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秀才的逆袭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八十七章 大清洗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八十七章 大清洗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自从攻占南京以来,每天都有很多的勋贵后人,士绅名流,或者来直接求见任思齐,或者打通关节求见,所求目的不外乎归还宅院田产,恢复他们往日高高在上的地位。最可笑的竟然有几个姓徐的,自称是魏国公徐达的后人,投降满清的魏国公徐久爵的族亲,竟然想让任思齐搬出大都督府,把往日的魏国公府归还给他们。

    以侯方域等人的才子名流也上串下跳,攻击越国公任思齐霸占士绅产业的恶劣行径。

    三月五日,任思齐断然下令,命令内卫开始满城搜捕,捉拿曾经投降满清的汉奸。在南京陷落时,以赵之龙徐久爵为首的勋贵和钱谦益为首的大臣,没有抵抗直接献城而降。基本上所有的勋贵和官员们都降了满清,这些人中,像赵之龙钱谦益之流被弄到了北京委以一定的官职,可是投降满清的实在太多剩下的还有许多人还呆在南京,并没有得到满清的任用。

    当任思齐打下南京之时,这批人惶恐了一段时日,生怕任思齐会清算他们投降的行径,可是半个月过去,见没有人提起这茬,胆子便大了起来,竟然想试图恢复其昔日的地位来。

    随着任思齐的一声令下,数以百计的内卫士兵出动起来,开始了满城搜捕,无数的前勋贵官员士绅尖叫着被抓了起来。

    “混蛋,你们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我爹是隆平侯张拱日,我家可是与国同休的勋贵!”一个人大喊大叫着,没想到昔日最看不上的兵痞竟敢来抓自己。

    “知道你爹是隆平侯张拱日,是投降满清的叛逆,你一个叛逆之子,还嚣张个什么?”前来抓捕的官兵冷笑着,不由分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大搜捕一连进行了三日,抓捕了不下三千余人,南京的监狱都塞不下了,不得不紧急扩建监狱。

    一场大抓捕引得南京大惊,无数的人惶恐不安,生怕如狼似虎的官兵冲进自己的家门,在南京沦陷之时,投降的人又岂止那些?

    可是任思齐对普通人根本没有兴趣,他抓的只是那些昔日的名流上层,拥有大量房产田地占据统治地位之人。

    三日来,无数的人前来拜访陈子龙,让他劝任思齐对这些人网开一面,按照任思齐的这种抓法,南京的士绅官员名流哪个能幸免?

    陈子龙赶到大都督府,劝任思齐不要牵连过广,当日南京沦陷时,很多士绅只是迫于无奈的投降。

    “投降满清即为叛逆,对叛国者岂能网开一面?自然要以国法论处,放心,我抓只抓有官职功名爵位之人,对普通的差役百姓不会去理会。”任思齐断然拒绝道。

    “可是,你把这些人都抓了,南京还有士绅名流吗,恐怕到时人心尽失啊!”陈子龙苦口婆心的劝道,虽然他也知道那些人罪有应得,不耻他们的为人,可是其中很多人都是很昔日朋友故旧,和自己牵连甚广,不得不救。

    “人心?人心乃百姓之人心,这些投降满清的叛逆还代表不了百姓,代表不了人心。”任思齐冷笑着,一口一个叛逆把陈子龙堵得没有话。

    三月十日,任思齐任命宋立本为提刑官,负责审理叛逆案。当日南京沦陷之日,无数的勋贵大臣带头请降看在了满城百姓的眼里,其罪名不容抵赖。宋立本也没有仔细审理,统统以叛国之名进行论罪。叛国等同于谋反,属于十恶不赦的大罪,按照大明律应该除以凌迟,株连三族。越国公任思齐仁慈,下令只论首逆,不进行牵连,改凌迟为斩刑。所有降清之人,家中男子一律斩首,女子发配教坊司为奴,所有家产田地一律充公。

    三月十五日,南京外城钟山之下,在钟山和玄武湖之间的空地开辟了大型的刑场,三千多个叛国的罪犯被押解刑场,每人背后跟着一个怀抱钢刀的刽子手。南京官府的刽子手人数太少,绝大部分都是由军中士兵充任。

    数以万计的南京百姓涌到刑场,观看这场史无前例的浩大斩刑。

    午时三刻,随着监斩的宋立本一声令下,负责行刑的士兵挥起手中的钢刀,人头滚滚而落,无数的百姓惊骇的面无人色,也有无数的人高声叫好。

    这些被杀的人昔日都是高高再上的贵人,看到他们人头落地,很多普通的百姓心中不出的痛快。痛快之余,心中不由得生出阵阵寒意,从此对任思齐对崇明军心中再不敢有半点不敬。

    “屠夫,屠夫!”看着跪在面前嚎啕大哭的侯方域等人,陈子龙勃然大怒,摔碎了手中的茶盏。在这次屠杀中,无数的复社名士死在任思齐之手,让陈子龙心痛不已。

    “卧子公,任思齐叛逆之心昭然若揭,他一个越国公又何资格进行刑法?他,他分明要做大明的曹操啊!”侯方域跪在地上大叫道。

    陈子龙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他一开始投靠崇明之时,看重的是崇明军的实力,把为国浴血奋战的任思齐视为国之干城。没想到才打下南京,任思齐竟然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举。他,他绝非拯救大明的良臣,而是霍乱天下的独夫!

    道不同不相为谋!陈子龙毅然决然的向任思齐递交了辞呈,带着侯方域等人去往福建投靠隆武帝去了。

    对陈子龙的离开,任思齐心中无比的惋惜,陈子龙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可惜不能为我用!

    张煌言面色沉静的观看着行刑,对这些叛国投敌的败类,他心中没有一点儿的同情。可是一次行刑即斩杀了三千多人,让他对任思齐的很辣非常的震惊。不过对任思齐的作为他能够理解,非常之时当然要行非常之事,只有杀了这些人,南京城才可以真正掌握在了任思齐的手中。

    也许驱逐满鞑,安定天下真的要着落在他的身上,看着任思齐的背影,张煌言的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