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随身英雄杀 > 正文 第八九一章 我来了

正文 第八九一章 我来了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郑鸣不会来了,这基本上是大多数人的共识,更有人此时开始对郑鸣大放厥词,说他只是靠着自己得到的秘宝取胜,实在是罪在不赦。

    更有人说,郑鸣手中的秘宝,估计是剽窃他人所得,这种人品卑劣之人,决不可饶恕。

    钟声依旧在继续,而盘坐在封侯台上的左瘦梅,依旧淡定从容,没有半点着急之色。看他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仿佛一个成竹在胸的老渔翁,在静候鱼儿上钩。

    “咦,五皇兄怎么没有来?”众多神王和大门弟子聚集之地,有人突然开口问道。

    这人一开口,立刻吸引了有心人的注意。五皇子虽然不是皇子之中最优秀的,却也是有异象降生的皇子,被誉为可以成为神皇的人。

    眼下,几乎那些不被看重的皇子都前赴后继的赶来了,独独五皇子没有来,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说话的是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的皇子,一脸呆萌可爱的模样,他这么冷不丁的一句话,很容易让人觉得,他这话就是无心的。

    “我刚刚从摘星馆那边过来,好像看到了五皇子去了摘星馆。”一个武者,轻声道。

    摘星馆是五皇子的别院,平常的时候,倒也没有什么人关注,但是现在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郑鸣住在摘星馆,乃是五皇子邀请的贵客。

    “老五真是太不像话,竟然和这等品质低劣的人相交,怪不得他们府的下属,越来越不像样子!”一个皇族的老者,愤慨的说道。

    这老者的修为虽然不高,但是因为是上任神皇的幼子,所以地位也不是一般人可比。

    “五皇兄也是不好将人赶走,丢了咱们皇室的威名。”一个和五皇子亲近的公主,轻声的辩护道。

    可是她的话,却遭到了无数反击,更有人恶毒的道:“五皇兄这不会是同流合污吧!”

    “虽然我们皇族可以养门客,但是五皇兄这种养法,实在是大大的不妥,以后人家该如何看待五皇兄呢?”

    无数的话语,犹如一道道利剑,刺向了那位还没有来得五皇子,好像他收留郑家兄弟,就是莫大的罪孽。

    “当!”

    又是一声钟响在虚空回荡,第五声,这已经是第五声了,诸侯封侯的第五声,也是最重要的一声,因为在这个时候,如果还没有出现,那就是放弃。

    第六声,就是结束。

    “瘦梅兄,看来郑鸣是不敢来了,别再上面戳着了,咱们一起去喝酒,我还有不少好酒呢!”血山神侯粗豪的声音,在虚空中响起。

    左瘦梅一言不发,依旧静静的盘坐在那里,就好似血山神侯的话,他根本就不曾听到一般。

    “法王不愧是法王,这种情况下,都能够稳坐,呜呜,我的心性,看来要有一个大的进步才行。”有人满是羡慕的说道。

    “回去吧!”睿神王的声音,陡然响起。

    负责给睿神王驾车的老奴,轻轻的挥动手中的鞭子,五匹颜色各异的龙马,缓缓的拉动着那青铜战车。

    其他六个神王的座驾,在这个时候,也开始准备离开。对于他们而言,左瘦梅虽然还在,但是和自己没有太大的关系,他们要看的,是左瘦梅的出手。

    “再过十个弹指,就是第六声钟响,你哥哥不来,他这个神侯,就当不成了。”

    拈花神女笑吟吟的道:“还有,他让一个法王等他这么长的时间,同样是死罪。”

    “法王不可辱,就算他躲在五皇子的府邸,左法王也不会放过他。”

    漫天的花雨,在拈花神女说话之际,陡然一收,随即虚空之中,形成了一条雪白梅花堆积而成的路,蔓延而去。

    “你不是要等我吗?怎么能走呢!”淡淡的声音中,一人跨步来到台上。

    左瘦梅足可以确定,这说话之人,在他来到台上的刹那,绝对不在自己千丈之内。

    虽然他一直淡然而坐,但是千丈之内,任何一点小小的动作,都难以瞒得住他。有人登台,在那个人心意刚刚生出这个念头的时候,他左瘦梅就能够得到消息。

    可是现在,那个登台的人,居然无声无息的出现了!

    这让一向高傲自负的左瘦梅,心里升起一丝震惊,但是更多的,也勾起了他的兴趣。

    随即把目光,落在了登台之人的身上,这是一个少年,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

    少年静立如渊,年轻俊朗的脸上,带着一丝似有若无的笑容。那轻轻上扬的嘴角,似乎还有一种讥讽的味道。

    看到这个气度不凡的年轻人,左瘦梅的心中一动,这一刻,他觉得这一次自己的神都之行,不会那么无聊了。

    杀一个法身境的存在,对他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简单到要不是当年他许下的承诺,他都不会来到这里。

    就算这个人是天才横溢,就算这个人血脉精纯,但是这些在左瘦梅的眼中,并没有任何的用处。

    他们和法则比起来,连屁都不算,这些天骄人物,在左瘦梅的眼中,和普通人根本没有任何的区别。

    “年轻人,你刚才那一步,很好。”左瘦梅开口,由衷的赞赏道。

    郑鸣同样在打量左瘦梅,这是一个长衣飘飘的家伙,雪白的衣衫,没有半丝的尘埃,他悬浮在虚空之中,就好似一个不落尘埃的神。

    就是这个家伙要杀自己,在看到左瘦梅的瞬间,郑鸣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将这个家伙,狠狠地贯入泥土中,看一看他是什么样子。

    “对你却不是太好。”郑鸣上下打量了一下左瘦梅道:“你就是要杀我的那个法王左瘦梅?”

    “我本来觉得,你这种跺一跺脚,就让不少人捧臭脚的人,最少身高也要十丈,腰围也要十丈,却没有想到,竟然是一个不男不女的妖人!”

    郑鸣一开口,郑小璇就泪如雨下,她虽然从小就和郑鸣分开,但是在两个兄长之中,她却是和这个性格开朗,还有点那么小懒惰的二哥关系最好。

    这些年来,她一直担忧二哥的安全,就算听到了郑鸣的消息,她也觉得自己和二哥之间,已经生出了一些隔阂,已经彼此感到了陌生。

    但是现在,看二哥这副不以为然的无赖模样,郑小璇突然觉得,那种久违的亲切感又回来了,二哥依旧是她的二哥!

    一切都没有变,他还是自己记忆中那个样子,特别是他说话的样子,仿佛一下子把郑小璇拽回到了当年。

    “大胆!”站在郑小璇身边的洛神女,声音中带着冰寒,就好似自己的神被亵渎了一般。

    而那些天神山的女弟子,一个个也都怒声的道:“可恶,他竟敢如此放肆的跟大人说话!”

    “就凭他一个将死之人,竟敢对法王大人不尊重,真该碎尸万段!”

    “低俗,真是低俗,从小地方来的井底之蛙,真是让人受不了!”

    “师妹,你哥哥真是素质低下,我等羞与为伍,师妹以后万万不可被你哥哥这样的人沾染,要不然,我天神山的脸都丢尽了!”说话的是司马无梦,一脸嫌弃的味道。

    “郑鸣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和左法王如此的说话。”万象天子仰天长啸道:“你可敢不用你那狗屁葫芦,和我公平一战吗?”

    方血衣没有吭声,但是他跨步向前,五朵紫色的梅花旋转,带着他直上封侯台下。

    “前辈,这等人和您一战,简直是对您的污辱,还请前辈允许,让晚辈解决了他!”

    尽管这方血衣一副为自己鞠躬尽瘁大包大揽的模样,但是左瘦梅却并不领情。像这种凡事只会意气之争之人,是断断成不了大气候的。你怎么就知道这个年轻人的葫芦对付不了你呢?

    因此,淡淡的摆了一下手,定定的看着郑鸣道:“你这是破罐子破摔么?”

    “就凭你一个不男不女的家伙,也配让我破罐子破摔?我表示呵呵了!另外,我提醒你一下,我可不是破罐子,你才是,不但你是,你全家都是。”郑鸣对于这个狗屁左瘦梅,说话直截了当。

    这家伙一上来就牛气哄哄的说什么要诛杀自己,更是不惜把自己置于一种山穷水尽的境地,郑鸣此来,可不是和他客气的。

    不男不女,这四个字,让左瘦梅的脸色一变。他可以不拘小节,不计较郑鸣的调侃,但是现在,这个年轻人如此的肆无忌惮,让他真的怒了!

    “我听说,你好像和拈花神宫的一个女人不清不楚,但是最终那个女人也没有嫁给你,知道为什么吗?告诉你,人家喜欢的是纯爷们儿,像你这样不阴不阳的家伙,断断满足不了人家,嘿嘿,只配给人家当妹妹。”

    郑鸣看着左瘦梅,笑嘻嘻的道:“你说是不是,瘦梅妹妹!”

    有人忍不住笑出了声来,更有人迅速捂住自己的嘴巴,惟恐惹来一个耻笑法王的后果。

    “这家伙胆子真够大的,这就是所谓的明知是死,所以一切都不在乎吧。”血山神侯嘿嘿一笑,自语道“不过这家伙的话,还真是……”

    左瘦梅的脸色,一阵发红,他用手指指点着郑鸣道:“我知道你是死路在前,所以口无遮拦。”

    “但是,你错了,你辱没我,光你自己的性命赔上是不够的,所有和你亲近的人,都要因此,付出代价!”

    在左瘦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拈花神女已经恢复了正常,她带着一丝戏虐的冲着郑小璇道:“小璇妹妹,你哥哥实在是有点愚蠢,法王不可轻辱,他这般调侃法王,实际上是将你们一家的安危,全部给赌上了。”

    “就算天神山,也不会出手保你们。”

    看着神采飞扬的郑鸣,郑小璇本来担着的心,陡然放了下来,她的理智告诉她,左瘦梅法则圆满,不是自己的哥哥可以比拟,但是她坚信,二哥不会有问题。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