手下的士兵“嗷”的一声,纷纷向着河水扑去,跳进清澈的水中,双手捧着河水,饮了个贼饱,把脸没入水中,舒服的浑身直打颤。

    看着手下放浪形骸的样子,王鳌永摇摇头,却也没有太过干涉。一刚一柔,方是领兵正道,没必要时刻约束他们。

    看见清澈的河水,后面的清兵也加快了脚步,好赶到河边好好的凉快一番。

    一时间,河岸上爬满了密密麻麻的人头,河水里也站满了清兵,他们笑闹着,脱得赤条条的往身上泼水,喧闹的声音远远传播开去。前锋军的安然而过,让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危险。

    就在这时,一股巨大的轰隆声突然传来,压过了数千清兵的喧哗,刚过了河水的王鳌永停止了往脸上泼水,愕然抬头,就看到一股巨大的水墙正沿着河道从南方快速而来。

    “敌袭!”一个念头在王鳌永心中升起,慌忙站起身子,奔爬着向河岸而去。

    还未等他爬上河岸,一丈多高的水墙越过了木桥桥面,兜头向他罩了下来。

    “啊!!!”巨大的恐惧从心中升起,王鳌永一把抓住了战马的缰绳,紧紧的抓在手中。

    水墙来得快,消失的也快,很短的时间便越过了木桥,翻滚着向下游而去,带走了无数正在河中的洗涮的清兵。

    王鳌永和战马被浪峰卷入河中,喝了一肚子的河水,好容易才从河水中露头,拉紧了缰绳,抓住战马的毛皮勉强从水中露头,回头望去,他统帅的大军被巨浪卷入河中将近一半,另一半的士兵正惊恐的站在岸边,呆呆的看着肆虐的河水。

    而喊杀声正从河东响起,一大股明军手拿着武器呐喊着向河岸杀来。

    完了!王鳌永脑中闪过这两个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