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科技传承 > 章节目录 772 纠结的网络运营商们

章节目录 772 纠结的网络运营商们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让出芯片生产这一块的利润,交给各大芯片公司自行设计,竞争,自然还是有利可图的,当然利润点主要还是个性化需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超级量子电脑涉及到的技术没人相信王世子会主动交出来,但是配套芯片技术一旦掌握也算是个不小的突破。这方面王世子还算厚道,毕竟有个性化需求的客户,绝对都是高端客户,都是舍得花钱的那批客户。

    当然批量化生产的基本芯片,在免费提供两轮之后也会有一定的利润,但无疑这绝对没有高端客户来的诱人。但仔细想想,王世子这么做的用意却也昭然若揭。

    高端客户有哪些?想想便知道,都是那些不放心将绝密数据放在普特利岛这台超大型量子计算机上的客户,只有他们对于这种专属私密的量子计算机会有极大兴趣。一方面处于保密的需要,另一方面也出于对技术的要求。

    比如各国的情报部门,军事部门,各大财阀寡头控制的企业,还有代表各国最新技术的研究机构,等等,这些单位不缺钱,但是对于信息安全的要求更高,对本国之外的企业从来都从来都是天然的不抱任何信任。更别提这项技术又是星空集团的成果,对于西方国家而言,这一家不受他们控制,更从来不给他们任何面子的华夏企业研发出来的技术,必须得怀疑其安全性啊,不怀疑就是对自己国民,对自己国家安全的不负责任嘛。

    当然,如果一个小型的量子电脑主要构件从这家华夏企业订购,然后本国的企业进行组装,并生产终端配套设备,这多少能让人放心一些。

    总之,这的确能将技术尽快铺开,当然专门出售这种小型量子超级电脑,的确也能赚上一笔,但不管怎么样,这些终究是摆在眼前的利润,谁能不心动呢?

    “虽然我们可以将技术免费授权,但是所有愿意跟星空集团合作的企业,必须同意与星空集团签署一份股权转让协议,以今天休市后的市场价转让给星空集团百分之四点九的公司股份给星空集团。除此之外,其他任何方案恕不接受。”王世子继续道。

    全场所有人再次一愣。

    这又是什么鬼?百分之四点九的合同,差0.1到举牌线,却当不了这些企业的最大股东,但又妥妥的占据了第二股东的位置,但股东大会上没有发言权,难道为了一点利润分红?更别提这还涉嫌强买强卖了,只是没人能吭声。

    明摆着不同意王世子的方案,妥妥的就要从未来的产业进化中出局,这个时候除了妥协谁有更好的办法?除非不干了,不然还真没法拒绝这个提议。

    当然,也有人甚至感觉高兴,比如的总裁听到这个要求脸上甚至露出了笑意。能让星空成为自己的大股东其实没什么不好的,尤其是那些已经在破产边缘的企业。谁让这是个技术为王的时代呢。

    “好了,这些问题大家可以慢慢自行考虑,接下来我要说的是未来这款技术的运作模式。芯片免费送出后,接着就是盈利了。那么怎么盈利?根据超级量子电脑的特点,我认为必须颠覆曾经卖硬、软件的模式,改为租用计算能力跟空间进行盈利。”

    “想必这个道理很简单,所有的计算都是在超级量子电脑上完成的,基础芯片只起到一个显示跟输入、输出的作用。所以想要激活并使用芯片,就必须租用超级量子电脑一部分的计算能力跟存储空间,日租、年租均可,就好像曾经的电话付费。可以分成几个档次,租用的计算能力越强、空间越大,费用自然更高。”

    “这一块的收益我会交给各大网络运营商代理,星空集团将跟网络运营商一起根据各国的人均收入水平,来决定租用的收费标准。当然,我们会给众位运营商一个合理的价格区间。虽然本质上你们提供的服务都是一样,计算、存储以及以往传统的通话服务,你们可以研究各种优惠方案进行市场营销,根据你们的需求,星空集团可以划定一部分的计算量跟存储空间,供给你们进行分配,当然这部分资源星空集团是要收费的,不过会给你们留出足够的盈利空间。”

    “我在这里要强调的是,所有我们的运营代理商必须遵守我们的规则收费,保证客户最低档次的计算服务跟空间足额提供跟优质服务。不管是一级代理,还是未来你们发展的二级代理。对于最低一档次的客户,在收取了计算存储空间的租金服务费后,不得在用任何手段额外收取任何其他费用。星空集团的监察部会不定期对于运营商进行巡查、考核,如果发现违规操作,尤其是客户投诉量大的运营商,我们将会取消其运营资格。”

    “另外,我要说的是,我们最低档次的运行效果,大概就于刚才我所演示的效果持平,当然如何争取高端客户,那就只能靠你们的服务跟营销策略了。如果愿意加入我们的网络运营商,可以在这次会议后即刻与星空集团主管未来网络运营的部门联系,具体的情况他们会给予你们解答。每个国家一级网络运营代理,我们只会考虑两到三家的代理商,如果有资源丰富的跨国电信运营企业,想要代理多个国家的网络运营,可以另外提交申请。”

    “最后要说的是,这一部分的代理商,我们首先会在这次来参加的代表内部选取,如果有人愿意放弃资格,星空集团则会在对外招标。当然,如果一些国家暂时不允许这种网络通信方式进驻也没有什么关系,我相信这种量子计算、通信服务的未来,等到这款技术成为大势所趋的时候,星空集团会重新在这些国家开启竞标模式。当然到了那个时候,谁想进谁不想进就必须得按我们的规矩来了,并不是说在座的各位就一定会有资格入场!所以如何跟你们的政府沟通这一块,大家自行考虑琢磨。当然,华夏的几位不需要太操心这个情况,关于这一块的业务,星空集团已经向中山阁递交了完整的报告,在我们的超级量子电脑正式上线前审批通过的问题不会太大。”

    话音落下,台下的各国的网络运营大佬们此时已经开始面面相觑。

    好吧,听起来这的确是给了他们一口饭吃,但是地位却跟曾经大大不同了。说白了,这些运营商以前之所以牛,主要还是投入了大笔的资金在基础建设上。尤其是对于大国来说,一根光缆从南到北,外加无数分支,投入都是万亿级别的,没有哪家财大气粗的网络运营商会随便的另外在接光缆。

    毕竟投入太大。谁特么没事干愿意把这些基础主干线重新投入个几万亿再布置一遍?就算真有这种财大气粗、不计投入的企业,国家层面也会因为种种考虑叫停这种超级浪费重复建设行为。

    所以当主干网掌握在这些运营商手中,规则自然要由他们制定。其他企业想要参与网络运营自然是可以的,但是速度方面自然没法保证。用网高峰时间段这些掌握着基础骨干网的运营商,自然要先让自己的客户享受最快的速度。

    即便不是用网高峰,让谁快谁慢也是一句话的事情。这种垄断资源是根本无法替代的。但是现在新技术一出,这写曾经让他们引以为傲的垄断资源立刻变成了连鸡肋都不如的存在。要说不欢迎这种新技术,这些网络运营商绝对要排在第一位。

    现在王世子的确是拿出了诚意,用量子计算、存储租赁模式来提供利润,听上去的确可行,但是丧失了垄断地位,这些曾经可以桀骜不驯的网络运营商立刻从曾经的垄断企业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代理商,这其中的心里落差可以想象。

    尼玛以前自己就是老大,说一不二的,现在什么都没干,莫名其妙头上就多了个老大,啥都得听他的,赚了钱大头还要分出去,不仅如此,自己还得像小媳妇儿一样得让所有人满意,不然投诉多了,头上这个老大分分钟不让你滚蛋,换人来干。

    不爽,相当不爽啊。

    地位一落千丈就不说了,关键是当技术革新后,想要代理完全没有任何门槛了啊。现在王世子的确是说的好听,给他们优先代理的权力,但是人家也说了,之后要将他们这些代理商划归到内部管理范畴,什么监察部还要经常巡查,发现违规就不带他们玩了,这下完全没了话语权,怎么让人忍受的了?

    然而有心想要负隅顽抗,王世子最后一番话却又那么醒目。不玩?可以啊,那以后等到新技术布局完成,大势所趋的时候就不带你们玩了

    尤其是来自华夏的两大运营商老总,王世子最后那番话当真让他们心都在滴血,想哭都流不出眼泪。

    如果高层下定决心要推行这种新技术,即便他们想螳臂当车也难啊。

    关键就在于星空集团推出的这项新技术直接可以破除西方对于互联网技术的垄断,现在这个互联网时代,根服务器掌握在别人手里,计算机上最先进的技术掌握在别人手里,域名分配权掌握在别人手里,完整生态的操作系统掌握在别人手里,这对于国家安全来说自然有诸多隐患。

    现在超级量子计算机技术要问世了,这些标准可以自己掌握,这对于高层跟军方来说的意义之重大可以想像,那么牺牲他们这些垄断企业的一点利益,满足星空集团的全球化进程自然是义不容辞。

    这年头谁特么不想当老大啊。

    当年老美打小伊,一眼不合直接从根服务器将小伊所有的域名都删掉,于是这个国家瞬间被互联网孤立,在加上每天有战机在天上转悠,看哪不爽丢几颗下去,鲜有人没事儿干跑进去溜达,就算有战地记者也得接受老美的保护,只给他们看想让他们看到的,就这么一个国家的信息渠道直接被废了,外面的信息进不去,里面的信息出不来,国际红十字会想要找个由头安抚下难民都没啥讲的出的借口。

    就这样小伊短短几周时间就被老美玩的不要不要的,老美看着分外不爽的老萨直接被一连串华丽组合拳高调之后,老美拍拍屁股开开心心的走了,留下个烂摊子放在那里到现在还没休整过来呢。

    这种玩法自然让其他国家感觉到了深深的恶意,尤其是老美跟华夏之间关系绝对属于貌合神离那种,表面上咱们你好我好哥俩儿好的,结果呢?不厚道的老美这货没事儿就往南洋丢几艘航母溜溜湾,或者找些华夏周边小国来个联合军演什么的吓唬人,大家都已经忍了很久了。

    现在好不容易有这项技术能够完美而风骚的让老美的技术优势正式出局,谁特么敢不支持?讲不讲点儿大局了?

    想到这里,两人执手相看泪眼,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啊。

    不过想想这次耍大牌派个副总来结果直接被赶走的那家,两人心里又有些平衡了。

    虽然没有肉吃了,但起码还有碗汤喝,那家干耍横的以王世子的尿性,估计汤渣滓都没得一口给的

    当然对于其他国家的运营商来说,他们也同样很纠结。

    到底应该站哪边呢?抵制新技术?尼玛没看到那些芯片产业的大佬们已经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了?当这些大企业跟星空集团进行了股权交易,并鼎力支持之后,他们的反对能在本国政府起多大作用?

    不谈这个,光是当技术真的流行起来,当自己的国人意识到华夏人以低廉的价格享受着世界上最快的民用新式网络系统,他们却还得用老式的互联网络,就是因为他们的顽强抵抗,他们会不会被愤怒的抗议者打死去?

    就算没被打死,如果以后政府迫于各方面压力准许这项技术进入市场,星空科技不带他们玩了,又该怎么办?。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