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秀才的逆袭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八章 满兵真的来啦(求订阅)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八章 满兵真的来啦(求订阅)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在上个月和清山东总督王鳌永的大战中,岱山军缴获了他们所有的辎重,武器盔甲缴获了不少。总结了经验之后,岱山军对自身的防御重视了许多。

    这半个月来,在黄凤舞的操练下,重点训练了一批盾牌手。每个小旗的伍长和小旗官为盾牌手,手持一面大盾护住自己和属下的士兵。每一伍剩下的四人三个是长枪兵,一个是火枪手。

    从清军中缴获了一百多幅盔甲,也都分发了下去,每个小旗以上的军官基本上一人一副盔甲。经过整装以后,岱山军防御力提高了许多。

    可就是这样,任思齐还是觉得心中没底,因为他们的对手实在太过强大。

    黄凤舞穿着一身亮银色的铠甲,跨着一匹枣红马,走在大军最前从南城门而出。日光照在她的盔甲上,反射出道道银光,日光下,她英姿飒爽,跨马挺枪宛若女神一般。

    城墙上下,所有的目光都盯在她一人身上,这一刻,任思齐竟然有些自惭形秽。让一个女子带兵出征,真不是男人该干的事情。

    可是现在的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命令连续发布下去,所有的新募兵立刻进城,分守各处城墙。拿出钱粮,派人组织城内百姓,往城头运送滚木擂石,各种防守军械。下令立刻戒严,派士兵上街巡逻,威慑城中的士绅,防止他们异动。

    城外若是交战不利,只能退守城中,而守城的话,稳定城内人心最为重要,多少城池都是从内部被打破。

    “报,将军,派出哨探的兄弟回城了。”就在任思齐忙碌之时,一个浑身鲜血的士兵被两个人架着走到他的面前。

    看到任思齐,这名浑身鲜血的哨探挣扎着挣脱两名士兵的搀扶,身子摇摇晃晃的就要向任思齐行礼。

    “不用多礼,快说情势到底如何?”任思齐忙一把搀扶住他,这才认出,面前之人竟然是李士元的儿子李鼎。

    李鼎并未跟着爹爹回青州,而是死心塌地的留在了岱山军中,并不是他不孝,在岱山军中呆了几个月后,他觉得岱山军更有前途。李鼎因为熟知山东地形,被派出去哨探,领着一个小旗的士兵出城已经三日,今日才回。

    “将军,满洲骑兵,我一个小旗的兄弟,一个小旗的兄弟全都阵亡了!”李鼎啜泣着禀告道。

    经过仔细询问,任思齐才知道,李鼎带着一个小旗的士兵,往高密方向哨探,刚过了胶水河,就遇到了满兵的探子,五个满洲骑兵一人三骑,呼啸着而来。

    李鼎的哨探小旗中有三个火枪手,慌忙对着满兵开枪,却只打死了一匹战马,而马上的骑兵一个跳跃跳到身边的空马背上继续杀来。

    面对呼啸而来的满兵铁骑,从未和骑兵作战过的岱山军士兵一个个吓得脸色苍白。好在他们久经训练,并未落荒而逃,而是龟缩在一起,结成了枪阵。锋利的长枪向外,指向来袭的战马。

    到底不敢用**撞击长枪,满骑兵从他们身边呼啸而过,然后在他们身后圈回战马,掏出弓箭,向他们射来。

    “举盾!”李鼎厉声喝叫,他身边的另一名伍长慌忙从背上取下盾牌,遮挡箭矢。

    满兵的骑射很准,五支羽箭被盾牌遮挡住两支,另外三支全都命中,而且都射在咽喉胸口要害位置。三名岱山军哨探一声不吭的就倒在了地上,其中就包括一名火枪手。

    剩下的两名火枪手慌忙装填火药弹丸,可紧张之下速度比平时慢了许多。

    知道己方只有火枪手能够还击,李鼎和另外一个伍长举盾主要护着火枪手,但很快就又有两名士兵倒在对方箭下。

    两个盾牌都是步兵用的重盾,高约五尺,能护住士兵大半个身体,可是盾牌只有两支,却要护着七个人,自然不可能全部遮挡住。

    好在剩下的两个火枪手已经装填好火枪,等对方另一轮箭雨射过,闪身出去,向对方开火射击。

    能选入哨探的士兵都是最优秀的,这两名火枪手的射击很准,加上双方也就五十步的距离,两枪分别命中,两个满兵惨叫着掉下马来。

    两个同伙被射中,剩下的三个骑兵大惊,慌忙把弓箭射向这两名火枪手。李鼎和另外一个伍长连忙举盾把火枪手护住,三支羽箭都插在盾牌上。

    两名火枪手重新装填火药,其他士兵则矮身躲在了盾牌之后。

    然而两只盾牌不可能遮挡住所有部位,一个满兵一箭射中一名士兵露在外面的腿上,那士兵惨叫着往外一动,却被另一支羽箭射中脖颈,惨叫戛然而止,他一声不吭的倒在地上。

    现在就剩下李鼎和那名伍长,还有两名火枪手。

    火药再次装填完毕,两名火枪手闪身准备射击,还没等开枪,一支羽箭飞来,正中一名火枪手咽喉。原来三名满兵中其中一个已经张开了弓,时刻准备着射击。

    剩下的火枪手勾动扳机,子弹旋转着击中另一名满兵的胸口,穿透他身上的铠甲,射入他的腹部,受到身体的阻挡,子弹改变了方向,把他腹内搅动个稀烂。

    看到同伙接连被射中,剩下两个满兵大怒,驱动着战马,向着剩下的岱山军士兵杀来。李鼎三人把身体躲在盾牌之后,手中的长枪从盾牌的缝隙伸出,斜斜的指向来袭的敌骑。

    剩下的骑兵只有两人,却控制着十来匹战马,五十步的距离虽然不够战马完全提起速度,可产生的冲击也不是盾牌能抵挡。

    两支长矛刺进了两匹战马的胸腹,然而巨大的冲击把盾牌撞的四分五裂。三个岱山军士卒都满嘴喷血的被撞到在地。

    一个满兵狞笑着,挥刀把剩下的满名伍长脑袋削了下来。而另一名满兵的钢刀则被李鼎翻滚着闪过。

    拉住缰绳,两名满兵转马想再次杀回。

    “砰”,最后那名火枪手扣动了扳机,一名满兵被射中,摔倒在马下。

    仅剩的一名满兵眼睛都红了,厉声咒骂着,纵马向火枪兵而来,巨大的铁蹄正踏在火枪兵的胸口。

    火枪兵发出凄厉的惨叫,胸口被踏出一个大洞,肋骨断裂,内脏破碎,眼看着不能活了。

    李鼎刚站起身来,就看到这幅惨状,他厉喝着,跃身而上,手中的长枪重重的扎进那个满兵的腰中,满兵回手就是一刀,削在了李鼎肩头。

    蹒跚的走着,给每个满兵身上都补了一刀。李鼎拉住一匹战马,翻身而上。

    路过小桥时,把取自火枪手尸体上的火药洒在木桥上,上面覆盖衣物茅草,放了一把火,策马而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