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秀才的逆袭 > 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八章

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八章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刚开完一轮的火枪手们根本来不及再次装填火药,清军骑兵已经杀将了过来。附近的长枪手们冒死挡在火枪手身前,却纷纷被马撞刀砍,一个个的倒在血泊之中。

    一匹战马冲过来也许没有什么,可是当数十匹上百骑兵冲刺而来时,其威势根本不可阻挡。

    火枪兵们一个个的惊骇万分,没有装填火药弹丸的火枪拿在手里与烧火棍差不多!纷纷扔掉手中的火枪,拔出佩戴腰下的短刀,为了增加火枪手的防御能力,岱山军给每个火枪手配备了一把短刀,可是不到三尺长的刀刃用于防御步兵还行,对于高奔驰的骑兵用处就不大了!

    两端每一处的火枪手人数都有二三百人,可是面对飞驰而来的骑兵却全无反抗能力,只是一轮交锋,就倒下了百余人,眼看着清军骑兵跑出一段距离,就要圈马回来进行再一轮的屠杀!

    “和他们拼了!”看见手下的弟兄纷纷被杀死,沙千里的眼睛都快红了,弯腰操起一支阵亡步兵的长枪,锋锐的枪锋指向再次奔来的敌骑!

    “和他们拼了”部下的火枪手们也都有样学样,手持着长短武器相互聚拢,组成一个个阵。

    “呀!!!”再一轮的厮杀如期而来,沙千里不顾削往脖颈的马刀,手挺长枪直刺冲过来的战马的马腹,这一下刺杀力度如此之大如此之狠,那个马上的八旗兵连挥刀格挡的动作都没作出,就觉得胯下战马一震,“噗通”一声往前摔倒。

    沙千里的长枪也被摔倒的战马折断,弯腰捡起地上的短刀,狠狠的向那个被摔得七荤八素的八旗兵扑去,刀尖对准脖颈使劲压下,“噗呲”一声喷涌的鲜血浇了沙千里满头满脸。

    和沙千里一样,其他火枪手也都混不畏死的厮杀着,一个火枪手胸腹被战马铁蹄踏烂,却口喷着鲜血双手牢牢抱住战马的后腿,最终迫使那匹战马度慢了下来,一个火枪手一个飞跃,把战马上的八旗兵扑下了战马,可是他的身躯也被八旗兵手中的马刀刺穿,几个火枪手扑了过来,倒轮起手中的火枪狠狠砸向倒地的八旗兵头部。

    这样的场景在多处生,八旗兵们靠着马给岱山军士兵们以很大的杀伤,可是在岱山军士兵舍命的攻击下自身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岱山军的长枪手们完全不顾自身的安危,拼了命的把长枪刺出,刺向飞驰而来的战马。一炷香的厮杀,两千岱山军士兵几乎倒下了一半,可是图赖震惊的现己方骑兵也倒下去三四百骑。

    无论如何也要把这支顽强的明军杀光!图赖咬着牙下定了决心,催动着战马,开始了再一次的冲杀!

    “杀鞑子啊!”

    “和他们拼了!”

    随同声音而来的是一轮轮箭雨,图赖扭头一看,就现一支千人规模的弓兵往战场扑来,边行进便往己方放着箭矢,却是岱山军的弓兵加入了战场。

    为了埋伏闯入大营的敌军,造成四面皆敌的假相,岱山军的弓兵被布置在大营北面,运盐河河岸一侧,而为了出击溃逃的敌人,李彦直亲自带着两千老兵埋伏在大营之西,敌人中埋伏逃走的话,必然逃向来路也就是西南方向,这样方便快追击。

    战斗起的时候,弓兵营营正毛六还在指挥着弓兵们往营地里拼命放箭,射向那些中了毒烟嚎叫着乱跑的绿营兵。

    现竟然有一支清军骑兵正在攻击李彦直带领的岱山军主力之后,毛六当时就知道大事不好。李彦直带领的主力只有两千人,如何能挡住数千骑兵的攻击?

    一边派人往运河船上报信,毛六一边督促着手下弓兵往战场飞奔而去。

    “大家跟我来,杀鞑去!”毛六厉声对手下弓兵吼着。

    战战兢兢的新兵们脸色白,一个个惊慌四顾,对着些新慕一个月的士兵来,让他们和凶猛的八旗兵面对面的厮杀,实在太过难为了他们。

    毛六是原福春号的老兄弟,是船上弓手,因为为人太过圆滑轻浮,不被任思齐所喜,其他和他同样资历的都坐到了镇将统领的高位,毛六一直不尴不尬的做个队官,连沙千里陈名扬这样的字辈都爬到了他头上。可是因为心中有鬼,毛六一直不敢多什么,就是因为他向杭州知府李前宽高密,使得福春号被李前宽勾结岱山海盗灭掉,福春号上很多老兄弟如傅斌等人被杀,若是让任思齐茅十八等人知晓他的作为,毛六觉得自己肯定活不见第二天的太阳。所以受李前宽之命潜入岱山军中,毛六一直低调的很。可是眼看着很多老兄弟扶摇直上,当上了军中高官,毛六也眼热的很,和岱山军的蓬勃展相比,李前宽许诺的杭州衙役头目的前程简直不值一提。他早就下定决心好好干,也争取混个好的前程。自从被任命为弓兵营队正以来,毛六可谓兢兢业业的训练着手下弓兵,把一群从没有摸过弓箭的苦力训练成至少每个人都懂得如何开弓。

    毛六心中有很强的,那就是带着手下这批弓手立下殊功,当上更高的官职。凭什么资历比自己浅的晋玉飞任兴凡等都当上了镇将,自己比他们差到哪里?

    所以当看到李彦直所部岱山军主力被攻击之时,毛六立刻觉得这是自己的一个机会,只要自己能解救主力士兵力挽狂澜,那自己将来在任思齐心中的地位必然扶摇直上。至于危险?海盗出身的人哪有胆子的!

    “兄弟们,想想你们的家人,想想你们的妻儿,难道你们就愿意看到他们被清兵残杀侮辱?我可以告诉你们,若是主力被清兵大败,咱们大伙包括你们的家人,谁都逃不掉。为了自己身后的家人,必须得打败眼前的这伙鞑子!”

    “是男人的就跟着我上,杀鞑子啊!”毛六大吼一声,当先带头往战场上杀去。

    “杀鞑子啊,和他们拼了!”短暂的沉默之后,有新兵追随在毛六之后,向着战场冲去。

    “杀鞑子啊!”越来越多的弓兵大声怒喊,为了身后的家人,他们不惜一死!

    “杀鞑子啊!”一股更加强大的声音从北方而来,毛六扭头一看,就见到大队的乡兵正沿着船只架起的浮桥从运盐河北岸杀将过来,那是随着家人一起行动的扬州乡兵。

    “杀鞑子啊!”越来越多的人齐声呐喊,巨大的声音响彻云霄。

    图赖惊骇的抬头望去,就见无数的明军百姓呐喊着从北面运河边杀将过来。

    李彦直手持着钢刀被十来个长枪手护在中间,刚才最危险的时刻,就连他也不得不拔刀亲自作战。

    手下的士兵伤亡过半,每看到一个士兵倒下,李彦直的心都在滴血,这一刻他深深的陷入懊悔之中,懊恼自己制定计划时为什么不再考虑的多一些,为什么没考虑到清兵会只派出绿营兵前去袭营,而把最为强悍的战力八旗骑兵留在后面!这一刻,李彦直突然顿悟了,在绝对强悍的战力面前所谓的计谋筹划是那么的不堪一击。这一刻,死亡离自己是如此之近!

    侯爷啊,是我辜负了你,是我把这数千士兵和数万百姓带到了绝路!可是就算战到最后一人,我岱山军也绝不做孬种!李彦直咬紧下唇,挺直了手中的长枪,等待着敌骑下一次的冲击。

    战场上早已混乱不堪,仅存的七八百名岱山军士兵东一群西一堆的散落在战场上各自为战,再没有了统一的指挥。让李彦直欣慰的是,到了如此绝境,所有人还都死战不退,没有人临阵脱逃做孬种!

    看着远处再一次集结的清军骑兵,李彦直知道也许再一次的冲击,自己这些人都会砰然倒下,可那又怎样?只要有侯爷在,他就会带领岱山军再次崛起,他会杀光所有的鞑子汉奸,为战死的兄弟报仇!

    马蹄声响起,看着正冲击而来的清军骑兵,李彦直突然笑了起来,也许战死沙场也是一个不错的归宿!

    可是为什么冲击过来的清军骑兵放缓了马,很多人拉住了战马,耳边好像有什么声音在呐喊,却被清军的马蹄上压住,李彦直侧耳仔细的倾听着,终于听清楚了“杀鞑子啊!”的呐喊,霍然回,就见无数的百姓正从北面河边呐喊着冲击而来。跑在最前方的是毛六带领的一千多弓兵!

    “这些贱民是不是疯了!”图赖皱着眉头看着远处疯狂呐喊的百姓,和大明对战多年,他屠杀过数不清的百姓,见到的大明百姓成千上万,可是在强悍的八旗兵面前,那些百姓都是如羔羊一般,不是落荒而逃就是跪地哀求,攻破城池时,八旗兵们常常轮着大刀挨个砍汉民的脑袋,别反抗汉民们就是连逃走都不敢,他们唯一敢做的就是哭泣着看着家人的头颅被砍下,然后等着砍自己的脑袋。

    所以当看到竟然有百姓,还是这么多的百姓向着己方冲来时,图赖第一反应就是震惊,然后就是强烈的怒火涌上心头,什么时候贱民们竟然如此胆大了!我要杀光这些贱民,彻底杀破他们的胆子!

    图赖一扬马鞭就要带头再次冲击,却被身边的阿山一下子拉住了缰绳。

    “不行了,杀不动了,战马快跑不动了!”阿山大叫道。

    图赖霍然低头,果然如图赖所,大部分战马都气喘吁吁浑身是汗。像图赖所部都是真正的满洲八旗骑兵,每个骑兵一般都配备三匹战马,可是南方的天气不比北方,这里的气候和草料战马都吃不习惯,所以自清军南下伐明以来,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清军的战马折损了将近两成,图赖部下的战马由一人三骑缩减到一人两骑。

    可是这些天来连续的行军战马根本没有好好休息,今日从出到鏖战,先是骑马行走了十多里,又驮着全副武装的清兵鏖战了半天,很多战马都快要到了体力的极限。

    再厮杀下去也不是不可,可若是战马一旦累死,失去的机动性的八旗兵战力将大大缩减。看着远方蜂拥而来数以万计的明军和百姓,图赖不认为自己这两千余骑能一时半会的就把他们击溃,若是陷入重围再失去机动力的话,等待自己的也许会全军覆没。

    想到这里,图赖不敢再怠慢下去,左手一用力拉紧了缰绳,战马稀溜溜的刹住的脚步。调转马头,带头向着南方疾驰而去,主将既然撤退,所有的八旗兵也都纷纷勒住战马,调转马头跟在了图赖身后,如潮水一般撤退而去。

    “鞑子竟然逃走了!”战场上剩余的岱山军士兵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事实就是这样,强悍凶狠的八旗兵被他们这些步兵杀退了。

    “可累死老子了!”险死还生,很多士兵再也坚持不住,抛掉手中的兵器,坐在鲜血淋漓的地上大口的喘息。

    毛六带着弓兵们刚接近战场,也就放了一轮弓箭,就见到清兵仓皇逃去,不由得心中大喜,暗道这战功立得也太容易了吧。

    “兄弟们,随我追击!”毛六一挥手就要作势带兵追杀,其实谁都知道两条腿哪里跑得过人家的四条腿。

    “毛营正且慢!”李彦直连忙止住了他,看着毛六及时来援的份上也没破。

    “毛营正,你带着属下去向大营搜索,看看还有没有漏网之鱼!”李彦直知道闯入陷阱的是绿营兵,可是虽然陷阱厉害,也不能指望留住所有的敌人,与其追杀肯定赶不上的八旗骑兵,还不如去追杀逃走的绿营兵。

    “好嘞,李司长你晴好吧!”毛六兴高采烈的带人去了。

    “彦直,你没事吧?”后勤司司长曹长江远远的跑了过来,数以千计的士兵百姓跟在他的身后进入了战场。

    (注:毛六的来历参见前文,第九十三章!)

    p:四千字的大章(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