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随身英雄杀 > 正文 第九二六章 十大殿主

正文 第九二六章 十大殿主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作为十殿之一的传功殿殿主,慕舜天几乎称得上是权势滔天,这天下能够拒绝他的人,还真是没有几个。

    现在他已经最大程度的放低了姿态,之所以这样低眉顺眼,是因为慕舜天觉得自己在这件事情上,有点对不起郑鸣。但是现在,郑鸣不容置疑的回答,让慕舜天深感失望的同时,也激起了他心头的怒气。

    他淡淡的道:“郑鸣,看在刚才那件事情,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离去,遵守以往的约定,我们天神山,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至于秦矅日的事情,我也可以为你承担下来,三个呼吸之内,你给我快点离开!”

    这个时候的慕舜天,声音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口气。可是就在他说话的刹那,郑鸣已经迈步向前。

    慕舜天大怒,他虽然脾气不错,也觉得郑鸣是一个可以和自己并列的法王,但是郑鸣这般不把自己的话放在眼中,实在是让他愤怒异常。

    “给我停下!”冰冷的声音中,一个完全由星光汇聚而成的牢笼,朝着郑鸣笼罩了过来。

    这牢笼,不但由星辰力量汇聚而成,难以攻破,更重要的是,这牢笼之中,更隐含着慕舜天所掌控的法则之力。

    两者的结合,一如天地牢笼,只要落下,就算是法王,也只能躲避。

    可是,就在他的牢笼落下的刹那,郑鸣的手中,已经多出了五块颜色各异的石碑。

    这五个石碑,化作五个百丈巨碑,将方圆万丈的山川,全部笼罩在了其中,伴随着这石碑的下落,那本来光芒一如白银的牢笼,顷刻之间,消失了九分的光泽,而处在五座石碑之中的慕舜天,也感到自己头顶的星辰,一下子变的无比的遥远。

    十成、八成、三成、一成

    也就是眨眼的功夫,慕舜天就觉得那本应该无穷无尽的星辰之力,消失的干干净净。这一刻的他,心里充满了彷徨和恐惧。也就在这个时候,郑鸣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你现在,也就是一个普通的法身境,如果我愿意,可以随时让你死在此地!”

    郑鸣的声音不高,但是听在慕舜天的耳中,却让他心惊胆战。虽然他在祖师堂之中,拥有可以滴血重生的精血,但是滴血重生并不是没有代价的。

    “郑鸣,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这种手段,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你你现在要上的,是天神山,我们天神山的十大殿主,即使不是你的对手,但是神主绝对不会任由你横行霸道。”

    “神主乃是神禁境的强者,神主一个念头,就可以诛灭四方。”

    “你这样再向上走,就等于向神主挑衅,这天下,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你!”

    郑鸣淡淡的看着慕舜天,冷冷的道:“今日,我一定要杀了秦矅日,挡我者,死!”

    祖师堂内,十殿殿主从四面八方聚集。神主高高在上,除了一些大事务需要他事必躬亲之外,其他的小事根本就不会理会,而处理天神山事务的,就是十大殿主。

    有强者不得不利用留在祖师堂的精血滴血重生,这不但是大事,而且在所有人的眼中,都是非常大的事情。

    参星境巨擘,坠落的可是参星境的巨擘!

    想一想,都让人感到心颤,不管这巨擘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坠落的,那都是他们天神山,不得不关注的大事情。

    “秦矅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有神禁级别的强者到来,所以你才不得不引爆自身,滴血重生?”一个看上去六十多岁的黑衣女子,声音沙哑的问道。

    圣药殿的殿主罗白药,一个性格古怪,就连秦矅日都要让其三分的女子,虽然圣药殿在十殿之中的排名并不是太高,但是这丝毫不影响这个女子乃是十殿之中最让人顾忌的存在之一。

    圣药殿,有的不只是救人性命的圣药,同样存在着各种诅咒之力的剧毒,甚至还有传说之中的巫毒。

    秦矅日此时的心情并不是太好,甚至可以说,他的心情糟透了,如果是一个法身境的存在如此明目张胆的质问自己,依照他秦矅日的性格,他可能会毫不客气,甚至一拳过去,就这个胆敢问这个问题的人打爆。

    但是,问这个问题的是罗白药,他秦矅日就不得不将自己的怒气收起来,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是郑鸣。”

    “那个法王?慕舜天不是已经差不多劝的他归附咱们天神山了么?你怎么又招惹了他,更何况,他的修为虽然不错,但是和你相比,却有着不小的差距。”

    说话的人,是一个温尔文雅的文士,听他的语气,似乎还有几分指责的意思。

    秦曜日眼眸中的怒意增加了三分,他怒视那说话的男子,最终却是冷笑道:“甘竹生,你这是指责我吗?”

    “是又怎样?”甘竹生毫不怯场,带着三分傲气的说道。

    秦矅日很不舒服,但是他此时,真的没有和甘竹生对抗的力量。滴血重生之后,虽然有星辰本源铸体,但是他想要恢复平日的修为,最少需要十年。

    在这十年之内,天神山虽然能够保障他的安全,但是如果是因为他撩拨,和其他的殿主发生冲突被暴打一顿的话,恐怕就是神主,也不会理会。

    所以此时,他能够做的,就是忍!

    “诸位,那郑鸣手段诡异,我就是着了他的道,才不得不破损身躯,滴血重生!”秦曜日不理会甘竹生,而是将目光看向其他人道:“现在,这个郑鸣羽翼未满,正是除去他的最佳时机,咱们一起动手,诛杀此人。”

    对于法王,大部分参星境的强者,还都是佩服的。只是他们虽然佩服法王对法则的领悟之力,但是对于法王的战斗力,大多数人,并不怎么看好。

    法王是强,但是法王的强横有限!

    一个参星境难以奈何法王,但是法王,更奈何不了参星境的强者,他们的法则之力,难以打破参星境的防御。

    所以,在不少人的眼中,法王和参星境的强者,是相互之间,都不能奈何,但是论其破坏力,参星境更加强大。

    现在,秦矅日竟然说自己的真身,是被郑鸣打破的,这怎不让在场的殿主心生疑虑。

    “耀日,你确定吗?”一个面容慈和的老者,笑吟吟的朝着秦曜日问道。

    看到老者的笑容,秦矅日的心颤抖的更加的厉害,在这天神山上,除了神主外,如果说他秦曜日还忌讳谁的话,那么这个老者无疑是排在第一位的。

    当年,秦矅日刚刚进入天神山的时候,这个老者就是无生殿的殿主,那时候,他就听说了此人要死的消息。

    可是这种消息,一直传播到了秦曜日都当上了殿主,依旧在流传着。只不过当年,流传这些消息的人,大多已经尸骨成灰,但是这老者,依旧安然无恙的活着。

    在天神山上,此人并不争权,甚至在很多事情上,他都采取一种退却的态度。

    但是天神山的诸位殿主,如果说他们之中怕谁的话,那么这个老者,无疑排在第一位。

    “离老,在这件事情上,晚辈是绝对不敢有任何欺骗的。”

    有些委屈的秦曜日,说到此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甘的道:“和郑鸣一战,已经让我丢尽了颜面,这种事情,它又怎么值得我说谎。”

    “那郑鸣,我本来要用五色神石镇压,从而让他真心的臣服我们天神山。”

    “却没有想到,此人不但诡异的破了我的压制,还”

    就在秦矅日满腹委屈倾诉的时候,就听有人快速的跑过来禀告道:“诸位殿主,郑鸣已经过了天道门。”

    “慕殿主呢,难道慕殿主没有过去么?”甘竹生和慕舜天的关系最好,他知道慕舜天已经去寻找郑鸣,当下就沉声的问道。

    “慕殿主阻拦郑鸣登临天道门,却败在了郑鸣的手中,现在郑鸣已经走在天道上。”那前来回禀的弟子,眼眸中充斥着恐惧之色。

    甘竹生一挥手,那人就直接被甘竹生单手提起来:“你说什么?慕殿主败了?”

    “是,慕殿主败了,那郑鸣声称,他他必杀秦殿主,谁若阻拦,杀无赦。”

    虽然这句话,是从那弟子的口中传达过来的,而且说话的那弟子,声音之中还充斥着颤栗,但是在场的人,神色还是一变。

    特别是秦矅日,此时他的脸上,虽然最多的是愤怒,但是和这愤怒相比,还是有那么三分的恐惧。

    “诸位,你们听到了吗?这个小子,竟然如此的猖狂!”秦曜日的声音中,有些气急败坏,他近乎歇斯底里的喊道:“我们天神山立门如此之久,还是第一次被人打上天道门!”

    “不诛此獠,我们怎么对得起历代祖师的在天之灵,不杀此人,我们怎么对得起历代祖师!”

    大声咆哮的秦矅日,整个人沐浴在银色的星辉之中,一眼看去,就好似一个沐浴在神光之中的神灵。

    但是此刻,大多数人却没有理会秦矅日的心思,他们彼此飞快的对视了一眼之后,都将目光落在那位离老的身上。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