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随身英雄杀 > 正文 第九五二章 秋狩

正文 第九五二章 秋狩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那里有酒,好像还不错!”就在贺络图看着郑鸣的身影发呆的时候,他的耳边,响起了郑鸣的话语。

    贺络图快速的跟随,这位魔君大人确定的传人,这个几乎是贺络图心中认定的魔戎救星,绝对不能出现任何的问题。

    当贺络图追赶上郑鸣的时候,发现郑鸣正坐在一片篝火前,大块吃肉,大口喝酒。

    酒是水酒,肉是普通的野兽肉,这些东西,和郑鸣这样的法王,绝对是格格不入!

    但是坐在篝火前的郑鸣,一手拿着一块不知名的兽腿骨,一手拿着个缺了一个口子的大腕,正大快朵颐,吃的高兴。

    “小伙子,看你这模样,并不是我魔戎一族的人,但是你尽管放心吃喝,我们六花部,是最喜欢招待客人的!”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一边和对面的人拼酒,一边爽朗的大笑道:“只要是来到我们这里的,就是朋友!”

    “呵呵,满笃说得对,只要是来到我们这里的,都是朋友!”

    一个瘦削好似豹子的汉子,一口将手中足足巴掌大的肉吞进嘴里,哈哈大笑道:“好汉子,就要多吃!”

    粗犷的舞蹈,越燃越高的篝火,让整个聚会,充满了狂放的气息,这种气息,贺络图很熟悉。

    当年的他,也参加过这种聚会。

    不过此时,看到这种聚会,贺络图的眼睛,却是一阵发涩,之所以会这样,并不是因为,他回忆起以前的种种。

    作为一个合格的侍卫,贺络图瞬间将自己这种情绪压制了下去,他要保证郑鸣的安全,绝对不能因为这种事情而分心。

    他的目光重新落在郑鸣的身上,此时的郑鸣,如果不是穿的衣服不一样,贺络图甚至为以为,这是一个魔戎族的少年。

    他大口喝酒,大声和人谈笑,甚至整个人,都给人一种亲热融合的感觉。

    贺络图不明白郑鸣为什么来到此处,更不明白,作为一个法王,郑鸣怎么就掺合到这小小的快乐之中去了呢。

    月上中天,郑鸣加入了狂欢的人群,和他们一起跳着那看似没有章法,却浑然天成的舞蹈,和那些普通的凡人一起,嘹亮高歌。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开始有年轻而热情的少女将郑鸣围在中间,她们跳着自己最狂野的舞,在郑鸣的面前,展现出自己最优美的身姿。

    狂放的喝声,震动云霄。不过这一刻,郑鸣只是淡淡的含笑,他轻轻的舞动了两下,然后从舞蹈之中,退了出来。

    “哈哈,在篝火节上,拒绝一个少女的心,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啊!”那个叫满笃的汉子,见状哈哈大笑,一脸戏谑的朝着郑鸣说道。

    郑鸣此时,觉得自己的心神,已经高高的飞起,他俯视着这些苍生,但是他的心中,却有一种似有若无的感触。

    “你虽然在欢笑,但是你的眼中,有巨大的悲哀。”郑鸣看着满笃,轻声的道:“如果欢乐需要和朋友分享,那么悲哀,是不是也可以让朋友分担一下?”

    满笃大口的喝了一口酒,随即哈哈大笑道:“有什么忧愁的,哈哈,我去找他们拼酒。”

    欢快的舞蹈,随着一群年轻女子的狂舞,把气氛推向了**,但是在这繁华和热烈之间,郑鸣感受到的,是一种悲哀,一种深深的悲哀。

    满笃在疯狂的喝酒,瘦削的汉子,正和一个粗壮的大汉比较着膂力,更有几个郑鸣喝过酒的汉子,此时正在闹哄哄的干着自己喜欢的事情。

    郑鸣有他心通的神通,但是这一刻,他却没有施展这种功法的心思,并不是郑鸣矫情,而是此时的郑鸣,心中就是有一种不愿意。

    “大哥哥,你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的吗?”一个声音,打破了郑鸣的沉吟。

    这是一个孩子,一个穿着兽皮小袄,看上去粉嘟嘟的小孩子,看上去,和当年的郑小璇,倒是有几分相似。

    心中念头迭起的郑鸣,这一刻突破平静了下来,他伸出手,轻轻的捏了一下孩子的小脸,柔声道:“是呀,哥哥来自很远的地方。”

    “那那你们那里,是不是不用经历秋狩呢?”小女孩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心中充满了期待。

    看着那纯净如水的双眸,郑鸣神色越加的柔和,他轻轻的道:“我们那里没有秋狩。”

    “真好,要是我们家能够在您生活的地方过就好了,那样爹爹就不用参加秋狩了。”

    小女孩说到此处,眼眸中,满是向往。

    郑鸣虽然不愿意用他心通,但是这一刻,他还是忍不住朝着小女孩施展出了他心通。

    这一刻,映入郑鸣心头的,是一个无比纯净的心灵,而在这个小小的心灵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要让母亲伤心。

    女孩子的母亲,就站在不远处,她并没有注意自己的孩子,只是怔怔的看着一个看上去并不是太粗壮的汉子。

    那汉子正在大口喝酒,整个人看上去还有点癫狂!

    “大风起,秋狩来,壮士一去不回头!”一个粗壮的歌声,在这一刻突然响起。

    也就在这一个瞬间,郑鸣从那唱歌的汉子心头,知道了什么是秋狩!

    秋狩,就是两个部落的血战,没有行兵布阵,只有疯狂的拼杀,而在这种拼杀中,最终只有一百个活下去的名额。

    所以,在这些部落汉子的眼中,秋狩,就是一次有去无回的死亡之旅。

    而这一次如此疯狂的聚会,实际上就是给这些注定一去不复返的人来一次送行。

    他们即将离开自己最最挚爱的人,一去不复返。

    郑鸣能够从这些人的心中,感到深深的悲痛,这是一种巨大的悲哀,同样是一种发自肺腑的悲痛。

    同时,他在小女孩的母亲的心头,感受到了一种决绝,这是一种赴死的决绝。

    “十八年前,父亲死于秋狩,现在你又要死于秋狩,这秋狩,什么时候是一个头!”

    “我绝不能,再让孩子重复我自己的路!”

    女子的衣兜之中,装着一小瓶酒,这酒很少,但是里面却有着女子秘制的毒药。

    只要一滴,就可以让人无忧无虑的离开。

    就在郑鸣看向那女子的瞬间,女子好像下定了决心,她轻飘飘的,朝着站在郑鸣不远处的小女孩走了过去。

    她的步伐很轻,但是她的神色,却充满了坚定。

    “秀儿,咱们回家吧,他们还要好一段时间。”女子爱怜的牵住小女孩的手,柔柔的说道。

    这是一个温和的女子,但是她的决心,让人震撼。

    小女孩虽然有点不情愿,但还是很温顺的跟着女子准备离开,就在她转身的瞬间,她朝着郑鸣用力的挥了挥自己肉嘟嘟的手臂:“哥哥再见。”

    这一刻,小女孩的笑容,是那样的明媚可爱。

    郑鸣本能的朝着小女孩走去,也就是一个刹那,他就来到了小女孩的身边,轻轻的握住小女孩的手,郑重其事的保证道:“这个秋狩,不会发生。”

    “而且,你一家,可以高高兴兴地生活在一起。”

    女子瞪大眼眸看着郑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大哥哥,你说的是真的么,秋狩没有了,爹爹不用再参加秋狩了!”小女孩大声的嚷道,水灵灵的眼眸中,挂着泪痕。

    喧闹的歌舞,在这一刻,突然停顿了下来,所有听到了小女孩喊声的人,都停了下来。

    他们不敢相信的看着高声欢呼的小女孩,一个个眼眸中,闪动的是疑惑,是不敢相信,是质疑,是惊讶

    郑鸣重重的点了一下头道:“是,从此之后,在魔戎州,将没有秋狩!”

    那刚刚和郑鸣喝过酒的满笃,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他看着郑鸣,声音中带着一丝醉意的道:“哈哈,兄弟,你这么宽我们的心,谢谢了,只是,你这笑话中听不中用啊!哈哈哈!”

    对于满笃的质疑,郑鸣并没有生气,因为从这汉子的语气中,郑鸣听到的更多的是黯然,而不是嘲笑。

    满笃的话,让那些满怀希望又瞬间崩碎的人群,又一次躁动起来。

    一切在这一刻,再次变的杂乱起来。

    “哥哥,满笃大叔说的不对,是吗?”小女孩用力的拉着郑鸣的手,声音中,带着乞求。

    那柔弱的女子,本来脸上已经绽放出了希望的笑容。可是这一刻的她,变的摇摇欲坠。

    自己真是太天真了,一个外族人,明明就是在哄孩子,自己怎么能把哄孩子的话信以为真呢?

    就在女子心中带着一丝哀怨,准备离去的时候,就听那年轻的男子道:“这当然是真的。”

    “秋狩这种事情,从今日起,不复存在!”

    说话间,郑鸣看向了贺络图,他不容置疑的道:“贺络图,帮我阻止秋狩!”

    贺络图在郑鸣说出从此没有秋狩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涌过一股热浪,但是他心里明白,郑鸣虽然说的豪情万丈,但是这件事情,郑鸣还做不到。

    除非,郑鸣成为真正的魔君。

    “主上,您的命令,贺络图很乐意给您完成,但是这件事情,贺络图做不到。”

    说到此处,贺络图朝着四周高喝道:“我乃是大君侍卫贺络图,你们族长何在?”

    贺络图的声音一如雷霆,他这一句话,顿时让那些本来重新恢复了疯狂的人,都静了下来。

    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汉子,从远处腾空而来,这汉子的修为,已经突破了跃凡境,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力压万钧的感觉。

    他看着贺络图手中出现的金质令牌,猛的跪在地上道:“虬刀元拜见贺络图大人!”

    “从今日起,免除你族的秋狩。”贺络图朝着跪地的虬刀元扫了一眼,郑重的说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